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05

瑞典馴鹿肉

我們今夏旅遊北歐沒有看見白茫茫的雪,也沒有遇上聖誕老人,卻在熱得發滾的斯德哥爾摩河畔吃了一客馴鹿肉。吃的同時我腦海中出現了這樣的畫面:聖誕老人正騎著馴鹿雪橇隊在天邊飛翔之際,紅鼻魯道夫的腳突然卡通化地多了個牙印缺口,然後一口一口地漸漸整個兒消失了;聖誕老人順理成章地被摔下來,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因為聖誕老人跌傷尾龍骨入院沒有收到禮物震天地哭﹒﹒﹒我就是在這樣的罪惡感下把整碟比牛肉騷,但肉味咬勁十足的馴鹿肉吃清光。後來在國立博物館寄動物園Skansen看到數頭孤獨的馴鹿,身上的毛髮像中年男人的頭頂禿禿的其實怪可憐。

Friday, October 28, 2005

財赤之秋

九月去英國被梁生第一次怪責我花錢太多,其實錢都不外乎是花在交通及書本上。貧困的印象卻深烙我腦海,叫我回來後終日以為自己很窮,花個錢都像犯下瀰天大罪。梁生見我狀甚可憐又適逢他學校部門需要個新網頁版面,便假公濟私拿了來給我做。雖然賺回來的錢不會到我手,是當作還給梁生的;不過積下已久欠債的內疚擔子頓然輕了不少,到我學校出糧之日我決定買部勝家衣車給自己做獎勵禮物,獎勵冬天又來了。

為了更繪影繪聲地展現我們貧困的一面,特別收錄以下的萬聖節對話。
「我諗我哋屋企啲樂家杏仁糖壞壞哋,啲朱古力溶晒,我擺佢哋入雪櫃都雪唔番。」
「咁呢?」
「咁不如派晒俾啲小朋友咯?」
「吓?」
這段對話的重點是,打算派壞糖給小朋友的人是梁博士。

Monday, October 24, 2005

我的油麻地

我在港就讀的小學大抵是名牌學校,同學仔大部份都住在非校區,花一個小時在交通上往往是等閒事,居於油麻地的我卻恨不得可以這樣遊車河。升上較高年級後家長不再親自接送,放學我便每天陪同學們走到地鐵站,看見他們閘也入了才依依不捨地自己走回家。小時候告訴別人我家住油麻地恍惚是件十分羞恥的事,多年來我一直避重就輕帶過別人的提問。直到招徠了不少電影發燒友的百老匯電影中心、影帝們站在當前大耍演技的油麻地警署、還有今集回味無窮才介紹完潮人最愛的美都餐室,被一次又一次地搬上自我文化飢渴的香港版圖上,我才知道,原來油麻地是塊瑰寶呀。

就像有位多年撈唔掂不斷我問借錢的親戚有天突然飛黃騰達,現在我要匆匆趕去黐金糠,在這裡細說油麻地的點滴………每次路經街上無數的流鶯乞丐瘋子,母親必小心翼翼地抓緊我。畢竟油麻地戲院就在街角,少不免有許多色迷迷的老伯向你上下打量。在家打開窗便傳來對面街果欄的爛橙爛西瓜味,天還未光在那裡工作的人便已轟隆隆地推著木頭車叫喊…
昨晚看無線新聞就著法團校董會訪問了某間天主教小學的校政執行委員會,看著看著,這不就是我的小學嗎?雖然我從幼稚園到中學都離不開油佐尖,不過當年家裡其實是因為我每早六點趕校巴太辛苦才從沙田搬到油麻地的。

Tuesday, October 18, 2005

咕嚕肉


咕嚕肉原叫鬼佬肉,因為甜酸口味最得他們喜愛。咕嚕肉是我衰得最多又試得最多的菜,其他同樣艱難的菜色如獅子頭衰了以後只會到餐館吃;不過因為我口味鬼佬得很,希望能在家都吃到好吃的咕嚕肉,所以對它談得上是竭而不捨。多年烹調咕嚕肉的經驗告訴我,吉士粉及片糖缺一不可;如果你連吉士粉是什麼都不知道,那麼出街吃吧。肥肉切粒用鹽、糖、生抽、生粉、吉士粉醃好加入蛋液拌勻,沾上生粉及吉士粉落鑊炸至金黃盛起。青椒、洋蔥、菠蘿切粒略炒,倒入用茄汁、白醋、鹽、片糖調配成的糖醋汁煮至收汁,淋上肉塊上碟即成。我當然不能做到「金玉滿堂」裡羅家英的冰脆效果,不過如時間許可,在淋汁前先用大火重炸肉塊口感會較佳。

