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12層蛋糕

.昨晚與爸的老婆講電話,對話如下。我說:「真幸運,為什麼我的男朋友個個都咁正,咁好。」她答:「同類的人,同一個頻道,便互相吸引嘛。」我:「咦,你不用兜這麼大個圈來讚我也是正嘢喎。」然後她很快便收我線。

.夜媽媽落地庫洗衣房取乾好的衫,升降機發出像有瘋子爬在槽裡剪電線的怪鳴,我匆匆跑回公寓,見到本來已上床睡著的狗狗在門邊等我,在那刻,明晒,明晒為什麼人要寵物。因為直接以行動表達愛,已經愈來愈少人類會做。

.離出發的日子只剩四天,訂機票、火車票、酒店進展仍然緩慢,其實在沒有準備下旅行我沒有問題的,只要與自己做個承諾,後來發現錯失什麼不能抱怨。

‧與其說我喜歡去看一堆外觀最後也差無幾的教堂呀堡壘呀,其實旅行最珍貴還是獨處的時間,感受五官的衝擊,那其實,有否摸過鑲金、噴火或會飛的名勝,並不重要。

.但我必定要去鹽礦。可以氹親人歡喜的事,仆到去做。

.布拉格附近有兩個小鎮我希望到訪,一個是童話故事夢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Cesky Krumlov,另一個是被吹到飲過浸過他們的泉水死人都翻生的世界spa之城Karlovy Vary。但兩城均離布拉格單程車程兩小時多,問自己,值得與否?UNESCO World Heritage其實全世界上千個,在我去過的當中,最後有印象的不多,除非真的很喜歡,像瑞士的Berne和里斯本Belém。而spa就更加滑稽,坐兩個多小時去spa,spa完後又熬多兩個多小時車返歸,索性留在布拉格吹風我副骨頭可能還會開心啲。

.是次旅行重點之一是探訪十n年沒有見面的小學同學,我剛剛找來小學紀念冊,發現這位一直是我博客讀者的同學仔竟然寫,我原文收錄:「希望你以後可以友善地對人,收收你的脾氣。」哈哈哈,你看人家才十一歲便這麼有智慧。而我,像無變過。

.對俄羅斯其實有點保留,因為總會忍不住想起數年前香港城大女學生遭劫殺那件事,但我不把握這次東歐遊去冬宮博物館,應該這生也未必有機會了。

.小鹿生日快到,但因為屆時我們將身在異地,所以我要這周五弄個他講過幾百次,他小時候每年生日也有得吃的七層蛋糕,七層蛋糕在紐約通街有得賣,但這邊我問過好幾間也沒有,唯有自己整,我想我一層也做唔出。

.過去兩年我一直把感情事在這博客收起,因為故人在這裡留下來的篇幅實在太多,但我近來想通了,不過也就只能在再重看過去關係時不再痛,終於能把它視為生命的一部份,一段美麗的過去後,才能想通的。現在也只會寫好的,讓後來的我知道,我現在過得多滿足。

.好了,小鹿突然扎醒,遞隻手仔給我,朦朧說句「寶貝,快點去睡吧」,那我去睡了,晚安。

.回應上一篇文章,我後來走入LV,成功慫恿女友在退了一個包包後,再買另一個包包。理由,服務她的那位售貨員好靚仔,有兩個酒渦,又弄傷了手打繃帶,要是女友在試完這麼多個包包後不買,他就太可憐了。後來,女友說,你口才其實這麼好,可以去做售貨員。對,讓我想想,我也想識個大劉。

Saturday, March 27, 2010

修行




也應該像妳們一樣,開個叫修行的欄目。

我跟自己說,一切發生的也有原因,一切也是種磨練。根本也就沒有甚麽好抱怨的。只要認為自己在做對的事,途中出現的,也就理所當然,是旅程的一部份。從好的學會感恩,從壞的更加學會感恩,再成長。

早幾天因為友人刺痛我無業傷口的話曾動氣,現在我卻在LV門外等她退包包,手持咖啡的我說不進去了,萬一倒在什麼包包上我賠不起,把時間用在寫這篇上,得着應該大得多。你說是不是?

