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30, 2007

GO BEARS!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大賽(Big Game)—柏大大鬥史大美式足球賽。今年是第一百一十年,雖然我們已經連續五年擊敗史大,不過今天上班另一個在史大上學的實習仍然死雞撐飯蓋話以一百一十個球賽計算他們仍然領先我們十一場。每年大賽前夕史大會舉行一個叫Gaieties的戲劇來諷刺我們柏大,而柏大則會舉行營火會把樹木燒清光(因為史大球隊標記是一棵樹)。光是看看這兩個項目已經不難知道那一間大學是書獃子讀的那一間是既有精力又活潑可愛的讀的囉。曾經有人跟我說,史大的校標是顆樹?但熊(柏大校標)不是常在樹旁痾尿嗎?我回家把這告訴梁生取笑他,他竟然話只有無人教的熊才會隨處小便囉,哼。不過不管怎樣,大賽結果真的很難預測,因為今年大學美式球賽實在過份出人意表,看看史大那些弱雞竟然可以打贏南加大便知道了。

GO BEARS!!!!!!!

1938年大賽海報圖片轉自wikipedia。差點忘了要貼這個上來,1982年,被稱為大學美式足球史上最難忘的球賽—The Play,柏大在球賽最後四秒得分扭轉局勢取得勝利。

BEARS!!!!!!!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多勞實會得


這麼多年仍然會不時找這首歌出來聽聽振奮一下,將個「窮」字換做「渣」字便是我的寫照了。動畫公司那裡在我生日那天跟我延長實習期到五月,但我究竟能否兼顧工作及學校各方面呢?個多月後的編排現在已經感到無比壓力,是時候狠狠的大哭一場,不過要先寫好功課才有空。下學期將會讀科中藝史研討班,本來一早鋪好路打算死lur這個在中藝史界也頗知名的教授讓我跟她寫研究,而且要她為我寫封推薦信好讓我去投考全球最大的博物館系統—史密森尼博物館(Smithsonian)裡有全世界最好中國畫收藏之一的弗里爾畫廊(Freer and Sackler)的暑期實習。這計劃現在可以說出來不用怕小氣,因為我慢慢明白過來我能力範圍包容不了我的野心。所以,唯有,見步上步憑我腳瓜,運,勁,上。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照燒汁炒雜菌翠玉瓜

打邊爐又剩下大量雜菌,不想開焗爐弄芝士雜菌菠菜,蔥蒜又略嫌單調,見冰箱還有條翠玉瓜(原來zucchini港譯翠玉瓜,不是什麼意大利青瓜),便拿來同炒。上回已經試過用XO醬,今次便試試用照燒汁。翠玉瓜洗淨留皮切片待用。雜菌切片,加油鹽汆水隔乾待用。蒜粒、乾蔥及薑片起鑊,先下翠玉瓜(及白蘑菇)炒至金黃,再下雜菌,倒入一湯匙照燒汁及少許老抽兜炒,埋玻璃獻,糖、鹽調味即成。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cranberry sauce


吃火雞又怎能夠少了cranberry sauce呢?梁生早買了一大袋新鮮小紅莓,洗淨後倒入煮溶了的冰糖水(鬼佬是用白糖啦),慢火煮至變糊,加入少許肉桂粉便成。這個自製的比街外罐頭死甜的好得多了。

南瓜忌廉湯


今年感恩節晚餐會延遲一天舉行,不過梁生已經把一切準備妥當。他把新鮮買回來兩款不同的南瓜(squash)塗滿牛油、鹽及胡椒放入烤爐三十分鐘中大火烘至軟身後,用匙羹把瓜肉挖出放入攪拌器打至變蓉,再加入雞湯和少許薑蓉先煮開。洋蔥粒和煙肉粒(我們用打邊爐剩下的黑豚肥肉)煎至金香,同樣放入攪拌器打至蓉,倒入瓜湯裡混入奶油同煮約十五分鐘,最後落鹽、咖哩粉及肉豆蔻香料(nutmeg)調味即成。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今俗雜佩稱荷包


