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暖暖

當同事問我聖誕假期哪裡去時我總是擾擾攘攘的說我出埠呀哈哈哈帶過,實情是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們去巴黎過聖誕這麼老土,刻意要去浪漫的事都是老土的我跟自己講。後來機票買好心定下來,其實非常感激家裡堅持要去浪漫的男朋友。我倆都曾經到過巴黎,都是獨自的去,巴黎這個浪漫之都氣量夠大,一個人去也不會感到寂寞,可以坐在路邊的茶座看人,可以整天蒲藝術館,沒有人會給你異樣的目光,但兩個人去,看到的是另一個巴黎吧。當我排除萬難跨過那些「好貴呀」「去得幾日唔抵呀」「冬天無花園睇」「好多東西也關門」等等cheap底想法後,其實我知道這是可一不可再的體驗,大風大雪,穿得像雪人,牙關打震雙耳凍到痛,但把手放進對方的大衣袋裡依偎著,走在掛滿聖誕燈的香榭麗舍大道、Hotel de Ville門前溜冰、溜聖誕market、去Ladurée吃tea、挑間好吃的米芝蓮三星餐廳、零下的溫度去吃Berthillon雪糕、平安夜去聖母院望彌撒,或是去蒙馬特的聖心堂,就是這樣。然後就算最後因為大風雪行程取消,滯留在美國偏僻鄉下機場,心裡都是暖暖的,因為已經在跟最好的人過最好的節日。

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年尾派對


年尾共去了兩個好派對,先是男朋友公司在三藩市市政廳的,然後便是我公司在Academy of Sciences開的聖誕派對。對於並不熱衷喝得大醉嘻嘻哈哈的一眾電腦人士來講,去衣香鬢影的科學館還真不錯,我吃住生蠔去看非洲企鵝,去看那四個人高的水族箱被藍色的燈照得斑斕,美中不足是天氣討厭,在天台的花園未能好好享受夜景,而科學館在聖誕期間特意借回來的兩隻馴鹿亦去了瞓覺。圖片中的是用jelly bean堆砌出來比一個人還要高的公司logo。

蒸發


自從開始我的朝九晚六辦工室生活後,我便慢慢了解過來在周末unwind的重要。公司周五晚不提供晚餐,只有taco,但卻有一籮籮各式的啤酒和白酒紅酒和香檳。起初也不明白為什麼同事們五點不到便走去灌酒,快快做完手頭工作回家去不是更好,後來終於敵不過人家三番四次邀請,一次坐下,竟然吃酒就吃了兩個小時。胡吹、搞笑、吐苦水,一個星期積下來的戾氣,在笑得流眼淚中蒸發掉,離開公司還有精力便去吃飯、跳舞,要不回家換上睡衣,用潤膚膏把全身塗一趟,做梳化薯仔。醒來後第二天又是一條好漢,排得滿滿的活動,48小時亡命的玩,星期一拖住那肉身上班去,又完成一周的cycle。這中間,只有一個重點,便是要知道你自己為什麼而活,知道了,這每個星期重複又重複的如表演,便是帶你到下一站的大輪。

Wednesday, December 08, 2010

私人時間

不是講笑,以後每個星期再忙也要抽這數十分鐘時間,開缸浴,熱得燙滾的水,跳進去,打開收音機,多年來不離不棄的102.1,古典樂。剛好在播海頓,手拿住亦舒,整個人從腳尖到後頸,埋進充斥住香精的雲霧。缸浴壞了,水不停的流走,我嘗試用腳趾塞住去水,塞兩塞,便罵,現在是我的私人時間,全世界繞我而轉,壞的隨它壞個夠,又學會放開,原來有些小問題根本不值得你去多想,更莫講話要你為它掉根頭髮。才讀幾頁書男朋友走入來要親嘴,哎呀,破壞晒我個小天地,走走走,原來更親密的人,也應該有個距離。浸飽了起來照鏡子,未落妝的我雙眼暈得黑黑,洗把臉,想敷個面膜,懶女人如我不知道面膜全飛去哪裡,最後找到什麼便放上面去,天生天養。

Sunday, November 28, 2010

黑白講

而星期天,便好好unwind。快快淋個浴,架住眼鏡,便去飲茶,是加籍友人臨去星洲前最後一次的點心,都是老顧主,兩籠蝦餃、兩籠蝦角、四籠奶黃包,其實舊人走了新人頂上,找來波蘭新朋友,比舊的要高要帥。但這個月來每次與要走的他說再見,我也會深深的來個擁抱,因為如果天大地闊教曉我什麼,便是人與人之間的緣薄。興致勃勃講明年到澳洲時不如一聚,不知怎樣講起澳洲與紐西蘭的距離,無聊說笑如果把自己掛在zipline滑過去要多少個小時,雙手被繩索刮得只剩白骨哈哈哈。一年的終結,總有依依的心情,但也不忘細細欣賞四周的風景。想列個表,把張愛玲筆下的顏色全記下來。白花花(的頭髮)、綠油油(的眼睛)、黑黝黝(從背心露出的雙臂)、藍湛湛(的海洋之心)、黑漆漆(的房間)、紅通通(的臉蛋)、黃澄澄(的平價聖誕燈)、紅彤彤(的裙子)、綠瑩瑩(的開光玉獅子)、金燦燦(的金豬)、灰溜溜(的卵石)、青幽幽(的山谷)、紫盈盈(的絲帶)、綠茵茵(的平原)、黑壓壓(的人頭)、粉撲撲(的我)。

