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1, 2012

土魷蒸肉餅


買了包土魷打算用來煲湯,超市的台灣收銀員還問我這個要怎樣吃,我說,用來蒸肉餅的話要先浸軟,說著就掛念起肉餅來,多久沒有吃。昨晚男友嚷要吃麥當勞,我難得清閒不用服役大帝,留住口水煲白飯做肉餅。先把土魷浸軟,除去中間的膠軟骨,切細粒。親手剁碎的半肥豬肉,下少許糖、胡椒粉、麻油、生粉、豉油、拌勻,逐少加入浸土魷的水,順時針攪拌直至肉餅看起來充滿水份,用手把肉餅噠兩下,最後加少許生油,上碟醃三十分鐘,加土魷粒,放入電飯煲與白飯同煮熟,最後加蔥碎即成。

Saturday, June 09, 2012

長夜真不錯

我去拉薩的時候拜訪pazu兒歌網主人pazu開的咖啡店,也在facebook加了他做朋友,所以常看到他的update。看到他的update,就想起兒歌,想起兒歌,便自動波哼鍾鎮濤的《長夜真不錯》。我不記得《太空老鼠吱吱吱》是怎樣的一套卡通片,但總哼得出這首主題曲第一句「靜臥著望晚空 璀燦的星河」。好明顯,我從小到大,對「晚空」、「星河」一直有無限的幻想,老遠跑到撒哈拉沙漠,一部份也是為著她的夜空。我記得,《長夜真不錯》的MTV有個男孩在屋頂看星,那間屋是無線閃電傳真機老土製作,營造農村小屋的失敗樣本,但沒所謂,因為有很多流星。


但土豆今天告訴我,《長夜真不錯》MTV是呀魯文傑在觀星,那我記得的究竟是那首兒歌呢,有誰知道?

火星、魚缸

還在看我在這裡寫字的人叫我快快多寫沙漠,我也想多寫沙漠,只是字窮。那晚我除下隱形鏡,只有那對數年前配下的眼鏡,度數嚴重過時,其實看到的就只有一層層的黑灰色,星也沒有看清楚。雙眼不等使,就只有用身體其他部份去感受,溫度沒有想像中的低,也沒有風,時間就像凝固起來。面前的一切,就只有兩樣東西,天空,和沙,你可以想像自己其實在任何一個地方,火星、魚缸。你頭腦身體靜止下來,因為你察覺不到一絲流動的氣息。我很貪婪呀那晚,希望可以悟出什麼人生大道理,地球的秘密,但我實的的,整個人,實的的。讓沙地裡的寒氣,透過氈毯傳到我後腦,我還是什麼也不知道,一條問題也問不出,一個答案也想不來。然後,我看到一顆流星。但我以為是散光加錯覺,忘了許願。

煙廠街


在電腦放我很多年前花了很多時間儲藏的卡拉ok音樂錄像,超過四千個檔,都是十年前的歌,點楊千嬅的,聽著便念掛起香港來,走上google地圖,打入hong kong,抓起那個橙色小人,隨意放在旺角一角,出現的是個街市,煙廠街。煙廠街,在哪裡,呀,好像便是上次回去與小學同學吃晚飯的地方。小時常經過的,就在廣華醫院後面,只是都建起一棟棟新樓和商場,認不出來。我還是那時候才知道原來加州紅全線被收購,出自我那數年前從美回流的朋友,我張大口吓一聲,她好平靜的說,「無啦,全部都無啦」,聽下去好像可以用來形容香港所有的事。我打開容祖兒的folder,近百首歌又怎樣,現在她首首歌聽起來都一模一樣,到最後我記得的就只有她孖住膶腸出道那首《這分鐘更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