都說我們柏大的亞研院厲害(剛發現原來全美排名第一),每次探訪他們的圖書館我便感到萬二分慶幸,有這麼多有心人一同建設了這麼完善的設施供學生們免費使用。畢業了後,其中一樣我會掛念得要死的必然是學校的二十七間專門圖書館。最近中藝史班在做一個好玩的功課,我選了題目城市風俗手卷。描繪城市的畫本來已經不多,最經典及為人熟悉的便是早前夏天在香港藝術館展覽過的北宋《清明上河圖》。我從那裡出發,在學校圖書館找了一本一九六二年出版的《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研究》,你們在香港的可能覺得才數十年的書本比比皆是,不過四十多年前的美國哪來現在的中國熱?六十年代我們學校正剛發起言論自由運動,在民主歷史建立了個不朽的里程碑。原來在那火紅年代,女人為解放燒胸罩的同時我們的亞研科已經悄悄地整立起來。後來我在圖書館找來一本《老北京的三百六十五行》好研究人物描畫,裡頭指引到清朝的一本《太平歡樂圖》,又竟然被我在圖書館裡找到,還是製成線裝冊放在函裡那種,好玩。讓我在美國也能一嘗在香港般找資料寫研究的滋味,柏大亞研館,多謝啦。

Sunday, November 18, 2007

茄汁粟米豬扒


冰箱還餘下大半杯粟米蓉,又不能用它弄魚塊,便做了這個。豬扒參照這做事前準備,用糖、麻油、生抽、生粉、水及生油醃過三十分鐘。蒜頭下鑊大火把豬扒煎至兩邊金黃(並不要熟),倒入用茄汁兩湯匙、糖半湯匙、喼汁、生粉及水各少許做的醬料,再加入罐頭粟米蓉,轉小火上蓋焗煮數分鐘至豬扒全熟即成。這味道叫人懷念,現在也很難在街外吃到這個小朋友口味(又酸又甜又粟米)的菜了。

咖哩豆腐

梁老太從港寄來了幾十包中藥粉給梁生吃,所以梁生未來這個月也要戒口,不能吃雞蛋、海鮮包括魚、牛、蘿蔔等等,其實即是什麼也不能吃。今晚終於有時間下廚,簡直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唯有讀在圖書館借十多年前博益出版的李曾鵬展的《快脆食譜》找靈感。

瘦肉剁碎略醃。豆腐切粒,放入開水煮數分鐘撈起隔水備用。蒜蓉、磨碎豆豉及咖哩粉兩茶匙下鑊爆香,下瘦肉兜炒,倒入雞湯及清水,埋玻璃獻,煮至汁濃,便把豆腐回鑊,即成。

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志在設計》

香港電台的《志在設計—海外華人設計師系列》訪問許誠毅的那一,拍下了不少我平日工作的動畫公司的片段,飯堂啦,黑媽媽的環境啦,我們用的程式啦,還可以看一下許誠毅的家,有興趣就看看吧。可能因為對前路茫茫的不安有一點身同感受,覺得這集特別好看(原來他真的是做朱古力奶廣告打韆鞦那個版本,我無火羅到呀)。

心想事成

向後走一步回想這幾年,其實可以用四個字來做總括,「心想事成」。入讀柏大後,我說我想除了讀藝術史外,還讀美術,主修兩科可能太吃力了,當時心裡已經打定輸數,最後竟然又讓我以不錯的成績做到。後來我把目標鎖在課外活動上,才不要光做書呆子沒有真正參與什麼,便投考學校裡有超過一百多年歷史的學生獨立經營報紙,當時心想如果可以在畢業前升到做助理設計編輯便好了,怎料在短短一年間以最少年資上位,下個學期將升做設計編輯。然後我就想,既然讀得藝術史,如果可以在藝術館找個實習來做,既可以滿足一下虛榮心之餘亦可以賺個工作經驗以便日後擠入藝館界,又給我如願找到。藝館做完我心思思想在美術方面發展一下,見自己好像對電腦藝術興趣最濃厚,便膽粗粗去投考動畫公司,然後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投考成功。這些年其實也沒有特別努力,只是看到自己想要的,便伸手去拿。漸漸我便明白到念力的重要,看到覺得遙不可及的事,不要被嚇倒,未試過又怎可能先打沉自己,要相信自己是做到的。最怕的,只是自己沒有想要的東西。我已經有計劃把餘下的幾個月大學生涯做到最好,唔理三七二十一也要當自己一定會成功地出擊,做到了後再在這裡跟你們分享吧。

