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生菜鯪魚肉湯

這個簡單易做住家生菜魚肉湯,沒有在外街邊檔吃的味精和過量胡椒粉。魚膠買回來後,加入半隻蛋白、鹽、麻油及少量生粉,再放入已浸軟剁碎的冬菇粒,順時針打至再次起膠。用鐵湯匙逐少將魚肉撇下一窩滾水,浮起後撈出用冷水浸泡一會好讓魚肉更有咬勁。另把上湯煮滾,放入魚肉中小火滾半小時,臨吃才下生菜(千萬別上煲蓋,否則生菜變黃又失去口感),最後下鹽調味即成。

假期更新

梁生責罵我身為學生只要做好本份努力溫習,考試過後便放假睡餐飽,又不用為生計費周章,不應該小小考試也埋怨得像牙痛一樣。回頭想想,其實他講得好有道理,上個星期我背畫名日期背得發脾氣,他便拿起衣腳露出肚皮說他是名畫《La Boy mit Groß Tummy》氹我歡喜;溫習德語又有他在旁砌樂高陪伴,溫習讀書本來就是件美事。

考試告一段落現在要說的當然是玩:Ⅰ.因為家事聖誕假期要留在這邊。Ⅱ.因為不能去紐約探望阿媽要她孤獨過節感到內疚,所以變成我換了機票請她來。Ⅲ.十天好了,再多我受不了會釀成家庭慘劇。Ⅳ.梁生說我們四人面對面過節沒意思,所以出錢出力推了我及我媽參加了四天三夜拉斯維加斯加大峽谷巴士團(無錯,又去!!)。Ⅴ.內疚沒有了卻感覺對自己唔住,假期竟然要對住兩個阿媽,我是隻沒有腳的小鳥,所以自行買了機票在媽走後梁生開學後去夏威夷五天四夜。Ⅵ.有幸找到位知心好友同行,何為知心?請讀以下對白,我:「我去夏威夷要睇嗰啲咩嫁喎。」,她:「土人吖嘛!」,咿…還不計成本肯陪我任性貴價看火山,真係抵錫。

好,講完。現在去浸海蔘,媽抵達那晚我大排宴席。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民間智慧


那天我們一行四人在洛杉磯某唐人超市購買零食飲料充電準備上路駛到拉斯維加斯去;梁老太在生果蔬菜部看見長出了芽的小芋頭,一個箭步衝過去要買下幾隻回家種,幸好後來她的寶貝兒子上前說你這樣帶到沙漠乜鬼都死啦才阻止她下來。從拉斯維加斯回到洛杉磯,呀寶貝兒子當然第一時間車梁老太重臨那間超市買下這幾隻小芋頭。所以別小看它們,它們可是乘飛機來到我們家的。梁老太安放它們在礦泉水膠樽裡,又時時置它們在火爐前面取暖,兩三星期過去,綠葉又真的乖乖長出來。其實梁老太做這一切也無非因為我們曾經告訴她我們想買一株大葉植物放在家,呀蘇民峰話大葉植物能消災解困嘛。所以我想,這師奶雖然被寵壞得有時叫我眼紅,但她勝在心地善良(不像我嘴巴壞心腸更壞),才能像現在這樣有老公有仔錫享清福。而且我有不少東西能在她身上學習,除了園藝,我還想學寫字及學縫紉。我有次跟她說不如你教我寫毛筆字啦,她回答我說咁你教我畫畫啦。噢,原來拒絕人的技巧也要向她好好學習。

Sunday, December 10, 2006

隨機照片-唐人街3


這個「公為天下」牌匾攝於芝加哥唐人街,是我們去年暑假midwest之旅的其中一個旅遊點。其實每當我探訪美國大城市,我也會盡量到當地唐人街一遊;一來離家久了想吃唐餐,二來比起許多堆砌出來的景點,唐人街更能反映當地歷史,亦給自己一個機會見證中國人部份的發奮史(其實中國人真的經過很多才能在今天的美國社會有一值位)。

至於最大及歷史最久遠的三藩市及紐約唐人街照片欠奉。雖然家住三藩市,卻從沒有機會替我們的「公為天下」牌匾真正拍照;紐約住了多年說來慚愧,只知道那裡有個孔子像,卻不知道她有沒有一個象徵性的牌匾,我隱約記得在不常去的另一邊好像有塊。

隨機照片-唐人街2


這個是波士頓唐人街,是我到過的唐人街中規模最小的了。不過她的海鮮酒家有美金九塊九龍蝦兩食,好抵(但請注意,「波士頓龍蝦」其實全部是從緬因州來的)。

隨機照片-唐人街1

去過羅省多次也未曾到過她的原祖唐人街。今次因為梁家一家要懷緬n年前從香港送梁生過來這邊讀書的淒慘情境,所以特地到此一遊。「哇…十n年前邊度係咁嫁…」「嘩…呢間嘢仲未執呀?」等聲彼起此落之時,我只是覺得這果然是世界電影工場洛杉磯的唐人街—掛滿霓虹燈十足十做戲咁,有隻女鬼飄埋落嚟就perfect喇。

Saturday, December 09, 2006

隨機照片1

攝於洛杉磯pueblo的一個檔攤。

左邊是正常版墨西哥裔每次見面必叫「hola!」的美國大受歡迎卡通人物Dora,右邊那個用得太多SKII變咗米高積遜版日本妹。

同場加映我最愛,從墨西哥買回來的這隻Patrick。墨西哥小朋友是否十分喜歡這種吹氣膠公仔呢?