Location:Beechwood Ave,San Jose,United States

至少還有你


昨晚寫得實在痛快,今晚再來。網誌寫久了,總會有忌諱,紀錄下來的逐漸背道而馳,真笨,人心本來就應該是倘開的,就別這麼彆扭。

首先要說的是,我和家裡的人狗時差已達5小時,我上床的時候他們的打鼾交響樂已去到第四樂章。我偷偷親小鹿的嘴,他在發好夢時便會甜甜一笑,不過大部分時間他都一副阻住他打機的厭惡嘴臉,肯定是發夢也在打機,作死佢。這時候的我便忍不住要再親多幾下,直到他轉身用背脊得住我,我便吃吃笑。狗狗也常發夢,四隻短腳仔激動起上來,像撐船,可能它發夢玩激流。

其實今晚因為工作上的問題,有點不開心,感覺像被人家討了便宜。但轉個頭看,我得到的,無論是愛、友情、快樂已經好多好多,別人來討,我應該要毫不吝惜才對。

今晚慶祝波蘭朋友的生日,他告訴我,已安排一名友人在我到達克拉科夫時擔任我的導遊,我告訴他,我要買好多好多的鹽礦鹽,他沒有取笑我十足個遊客。不過不解人情的航空公司可能會就我超重行李罰錢。我老豆老婆還叫我買盞鹽礦燈。如果有人在俄羅斯到拉脫維亞的火車上見到有一亞裔女子拿住盞燈,那個應該是我。如果有人想搶我個袋,我會用盞燈爆佢缸。

派對上我們玩了一個畫畫遊戲,一圈人裡,每人拿一本本子一支筆,想一句句子,寫下來,然後把本子傳到你右邊的人,他看句子後便要翻到下一頁,根據句子畫一幅圖,再傳到下一個人,那人翻下頁用文字形容那幅圖。每人重複畫圖、寫形容句數次後,你原來的本子便會傳回自己手中,你便看到經過一圈人後,你一開始寫的句子已變成奇形怪狀的陌生詩句。我最初的「曲奇餅吃光了」竟變成「一個醜陋男人在吃腐爛了的香腸」。每人也笑到碌地,而又總有一兩個人在搗蛋,胡亂畫寫(像小鹿的「怪物在蒸餾覆盤子汁」(!)),你說這遊戲好玩不好玩。

吃完韓國女友弄的泡菜意粉後,向她大吐苦水,她說,你要學會說不囉,然後像媽一樣,拍我頭,乖。我在溜冰場嚇到面青,也是她一手把我拉到場中央去。能找到一個比我要倔強的女子,相信我,感覺很好。另一名自由業四年後終於頂唔順,下周入出產Facebook遊戲如Cafe World及Farmville的公司工作的女友,在旁邊教我怎樣起保障自己的合約。真的,每人也要學會基本保障自己,女友淘說的,不一定只是從男女愛情的保障。

但是回到家仍是哭了一場,哭完又發覺是自己小事化大(上篇都說啦,無業後遺症),小鹿上前抱抱,他能說的中文之一便是抱抱,說「at least we have each other」。

Friday, March 26, 2010

遇強越強

無業剛好兩個月,是時候寫下一點感想什麼的,要不時間匆匆,善忘的我又把領會的丟到腦後。

首先,實在要跟小鹿說句多謝,他無私的每天給我送來「you're a wonderful woman」的問候,多次替身陷情緒地獄的我拉一把。每天他下班回來,和狗狗一同躺在地上來個家庭大熊抱,我便感到一股暖流。現在在床上看熟睡了的一人一狗,我卻也更清晰知道,我不是那種不工作的人。

這數星期我已感覺到情緒的不安不斷上升,當一個人長時間與外間斷絕來往,生活不但變得枯燥,心靈也逐漸收窄,最明顯不過的是,我變得喜歡把小事化大,回想在報館工作時,忙得連在網上與小鹿打個招呼的時間也沒有,人家向我飛來一塊木門我也跑住閃開,現在只要一塊小石,心情的漣漪足折磨我一日。所以,結論是,要工作。