女‧殺‧手

我媽灌輸給我的九百幾樣謬論當中,其中一樣是「你最大的武器是你的酒渦,同你媽咪我一樣」。老實講,塊面兩邊有個凹位,有幾靚呢?不過這些是口味問題吧,好像十年前呀亞姐宮雪花也去整容做人造酒渦啦。雖然我那時候一貫當我媽發噏瘋,不過現在不得不認同她,酒渦,就算不是最大武器,也是一個強大的武器。而我臉上另一最多人讚的部位,牙齒(其實即是婉轉話五官讚唔落),「又齊又白」,連同我孖酒渦,笑起上來殺傷力好強勁嫁。

附上童年照乙張題名為阿媽教我咇嘴笑。講完,我繼續去烚熟喇。(天生一副好身手,智勇雙全膽又壯,生平嫉惡更如仇,專與強梁相爭鬥‥)

Friday, November 16, 2007

意大利瓜炒魚片

意大利瓜(zucchini)味道固然好,不過要融入中菜就真的幾頭痕。這個菜是從某次吃中式自助餐學回來的,簡單好吃,梁生叫安哥了幾次。魚餅切片,意大利瓜留皮滾刀切塊,蟹柳汆水過冷河切段。蒜頭、紅蔥頭及薑片一同下鑊爆香,加入魚片煎至金黃,下意大利瓜同炒,攢雞湯數湯匙去青味,最後下蟹柳,灑上蔥白,糖鹽調味,埋個蠔油獻即成。

新買的這種蟹柳染色過度兼不易變型,變相令這菜更加像在街外餐館吃到的。-_-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走好運三

最近跟梁生的感情不是很好。因為我常常返夜,弄得我不單止沒有時間煮飯,連我們二人正經吃個飯的時間也沒有,溝通時間少了,到了週末也變得沒有什麼話說。我這才發現,原來我們的關係是靠飲飲食食來維繫的,真是基本原始得緊要。前幾天大家一五一十講清楚,當然弄得梨花帶雨嗦嗦嗦,總算說明心意。例如他不喜歡我常常在這裡講他,其實也對,有真的那個人不去好好愛,日對夜對住部電腦得把口又有何用。然後我們終於開始計劃聖誕假期的cross country road trip(又一樣死前百件事off the list),從三藩市駛到邁阿密,我們之間的話題又再源源不絕的湧回來。都說,生活就是磨人,我們就差點被它磨光光。

最後,另一感恩,說出來又會被你們話我曬命。我這篇是一邊吃梁生為我煮的腐竹糖水一邊打的,呵呵呵。天氣乾燥,呷一口滑滑的腐竹,正!唔講啦,梁生還煲了清補涼,去飲湯喇我。

走好運二

我常常會抱怨為什麼我要經歷我經歷過的,為什麼我現在的一切都好像比其他人用力一倍才得到的。我一直都不懂得去感恩。直到早前,我才想起一件事。在紐約讀中學時我常不設實際的幻想如何可以離開紐約遠走高飛,因為嚮往藍天白雲,想出了一條方案:中學畢業後先到夏威夷讀兩年大學,再轉校到當時調查過後知道排名不錯的加大聖地牙哥。最後中學畢業走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這個夢想也就隨之淡去。輾轉過了好多年,我竟然真的在加州定居下來,還考入了加大裡比聖地牙哥還要好的柏記。當年那個夢想方案我本來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幸好記起來,要不然我便不會知道,原來我現在擁有的,跟我從前渴望的已經如此接近。原來在我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成為了我從前想成為的人。怎樣的人?膚淺得要命的我當然想成為一個從高尚學府出來有知識有氣質週遊列國的藝術家啦。雖然我自知只是高尚學府的牛尾,無知識無氣質更加不是什麼藝術家,不過接近囉,你哋話係咪?