Happy Birthday Julie Ann

十多塊重大投資買了串聖誕燈飾,與賣一兩塊的果然不同,泛著白光,沒有那像油脂的黃澄澄。掛在趟門窗子旁邊,就明白為什麼美國人整個十二月像吃了豬油膏,那種凝聚的節日氣氛,那種你很幸福快樂的依露申,原來都來自這些人造溫暖。今年感恩節在家裡擺派對,光是執拾洗衣已花了兩天,三束花,白色牡丹最漂亮,洗碗碟機在客人來臨前兩小時罷工,一地水。最後找不到合心的table runner沒要緊,每人拿住紙碟在大電視前看功夫熊貓的節日special。我最討厭火雞,幸虧韓裔友人弄了兩碟pork belly,配一大碟我清炒的蒜蓉蘆筍和cantharellus。隔一天生日倒數時正在街上吃晚餐,走過對面街的餅店買了件黑森林,竟然找到附近就有一隻叫「Happy Birthday Julie Ann」的geocache,背後還有個小故事,兩個友人第一次見面就在這家餅店,為了慶祝Julie Ann生日,就藏了隻cache在附近,提示是weekly on Wednesdays。我大叫,今年生日願望就是要找到這隻cache,動動腦筋就想到了,在路旁一排免費週報鐵皮箱裡找到。十多分鐘願望便成真,也就沒有其他要實現的願望,告訴爸的老婆,她說我終於長大了,我問她,見證了我十三年的成長,怎樣?她答,其實也好好玩呀。真的,就是要這樣繼續玩落去。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不可含怒到日落


每早上公路前要走條不長不短的市區路,途經學校,有校巴停站,有學生過馬路,有家長亂泊車,然後便是一個共有六個交叉點的路口,加上一遇上便要額外多等五分鐘的輕軌火車。這個越野障礙賽每天也考驗我的耐性,有時倒楣前面遇著個開SUV的中年呀嬸堵住行車線,一口氣錯過幾盞交通燈,我便氣得撼個頭落呔盤。今早正要爆發的時候,看到路邊有個女人在和隻可愛得要命的chow chow散步,牠腳特別的短,當時想,是不是混了一點我們邁邁的種。等紅綠燈時看那四隻小腳支撐肥肥的身體擺呀擺,得到可愛動物的神奇滋潤力量,心情好過一點,上班去。

下班走回頭路,又因為前面輛車錯過了兩盞燈,向路邊一瞄,竟然被我再遇上早上同一隻狗,而我竟然又是心口肚子一堆戾氣。

幾天前,男友招我出露台齊看日落,沒有曖昧的粉紫,只有幾乎像螢光的艷橘,太平洋一點點的地平線和松樹的剪影。這些影像加起來叫我想起聖經的「生氣卻不要犯罪;含怒不可到日落」。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fire king


十歲大少少的時候ebay剛剛掘起,我最喜歡上去找古董玩具相機。就是那時候認識fire king,40年代至70年代美國製的家用餐具,不同顏色的,乳白玻璃、玉、藍礦,杯底有fire king字樣。十多年過去也就自然把這些忘記得一乾二淨,直到男友與我開始重看Joss Whedon的經典殭屍電視劇,其中一個來自英國的老師角色手裡永遠拿住一隻fire king杯子。

男友前陣子問我生日有什麼想要嗎,我想了又想,就答,要一套fire king。十多年後,買數十年的入門級古董,ebay仍然是最佳地方。今晚我們預先把這份生日禮物拆開,打算在感恩節用來招待朋友,除了倒入茶後半透明晶瑩的茶杯外,男友在書店找來本fire king收藏書,還額外買了兩隻電視劇裡的型號,看著他大呻「c handle市面好難找呀」,我便知道今個生日感恩節周末,定要過得滿足快樂。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叮moment

原來語塞又是因為有出無入,天天上班出出出,入呢?平日讀書的時候就只剩蹲馬桶的幾分鐘,臨睡前那幾分鐘,電台收聽新聞、上網scan標題,時時在Facebook,但這些都是過目即忘的無意義動作,短短的四分鐘segment講中國一農民搖身一變變成寵物食品銷售員,聽完也不知道得著什麼。別人餵我的資訊找不到地方容納,我是要電燈泡叮一聲那種才算數。

那我要怎樣做才可以來個出入收資平衡呢?唯有從日常小事中找找叮moment。

看警匪電視劇,女主角小時候父母在聖誕前突然失蹤,自此她每逢過節便孓然一身,這集被迫與同事在實驗室過節,還是遠遠把自己隔離,同事們利用有限資源各自做聖誕禮物給大家,唯獨是這個女主角,孤零零。我把電視停下來,對身邊人說,原來,只有你自己才能把自己隔離。我聯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也搬出一副受害人模樣,怨天尤人,認為自己永遠得不到快樂,別人也不會明白自己,真是立下心腸與自己過不去。

堵車,如常,我最討厭那些明知行車線會兩條變一條,卻仍然走會消失那一條線,打尖那些老好排隊的司機的人,所以我必然不會讓他們切入我的行車線,但要這樣做必須要緊貼前一架車,讓打尖司機無位入。那天我與前面的車距離只有一寸,因為堵車走走停停,急煞好幾次後,自己竟然開始暈車浪。所以,黑心,是有惡報的。司機打尖,並不代表我可以去「懲罰」他們。

大事不能懶惰,小事更加不能懶惰。除了因為惰性會慢慢把你像在滑梯一樣拉到最底外,別人看你都是從小事看起。這是我從老闆眼神中學習到的。

你expect的,通常都會有出乎意料的結果;但你好想要的,通常都會成真,例如我以為今朝7點出門口一定交通暢順,但當然最後遲到,但另一些我好想要的發夢都夢見的,現在又走來敲我門。你說神奇不神奇?