第一份功課進行中


攝影比我想像中難得多,現在開始的時候不但要把許多技術上(對我來講非常科學)的東西背熟,那種對「前路」茫茫、出來究竟是蟲是龍的感覺好難頂;預計我這個差不多小姐將會承受大量人為錯誤,打擊無數。見上圖尾段白色一噠,便是捲菲林到最後的時候太緊張,摸黑胡亂塞入鐵輪的後果。是有那一點後悔,這忙碌的學期應該讀一點簡易的,但見在歐洲時拍的照片出來亂七八糟,便知道學習基本的攝影技巧刻不容緩。我想下週真正的照片出生之時那種滿足感大得能帶我飛天,所以忙一點,還好。

Monday, October 17, 2005

茶餘飯後台慶語錄

「撥開前面執頭髮咪見到係吳日言囉。」
「淨係睇隻腳都知道係stephy啦。」
「哇,燒鵝呀!」

「做明星真係慘。」

Saturday, October 15, 2005

日本火鍋絮談

吃二人日本火鍋我絮絮地說了很多事。他表舅常攜兒子出海釣魚真是好嗜好,既能爭取父子相處時間又能培養耐性。我說,小時我媽也曾經突然花了數塊買兩個螢光黃綠塑膠魚絲釣鉤,帶我走到海旁在維多利亞港港邊呆呆等魚上釣。記憶中的母親做事無常得很,然後我又跟梁生講起小學某年,媽接完我放學兩母女突然乘船到長洲,我仍身穿校服,第二天還沒有去上課,租了間渡假屋住了兩天。我問梁生,我媽是否真的很無常?靈光一閃,我卻忽然明白過來,媽為什麼當初帶我到長洲。他也似乎猜到了,所以我們住口,繼續吃火鍋。

Wednesday, October 12, 2005

晒冷3之藝術館指南

這個收藏開始得莫名其妙,話說我今夏探訪阿姆斯特丹國家藝術館它正值大裝修,幾乎所有展品都被拿下來,一直怕不夠時間看完的我還愚昧地鬆口氣「乜咁細架咋?」。藝術館書店乘勝追擊出版了裝修期間展品的指南書籍,售價是破天荒的五塊歐羅,大概是補償(再屈)一眾從世界各地而來的"museum-goer"如我。笑笑口買那本書的我並不知道原來已經打開了通往血路的大門,從此以後,我每到一間藝術館幾乎都會買一本指南留念。離開荷蘭到比利時,十頁都沒有的一本講解Van Eyck(前幾天我貼上來的幻燈片的人兄)畫作restoration的小書要六塊我眼也沒眨就付錢買下來(六塊可以買幾舊牛角包食成日),荷蘭比利時是我主修集中的項目,的確沒有理由吝惜。但九月再到歐洲,明知由英國回德國要火車轉飛機轉巴士我都仍視死如歸地抬了十幾磅的藝術館書刊回來,我便發現這個所謂收藏已變成背後價值不明的「為買而買」。但定神再想,我並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重臨這些地方,有可能可一不可再,我情願破產(真誇張)腰酸背痛都不希望自己會凌晨時分扎醒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買那本書。我現在有時都會為在梵高博物館及林布蘭故居沒有購下指南感到可惜,更莫講去年的意大利之旅,梵蒂岡幾乎肯定不會再去,你看,我可能永遠都沒有一本關於堪稱是米高安哲羅及拉斐爾一生最偉大畫作的指南。

雜項一籮籮

在談及理想目標志願之前還有伴侶家庭人際關係,再之前還別忘記要飽飯工作搵錢及住宿。這些基本不過的,人人每天都在出血出汗地為自己爭取,但正如每套荷李活電影銀幕前主角後都必有路人甲在放狗路人乙在買報紙,我們日常生活中也要剪指甲、洗頭、飲水、洗衫、寄信,時來運到時還會被紙張割破指頭、便秘、生飛滋、爛面等等。這些不痕不癢的小事加起來十幾萬噸重,背得久腰也酸了也不知找誰訴苦,難道告訴人家我剪指甲次次都剪到發脾氣,我平生最討厭洗頭,人生真係好苦呀不成?我想這一切次序可能是亂了,我們怎能夠將瑣事放第一位,要沖乾淨涼食飽飯連屁也放完才開始談目標?如果我們打從開始沒有把真正希望得到的東西放在前頭,我們如何得到動力支撐自己,爛著面一日復一日在廁所處理各樣生理需要,都仍硬著頭皮地走落去?我想冥冥中這世界必有樣東西跟自己徹頭徹尾地登對,那怕是個人,是隻狗還是朵花,那便是現在我每天做我每天做著的事的原因。