Friday, December 08, 2006

廚房事記

雖然我常在網上開玩笑自居美少女廚神粉絲無數,其實我在煮食方面也受過梁生不少冷嘲熱諷,例如:「如果我要煮,實可以煮得好食過你啦!」及「你比起我呀媽差幾皮啦!」等等。不過經過過去一個星期「梁家親子活動廚房樂」,遇過「生雞翼,我鍾意食」及今天新鮮滾熱辣「十二碗水煲成三碗水多多陳皮少少西洋菜苦過弟弟浮蟲湯」(請謹記西洋菜湯避免苦澀要水滾開後才下菜)等事件後,我感覺到梁家上下二人已開始意興闌珊打算永久退出廚壇擁我回廚神寶座。今天吃過飯後我「分工合作」洗碗時,我向梁生說他呀媽根本唔識煮飯何來我會差她幾皮後,他反口話當初他所說的其實是湊大他的外婆,所以我也快快口築個靚台階給梁生落說「其實我洗碗咁毑西,真係唔應該負責洗碗囉,我覺得我都係適合煮飯」,梁生瞪眼回答「你知就好啦」!其實這不是一場比賽,沒有你勝我負的一回事,我迫到你認你同你呀媽煮得沒有我好不會有人頒個金牌給我,而且梁老太養尊處優好食好住多年忘記了如何煮飯也理所當然,你平日看我一小時不夠弄三個小菜像好簡單,卻沒有想過你每次在我旁見熱油從鑊裡彈出來走也走唔切那些油是切切實實停在我手腕上的。我眼緊廚房的一切也無非想把一件事情用心做好,讓你我吃得好一點,讓自己覺得自己還有別的用處罷了。╱╱╱╱各位等我食譜等到頸長的粉絲們,現在離我東山再起的日子不遠了。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發達啦

今天與梁老太去逛街逛到樂高店,想起梁生早前看中一副樂高波音飛機,我便決定買下來送給他。梁老太卻說另一副法拉利(F1一比八)比較好看;與其二選一,我們最後決定兩副也買下來(我還買了我最愛的頑皮小海綿的磁石)。最鍾意飛機和車車的梁生發達啦!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06火雞節

差點忘記貼上梁生的大作—我們感恩節晚餐的火雞。為火雞取名是我們每年的傳統,大去年那隻叫Jerry the Bird,簡稱JB;去年那隻叫Jerry the Bird Jr.,簡稱JBJ。今年碰巧我在讀些中世紀歷史文獻,見有好些皇帝喜歡在名字後加個the good╱the bad稱號好趣怪,例如法國的Philippe le Bon和Charles le Mauvais,便隨口叫今年的火雞做John the Bad。好處是以後也不用再花神取名,因為可以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永永遠遠延續下去。


stuffing吸收了雞肉汁後連袋拿出,取而代之把在farmers market買的有機紅蘿蔔塞進火雞胸口裡,再填滿西芹再烤。紅蘿蔔還連着一大串青翠的菜頭,像煞小時候看Looney Toons Bugs Bunny那支。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收到

多謝各位的祝福。今年呀爸、呀媽也有來電恭賀,開心得我(實情是我打電話給爸吵醒他說:「嗱,俾個機會你同我講生日快樂!」,而呀媽就是打來胡吹一番訴說個人煩惱後我答她:「今日係你呀女生日呀!」她才記起忙跟我唱生日歌)。又話說我吹蠟燭時因為太幸福沒有想過要什麼生日願望,求其作個「開開心心、快高長大」,那支已被我吹熄的蠟燭竟然數秒後重燃,可能因為它知道我已經無得再長高永遠要「15xcm Life」,給我第二個機會許個較能實現的願望。最後它熄滅了證明收到啦。ps我當然沒有許願快快嫁人,我是個事業型新時代女性,真係唔講唔知。

Sunday, November 19, 2006

白果腐竹上湯浸豆苗

這個是在酒樓飲茶看到的菜式,覺得有趣便在家弄。大豆苗洗淨,用雞油下鑊炒,沿鑊邊下薑汁及少許雞湯辟草青,下鹽調味,盛起。雞湯半杯煮滾後,下白果及片腐竹,再滾起後倒進盛豆苗的碟子裡即成。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碎吟7百7十9

今晚是最後一晚,我能夠享受孤獨的自由。因為梁生的媽將會留在這邊到下年中才走。以後我不能夠再洗完澡後打大赤肋在廳走來走去嬉戲,所以我今晚打算冒着涼的險跑出煙霧迷漫的浴室邊尖叫邊赤身跳隻火辣辣的舞痛快一下。就這樣吧。噢,差點忘記要熱烈恭賀梁生今天考試合格榮成史大機械工程系博士,為我建立了自強不息(做powerpoint做到似荷里活大片)的光輝榜樣,也為讀博士的(零)價值提供了最好的證明(借於香港家政學會賀陳馮富珍廣告),學他呀公話齋要投身社會做個有用人。還有,我忘記了我和梁生的X週年紀念,他個衰人竟然沒有提醒我兼話當晚臨睡前有刻意錫我大啖啲。另,我發現了這個好東西,網友lisi話對抗pms最好是維他命B6,這支綠茶豆奶味道有點像道地奶綠,一支已經有一百巴仙一人每天吸收份量的B6及B12,不用啪丸,不過每支大概要港幣三十多塊,做人不要神經夸夸喪哭喪笑果然有代價。

另另,我跟梁生在家附近的farmers market(我們最近沉迷有機食物)發現了菲律賓人自製咸蛋,買了數隻回家味道不錯。表面的桃紅色只是用來好分辨雞蛋咸蛋,不是蘇丹紅。咸蛋的而且確可以在家自己醃製的,我讀蔡瀾就讀過他寫倪匡居舊金山時自己把鴨蛋放入堆滿鹽的玻璃樽,鹹度可以自己調配。不過梁生以死威脅我我才沒自己試做,梅子醬也一樣,買不到好梅子,要不我可以自己醃製梅醬,蒸排骨。好,我現在要去洗擦掉浴缸的老泥漬洗到它能當鏡照好讓給兩老明天沐浴,不日再見。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11

