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Thank you San Francisco!

You've been amazing this weekend! Marina周六有兒童街會,又有帆船大賽,小朋友賣檸檬水,金門公園周日有免費演唱會,從家裡走路去才15分鐘,Plain White T's好好聽,天氣好得不得了!邁邁最愛飲啤酒。



又Art Night

這個星期在我家host art night,因為我只有很便宜的水彩,所以不如試用木顏色。這是我畫的小鹿,粉紅色的。原來小時候畫人像總是瘦瘦長長的習慣至今還未有變。下面左邊是友人畫我家的豬,右邊那大笨象是小鹿的。在我家畫畫distraction實在太多,每個人也只畫了半小時便去了看電視,嘖嘖嘖!

geocaching

最近沈迷玩geocaching,就像尋寶遊戲,又有點像在香港讀中學時的野外定向。星期六是Smithsonian全國博物館日,很多博物館也可以免費入場,我們選了迪士尼博物館,去到卻滿位。風光明媚,便去geocaching,最後找到三個。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大一個cache,食物盒,就藏在石堆裡。雖然每次總會有人身上有筆可以記下名字,但沒有一次有小玩意可以貢獻放入去讓下手的人拿走,下次我要帶些膠玩具士兵,就像《Toy Story》裡頭那些,放進去,別忘記。

還遇到個特別版芬蘭geocache襟章,拿走的人要到芬蘭,把襟章放進一個指定的cache,但我們中沒有人短期要去芬蘭,所以作罷。

蘋果香蕉牛油果


小鹿的夏威夷朋友說,到夏威夷必定要試蘋果香蕉,和牛油果。蘋果香蕉只是普通的香蕉,味道有點像芭蕉,牛油果則比我手掌還要大。我們吃不下牛油果,想要偷運回家的說,後來當然逃不過海關的魔掌,最後我在機場的洗手間徒手把它剝開,又用牙幫手,弄得狼狽不堪啦總之,結果係非常難食。小鹿打個短訊給朋友問責,怎料他們回覆說,我們的家在Big Island囉,你去錯另一個島啦。

浮潛!


在夏威夷茂宜島,除了那幕叫人透不過氣來密密麻麻的星空最令我震撼外,與海龜、一海的魚游泳也是一生難忘的。雖然我們在旅程的重點節目——帆船出海中已浮潛過,但第二天開車我誤打誤撞去了一個很受當地人歡迎的浮潛點,聽路人說見到一牆的魚,我又不甘心,威迫利誘十萬個不願意的小鹿跟我去租浮潛用具再潛過。Honolua Bay比較危險,石多海深,不諳游水的小鹿全程拖實我,我們慢慢的浮出海,開頭只是見到普通的Butterflyfish、Moorish Idol等,大概一小時後終於到了那副魚牆,就像《Finding Nemo》的一幕,幾千條Yellowstripped Goatfish排成一列,你游過去嘛,牠們游開,所以只能停在約一呎距離,看看牠們在太陽下反光銀色的魚身。後來又見到另一部不同的魚牆,及不少比較冷門的,例如鰻魚、Needlefish、Stingray,當一隻魷魚在我們身邊一下一下的游過很卡通時,我們忍不住大笑起來,差點哽死。

後來我們走去Napili另一個浮潛點,見到很多很多的海龜,動作像吃了豬油膏,任由大浪把牠們沖來沖去,我游在其中一隻旁邊,一個浪擒過來,這隻海龜就向著我衝,差點撞到我,近百歲的生物,如果整親佢我真係擔當唔起,在大海中避海龜其實好好笑。我又從牠們身上學到一點順流而行的人生道理,可能就是這樣才能長壽的。海龜最可愛時便是把頭伸到水上,動作又有點像剛出生的嬰兒。我在夏威夷拍照運氣差極了,單鏡反光壞了,然後有潛水相機時又沒有魚,有魚時又沒有相機,總之沒有拍到好照片吧。還有,不知道我拍的是什麼lomo,一點也不lomo。

爬椰樹


那天在夏威夷爬起床,才早上七點多,露台外竟然有人在我們面前上演爬椰樹絕活。原來椰樹要定期除葉,工人拿著兩塊梯級,站在一塊,手拿另一塊,一下一下爬上樹頂,然後向我們揮手,說「這裡的風景美極了!」

s'mores


數個星期前去了燒綿花糖,自己生的火,烤得外層脆脆的,用graham cracker加上朱古力大力一夾,內裡溶掉的綿花糖咇晒出來。而梗有幾個人心急,把綿花糖烤得黑黑的,還死撐話這樣才好吃。對上一次弄燒綿花糖已是兩年多前去優山美地露營,當時同行的朋友已經疏遠,在生命裡來去的人就像走馬燈,但我永遠會記得燒綿花糖咇出來那一下心花怒放。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9月25日的思想列車