西芹雞球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西芹先去筋切塊,紅蘿蔔切小粒。雞切薄片醃好泡油至半熟盛起,西芹及紅蘿蔔下鑊用慢火煮腍約十分鐘,雞片回鑊兜炒。加腰果,埋蠔油獻及少許麻油調味。

Monday, October 10, 2005

至善佛道社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吃飯讀墊檯的報紙,山地殯儀公司賣了全版廣告,推銷一站式服務包括佛道社打齋念經,好讓兒孫在重陽一盡孝心。看一看英文翻譯的名字,笑得我幾乎彎腰,不過可能要廣拼人士才看得明白。人生苦短,偶爾無聊無聊才不至發瘋呀。

Saturday, October 08, 2005

金銀蛋菠菜


碰巧冰箱還有半罐雞湯,今晚弄了碟金銀蛋菠菜。菜要炒得可口技巧重要之餘還要有個靚火,我這等無靚火又無技巧的煮金銀蛋菠菜便是最佳選擇。菠菜洗好,蒜頭爆香落鑊炒熟盛起。皮蛋及熟咸蛋切粒加入半杯雞湯煮滾淋面,即成。

華美以南、華美以北

故事創作

從前有對愛人因觸犯世俗戒條被天神處罰,分別囚禁於華美以南及華美以北兩個八萬八千里遠的國度。女的終日以淚洗臉,男的不忍,為盼見愛人一面與魔鬼下約定,每逢週末割出身上豬腩肉半兩,千頁功課便會從天而降築成一條華美橋,好讓這對愛人相聚片刻。如斯淒美故事感動世人,命名《華美以南、華美以北》,被譯成十一國語言出版,銷量破千萬。

身在華美以北的梁生聽罷故事向我揮手「你今日割咗豬腩肉未呀?」

Wednesday, October 05, 2005

襤褸的尊嚴

又不是小孩子,我的世界理應除了黑與白外還有紅橙黃綠青藍紫,極端兩點外還有大片大片土地容身。為什麼我總愛迫自己入牆角,得就得,唔得就人人誅之?除了自己開自己的玩笑,我對生命一點幽默感都沒有,明知過眼雲煙仍要咬住一些從無切實立場的執著不放如瘋狗。我搬出一大堆藉口,世界只有我自己圍住自己轉,轉不來想不通便大哭一場說生不如死,繼後又告訴自己你好勇敢,你沒有選擇了結生命。除了我自己,無人應該為我的生命負責任,我恨我父母廿幾年,我又恨了自己廿幾年,這一切都怪不得誰,為何我不能堂堂正正站出來承擔?你叫我愛花草樹木,你叫我找個興趣讀上去,你叫我去識多些朋友社交一下,我都不能愛自己,拿什麼去愛其他?這些時候的努力原來只叫我出更大的醜,帶上假髮面具穿起名貴珠寶裝束扮上流,人家一翻就見到大蓬裙裡的蛇蟲鼠蟻,踢我出場都來不及慌忙逃走。如果在我襤褸之時我能悟出襤褸也有襤褸尊嚴的道理,我就不會現在臉塗得像馬騮屎忽高不成低不就,但轉過頭想,要是真的悟了個什麼出來,現在好好清洗面孔重新做回襤褸╱普通╱庸俗╱原本的自己也未算遲。

Tuesday, October 04, 2005

Opposites attract

我與他天同地比的工作,

我:
最近我撈了個幻燈片庫打雜來做,圖中所見的十五世紀荷蘭畫作,三星期前才在倫敦看過。

他:
電視在播GE Ecomagination廣告,梁生指指自己再指指昨天才框起他有份製造的飛機引擎海報,我問「下?你做GE嘅咩?乜你唔係做GM咩」?他說「算罷啦你,我唔要你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