梁生的父母星期五(17號)便從港來探望,雖然梁生已經安排好節目誓要兩老盡興,但我們二人均還感到壓力。首先,因為感恩節那個星期我們要先到拉斯維加斯新建成那間wynn酒店渡假數天再到洛杉磯探望他在那裡的舅父兼吃感恩節晚餐,我們自家的感恩節晚餐便唯有提前一個星期吃。只有數天準備感到好吃力,其實到唐人市場訂一隻現成火雞才38塊9毛9,還有叉燒炒飯或炒麵送,但我們希望能打造個傳統感恩節不要炒飯要有green bean casserole的晚餐與兩老分享,梁生還鄭重其事訂了個南瓜批。還有感恩節後,我的生日,那天我們好像要去吃魚翅(其實是我提議),不過年頭他爸已在溫哥華請我們吃過鮑魚魚翅,我又不好意思要他再請,但我真的希望在生日那天能夠擺圍檯吃用金鍍的食具吃一梳梳的魚翅呀。我生日禮物其實最想要一盅佛跳牆。

梁生星期四考完試後等畢業就樂悠悠啦,而我卻要在兩老來臨前趕好大部份的功課,好讓能抽出時間一同享受無價歡樂家庭時光。當然,還要執屋,還有執樣。我沒理由用我這副表面上是太用功讀書實際上是邊玩邊憂心自我催眠好用功兩眼圈像國寶暗粒滿面的尊容嚇壞兩老,所以我要堅持晚晚做mask做到他們抵達為止。真是的,連打個電話給我媽也嫌三嫌四,現在為外家人東奔西跑,沒法子啦,生出來的女像撥出去的水。其實我媽睬我都傻,她人現在跟她老公在位居加勒比海北部西印度群島的中間地帶的波多黎各天天嘆pina colada啦(pina colada真的是發明於puerto rico的呀)。

賽翁得米

週末想說的特別多。話說週五本來是假期,連同我星期四的例假我理應可以連享四天吃喝玩睡拉的無憂日子。老師卻臨時要我們週五回校砌畫板,當我死死氣乘了五十分鐘火車回到學校那天竟然一個人也沒有,連木工場也重門深鎖,教師助理姍姍來遲我也沒好氣拋下一句「see you monday」便出下城購物去。

黃天不負有心人,剛巧碰上也不知是什麼日子的大特價,以比半價還低的價錢買下一條褲、一件褸及三件上衣(我終於擁有人生的第一件paul & joe了)(還發現Victor & Rolf跟H&M合作推出了好些平民價的漂亮衣服,可惜沒有合心水),逛到梁生下班駕車到下城接我,然後直接駛到音樂廳附近,竟然找到位泊車。到餐廳吃晚飯又不用等位,吃畢埋單時間剛剛好開場前三十分鐘,過馬路走到音樂廳半價買了兩張student rush門票,雙雙攜手入場看當晚的爵士樂演出。看到intermission梁生不但一次也沒有打嗑睡,還對我說「幾好聽喎」。

然後我開始感到害怕,幹麼突然人生這麼美滿這麼幸運?是否有坑渠等着我踩?一定有!一定有!散場我們決定不去吃甜品,趕快回家好了,在高速公路碰上數分鐘前車禍引起的大塞車,不過梁生運用他的GPS(及機警才智)轉個彎便已上了另一條暢通無阻的公路。後來梁生發現他在餐廳前所未有地遺下了信用卡,急急要打上客戶服務部報失。不過在我心裡,這一連串的幸運與不幸,扣下來還是正多過負,所以,我下個星期鐵定會黑過墨豆。對,再這樣打blog不做功課屆時必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蕃茄炒牛肉

牛肉逆紋切片,下糖、生抽、生粉拌勻,再斟量逐少加入清水,最後下少許生油,放入冰箱醃三十分鐘後,下鑊走油至六成熟盛起待用。蕃茄兩個洗淨頭尾界十字放入滾水灼兩三分鐘,拿出去皮,切片去籽。蔥段爆香鑊,下蕃茄炒至軟身,將茄汁半湯匙、喼汁數滴、糖半湯匙拌勻一小碗水倒入,牛肉回鑊,埋生抽加生粉水獻即成。

漸漸覺得我煮的菜式像小時候玩紙摺遊戲「東南西北」,材料來來去去只得那幾種,就這樣你配我我配你苟且偷生。我想我不久將來便可以跟「東南西北」一樣—摺埋。

回家路上

這個冬天不回港,早幾天睡前讀蔡瀾,有兩篇談到長洲,便念掛;因為媽賣了在油麻地的老家,現在我在香港唯一的落腳地方就只剩下她。想起長洲,便會想起回家的路:下船走過碼頭那一盞盞燈泡伴着火水氣味的小食檔,走過剛要打烊食客們聚集門前寒暄的小餐館,便到東灣沙灘旁邊的石路,那像黑洞擁有神秘力量的大海和對岸大嶼山的燈火盡入眼簾。看到這樣的景色誰能忍住不深深吸一口晚上的涼風?繼續走走過華威酒店便要上長長的斜坡,早幾年我晚上獨自在長洲走總是怕撞鬼,不怕撞鬼便怕蟑螂,但現在,我只怕沒有機會再像這樣的走。

早上醒來出門,大步跑下斜坡趕船,頭頂草帽的老伯卻一副悠然自得推木頭車上坡。離開沙灘範圍轉入大街,小餐館的伙計正在把摺凳拿出,士多老闆趁小食檔還未出現吹起一個膠水池內裡放入數條金魚,收街坊小朋友幾塊讓他們撈個飽。除了回家的路,還有日落時分在浮台捉蜻蜓、與爸及友人們在岸邊吃魚頭煲等的回憶,長洲真是個好地方,希望她永遠也有個位置留給我。