還有些想分享的我忘記了,果然年紀大機能開始衰退。所以說腦部運動非常重要,我要好快快手從打麻雀、玩數獨、玩填字遊戲、打迷宮電動等中揀個做我腦筋急轉彎。

Tuesday, November 09, 2010

卻道天涼好個秋

上個星期天開始我們的鐘走慢一小時,平日五時多下班可以看到那鬼斧神工天天不同的晚霞,被黑漆漆代替,看到就心噏。不過還好現在可以細看月亮,她本來圓圓的形態清晰可見,然後再加上一層柔光,新月、滿月,像額外套上的晚裝。還有,便是山頭遠處一閃一亮的燈光,是民宅、是電纜、是太平洋上的貨船,帶我幻想到十萬里外,原來我不是身在車子裡,原來我在其中一隻正要去流浪的船,或是一隻飛往無人島的客機。

Sunday, November 07, 2010

爲賦新詞強說愁

季節轉換天氣無常每早起來頭便會隱隱的痛,要上班的日子不容頭痛放肆,打醒十二分精神出門去,周末人一放鬆,卻被頭痛征服。星期天,被替朋友看兩星期的狗的吠聲吵醒,外面下起綿綿的雨,這樣的一天,閃進腦袋的聯想詞有黃色雨衣、金魚、倫敦、火鍋、窩在床裡、看書。起來後喝橙汁,重讀一些自己年多兩年前寫的,讚嘆一下原來曾經寫得這麼好(笑),敏感小朋友如我,問,為什麼現在只剩下語塞。是要衝擊嗎。是要像萬箭穿心嗎。生活越來越不值一晒,面對鏡子裡的自己,相對無言。像一顆在海邊的石子,浪打過來,默默承受,漸漸被磨得光亮。難怪我們在書本上讀到的文學、藝術名家,都是折騰一生,從血淚間走出不朽。

Sunday, October 31, 2010

繼續流水帳


昨晚找緊機會,Halloween派對回家後快快讀完手頭那本亦舒,可能很久沒有消化中文字,每每讀到漂亮的段落忍不住重讀,這樣一本書竟然拖了兩個星期。凌晨近四時才去睡,過了中午醒過來時hangover得厲害,頭痛、心口痛、腰骨痛、喉嚨痛,真折墮。跑去沙灘旁邊的餐廳,還是趕不及三點前完結的brunch,唯有吃松露通心粉及一客洋蔥湯,濃得要命,受不了,太陽曬到眼裡去,腦袋像走火警叫個不停。餐廳的小公園在舉行Halloween family concert,小孩子起勁地隨住live band跳舞擺動,我們心想,生個出來周末便要為他們賣命。吃飽走到附近的風車,鬱金香季節已過,剩下來的像一片荒涼,再走到海灘,與邁邁跑浪,geochache,然後去吃珍珠奶茶和雞蛋仔,回到家累得翻了,現在才煮些白飯,用韓國紫菜包食便當一餐。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Best of both worlds


我們最愛的date night早在還未搬到這區的時候已經開始,不過當時是開車來,現在可以從家走路去。我們帶住邁邁慢慢走路到熱狗店,我會預先打電話到對面街的手拉麵舖,叫一客水餃湯麵外賣。涼風,晚霞,今晚家家店都還亮著燈,因為留下來看巨人隊的棒球賽,修甲店、洗衣店、會計公司、電腦舖、小型超市、酒吧、餐廳。到達後我要的麵剛剛做好,拿住跑過馬路大模廝樣走入熱狗店,他吃他的有機全齋熱狗,我吃我的qq麵,邁邁在地上搜索麵包碎。Best of both worlds。今晚我試用新買的鏡頭,天太黑根本拍不了什麼,唯有拍霓虹燈箱,參考一下Bruce Nauman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50mm


我那一百塊便宜到騎騎笑的50mm鏡頭終於到家門啦。但我fo來fo去也fo唔到,因為家裡好黑呀,我又較到1600ISO noise出晒來,唔好打我吐我口水呀。我知你想咖。

Monday, October 25, 2010

飯堂道理

從小事做起。這是我從公司飯堂觀察到的做人道理。

解決問題,無論問題如何的小——飯堂放咖啡機的地方在L型檯的角落,左邊是咖啡即沖機,中間是紙杯、杯套及蓋子,右邊是一壺壺已沖好的咖啡,再過一點是糖、奶等。每天早上那角落擠滿要咖啡的人,先要取杯子,拿到咖啡後又要排隊去加糖。後來有天發現咖啡壺被搬到最右邊,要即沖咖啡和壺咖啡的人至少不用排同一條隊,但爭糖的情況仍然出現。