今天剛收到亞藝美術館招聘的消息,換著是兩個月前的我,我必定不理3721便先去申請,但現在,我卻沒有這樣做。因為我學懂了去問,適合自己嘛?看到未來數年在這地方工作嗎?下一步又如何?會得著什麼?可以貢獻什麼?然後才發現,原來人家聘請你與否,其實也在問相同的問題。如果連自己也回答不了這些問題,又怎樣要人家聘請你?

那下一步便是去思考究竟什麼適合自己。我喜歡自由的工作。100巴仙的辦公室工作恐怕會磨滅我的意志,那行政、文書等的工作幾乎不需要考慮。工作餵飽我的並不是金錢,而是滿足感,所以我要一些impact比較大的工種,要「有嘢俾人睇」。我耐性差,爆發力雖強,但早洩,如果數天也無嘢俾人睇,便會心灰意冷。所以結論是,我要一些自主、有意義、帶來影響、快、勁的工作,又因為我數學、科學、機械工程、天文地理、人類神奇奧秘等的知識一律零蛋,所以其實剩下來的選擇,無幾。

做新聞,是其中一個明顯的選擇,但行內的人也知道,當一名資深記者是條末路,那我應該怎樣把這個選擇開拓成條走得下去的黃磚路呢。我想,至少是定位要對,對象要準,在美寫英文,要寫中文便面向神州,無論是選前者或後者,自問我也不夠料。不夠料,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變得更強。

在變得更強的漫長旅途中,又總需要門手藝糊口,雖然我下廚帶狗散步當房租,但我仍然需要錢去旅行及找卡數。所以,我開始了一盤計劃,計劃歷時可長可短,長則一年仍然有得玩,短可以我明天起床突然推翻我凌晨三時寫的這篇,找工作去,也不會覺得可惜,因為,已經每日也有東西落袋。

可能麥玲玲講中,可能原來宇宙真的如Paulo Coelho所講,會成全那些誠心希冀的人,可能老豆在西藏幫我放的羊終於有效,我暫是求仁得仁,說出來也不怕jinx了,因為我有信心,今年下去,遇強越強。

Sunday, March 21, 2010

鮮茄牛肉飯 take 2


喂,拍食物照這樣的角度好不好?有萬花筒的感覺(今次還自調白平衡(我生平最討厭便是白平衡和閃光燈囉))。食譜請到我4年前寫下的,寫得好有心機呀當年!

Wireframing...


星期六晚節目竟然是留在家做wireframe。(其實下午去了公園玩)

Thursday, March 18, 2010

A Google Maps Memoir


差點忘了推銷一下這個我上周弄的網頁,得知香港Google Maps終於有street view後,便找來一堆小時候常到的地方,send給小鹿看,後來無聊想到不如做個回憶錄的東西吧,那就一股傻勁用了一晚時間完成。有不少朋友以為是Google的新function,其實整個主意是我在photoshop由零做好,再親手code成網頁的,header用的字體叫Jane Austen(尖叫)。大家想八我一生的話歡迎細讀,而文字是凌晨4點用notepad寫的,沒有proofread,見笑了。

豆腐漢堡扒


又有天突然想吃日式漢堡扒,所以就做了這個。這菜最重要的一環是豆腐隔水處理,先用廚房吸油紙巾包住豆腐一小時吸水,然後用微波爐叮個兩分鐘把餘下水份隔走,這些步驟做得不好,漢堡扒便會散。冬菇與洋蔥先炒香,加入豆腐、雞肉、雞蛋一隻、日式麵包糠及鹽搗碎拌勻,做成餅狀下鑊中小火煎香,放上一塊芝士在漢堡上,最後淋上用茄汁加豬扒醋調成的demi-glace即成,撈飯吃最正!素漢堡步驟如下:用保鮮紙包住豆腐餅,放入微波爐叮兩分鐘定型才煎。