絲瓜炒肉片


絲瓜又名勝瓜,夏天當造,現在要吃的話我會刮去囊才不會苦。瘦肉切片用糖、生抽、生粉、胡椒粉醃十五分鐘後下鑊泡油至七成熟盛起。絲瓜批去起角的皮洗淨切塊。用薑爆鑊,下切塊洋蔥炒香,再下絲瓜及已預先浸軟剪成小塊的雲耳,沿鑊邊下少量雞湯,瘦肉回鑊兜炒,下鹽調味,埋蠔油獻即成。

一瓜兩味:同場加映簡易絲瓜滾湯。

用薑爆鑊,批皮絲瓜與瘦肉同炒香,下硬豆腐磚,倒入清水(可加少許雞湯),大火滾十五分鐘,下鹽調味即成。鯪魚漿代替瘦肉便成絲瓜魚滑湯,同樣好吃。

Sunday, November 05, 2006

清補涼瘦肉湯


近日天氣變得乾燥,喉嚨痕癢疼痛,心中不期然掛念這湯起來,溫熱的大口飲下,就像乾巴巴起裂痕的土地久旱逢甘霖一樣。此湯清熱滋潤,卻又不寒涼,四季合用。薏米、百合、蓮子、淮山、茨實、玉竹及元肉洗淨後,與已預先浸軟刮囊陳皮少許及一塊已出水洗淨的豬展同放入煲,水滾起後轉小火煲三小時即成。超市有售的清補涼湯包便宜方便,可以省去不少時間;光是沙蔘、玉竹兩個材料煲瘦肉也是不錯的選擇。

pas un chapeau

我三月到紐約探我媽順道跟她遊波士頓時在波士頓美術館看過Rogier van der Weyden的St. Luke,數天前我讀Dürer的信件筆記發現原來他在1520年曾花兩塊荷蘭舊輔幣看過當時還在布魯塞爾的這幅祭壇畫;這件相差百多年後再五百多年穿州過省的事教我對比我們認知的世界更強大的一股力量多了一點想法。舉個例,萬聖節前夕那天我坐火車回家時有個頭戴海盜帽塗上黑眼線扮《決戰魔盜王》裡Johnny Depp的青年,剛好坐在Edward Scissorhands的DVD廣告海報前面。然後我想,這個青年人跟Jack Sparrow跟Edward跟Johnny Depp是如何被連在一起,我們各自擔任的角色走到盡頭本來就是一樣。地球上六十五億人再加上幾千萬億的物件所謂互動着,其實我們可能全是同一個東西。某人畫了一幅畫,你去看我去看,怎料原來我就是你的畫,他就是你。我們看似不同,卻原來全活在小王子那頂帽子下,我跟那頭大笨象本來就是同一個東西。這個宇宙便是那頂帽,我們全都是那頂帽下似有形卻無形的一團肉。

Tuesday, October 31, 2006

葡國雞

雞塊用糖、生抽、生粉、麻油醃十五分鐘,下鑊泡油至七成熟盛起。薯仔與紅蘿蔔去皮滾刀切塊,下鑊中火炒至金香盛起(其實薯仔應用炸的會更好吃)。下多少少油炒香切塊洋蔥,轉小火,逐小放入少量黃薑粉、咖哩粉及麵粉,輕炒至勻,慢慢倒入雞湯,下鹽及糖調味,葡汁攪勻後雞塊、薯仔、紅蘿蔔回鑊,加入淡奶、椰汁各三分一杯、少量花生醬及數粒青豆,中小火煮至汁濃上碟。下少許牛油,放入焗爐中火烤五分鐘即成。

因為一口氣買大量原件雞胸有特價,所以雞塊是我回來自己斬的,一岩一窟,樣子扣分味道卻很好。

清燉冬菇

冬菇浸水三小時待發透後去蒂,用麵清洗粉菇面再用水沖乾淨(燉湯才不會混濁)。冬菇放入燉盅,拌以糖及雞油,浸冬菇水與雞湯煮滾後倒入盅裡至菇面,放入薑一片,上蓋大火隔水蒸三十分鐘,下鹽調味即成。

因為多浸了冬菇,所以依江獻珠食譜弄了這味,事後才發現這菜名要不得。

赤小豆粉葛湯

豬骨出水十分鐘洗淨,粉葛去皮切厚件,與赤小豆、扁豆各少許及蜜棗數粒同放入煲,水滾後轉小火煲三小時,下鹽調味即成(薑爆鑊煎香鯪魚放入湯袋同煲便成為鯪魚粉葛湯)。

粉葛清熱去骨火,此湯有滋潤除煩之效。

Sunday, October 29, 2006

Insalata Caprese

這是個意大利夏季沙律,簡單易做又好吃,北風嘯嘯的週末三點三做來悼念夏天最好。

蕃茄應該買成熟了才摘下來連藤的,回家後千萬別放進冰箱,因為冷藏過後蕃茄會產生變化營養流失。洗淨後連皮切薄片。新鮮水牛芝士(mozzarella cheese)切片,與蕃茄片梅花間竹疊好圍成圈,徒手撕碎新鮮羅勒(basil)灑上,現磨少許海鹽及黑胡椒,臨吃澆上橄欖油即成。