每日一感恩,上頭我一直放在flickr的照片被網上旅遊書藉Schmap選中入最後挑選階段,收入他們新一版介紹布魯塞爾一書裡。雖然還未選中,不過我當自己中了獎啦,多謝!多謝!真的哦,沒有什麼比Brughel更能代表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吧?相中右邊的還是被稱為他最佳作之一的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呀。其實我自己也十分喜歡這張照片,藝術館裡盡是幽默。

走好運

還有大概一個月,我的動畫實習便要完結了,現在想起來已經感到萬分的不捨。在這裡工作過後我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一份能夠讓我每天也去解決問題挑戰自己,能夠帶給我莫大滿足的工作。誰要在一個讓自己感到聰明絕頂的地方工作呢?這只代表我沒有在學習新事物罷。我希望身邊都是有朝氣又常常讓我以為自己是白癡的同事,大家一起work hard,play harder。

今天我感到快樂,因為我那支從《馬二》拷貝出來的唇膏終於弄好,是我生的,當然漂亮。差點沒感動得要哭出來,臨放工卻不知道那裡出錯,有數個步驟不見了。扯甩了數條頭髮,想起部門同事叫我深呼吸,也就拿起書包放工去,沒有解決不了的事,下一次回去再做過。這間公司原來強大得把我一貫的小事化大大事化末日的應對手法完全扭轉過來,我現在才明白,這樣,跌跌撞撞的,才是最好玩。

那麼你說,畢業後投考這間公司囉你說得這麼好。問題是,這間公司唯一會聘請剛從大學畢業出來的人便是經他們的outreach program,而這個program運作形式與日片《大逃殺》類同,就算畢加索突然翻生來幫我做portfolio讓我有幸成功考獲入program,以我的電腦技術,我也只是電影裡那個抽得鑊蓋的女生囉。這半年期program裡的五個男生,全是計算機科學碩士高材生,例如有個六尺高是啡啡大學冰上曲棍球隊的。我每次見這五個人都是像駭客般坐在電腦前,螢光幕在他們臉上反射着綠光。自問我這等婦孺,也不知道捱不捱得過這種大逃殺。

不過無論如何,我在這實習的得著實在非常多。而且我走好運,有台灣實習一直在旁照顧住,帶挈我認識了一大堆把我當小妹的同事,做自己習作的時候遇上問題,送個網上短訊他們便立即為我解答。意外收獲是國語說得好了。當然,凡事也有兩面,這個實習害得我在這短短兩個月深了至少一百度近視。因為要迎合電影院效果,公司裡從事製作的部門通通一律不開燈,我每次也要摸黑哄個頭埋螢幕近視唔深就假。還有,就是現在唔係太想返學囉。差點忘了,還有就是經公司思樂冰和朱古力強烈攻擊下我已經多月不敢上磅。

Saturday, November 10, 2007

維也納手指

近來工作開始忙,現在晚上累得要死也捨不得上床睡,想爭取多點時間玩樂。剛剛再看第十萬次零四年夏天和梁生第一次到歐洲旅行的照片,然後我發現維也納的人都好像不懂得怎樣用相機。


不過這兩張照片的重點是:你看看我們那時候多麼瘦!梁生是有下巴的!我是有鎖骨的!現在我們已經因為多年來過份好食好住賤肉橫生大了兩個碼。

Tuesday, November 06, 2007

風險、犧牲、選擇

梁生有對在他大學年代已經認識的情侶朋友,女的皮膚白晢身材標青,是我香港中學的學姐,男的除了高大外基本上是一名電車男,是梁生香港中學的學兄。女的當年碩士考入了長春藤康內爾大學,不過為了男友竟然有長春藤不讀,走去就近的聖克拉拉大學讀了個學位算數。我那時候非常震驚,心裡想,如果換轉是我,我一定死都仆去紐約不回頭,怎可能為了男友放棄大好前程?或許因為我終於知道康內爾碩士不算難考入,至少梁生身邊幾位朋友也相繼考入了讀MBA,學姐當年的選擇現在於我來講變得非常合理。其實沒有人比自己更能夠清楚衡量生活裡不同目標的重要性,學業事業固然重要,但是不是在首位自己心中有數。不要嫌我說得露骨,我問過自己,如果讓我在最好的學校畢業,擁有了帶來名利的事業,但要我孤身一人,我想我是情願不要的。既然現在身邊的那個人已經很好,那麼不入讀康內爾其實不是什麼犧牲,而是一個選擇。如果遲些因為其他問題而始終不能繼續走下去是一回事,但在能力範圍內我不要為這段關係添風險。