第一次通常不會成功,那就試第二次——再過幾天,整個陣營從頭改過,現在不用再爭糖。

不斷改進——然後又有天,發現飯堂把本來用的不知名咖啡改用我認為三藩市最好飲的Philz Coffee,在Facebook立即讚,發現不少其他同事也即日發現大大表揚。

努力——我們公司飯堂的廚師每人也有自己的書桌,落場的時候總見他們埋頭苦幹地對住手提電腦打呀打,便心想,可能是在想明天的菜單。飯堂每餐也有不同的主題,亦會與其他部門來自稀有國家的同事合作,創作特式菜,讓全公司的人也可以享受一下他們國家的地道美食。今天午餐的甜品有朱古力慕斯杯,一隻用朱古力做的杯,裡頭是慕斯加上薄荷奶油,人人也讚,我便忍不住又想起廚師在書桌的畫面。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悲歡離合總無情


今晚心情糟透了。一個好朋友數周前才回去澳洲,今晚又晴天霹靂地得知一對情侶因為家裡要事要突然回韓國,然後玩得很親的另一個像得跟甄子丹一模一樣的他終於決定去新加坡工作兩年。哎呀,就是他,開玩笑把所有面目可憎刁頑樣衰的亞裔小女孩叫做little Kristie。對啦,等下還應該會下雨,真正點滴到天明。是時候捲在床上讀點書解愁。

vista point


讓我繼續把這種微博精神在博客上承傳下去。一百四十個字。多一粒字我也講唔出。我在回家路上的公路找來一個vista point,可以看到湖,和一層層的山,每次見到我都會藝術史學生上身心中呼喚「這叫diminishing perspective,又名atmospheric perspective」。泊車位幾乎全滿,剛下班的情侶在談心,或者是偷情的情人,有像我一樣傻下傻下漫無目的的,也有坐下來抽支煙的人。經過一日漫長的工作天,可以對住這樣的美景,這樣的日落,抽口薄荷,似乎也不錯。

Monday, October 18, 2010

開心二波波


下班去蔘茸店買藥材,看門貓兩腳站起來,爬上放在地上的紙箱嗅嗅嗅。還有,回家的路上電台播放Satie的Gymnopédies。

開心一波波


在英國狂吃的雀巢黑加侖子橡皮糖,竟然被我在三藩市市中心那間專賣蘇格蘭土產的小店找到。味道比在雀巢中國生產的黑加侖子橡皮糖好吃多了,與小時候吃的一模一樣。

數雲


人馬座的我現在每天要坐在車子裡至少兩個鐘,就像獨角獸被脫角般不人道,那我唯有看下個天,看下個山,看下個海,見到漂亮的便單手去在手袋剿只手機出來,單手噤開相機,單手拍照,然後再罵前面的司機車怎麼開得這麼衰。左邊的我叫做法國雲,因為就是印象派畫家畫的那種薄薄的;中間的其實是霧,日落時份從南駛上北,不難見到一層層的霧像墨水滴進清水,從山後慢慢攀過山嶺;右邊的,是兩朵重疊的馬蹄蘭。

Sunday, October 17, 2010

chop suey 101

周末總是太短。星期天晚上八時多了,才勉強迫自己動手做家務,否則第二天坐在辦公室便會因為感到浪費了個好周末而沮喪,沮喪兩天後又到星期三,開始後悔前兩天工作生產力不足,後悔兩天後又到星期五,那便不要想這麼多,迎接周末先好好玩,這個便是我的一周循環。

和男朋友有默契,周末盡量爭取一天留在家陪我們的寶貝豬,或帶牠到海灘、到公園,這個周末實在不行,今天早上外出下午回來牠就生氣,我們在梳化叫牠嗨嗨嗨,牠自顧的在我們床上冥想,再叫嗨嗨嗨,牠索性走到床下底躲起來,只能取消晚上的art night留家服役牠。

家裡吸塵機嘔狗毛,拿去修理,不想隨便買部新的浪費地球資源,本來說好五十塊的修理費最後變成七十五塊,是買部新吸塵機一半的價錢。捧回家兩個星期後才試用,還是嘔狗毛,生氣得差點爆血管,走上Yelp給店子留個壞的評價,給它兩星,因為還是要支持本地店舖。後來發現可能只是弄錯了地毯設定,急忙跑去刪除網上那壞評價,邊想吸塵機可能根本從來沒有壞過,邊不小心吸住一對鞋帶,馬達立即出煙,一陣燒蕉的味道。男朋友幫我拔插頭,說,你好好冷靜下來你過去數分鐘起落得像過山車。

數年前買下來的一堆過期菲林終於用光了,在網上找什麼菲林用在Lomo LC-A效果最好,五年前的文章上面提到許多的菲林現在已經停產。有友人說,影菲林實在不是太實際,轉述給爸爸老婆聽,她說,數碼,又怎會比菲林好。但看著一代代的舊物給淘汰,年青一輩很可能不久後只會在Photoshop filter才看到Ektachrome、Agfa等字,我也不能肯對的回一句是。

還有,放到公司免費曬相的三卷菲林不翼而飛,還我相片!另下了單買50mm的prime lens,不用一百塊,跟在用的人提起這鏡頭全都讚不絕口。

NaNoWriMo的創辦人上星期來我們公司開座談會,我碰巧要開會錯過了,同部門以前亦是新聞記者的同事事後走來說她決定要參加,11月整個月要寫一部5萬字的小說。我說不知道能否完成呢,她說部門還有其他人將會辦寫作日一同寫,一同做support group。好,讓我想一想。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紅地毯