餘下的羅勒可以和蒜頭、松子、parmesan芝士(其實傳統是用parmigiano reggiano,不過家裡沒有)和橄欖油用攪拌機打勻做pesto醬伴昨天買回來的ravioli,明天放學晚上吃。

sonntagmittag

星期天梁生一早已跑到教堂,我醒來在空蕩蕩的雙人床上突然感到肚子有股力壓迫住,以為經期到,大步跨下床走到廁所,心情輕鬆起來,好了,經來了我便能夠停止這種天天哭鬧的不穩日子,怎料原來是昨晚打邊爐吃太多拉肚子,拉完正痛快的時候忽然傳來一把小男孩聲音用廣東話大叫「我痾完屎喇—媽咪」,我以為自己還在睡夢中,攀在浴缸邊緣往窗外下望,應該是與樓下鄰居單親父親關係曖昧的中國女人的兒子吧。這種天氣季節特別煩人,早上起來手腳冰凍,下午卻陽光普照照得人昏眩;夏天走了,冬天卻還未來;重陽萬聖節人們爭相埋頭節日氣氛,一股勁兒搶購火雞烤架與比個人還要高的霓虹燈雪人,我看見這些總忍不住哼聖誕歌,聖誕歌這種叫人對白雪禮物充滿憧憬的好東西實在應該要一年十二個月天天唱。聖誕節是我最喜愛的節日,可惜永遠久久不來,來了卻走得太快;才剛穿好手襪長靴興高采烈要堆雪人,白雪畫面卻被按了forward鍵剎那在面前溶掉了。屎拉完我見梁生還未回來,放費里尼第一部單獨執導電影看,片頭打着Janus Films的標誌,想起這間電影批發公司現正慶祝創辦五十週年,學校影院十一月整個月也會播放它的電影,我便為了沒人能伴我同看感到失落。外國同學們總喜歡在散場後問我對電影的意見,為什麼做人必定要有意見?我不能夠只是喜歡那部電影、那幅畫、那本書而沒有意見嗎?我不能夠只認為打仗、不設立最低工資是不對的而不能夠清楚解釋為什麼嗎?在這含糊的時間下我想要喧鬧又想要緘默,我也掛念我的朋友們但不知道怎樣重修關係。梁生回來後弄午餐給我吃,昨天逛日本超市特價購下兩包生麵,他說用漉過麵的水煮芥蘭好吃,因為鹼水重。望着熱辣辣的一碗麵我便想起數天前他依着我的食譜弄了個比我弄還好吃的蒸水蛋,我想,努力也不知為了什麼。我想,我經期快點來,好像遲了。

Tuesday, October 24, 2006

堅強開心簡單

我在經歷情緒上的低潮,像雙腳扣上鐵鍊在泥濘裡爬行。沒錯沒有撐不下去的道理,只是一想到要攀山越嶺我雙眼便發熱起來,因為我只是想做個開心簡單的小女人。人生要追求精神知識滿足原來比要發達難得多;雖然我終於明白想成為一個叻的人不應該是為了要比其他人叻,但我卻還未摸清楚我為什麼想要成為一個叻的人。不過我知道,我的快樂來自對自己的滿足,所以我必定要克服現階段才能再次做個開心簡單的小女人。屆時前面還會加多兩個字,堅強,堅強開心簡單的小女人。

紅貼紙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媽的兩位姐姐一個移民美國一個移民澳洲,所以當外婆過身在殯儀館做法事時,我是唯一一個白布頭帶上沒有紅色圓貼紙的外孫。那時我才六歲,已經懂得慌張,為什麼只有我沒有紅貼紙,後來儀式接近尾聲,我發現地上有一塊別人遺下的紅貼紙,趕緊把它拾起貼在自己的頭帶上。那麼小我已經這麼在意別人的眼光,十多年後今天的我其實沒有大轉變。

野外定向

從小便喜歡行山,初中時參加學校的野外定向會,最早期還未設校隊,會社二字帶出份慵懶感。那時全港只有三數間中學參與,其他的都是專業玩手。每組也有不同賽道,試過在無際的山頭兀見一個個黑腦袋向不同方向跑,初次感受到我們所有人原都是同條船的過客。有年比賽中途下了場大雨,比賽完成後衣服還未乾透便要乘巴士出赤柱總站,還記得擠得滿滿的巴士上有雙熱熾的眼光。被雨淋過後我們一眾年青人,多餘的造作全被洗掉,面頰還留有跑步後的色彩餘溫。年紀漸大特別記得這些如漫長電影某個回眸顰笑的鏡頭,青春幾乎溢瀉的往事。

Monday, October 23, 2006

肉醬意粉

第二次寫肉醬意粉了,不過今次真的很滿意,所以再寫一次。

牛肉三對二混入瘦肉,剁碎。醃肉過程比較重要,所以我會寫得詳盡一點。下糖、胡椒粉、生抽、生粉、生油拌勻,再斟量分次加入少量食水,用筷子依同一方向慢慢攪拌,一直重複直到肉碎樣子充滿水份為止,放入冰箱醃一小時待用。煙肉碎、洋蔥粒、西芹粒、蒜蓉及黑胡椒粒少量下鑊炒香,再加入肉碎炒至變色,轉中小火斟量下數湯匙麵粉炒香。再加入蘑菇粒及去籽切片蕃茄六個,煮滾後轉小火慢慢翻動,蕃茄煮軟出水後不久便變成醬,加入糖鹽調味(若嫌不夠酸可加數匙茄汁或一小罐tomato sauce)。

意粉跟據包裝說明放入已下橄欖油及鹽的滾水煮熟後隔水撈起(港式焗意粉宜軟身不必做到al dente,可以熄火後焗一會),再用橄欖油及牛油略拌勻。肉醬淋面,舖上芝士放入焗爐broil至芝士微焦即成。

Monday, October 16, 2006

Zuppa Toscana

橄欖餐廳在美就像香港的意粉屋,那裡一種叫Zuppa Toscana(意即Tuscany Soup)的湯是我和梁生的最愛。他們的意菜做得一般,許多時候我們卻為了那湯專程排隊光顧。我見許久沒吃便在那天晚飯在家弄這個湯。