轉眼十月又來臨,那些美國癡肥三八女人已經開始準備聖誕節,二0一一在你眨眼的時候就像條毒蛇慢慢爬上你膊頭。電視仍然在播那些腦殘的節目,小鹿照舊發晦氣話你既然不看電視我們不要每月付那百元有線電視費。我只是喜歡那有權打開電視要看什麼有什麼的自由,一百元買回來的,很便宜,你我都知做人自主權買少見少。

我最近把冰箱買得滿滿的,下班回來要弄什麼便弄什麼,簡單如我至愛的日本咖哩、白汁磚蓋飯、炒烏冬、湯烏冬、蛋包麵,到正正經經的炒兩個小菜,小吃有芝士伴餅乾,有火腿伴蜜瓜,喝的有麥精、檸檬茶、root beer、從公司偷回家的可樂、薑味汽水、咖啡。就是這種自由。人家買名牌手袋,我買grocery,都是一種以物質來表達「我話事」的反抗。

上Netflix把《A Great Day in Harlem》放上instant queue,星期六早上,來點野獸原始的爵士,邊聽邊寫,寫完這個可以開始讀從圖書館借回來那本村上的《給我搖擺,其餘免談》,然後想回來,當初帶我走進爵士樂世界的,除了小時候的麥當勞音樂外,便是他。走上豆瓣看看誰看過這部電影。原來我們都overshare,看過新電影讀過新書急急放上豆瓣,吃過好吃的放上網上食評,拍了照片放上flickr,把Jane Austin小說裡面人與人之間那份微妙的subtlety掃個一空。諷刺的是,我早在其中默默的經營,那另一個identity。

二0一0年我要做的已經做好,辭了職,集中做了一些一直想試的事,不知不覺原來做好個portfolio,無論是寫的和視覺創作的,與小鹿到蘇格蘭探望他的好朋友,自己去了東歐旅行,去了俄羅斯的冬宮博物館,與爸爸踏上青藏之路,請了小鹿去夏威夷(!),擴大了做人的版圖,找到份理想的工作,重新調節步速,繼續做應該做的事,認識新朋友,變成自己希望成為的。每天感恩,可以回到家躺上床,肥豬在我們中間睡,小鹿與我握著手,細細談天。

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Life's been good to me


開車回家的路上腦裡突然閃出這句「Life's been good to me」。公司有免費早、午、晚餐,不花一毛錢在那裡待它八個小時便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到店子修理相機、曬菲林、到藥房買棉花、到超市買奶、蛋、鮮花回到家七點,把花分開飯廳客廳兩紮插,與小鹿和邁邁走路到附近的露天餐廳,吃個晚飯再散步回家才九點。這一切對於以前食無定時去向無常連與朋友吃個飯也愛莫能助的我感覺實在超現實。

原來正常人的生活便是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有時我放工回到家,電腦遊戲《Sims》的畫面便會浮上來,記不記得sims一放工便會跑回家然後你可以替她換回日常服。這樣的生活好悠閒呢,悠閒得我已經找來兩個義工項目做,又走去買了一大堆日用品捐去上周大爆炸的聖勃雷諾。我就是這樣restless的一個人,至少現在的energy好像終於分配得較健康,不是一頭衝去為工作賣命。

現在小鹿把自己困在房裡為我弄神秘禮物,我與邁邁玩躲躲貓,喊破喉嚨唱Glee版的《Don't Stop Believin'》,這些固然是安定生活的美事,但我也會小心翼翼不讓我心中那團火熄滅,新的消息日後再在這裡跟你們分享。

回頭原來已經一百年

主題公園大戰八小時後與一大堆朋友到三藩市治安最差的地區吃越南粉,吃飽在大門寒暄說再見時我忍不住說,完全想像不到約一年前我曾經在這裡,因為晚上要cover什麼高官晚宴,身穿洋裝腳踏高鞋,地上滿是針筒、大小二便,逐家逐戶問有否拍到當天地下管爆炸的相片。今晨朋友家下層發現這樣的意外,新聞在友間廣泛流傳,文中提到的警察及消防發言人我曾經一度每天打電話找他們。還有今生烙印的那次出差,晚上十時敲定要我走,第二天早上六時已在機場,抵步後在當地機場做完一場訪問後租車開五個小時又渡海的才終於到事發地點。