以前工作每幾天便要來一次City Hall,也沒有覺得很宏偉,只記得有次市府律師從那雲石梯級走下來時挺胸收腹,看著那種自信才知道原來進得這座近百年歷史的新古典主義式建築工作,應該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採訪過數次在City Hall辦的酒會,像去年三藩市新警察局長上任,還有其他想不起來的,早知道那紅地毯,早知道那靠柱子從地上射上天的燈,早知道營造出來很grand的氣氛。但以前那有空閒欣賞,拍照、做筆記、錄音、錄影,像有八隻手玩雜耍。

這晚舞會終於成為席上賓,衣香鬢影但還是捺不住帶男朋友去跑市參事們的辦公室,又擔心保安人員、侍應要加班不知道薪金怎樣算,真是十萬個捨不得,但還是感謝曾經。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無懼


與爸及一眾朋友在拉薩爬上色拉寺的後山,其中一名旅友特別膽小,爸一手拉住她跑落山,害她差錯腳跌倒擦損手。我當時生氣極了,說爸就是喜歡強人所難,也不會體諒人,爸卻說:「我現在贈你兩個字:無懼。」我當然沒立即聽明白過來,心想這麼土,什麼無懼不無懼,又不是八十年代無線電視劇。

現在開始了工作,回顧過去七個月的無業期,可以做得更好的是,應該放少些時間去擔心,多些時間去集中做本來目標要做的事。但我始終害怕,害怕前途茫茫,害怕人言,害怕自己的不足,最後想做的沒有做成,才明白,要發生的事情,始終會發生;工作,始終會來;未來的事,也會逐頁逐頁自然unfold。白擔心了,被恐懼got the better of me。

好友最近回港for good,追求他的音樂事業,打電話來說,不行了,這樣下去,沒有收入,一事無成,好怕好怕。別人說他的音樂計劃早有前人做過,注定失敗;世叔伯說他要面對現實,不然餓撚死。我就開口罵,你去告訴他們,前人做過不成功不代表我不會成功,成功背後先有千千萬萬次的失敗,就算我最後失敗,至少也試過,總好過你站在這裡什麼也沒做過;你去告訴他們,就是因為我現在有餓唔撚死的privilege,我不用像你們當初為兩餐賣身,做幾十年做到你們現在這個樣子,駝背眼套跌到落下巴,所以我才更加要去闖去試。

我向朋友說了在拉薩色拉寺後山的故事,我想他也沒有立即聽明白過來。他大概會做我數個月前做過的,在家嫌自己頹廢,出街怕太陽又怕洗錢,給自己十個借口去擱置想做的事,最後糊裡糊塗就加入人潮大軍,但不要緊,如果現在不成,克服不了恐懼,或許還未是時候,下次再與恐懼面對面時,便有足夠經驗望住它的眼,說一聲「無懼」。

公司裡貼有一張海報,問「What if you're not afraid?」,掛上支筆讓人寫要克服的,我看到有什麼「跟她說話」、「高空跳傘」,明天,我會回去寫上「live life」。

粉絲專頁


工作需要幫家裡的邁邁開了個Facebook粉絲專頁,各位朋友愛她的話就給她一個「Like」啦。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加番少少正能量先

但其實我無事的。我從來就是怨言多,行動少。我亦比誰都清楚,我的人生仍然是個滿滿的一百分。沒有一樣已經發生了的事,我希望它沒有發生過。每滴眼淚、每滴汗、每個大笑、每次肚痛,都是我的。過去的年年月月,未來的每秒每刻,全都是我的。都是我的,所以我所有都愛。

人生便秘

語塞又語塞,才一個月沒多幾天,上班、下班、堵車、吃飯、悶出鳥來,簡直是人生便秘。回到家不是又埋頭對住電腦,便是坐在梳化抱住隻狗看電視,電腦放在大腿上想打隻字,卻只得空白又空白。昨晚忍不住,提早落場,要求與男朋友對談,在床上我緊緊抱住他,就像小孩子不知力度輕重擁抱的時候有時肉緊得顫抖地,抱得牙關嗝咯嗝咯,深深的吸氣,然後深深的吐,吐出那叫打工仔人生磨滅意志的烏氣。每早起來照鏡,好怕看到自己愁眉苦臉,但其實情緒像打了懵仔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愁有苦,唔理啦總之要看到個鬼打精神朝氣勃勃的人。早前回香港不少人跟我說我看起來也不像真實年紀,爸爸的老婆解畫說,因為你不用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嘛,哦,才知道原來這是保持青春的秘訣,所以現在特別介懷,會否把從樣子賺回來的兩三年一下子送出去。剛開工的日子,每天早上駛過那美如畫的山水總會驚嘆,現在只會生氣前面的司機開車像白癡。人總是得到的時候嫌棄,失去的時候才知衰,碰到一鼻子灰的我唯有同自己講話,能夠知衰便可以知道自己最愛的是什麼囉。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收工後要happy hour把時間填得滿滿的,又為什麼身邊同時有兩個人拿住Mark II加70-200mm的鏡頭去拍飛機,原來當工作只是工作時,便要另外去找尋滿足,投放大量金錢去買個興趣回來,陶冶性情。因為要不是這樣,像狗在電燈柱撒尿第二天回去嗅下自己陣除,在萬人裡分分鐘連自己也認不出自己來。好吧,也讓我急急腳找些興趣插支旗來登陸,好讓在下一批掉進人生便秘火坑的可憐蟲前,掛上專家模樣的羊頭。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Thank you San Francisco!