食譜我不貼上來了,因為我是全程抄足人家的。功夫也不少,還是午餐到橄欖餐廳叫他們八塊任喝湯任吃麵包餐划算。

芝士焗薯

上個再上個週末我們心血來潮想吃自製亂來西餐,到超市買了數塊薄紐約扒回家略醃煎香後取意鋪上caramelized onion,又煠了些蘆筍和brussel sprouts。做法最複雜的卻是這個焗薯仔,改自allrecipes.com一個五百多個五星評級的食譜。兩個薯仔留皮洗刷乾淨灑上鹽,用叉在薯身刺數個洞,放入350F焗爐焗一小時。拿出切半,用匙挖去所有薯肉,船狀薯皮留起。薯肉放入大碗下半杯sour cream、四份一杯奶、半杯車打芝士、牛油、蔥粒、用小火烤乾的煙肉肉碎適量、鹽及黑胡椒少許,用木匙保持同方向拌勻。把薯肉放回薯皮裡,灑上芝士、蔥粒及乾煙肉碎,再入焗爐焗十分鐘即成。

那天家裡只有瑞士芝士,唯有用它頂檔,焗薯當然與濃郁的車打芝士最匹配。我想每個焗薯有一萬卡路里,呵。

乾扁四季豆

四季豆摘去兩端洗淨切段下鑊兜炒至豆皮微皺盛起。蝦米浸軟剁碎,榨菜略浸去鹹剁碎。瘦肉剁碎後用糖、生抽、生粉略醃。瘦肉、蝦米及榨菜下鑊炒香,四季豆回鑊兜炒,鹽及麻油調味即成。

這個蝦米加榨菜的貼士取自李曾鵬展,我另發現,用蝦米蓉炒菜心及榨菜混瘦肉弄麻婆豆腐均會更為惹味,有空可以試試。

Saturday, October 14, 2006

Hilary

週二黃昏下班後與書友約在老地方,電影院的大門口。肚子還未餓我們一直在學校附近的街道遊走,天色開始暗下來,商店的霓虹燈代替日光把地上照亮。她說,她曾到過美國太空總署,問那裡的太空人,一九六九年岩士唐登陸月球是否全發生在荷里活的一個佈景廠。她問我有聽說過美國太空總署的三個太空望遠鏡嗎?Chandra、Hubble與Spitzer?Hubble是她爺爺發明的,但因為他們只會紀念已去世的人,所以她爺爺過身後才把Hubble以後的另一個望遠鏡命名為Spitzer,我書友的姓氏。對於頭頂那黑漆漆的一塊認識僅於十二星座的我沒有太大反應,然後我們買票入場看戲,Andy Warhol一九六五年的兩套screen tests。黑白默片,每秒十四格每段片長三分鐘的人物特寫,映幕上Baby Jane與Lou Reed每眨一眼,我便跟着眨一眼。在那微弱跳躍的眼神裡,我在想自己的事。完場後我搭上梁生的車,告訴他Hubble與Spitzer的故事。「Hubble就是哈勃望遠鏡啦!」他回答,我張大了口,小時候在電視新聞裡常常聽到的哈勃望遠鏡,這麼遙遠的一個東西,與我,經我那天天塞着環頭耳機,明明德文法文才是主科王道卻跑去學日語的書友,連在一起。

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咸魚雞粒炒飯

數星期前在唐人街看見有泰國製造一小塊的馬鮫咸魚出售便立刻買下來(從前試過買一整條回家吃足一整年也吃不完肉質硬了要掉很浪費)弄咸魚雞粒炒飯。

雞肉切粒用糖、鹽、生粉、生抽、麻油及生油醃好後下鑊炒香盛起待用。雞蛋兩隻加少許雞湯打勻(加少許水或雞湯稀釋雞蛋才像上館子吃的)倒入熱鑊快炒至半熟盛起。翻鬆過的冷飯(沒有冷飯便把剛煮好的飯放入冰箱放涼)下鑊炒,再逐小倒入蛋汁,快手兜炒至飯金黃盛起。薑絲或薑米及蔥白下鑊爆香,下已切幼粒的咸魚炒至變色,再下適量生菜絲,飯及雞粒回鑊,兜炒至勻,下少許糖及鹽調味即成。

廁所告示

貼這個上來讓大家見識一下梁生小六程度的中文。

梁生常常把我擱在廁所裡或梳化旁的報紙順手掉入報紙回收籃,已好幾次掉了我還未讀完的明報世紀版弄得我們吵起來。今天他索性貼張告示在廁所警告我,哼。

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椰菜花炒肉片

平日一舊梅頭走天涯(蒸、炒、炸、甚至煲湯)的我特意買了柳梅回來切片炒,效果當然又嫩又滑。椰菜花搣小塊放入已加生油及鹽少許的滾水灼五分鐘,盛起待用。瘦肉切片用糖、胡椒粉、生粉、生抽醃十五分鐘。蒜頭爆鑊下肉片炒至金香,盛起。椰菜花下鑊炒至較軟身,肉片回鑊,打蠔油芡,下蔥花即成。

以下三味便是今天晚餐。:) 寫了這麼多又有點餓,現在最好有糖水。不過梁生病了,要不可以用冰箱裡吃剩的芋頭弄個西米露。

炒芥菜

冬天臨近又有芥菜食,芥菜煮得好的話一點也不苦澀。芥菜洗淨後放入加了一茶匙梳打粉、生油及鹽少許的滾水裡灼五分鐘(切忌上蓋,否則菜會黃),盛起,過冷河洗掉梳打粉味(梳打粉便是令芥菜不苦澀的秘訣)。蒜蓉爆鑊,下芥菜兜炒,沿鑊邊下少量雞湯(雞湯令芥菜味道更有層次兼去草青味),上碟即成。