你們不要嫌我長氣,老是找這些來講,這段短短的新聞生涯,對我來講卻真正的度日如年。我是如何萬分幸運的意外入行,如何得到提攜,如何的一邊哭一邊走過來,現在回頭看,好像是很久很久前做了很久很久的事。

說這些,是因為我功成身退了,當然,功其實未成,有排也未成,本來從港歸來準備加入另一份報紙的我,遇上好些突如其來的延誤,在再有轉機時,我已經獲聘在一間大企業做一粒小螺絲,就是這樣,我輕輕的對新聞業說再見。是求仁得仁吧,當我感到卡住了,不知道走哪裡去好了,想不如找個樹大好遮蔭的地方歇一歇,才再為如何磨利把刀子作打算時,願望就叮一聲實現了。是否出賣我的靈魂呢,就讓我做一陣子小螺絲,再告訴你們吧。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Cliff Dive Bar


雖然在我們家露台也可以看到正正的日落,不過氣氛當然不及在Sheraton這家Cliff Dive Bar好。Cliff Dive Bar過去數十年每晚日落時都請來土著,在先人靈魂休息地Pu‘u Keka‘a(黑石頭)上舉行儀式,演繹象徵勇氣跳崖的一幕。跳崖者先會點起附近所有的火柱,我們在酒吧露天的位置正好在其中一支火柱旁邊,口呷著chunky monkey,看日落看跳崖,滿分。

Lappert's雪糕


人家說Lappert's的雪糕好吃得死去活來,我叫了個Kona Coffee加Heavenly Hana(朱古力、綿花糖、白朱古力夏威夷豆及杏仁)味,還好。夏威夷豆的確是百吃不厭,in fact,我現在正邊打字邊吃掉最後一粒。Maui島上四處也可以吃到Lappert's雪糕,但我們去的是島上唯一一間專門店。
3750 Wailea Alanui Drive, B-33
Wailea, HI 96753

帆船出海


小時候出海釣魚坐的都是中型遊艇,真正帆船出海還是第一次。躺在帆船船頭的黑膠橡皮彈床,吃著雪糕,我想起早幾年出版的一名女生帆船環遊世界的旅遊書,原來享受自由的海風感覺這麼爽,真想有生之年試試。我們從茂宜島開到旁邊的小島Molokini浮潛,一下海直望海底,游來游去是五顏六色的魚,哇———

art night


很久沒有執起畫筆。今晚與小鹿的幾位同事舉行art night齊畫畫的聚會,吃飽後便隨便開始畫,畫筆顏料齊全,我只帶了家裡剩下來的marker和watercolor畫簿,marker一早被小鹿搶了去,我便硬著頭皮試畫水彩,水彩看似容易,但其實是一有出錯便駟馬難追的顏料,而且要有足夠的耐性由淺到深的慢慢一層層塗上。

我選了家裡的邁做模特兒,但牠卻不能一刻靜下來,執筆才十數分鐘牠已經跑到梳化底下去,所以我也沒辦法完成這畫作了。下面是小鹿的,他短短一小時便畫了十幾個熊貓造型,有武士、貴族、和尚、術士等,這個是巨人熊貓。

Hana之跳瀑布

最後重頭戲,燈燈燈凳,跳瀑布!屬於Haleakala國家公園一部份的ʻOheʻo Gulch,有接近十個水塘及數個瀑布,我與小鹿兩個在最底的瀑布游完水後便展開亡命表演,徒手攀爬上第二個瀑布,潛入水測過水深後我便死唔切地跳落去。好好玩呀!!!

然後玩到日落,全場差不多走清光,我們也唯有急急腳離開,要知入夜大海瀑布這些大自然有神奇力量會吃掉頑皮的小朋友。

尤其是那些罔顧指示,危害自己及他人人命安全的小朋友。

Hamoa Beach


開了整天車,終於找到這個全美排第六的沙灘,好好梳呼吓。因為位置隱閉,連個路牌也沒有(後來發現島上不少筍位也是這樣,令人懷疑是當地刻意不要益遊客),所以整個沙灘只有小貓三四隻,玩跳浪一流,被大浪衝到咪咪從比堅尼跳出來也無所謂。

芝麻葉


我叫這塊做芝麻葉,好靚!