You've been amazing this weekend! Marina周六有兒童街會,又有帆船大賽,小朋友賣檸檬水,金門公園周日有免費演唱會,從家裡走路去才15分鐘,Plain White T's好好聽,天氣好得不得了!邁邁最愛飲啤酒。



又Art Night

這個星期在我家host art night,因為我只有很便宜的水彩,所以不如試用木顏色。這是我畫的小鹿,粉紅色的。原來小時候畫人像總是瘦瘦長長的習慣至今還未有變。下面左邊是友人畫我家的豬,右邊那大笨象是小鹿的。在我家畫畫distraction實在太多,每個人也只畫了半小時便去了看電視,嘖嘖嘖!

geocaching

最近沈迷玩geocaching,就像尋寶遊戲,又有點像在香港讀中學時的野外定向。星期六是Smithsonian全國博物館日,很多博物館也可以免費入場,我們選了迪士尼博物館,去到卻滿位。風光明媚,便去geocaching,最後找到三個。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大一個cache,食物盒,就藏在石堆裡。雖然每次總會有人身上有筆可以記下名字,但沒有一次有小玩意可以貢獻放入去讓下手的人拿走,下次我要帶些膠玩具士兵,就像《Toy Story》裡頭那些,放進去,別忘記。

還遇到個特別版芬蘭geocache襟章,拿走的人要到芬蘭,把襟章放進一個指定的cache,但我們中沒有人短期要去芬蘭,所以作罷。

蘋果香蕉牛油果


小鹿的夏威夷朋友說,到夏威夷必定要試蘋果香蕉,和牛油果。蘋果香蕉只是普通的香蕉,味道有點像芭蕉,牛油果則比我手掌還要大。我們吃不下牛油果,想要偷運回家的說,後來當然逃不過海關的魔掌,最後我在機場的洗手間徒手把它剝開,又用牙幫手,弄得狼狽不堪啦總之,結果係非常難食。小鹿打個短訊給朋友問責,怎料他們回覆說,我們的家在Big Island囉,你去錯另一個島啦。

浮潛!


在夏威夷茂宜島,除了那幕叫人透不過氣來密密麻麻的星空最令我震撼外,與海龜、一海的魚游泳也是一生難忘的。雖然我們在旅程的重點節目——帆船出海中已浮潛過,但第二天開車我誤打誤撞去了一個很受當地人歡迎的浮潛點,聽路人說見到一牆的魚,我又不甘心,威迫利誘十萬個不願意的小鹿跟我去租浮潛用具再潛過。Honolua Bay比較危險,石多海深,不諳游水的小鹿全程拖實我,我們慢慢的浮出海,開頭只是見到普通的Butterflyfish、Moorish Idol等,大概一小時後終於到了那副魚牆,就像《Finding Nemo》的一幕,幾千條Yellowstripped Goatfish排成一列,你游過去嘛,牠們游開,所以只能停在約一呎距離,看看牠們在太陽下反光銀色的魚身。後來又見到另一部不同的魚牆,及不少比較冷門的,例如鰻魚、Needlefish、Stingray,當一隻魷魚在我們身邊一下一下的游過很卡通時,我們忍不住大笑起來,差點哽死。

後來我們走去Napili另一個浮潛點,見到很多很多的海龜,動作像吃了豬油膏,任由大浪把牠們沖來沖去,我游在其中一隻旁邊,一個浪擒過來,這隻海龜就向著我衝,差點撞到我,近百歲的生物,如果整親佢我真係擔當唔起,在大海中避海龜其實好好笑。我又從牠們身上學到一點順流而行的人生道理,可能就是這樣才能長壽的。海龜最可愛時便是把頭伸到水上,動作又有點像剛出生的嬰兒。我在夏威夷拍照運氣差極了,單鏡反光壞了,然後有潛水相機時又沒有魚,有魚時又沒有相機,總之沒有拍到好照片吧。還有,不知道我拍的是什麼lomo,一點也不lomo。

爬椰樹


那天在夏威夷爬起床,才早上七點多,露台外竟然有人在我們面前上演爬椰樹絕活。原來椰樹要定期除葉,工人拿著兩塊梯級,站在一塊,手拿另一塊,一下一下爬上樹頂,然後向我們揮手,說「這裡的風景美極了!」

s'mores


數個星期前去了燒綿花糖,自己生的火,烤得外層脆脆的,用graham cracker加上朱古力大力一夾,內裡溶掉的綿花糖咇晒出來。而梗有幾個人心急,把綿花糖烤得黑黑的,還死撐話這樣才好吃。對上一次弄燒綿花糖已是兩年多前去優山美地露營,當時同行的朋友已經疏遠,在生命裡來去的人就像走馬燈,但我永遠會記得燒綿花糖咇出來那一下心花怒放。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9月25日的思想列車

轉眼十月又來臨,那些美國癡肥三八女人已經開始準備聖誕節,二0一一在你眨眼的時候就像條毒蛇慢慢爬上你膊頭。電視仍然在播那些腦殘的節目,小鹿照舊發晦氣話你既然不看電視我們不要每月付那百元有線電視費。我只是喜歡那有權打開電視要看什麼有什麼的自由,一百元買回來的,很便宜,你我都知做人自主權買少見少。