可恨我搬了家後遺失了專程從港偷運回來的金華火腿,要不然便可以弄味雲腿芥菜膽,也不難做,金華火腿加糖蒸十分鐘放上菜面再打個上湯芡便成。不過我這個用煎雞翼剩餘的雞油來炒的芥菜也不遜色。

蜜糖雞翼

這個好明顯又是令一個呃post之作。雞翼為了縮減煎煮時間及去肥,我會在用糖、鹽、麻油、生粉及生抽醃過十五分鐘後先倒入滾水灼三至五分鐘,撈出後過冷河令雞皮收縮才拿去煎。油不用放太多,因為雞皮會逐漸出油,先用大火煎至變色,再轉中火,慢煎至熟(用筷子刺穿雞翼身無出血水為準),在雞翼兩面斟量灑上糖及蜜糖,臨上碟前轉回大火煎香,下蔥花即成。

Wednesday, October 04, 2006

南瓜排骨

這篇食譜將揭露我本人得個樣扮師奶其實只是個可愛無知少女的真面目。話說十月來臨,最令人期待莫過於除了萬聖節過後的糖果瘋狂大特價外,超市門前一箱箱大過我個頭的南瓜,我決定依材料弄個新菜式—排骨南瓜盅。上週末在唐人街街市與一瓜一見如故便買她回家,切開時才發現有所不妥。我想要的南瓜(pumpkin)外皮應該是橙色的,為什麼我那個外綠內黃?然後我才猜疑我錯買了squash(字典譯仍然是南瓜)。

咁唔買到買咗,仲要切開埋,唯有硬着頭皮弄個鬼佬番瓜排骨盅囉。味就梗會怪少少啦,差不多像豆腐意粉那樣吧。不過如果用橙南瓜而閣下又很喜歡吃南瓜的話,這應該是個不錯的菜式,瓜吸收了排骨的肉汁,還算香腍可口。排骨先用糖、生抽、生粉醃好。蒜蓉下鑊爆香下排骨及磨豉醬或日式麵豉醬,兜炒至金黃,打玻璃芡盛起。南瓜切開蓋挖掉中心,放入排骨,上蓋用牙籤固定,蒸三十分鐘即成。

Saturday, September 30, 2006

豉椒雞

這又是一個簡易惹味送飯菜式。雞切柳用糖、生抽、生粉、麻油醃十分鐘。青椒去內裡白肉切絲,洋蔥切絲。豆豉一把,用刀柄磨碎。蒜頭爆香鑊,下雞柳炒至金黃盛起。洋蔥先炒至出香味,下豆豉及青椒絲同炒(我怕太生的青椒所以會下三分一碗水煮軟),雞肉回鑊兜炒,打蠔油芡即成。

可隨喜好加切丁辣椒、豆瓣醬或XO醬同炒弄出多款口味。

梅菜炒芥蘭

炒菜看似簡單,但要炒得好吃卻一點也不容易。有天我與梁生在館子裡叫了一味「二奶芥蘭」,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梅菜炒芥蘭,芥蘭原有的苦澀味被甜甜咸咸的梅菜粒中和,清脆地咬口黏着梅菜葉的菜莖,好吃非常。

芥蘭清洗後摘去老的部分,批去較老的厚皮,斜切段。梅菜先用清水浸十分鐘去鹹味,切粒備用。大火先放入芥蘭菜莖,炒一會再放入菜葉,沿鑊邊灒薑汁(薑去皮磨茸榨汁)和酒,及少許雞湯癖臭青味,下梅菜粒兜炒,糖、鹽調味即可上碟。
註:那天我剛好用完梅菜,正常份量應要比照片的多。

Friday, September 29, 2006

What Art Movement Are You?

You Are Expressionism

Moody, emotional, and even a bit angsty... you certainly know how to express your emotions.
At times, you tend to lack perspective on your life, probably as a result of looking inward too much.
This introspection does give you a flair for the dramatic. And it's even maybe made you cultivate some artistic talents!
You have a true artist's temperament... which is a blessing and a curse.

Franz Marc!我其中一個最愛,最難忘是他去了戰場當兵後的遺作,快樂的黃牛經戰火洗禮後再不會跳舞了。

是我小時候最終回

這兩本有無可能唔post先?


當年移民被迫丟掉所有兒童書籍,只可以留一些作紀念,這便是當中最早的兩本。到我開始上學學生字時這兩本雜誌也好像停版了,我是讀《兒童日報》長大的。《兒童日報》也儲了好幾年,不過因為是報紙,變黃了所以沒有留下來。死,我係咪好似垃圾婆?其實如果你們不介意,我可以繼續post我的垃圾上來給大家提供娛樂,我有大把。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是我小時候4


黑暗時代的開始,就像羅馬人被北邊來的侵襲者趕上末路一樣。這是剛到紐約定居,到當地中學入學時的課堂時間表。幸好現在的我已進入文藝復興,所以話,天無絕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秋來也秋去,好人有好報。

《是我小時候》系列播映完畢,多謝收看。下期預告:當三叉遇上野砲公主時,不日上映。

是我小時候3


呵呵呵呵,人生第一個ball—DBS的復活節ball。梁生問我有無識到男仔,哇,去完ball識唔到男仔好削嗟,就像你去完大家樂出番嚟但原來無食到嘢一樣。那個男孩把我電話按入他的casio手錶那情景要待我到八十歲唔識自己上廁才會忘記吧。