現在是報讀碩士博士的時候,今天藝史同學告訴我她會投考哈佛,普林斯頓的藝史課程雖然好,不過她不喜歡那裡的環境,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說無論我喜歡不喜歡普林斯頓也不會考慮我的了,同學仔竟然一臉正經的跟我講,你說什麼,當然普林斯頓會考慮你。好感動,對,不要妄自菲薄,美國沒有什麼好,就是學校提供的機會最好。自己有幾多料我自己知,如果報考可以考得入那幾間我都大概有個譜,而我亦知道我想讀的學校沒有一間在方圓百里之內。哎,這樣寫又會被梁生責罵,他定會說你要去那裡便去那裡,不要把我拖落水。不過,我現在沒有打算報考文科碩士,來年二月或許會投考數間藝院(MFA),但最後畢業應該會先出來找些工作量不算大的半職工(大概是藝術館工作吧)儲個錢,好好考個GRE和工餘讀畢我那兩年德文和兩年化學,再去試試投考藝術品修補課程。機會是微的沒錯,門檻高不可攀,競爭的人實在多,不過也有成功的個案,就像學校藝史部從前的幹事,柏大畢業了後留在學校打工兩年不到,終於考上了哥倫比亞的古建築修復課程(哥大藝史全美第一)。要是到最後真的做不來,我也會考慮回紐約讀個短期藝術品鑑賞估價證書。只要肯付出、努力和堅持,沒有成不了的事啦,無論你想成的是什麼事也好。最後跟你們說,梁生那對情侶朋友年底拉埋天窗了,如果學姐當初選擇了康內爾,結果不知道會否兩樣?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國立故宮博物院小娃

自從在動畫公司做實習後,我這隻井底蛙才知道原來台灣不是只有週末綜藝節目我吵你吵我吵吵吵,其實台灣人在電腦繪圖方面是達國際水平的。下圖是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的首頁圖,不知道其他人怎樣想,我倒是覺得找這個小娃與一隻龍一隻鴨做吉祥物般的嚮導是一個讓人耳目一新,脫離博物館沉悶形象的好方法。打光可能是強烈了點,不過小娃衣服的bump map和玉龍上的玉紋做得不錯,我覺得以博物館網頁來講已經是超晒班。連我那中藝史教授也對這網頁讚不絕口,相比起來,北京故宮博物院的網頁令人想吐血,繼而打人。好醜。

圖片轉自國立故宮博物院
最後,我發現原來我在公司用公司軟件做的任何圖也不可以公開,放上來的也就算了,不過以後就不能再放公司的功課啦。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黑椒雞球炒意粉

昨天梁生煮晚餐,我點的黑椒雞球炒意粉,是十二分好吃的,尤其放在新買的大咖啡几上邊追看《通天幹探》。可惜像梁生話齋,他煮的好多時都好食唔多好睇,可能是因為不是我煮沒有感情我拍不出好照片吧。不過這照片的焦點並不在食物上,你們說,那冒出來的白煙,像不像《人鬼情未了》尾幕老公要升天?哈。