Hana之黑沙灘

聽到黑沙灘個名好勁,以為是什麼神奇力量令沙變成黑色,充滿迷幻神秘,抵達後見到那個所謂沙灘原來只是一堆黑色的石頭我們噓了一聲。但只要用小學五年級科學便解釋得到,當年恐龍橫行地球時火山爆發,熔岩漿走入大海,高速的溫度轉變下,岩漿便成岩石,碎成千千萬萬的小塊,變成今天的黑沙灘。

這樣形成的沙灘當然不適合游泳,而且水母會炸死你。

Hana之路邊檔


在Hana路上見到不少這種自助式的檔口,賣水果、飲品、花和lei(花環)。本來想買個lei掛在頸,但上趟到夏威夷那條蘭花lei帶回家沒多久便凋謝,蠻可惜的,所以也就算了,買罐汽水就好,把一塊錢塞在鐵箱裡。


Hana之中伏!


介紹話Nahiku Cove不能錯過,披頭四的George Harrison便曾住在那裡。從Hana公路駛到這海灣的三哩路令人以為身在吉普車的廣告,越野駛過森林泥土四濺,好勁。我與小鹿下車走落海灣的偏僻石灘不夠數分鐘發覺無料到已匆匆離開,但潛伏在石灘的蚊滋行動比我們還快,一擁而上咬了我幾十啖。這照片便是我在搔癢,面口好衰時拍下的。後來這些蚊叮咬變成手掌般大的紅印,人人在夏威夷短褲晒長腿,我就像生痲瘋。

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木瓜昔


我喝過最好的木瓜昔在柬埔寨,暹粒Pub Street附近的街邊檔。那晚約10時我隨處蕩,也不知道走到哪裡去,餓了見到一排大排檔,撐著腳吃飯的都是本地人,那些來尋寶的白人全擠到酒吧去,我挑了一間坐下,點了木瓜昔和炒媽咪麵。檔口侍應走到一座生了鐵銹像車衣機的機器旁邊,起勁的轉,然後一堆白色的東西在下面走出來,原來她在人手磨冰,我看傻了眼。

木瓜昔呷進口,成熟的東南亞木瓜香,濃稠度和甜度均是完美。第二晚我再走回Pub Street希望又一嘗那天仙露珠魔法禁果的味道(笑),卻竟然再找不到這街邊檔。全世界最好的木瓜昔,果然是可一不可再。

Hana第幾站


Uncle Harry's的香蕉木瓜昔也只是一般而已,我們說,死喇,我們被spoiled了,不能好好享受簡單食物。但我想這只可能是因為現在不是木瓜當造季節。

Hana第三站 - Halfway to Hana


不少網站都提及這間有人世美味香蕉蛋糕的小店,但方位指示又不清晰,什麼Wailua出來第幾多哩的右邊,我們最後在唯一見到的一間小店停下來,問路。然後她們答,這裡便是了。我們買了香蕉蛋糕和新鮮椰子,吃著,覺得並不是特別好吃,懷疑是否被人騙了,後來再走幾十哩也不見第二間店,才知道原來已吃過了所謂的人世美味了。新鮮椰子還好,有咬勁,但吃著吃著也要停下來,因為開始暈車浪想嘔。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Hana第二站


Ke‘anae除了最出名的芋頭田外,還有岸邊一連串的火山熔岩。

Hana第一站


夏威夷嘛,當然不能準備太多,我們的itinerary主要是「去海灘曬太陽」、「去游水」、「去snorkel」、「hea」等。所以出發走Hana之路前,我只是在手提電腦打開數個介紹網頁,放在大腿上指揮開車的小鹿,喂,這個看來蠻有趣的,便停下來。

茂宜島四處是熱帶雨林,沿途不但有芭蕉樹,還有樹熊吃的尤加利樹和熊貓吃的竹樹,我與小鹿在車裡便不停討論我們的引入樹熊和熊貓到夏威夷的大計。我們的第一站,亦是小鹿整個茂宜島之旅的最愛,便是這個貓咪與公雞並存的Pua'a Ka'a州立公園。十多隻的貓咪躺在草地上曬太陽,而在茂宜島隨處可見的野公雞在旁邊來去自如。你們找到下圖的公雞在哪裡嗎?