窩蛋免治牛肉飯


那小鹿要吃漢堡我沒理由陪他吃草,所以買了牛肉碎自己弄正牌漢堡,餘下的牛肉碎隔天便弄個港式窩蛋免治牛肉飯,有茄汁那種。碎牛先用糖、生粉、生抽、水及油醃好。洋蔥切碎下鑊爆香,下碎牛炒至變色,再下已剁至蓉的蕃茄兩個,倒入數湯匙雞湯及茄膏,最後以少許茄汁、生抽調味。煎隻荷包蛋,放在白飯上,淋上碎牛即成。

portobello蘑菇漢堡


那天口快快問小鹿明天想吃什麼晚餐,他答,漢堡包(天呀,山珍海味我也會煮你卻選吃漢堡包,暴殄天物呀),我便硬著頭皮煮漢堡包。你問,一個吃素的人如何吃漢堡呢,答案便是boca burger,即食落像吃泥加草的乾巴巴大豆蛋白質。不過重點不是這個,是我另外煮的portobello蘑菇漢堡。蔬菜之中味道最接近肉類的便是菇,所以不少素食品也使用菇蒂,靠那meaty flavor填補。用portobello作漢堡健康有益,在肉食界也很受歡迎的。橄欖油起鑊,portobello灑上鹽及黑椒,蒂朝底中火煎數分鐘再翻另一面至熟透(可在上面放片芝士待溶),同時煎香蕃茄兩片,牛油果加入原味乳酪或沙律醬、芥末、山葵、檸檬汁、紅椒粉、鹽及黑椒搗爛,塗上烘過的麵包,放上蕃茄及portobello蘑菇即成。

Sunday, March 14, 2010

sell out

特約訪問了早年憑《潁州的孩子》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金像獎的楊紫燁,訪問完畢閒聊數句,問到她當初毅然放下在三藩市的生活搬到北京的心得。她指出中國競爭愈來愈大,早數年問她她必定會說,回去吧,但現在可要細心考慮清楚。楊問我究竟想做什麼,我答不知道,她說可以做廣告,然後我答:「但我不想sell out。」她像看到最荒謬的事睜眼數秒後說:「一定要sell out的,遲早也要sell out,那早好過遲。」我唯有哈哈打趣,呀對,總好過老了窮住sell out,那就一點價值也沒有。事後檢討,我真的是無知得要緊,像我這樣的人,可能真的要一輩子留在楊口中「好好的鄉下」的三藩市。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我的第一次‥鬥牛

突然想起兩年前我還有篇鬥牛blog未出,現在貼上來。

我這些表面自由行內心其實仍然鴨仔團的人去西班牙旅行當然想又看鬥牛又看flamenco啦,後來覺得自己一丁友夜媽媽到小酒吧看flamenco有點像喝白開水扮醉無嚟趣味,所以作罷,不過倒是遇上鬥牛季節,便湊湊熱鬧。走出馬德里的Las Ventas地鐵站發現整街也是人,鬥牛場外小販除了鬥牛紀念品外還有各適其適的西班牙糖果小食,我才會意過來這場鬥牛比賽在街道途人稀疏,生命力比巴塞隆拿少得多的馬德里是一件盛事。入場沒多久便下起雨來,幸好我早前中伏過馬德里如女人心情的天氣,一早在場外買了雨褸。

當年我便是寫到這裡停下來的,餘下的就靠我模糊的記憶補上吧。其實之前我從來未看過鬥牛,連電視轉播也沒有,一心以為鬥完那些牛會拿去放生或是回歸農場,將回收再用概念推至頂峰,但事實不然。鬥牛就像band表演,先有些卒仔勇士打頭炮然後才到headline出場,第一場勇士明顯不是很勇,搞了很久,終於桶了隻牛一刀,然後全場歡呼,那我又跟住歡埋一份,然後再桶多幾刀,我才發現不對勁,唔係喎,再桶落去,隻牛會死的喎,接著,隻牛開始跪在地上,全場又歡呼,我在心裡卻說,牛呀!起身啦!再幾刀之下,可憐的牛不支倒地,我引不住眼泛淚光,好啦好啦,那讓隻牛安息啦,怎料勇士和工作人員竟然將隻垂死牛掛上花車,圍繞全場走一圈,牛血長長的劃過沙地。