我最近把冰箱買得滿滿的,下班回來要弄什麼便弄什麼,簡單如我至愛的日本咖哩、白汁磚蓋飯、炒烏冬、湯烏冬、蛋包麵,到正正經經的炒兩個小菜,小吃有芝士伴餅乾,有火腿伴蜜瓜,喝的有麥精、檸檬茶、root beer、從公司偷回家的可樂、薑味汽水、咖啡。就是這種自由。人家買名牌手袋,我買grocery,都是一種以物質來表達「我話事」的反抗。

上Netflix把《A Great Day in Harlem》放上instant queue,星期六早上,來點野獸原始的爵士,邊聽邊寫,寫完這個可以開始讀從圖書館借回來那本村上的《給我搖擺,其餘免談》,然後想回來,當初帶我走進爵士樂世界的,除了小時候的麥當勞音樂外,便是他。走上豆瓣看看誰看過這部電影。原來我們都overshare,看過新電影讀過新書急急放上豆瓣,吃過好吃的放上網上食評,拍了照片放上flickr,把Jane Austin小說裡面人與人之間那份微妙的subtlety掃個一空。諷刺的是,我早在其中默默的經營,那另一個identity。

二0一0年我要做的已經做好,辭了職,集中做了一些一直想試的事,不知不覺原來做好個portfolio,無論是寫的和視覺創作的,與小鹿到蘇格蘭探望他的好朋友,自己去了東歐旅行,去了俄羅斯的冬宮博物館,與爸爸踏上青藏之路,請了小鹿去夏威夷(!),擴大了做人的版圖,找到份理想的工作,重新調節步速,繼續做應該做的事,認識新朋友,變成自己希望成為的。每天感恩,可以回到家躺上床,肥豬在我們中間睡,小鹿與我握著手,細細談天。

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Life's been good to me


開車回家的路上腦裡突然閃出這句「Life's been good to me」。公司有免費早、午、晚餐,不花一毛錢在那裡待它八個小時便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到店子修理相機、曬菲林、到藥房買棉花、到超市買奶、蛋、鮮花回到家七點,把花分開飯廳客廳兩紮插,與小鹿和邁邁走路到附近的露天餐廳,吃個晚飯再散步回家才九點。這一切對於以前食無定時去向無常連與朋友吃個飯也愛莫能助的我感覺實在超現實。

原來正常人的生活便是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有時我放工回到家,電腦遊戲《Sims》的畫面便會浮上來,記不記得sims一放工便會跑回家然後你可以替她換回日常服。這樣的生活好悠閒呢,悠閒得我已經找來兩個義工項目做,又走去買了一大堆日用品捐去上周大爆炸的聖勃雷諾。我就是這樣restless的一個人,至少現在的energy好像終於分配得較健康,不是一頭衝去為工作賣命。

現在小鹿把自己困在房裡為我弄神秘禮物,我與邁邁玩躲躲貓,喊破喉嚨唱Glee版的《Don't Stop Believin'》,這些固然是安定生活的美事,但我也會小心翼翼不讓我心中那團火熄滅,新的消息日後再在這裡跟你們分享。

回頭原來已經一百年

主題公園大戰八小時後與一大堆朋友到三藩市治安最差的地區吃越南粉,吃飽在大門寒暄說再見時我忍不住說,完全想像不到約一年前我曾經在這裡,因為晚上要cover什麼高官晚宴,身穿洋裝腳踏高鞋,地上滿是針筒、大小二便,逐家逐戶問有否拍到當天地下管爆炸的相片。今晨朋友家下層發現這樣的意外,新聞在友間廣泛流傳,文中提到的警察及消防發言人我曾經一度每天打電話找他們。還有今生烙印的那次出差,晚上十時敲定要我走,第二天早上六時已在機場,抵步後在當地機場做完一場訪問後租車開五個小時又渡海的才終於到事發地點。

你們不要嫌我長氣,老是找這些來講,這段短短的新聞生涯,對我來講卻真正的度日如年。我是如何萬分幸運的意外入行,如何得到提攜,如何的一邊哭一邊走過來,現在回頭看,好像是很久很久前做了很久很久的事。

說這些,是因為我功成身退了,當然,功其實未成,有排也未成,本來從港歸來準備加入另一份報紙的我,遇上好些突如其來的延誤,在再有轉機時,我已經獲聘在一間大企業做一粒小螺絲,就是這樣,我輕輕的對新聞業說再見。是求仁得仁吧,當我感到卡住了,不知道走哪裡去好了,想不如找個樹大好遮蔭的地方歇一歇,才再為如何磨利把刀子作打算時,願望就叮一聲實現了。是否出賣我的靈魂呢,就讓我做一陣子小螺絲,再告訴你們吧。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Cliff Dive Bar


雖然在我們家露台也可以看到正正的日落,不過氣氛當然不及在Sheraton這家Cliff Dive Bar好。Cliff Dive Bar過去數十年每晚日落時都請來土著,在先人靈魂休息地Pu‘u Keka‘a(黑石頭)上舉行儀式,演繹象徵勇氣跳崖的一幕。跳崖者先會點起附近所有的火柱,我們在酒吧露天的位置正好在其中一支火柱旁邊,口呷著chunky monkey,看日落看跳崖,滿分。