Lahaina Grill


那晚Lahaina Grill大門外站著一隻貓,像等待什麼,細問下才知道原來餐廳每晚也會把剩下來的食材餵給牠。小鹿說,貓咪喜歡吃的,食物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我說,專誠每晚餵貓咪的,實在是一家有人情味的餐廳。

他們沒有我要吃的kula mushroom,改叫了Big Island出產的hamakua mushroom;他們沒有pink snapper,改叫了個mahi-mahi。hamakua mushroom蘑菇味香濃,就這樣用牛油炒,吃最天然的味道。蘑菇是那種日常吃多了,容易忘記其真正味道的食材,這菜式重新喚起我對蘑菇的愛。而mahi-mahi像牛油溶在口裡,淡淡的魚的甜味,吃第一啖後忍不住講了句粗口。世上就是有這種你不能每天嘗的味美。

Lahaina Grill
127 Lahainaluna Rd.
Maui, HI

Monday, September 06, 2010

Road to Hana


別人說到夏威夷茂宜島,千萬別錯過Hana的路,這條109km長的沿海路共有59條橋,而其中46條為單行橋,路窄彎多,亦有不少被稱為hairpin turn的彎位,像一隻U型髮夾。人家開Hana的路早上六時便開始,我們兩個吃了豬油膏,起來先在露台坐它數十分鐘,喝杯橙汁,看那早上兇得狠的海潮,慢慢的沐個浴(但明明很快便又跳入大海)才出發。

茂宜島麻煩的地方是島裡左上角及右下角的路非常的爛,租車公司合約寫明不能開,所以從我們在島上西邊的家出發,要走∞形狀的路。開到兩點遇上的地方——Paia已經要一個小時,在那裡停下來,吃件新鮮三文魚做的lox及一杯kona咖啡,我們決定還是不要買不少人帶上路的午餐盒,去到哪裡吃到哪裡就好。真正開始走上Hana路已經接近中午。

芝士公仔麵、蕃茄公仔麵


這個夏天不停的參加大大小小的燒烤派對,剩了大堆用來夾漢堡包的蕃茄和芝士,想起尖沙嘴的新記及旁邊星座的芝士和蕃茄公仔麵,就弄起來。

食譜非常簡單,公仔麵先煮兩分鐘後過冷河備用。四隻蕃茄在頭尾用刀界個十字,放進滾水燙兩分鐘撈起去皮,切塊去籽,下鑊與少許蒜泥炒香,加入兩碗水,中火煮至一碗水,下一湯匙糖、一湯匙茄膏,倒在公仔麵上,加隻煎蛋,吃的時候戳穿蛋黃便變成蕃茄撈蛋丁。

三塊卡夫芝士(我用了一黃兩白),加三分一杯奶及少許麵粉,放入微波爐十秒叮溶,加入半包公仔麵調味粉、少許糖、胡椒,撈均,淋上公仔麵即成。兩個公仔麵可隨意加入配料,牛肉、午餐肉、豬頸肉,但我懶。

還有,我的三年多相機日前宣佈榮休,在買一部新機前我會迫自己回去菲林機的懷抱,食譜照片暫時只能用電話拍。

Saturday, September 04, 2010

給看起來像一個人背影的茂宜島的信


親愛的夏威夷茂宜島,我愛你。在機場身穿短褲拖鞋準備回程時,一想到回家後那像冬天的天氣,我差點便哭出來,那蕩漾在空中的熟透了的菠蘿香,再見了;躺在鋪在沙灘上的毛巾十多分鐘,立即跑出去像寶石的大海降溫,腰背達到那完美的熱度,再見了。在飛機座位閉上眼,與海龜在海裡游泳的畫面一幕一幕的閃過,太陽灑在海水上一波波反光的浪,打在海底的沙地上,就像漂亮的白天影畫戲,再見了。駛往機場的路上,太陽正要落下來,島上的人三五成群在沙灘旁邊插起一支支魚竿,紮個營,擺好烤爐,在樹上掛上一串燈泡,就地取材,上釣的是吃進嘴裡像牛油般溶掉的mahi-mahi,或是肉地結實的粉紅鯛,再見了。臨到機場前在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五舉行的嘉年華會,我再體會島上人的友善,午餐肉壽司、椰子布甸、炸麻糬球,大大的人手拿住小小的夏威夷四弦琴,路上的女人隨意的跳起草裙舞,再見了。十萬個不捨得,在我心中拿了個滿滿十分的茂宜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