是我小時候2


十年前在沙田大會堂舉行中學與小學聯合製作的音樂劇《國王與我》門票,最貴的票價一千塊,呢啲叫食人唔lur骨,我這等窮苦學生當然只買得起一百塊那種。

是我小時候1

梁生又像烏蠅褸馬尾般煩我執屋,着我不要的就要丟掉。我可不像他,香港還有個家,現在我手上有的已經是記錄我過去唯一的物件,萬萬都不能掉。

幼稚園高班拍下的照片,頭上那頂髮夾好嚇人,好像小型魔術帽。這是小一到小六在演藝學唱歌的學生證,還記得在那裡認識了一個長大了希望做指揮家的女孩,多偉大的志願呀。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06

窩蛋牛肉飯

好一個窩蛋牛肉飯,既可以是私房煲仔飯,又可以晉身「港式盲都識煮」系列。碎牛用糖、生抽、生粉、油及清水(慢慢分數次倒入)醃好。洋蔥切粒先炒至金黃(亦可加綠豆),再放入碎牛同炒至變色,加少許上湯及蠔油埋薄芡盛起。電飯煲煮白飯,待飯八成熟時,放入已炒牛肉蓋飯面同煮至飯熟(其實早點在飯起眼時把醃好未炒的碎牛放入電飯煲也行,連炒的步驟也可以省卻),撥開中間位打隻雞蛋,下甜豉油再焗兩分鐘即成。

麻煩一點用瓦煲的話,白米洗淨後要用溫水先浸十分鐘縮短煮熟時間,隔去水,然後大火放入已掃油的瓦煲裡,下米對水一對一(或水多少少)份量的滾水,轉中火開蓋煮至起飯眼,再轉小火,放入已炒好的碎牛合上蓋煮至米熟,打雞旦下蔥花即成(下完豉油再焗的步驟不能少,飯入味與否就靠這步)。汁料亦可以自己調,用油爆香花椒八角丟掉,油留起放入片糖煮至溶,下生抽及少許茄汁拌勻。

你看我的飯焦幾靚靚。不過梁生唔多欣賞,他認為窩蛋牛肉飯的牛肉應該是餅不是碎,我辯駁話我煮的是西式窩蛋牛肉飯,所以可以落青豆,他想吃的是中式,然後他話「咁你有無見過煲仔飯嘅西式窩蛋牛肉飯先?」,咩呀?無頭公案囉!(我醒起啦,他想吃的是蒸的盅飯,完全第二樣嘢喎。)

澄清:圖中所見我打散咗隻蛋,但現實生活中的我打蛋技術高超到可以跟做蠔餅單手開蛋的人媲美,只不過當天我寫文寫到傻咗一時失手嗟。

花邊女工

這個星期功課緊,唯一令我有繼續撐下去的力量便是這幅畫,眼見她一天比一天好,我便快樂。這抄襲維梅爾《花邊女工》的油畫是complimentary colors(我選藍加橙)及黑白四色的顏色習作,從上圖到下圖便是今天的進度:面上掃了藍色的wash、白色的反射光及添補了層次。維梅爾所繪聚精會神的女人便是有這種魔力,令人泥足深陷。我對維梅爾的愛已經全盤奉上在這幅畫上,希望完成品會令人滿意吧(屆時再貼)。

Monday, September 25, 2006

茄汁蝦碌


連頭蝦洗淨,將前頭的部份(連眼睛)、鬚及腳剪去,再從背部剪開口去蝦腸,用胡椒粉及酒略醃。蒜頭蔥段起鑊(亦可加洋蔥),蝦滴乾後放入炒至金香,倒入用茄汁、糖各一匙、喼汁、美極數滴、老抽及白醋少許勻成的西汁料,快炒兜起即成。

Sunday, September 24, 2006

一洗頹氣

開學一個月還未夠,我便由放完暑假容光煥發出街璨死人變成頭髮乾旱面起紅粒嘴唇甩皮的烏鴉婆。對着鏡子那對瘀黑的眼圈,我慎重檢討,開心快樂上學擠入知識份子行列享受人生不應該是這樣子的。淋過浴後趁毛孔擴張我把蛋白拌勻數滴檸檬汁及小匙麵粉敷在面上,感到乾緊的時候便用清水洗掉。然後用手心的熱力把l'occitane的shea butter溶掉抹上面待上一個小時。用厚厚的凡士林塗抹在裂痕累累的嘴,再用一張保鮮紙名副其實地「封口」,將一條毛巾放入滾水拿出扭乾,敷在面上數分鐘,那shea butter和凡士林透過熱力融化入面頰和嘴唇裡,你不單會感到長期缺乏的水份正如湧泉地注入你皮膚,你還會為自己一洗頹氣的決心感到痛快和充滿力量。最後,在睡房裡燃點自己喜歡的香薰,用平價護膚霜慷慨地把雙腳塗得閃令令,再穿上一對厚襪讓那什麼維他命E什麼蘆薈在漫漫長夜滋潤那走得累生氣得僵了的腳跟,上床讀點書,讀累了便沈沈睡去(在另一半衝入房拋下可惡的一句「哇,做乜咁臭?」之前)。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看圖說故事4

探訪加拿大卑斯大學(即是亦舒最喜歡寫那間)人類博物館時拍下的。

這個由一整塊雪松木雕成的藝術品展示Haida族傳統的創世故事,渡鴉(raven)在蛤殼裡發現了人類爬出來的一刻。各人對新環境反應不一,圖中那個露股屈膝飯碗頭的便是我,我想爬回到盤古初開我母肚皮裡,天天睡八至十八個小時(在報上讀到這是關芝琳保持青春的秘訣,懷疑是typo,十八個小時?即是每天活動時間六小時,拉完屎拉面皮就無喇喎)。

《看圖說故事》系列播映完畢,多謝收看。下期預告:十八銅漢大戰金菠蘿,不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