Lappert's雪糕


人家說Lappert's的雪糕好吃得死去活來,我叫了個Kona Coffee加Heavenly Hana(朱古力、綿花糖、白朱古力夏威夷豆及杏仁)味,還好。夏威夷豆的確是百吃不厭,in fact,我現在正邊打字邊吃掉最後一粒。Maui島上四處也可以吃到Lappert's雪糕,但我們去的是島上唯一一間專門店。
3750 Wailea Alanui Drive, B-33
Wailea, HI 96753

帆船出海


小時候出海釣魚坐的都是中型遊艇,真正帆船出海還是第一次。躺在帆船船頭的黑膠橡皮彈床,吃著雪糕,我想起早幾年出版的一名女生帆船環遊世界的旅遊書,原來享受自由的海風感覺這麼爽,真想有生之年試試。我們從茂宜島開到旁邊的小島Molokini浮潛,一下海直望海底,游來游去是五顏六色的魚,哇———

art night


很久沒有執起畫筆。今晚與小鹿的幾位同事舉行art night齊畫畫的聚會,吃飽後便隨便開始畫,畫筆顏料齊全,我只帶了家裡剩下來的marker和watercolor畫簿,marker一早被小鹿搶了去,我便硬著頭皮試畫水彩,水彩看似容易,但其實是一有出錯便駟馬難追的顏料,而且要有足夠的耐性由淺到深的慢慢一層層塗上。

我選了家裡的邁做模特兒,但牠卻不能一刻靜下來,執筆才十數分鐘牠已經跑到梳化底下去,所以我也沒辦法完成這畫作了。下面是小鹿的,他短短一小時便畫了十幾個熊貓造型,有武士、貴族、和尚、術士等,這個是巨人熊貓。

Hana之跳瀑布

最後重頭戲,燈燈燈凳,跳瀑布!屬於Haleakala國家公園一部份的ʻOheʻo Gulch,有接近十個水塘及數個瀑布,我與小鹿兩個在最底的瀑布游完水後便展開亡命表演,徒手攀爬上第二個瀑布,潛入水測過水深後我便死唔切地跳落去。好好玩呀!!!

然後玩到日落,全場差不多走清光,我們也唯有急急腳離開,要知入夜大海瀑布這些大自然有神奇力量會吃掉頑皮的小朋友。

尤其是那些罔顧指示,危害自己及他人人命安全的小朋友。

Hamoa Beach


開了整天車,終於找到這個全美排第六的沙灘,好好梳呼吓。因為位置隱閉,連個路牌也沒有(後來發現島上不少筍位也是這樣,令人懷疑是當地刻意不要益遊客),所以整個沙灘只有小貓三四隻,玩跳浪一流,被大浪衝到咪咪從比堅尼跳出來也無所謂。

芝麻葉


我叫這塊做芝麻葉,好靚!

Hana之黑沙灘

聽到黑沙灘個名好勁,以為是什麼神奇力量令沙變成黑色,充滿迷幻神秘,抵達後見到那個所謂沙灘原來只是一堆黑色的石頭我們噓了一聲。但只要用小學五年級科學便解釋得到,當年恐龍橫行地球時火山爆發,熔岩漿走入大海,高速的溫度轉變下,岩漿便成岩石,碎成千千萬萬的小塊,變成今天的黑沙灘。

這樣形成的沙灘當然不適合游泳,而且水母會炸死你。

Hana之路邊檔


在Hana路上見到不少這種自助式的檔口,賣水果、飲品、花和lei(花環)。本來想買個lei掛在頸,但上趟到夏威夷那條蘭花lei帶回家沒多久便凋謝,蠻可惜的,所以也就算了,買罐汽水就好,把一塊錢塞在鐵箱裡。


Hana之中伏!


介紹話Nahiku Cove不能錯過,披頭四的George Harrison便曾住在那裡。從Hana公路駛到這海灣的三哩路令人以為身在吉普車的廣告,越野駛過森林泥土四濺,好勁。我與小鹿下車走落海灣的偏僻石灘不夠數分鐘發覺無料到已匆匆離開,但潛伏在石灘的蚊滋行動比我們還快,一擁而上咬了我幾十啖。這照片便是我在搔癢,面口好衰時拍下的。後來這些蚊叮咬變成手掌般大的紅印,人人在夏威夷短褲晒長腿,我就像生痲瘋。

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木瓜昔


我喝過最好的木瓜昔在柬埔寨,暹粒Pub Street附近的街邊檔。那晚約10時我隨處蕩,也不知道走到哪裡去,餓了見到一排大排檔,撐著腳吃飯的都是本地人,那些來尋寶的白人全擠到酒吧去,我挑了一間坐下,點了木瓜昔和炒媽咪麵。檔口侍應走到一座生了鐵銹像車衣機的機器旁邊,起勁的轉,然後一堆白色的東西在下面走出來,原來她在人手磨冰,我看傻了眼。

木瓜昔呷進口,成熟的東南亞木瓜香,濃稠度和甜度均是完美。第二晚我再走回Pub Street希望又一嘗那天仙露珠魔法禁果的味道(笑),卻竟然再找不到這街邊檔。全世界最好的木瓜昔,果然是可一不可再。

Hana第幾站


Uncle Harry's的香蕉木瓜昔也只是一般而已,我們說,死喇,我們被spoiled了,不能好好享受簡單食物。但我想這只可能是因為現在不是木瓜當造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