第一次負離子

頂,為什麼無人話我聽做負離子要咁耐?足足做了六個鐘!我整天除了飲了個茶食了個晚飯外便是恤了個髮,無端端做了阿太,時間上好奢侈呀!早知我帶些功課去讀啦,現在變相讀了五本《東方新地》,今晚一定發開口夢衛蘭減了十五磅啦!又因為平日對娛樂新聞興趣屬零的我讀了這麼多改造人╱三點式纖體╱舉起手乾一杯的廣告,加上寫啲明星如何又醜又殘╱有士啤呔╱加拿大有黑影的八掛新聞,我當時竟然走去諗,係咪應該去整吓個鼻兼削面╱減肥╱去毛?哇,好恐怖呀現在的雜誌,仲恐怖過《原振俠》裡的金石,我唔要做洪欣呀!可能你們會覺得我好土,對香港的雜誌哪用大驚少怪,其實你們有所不知啦,我根本跟那些出外留學數年回港已經講唔正廣東話的明星姐仔們一樣,是百份百鬼妹仔嘛!well,因為我不是港女,所以現在才第一次去做負離子囉。雖然我不斷安慰自己做完負離子便以後也不用打理我那連髮廊姐姐們也話好鬈的頭髮可以瞓多十五分鐘(我的頭髮整體上是直的,唯獨是後尾枕個轉位鬈得好似打風),不過現在我照鏡見到兩行死直的頭髮在臉龐兩邊,我彷彿見到徐子淇、徐子珊,但再見唔到徐子君囉。不過我又繼續安慰自己不打緊啦,現在冬天把頭髮放下來當圍巾暖暖頸也不錯,天氣熱起來時再剪短去游水,well,鬼妹仔是如此野性原始的啦。

Saturday, November 03, 2007

ladyfingers

一年前左右剛開始畫油畫,學期尾功課選了畫一幅北歐文藝復興式木板畫,把三塊木板鑽洞拼起來做了個可摺合的triptych,主題是要把食物與宗教iconography混合。在左面木板我仿照耶穌在施洗約翰前面聖洗那一刻,畫了數條ladyfingers浸在蘭姆酒裡扮受聖洗(ladyfingers浸過rum就可做tiramisu嘛)。但當時畫畫技術幼劣,ladyfinger畫極也畫得不好,找了好久也找不到油畫ladyfinger參考,其實又會有誰要把這些手指點心畫成油畫呢?一年後竟然被我碰到了,十七世紀的still life果然從來不會讓我失望。這幅較特別,南歐的,西班牙,不過從姓氏可見畫家是有法蘭德斯(Flemish)血統的(van der荷蘭語是of the的意思)。不過連這位被稱為十七世紀畫still life最厲害的西班牙畫家(NGA的)畫的ladyfingers也不是十分寫實呀,果然是很難畫的東西吧?


Hamen Y Leon, Juan van der (1596-1631)
Still Life with Glass, Pottery and Sweets. 1622.
Prado, Madrid.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Bee Movie》


在公司拿了一大堆免費東東,滿足高興了一整天,渾渾噩噩的又六點放工回家現在等吃飯。這些全都是今天開始上映的《Bee Movie》的宣傳品,還有一對員工才有的特別版converse鞋,呵呵呵。看着那些高層為家裡孩子們搶齊一套麥當勞玩具場面不是不好笑的,而我當然是豁出去厚顏虐待我那實習生特權啦。《Bee Movie》人物美工設計雖然不算吸引,不過故事精彩,笑料也夠多,是出奇地富娛樂性的一套電影,你們一定要多多捧場呀!

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公媽lee咩哩空

我昨晚發惡夢,見鬼。話原來飲好多奶,會有奶氣,奶氣多就會見鬼。然後有隻鬼係咁逼我飲好多奶(但是我都已經見到它啦,仲駛乜要奶氣呢?)(現在這樣寫出來又覺得有可能是我昨天臨睡去了讀帶子博客那篇仔仔讚媽媽奶奶好好味之故)。

然後我呀爸教我,「公媽lee咩哩空」,以後再在火車站見到這些可以唸,會幫助那個離去的人。再?啋!(其實我打電話給我爸是問他做負離子時可以右邊界轉左邊界嗎。)對,我決定人生第一次做負離子,理由是因為以後都唔想在返工日子吹頭,浪費我寶貴光陰。傷髮也沒所謂,我已經受夠了長頭髮,不過除了我爸又不想別人掂我把頭髮,所以唯有等,來年夏天一到,回香港有機會親親我爸那雙巧手我必把它再次剪到貼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