我看著在我身邊這些又吹口哨又拍掌的人,這是什麼國家,野人囉野人囉,但我又繼續看畢全場喎,話晒買了票入場,多隻牛牛被野蠻族人殺戮後,現場有對母女把白手帕拋出,也叫做為牛牛們默哀,好啦,咁至少話我聽,這些壯烈犧牲的牛牛會回收做牛扒囉,要不就死得太冤枉喇。

Saturday, March 06, 2010

大阪燒


買了椰菜想煮減肥湯,但最後被肥肉魔鬼戰勝,弄了這個Okonomiyaki,又高卡沙律醬又高鹽豬扒醬怎會不好吃呢。我是用燒餅粉的,依照包裝指示加隻蛋及冷開水便成,(自己弄的話麵粉、水、蛋比例是1(杯):1:1)再額外加半茶匙梳打粉,粉漿待一會發好了,便加入切絲的椰菜,及冰箱裡有的任何食料,如預先炒好的火腿、肥牛碎、煠過的冷藏海鮮、粟米等,加入粉漿拌勻,下熱鑊大火轉中小火煎至兩邊金黃即可上碟。在燒餅倒上Bull-dog Tonkatsu醬、沙律醬,灑上柴魚片及海苔粉(家裡沒有,也永遠不會買,因為有幾何用得上,改用切絲紫菜)。

Tuesday, March 02, 2010

雞肋屎5


哇,這個勁咯,知不知道是什麼呢?這是一張近5呎長的圖書館罰單!我年中進貢給圖書館的罰款絕對足夠其中一分館的一格廁所整年的電力開支囉,但卻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多書欠了這麼久罰單書名有我個人咁高,你說,怎捨得丟呢,鑲起也來不及啦,但哪裡來這麼長一個架呢,所以3年多了紙都黃卻仍然沒有一個家。

雞肋屎4


這條是我最愛的毛巾,雖然已經穿洞處處,又甩線。我記得那年中學mini bazaar,其中一班學姐賣這條毛巾仔,很簡單的設計,白色方方一塊,右下角一個藍色刺繡,很大方的,拿在手裡,眼睛看到是自己大個女後,同樣簡約大方(我仲等緊這一天的來臨)。

雞肋屎3


當然還有這種票尾。我擁有歷史最悠久的電影戲票是粉紅色用筆圈畫的那種,現在的小朋友可能見也未見過,而數目最多的是中學年代,與同學仔,即是你、你、你同你,放學後去看電影,一張一張留起來,這些我是不會丟的。令人頭痕的是較新的一批,像這張與小鹿去看的第一個演唱會,他一入場便已把票丟到垃圾桶去,如果我繼續什麼都留起下去,只會從自己身上日漸嗅到拾荒阿婆的味道。

雞肋屎2


家裡有好多這種世界各地買回來的雜物,當事人身在異地被沖昏頭腦,沒有買舊德國柏林圍牆石頭便像沒有去過柏林(係喎,我舊石去咗邊?!),沒有買對荷蘭屐便像沒有去過荷蘭(我還有一大袋玻璃荷蘭屐,不如我學啲知名博客搞個留言換領活動)。這個雲南公仔,不能丟的,因為朋友送,我自己買的那個已經丟了好幾年,但我又不想擺出來,唯有要公仔面壁。所以,你們去旅行回來千萬不要送我紀念品,愛我,就給我錢!

雞肋屎1

沒有足夠空間容納屎,便要忍心丟噤啲,所以出現這個雞肋系列,最後那些丟了那些留住就由看倌各自猜想咯。

年多前一天assignment剛好在市中心附近,除了到蘇格蘭店買小鹿最愛的橙汁汽水外,在teuscher看到這隻很好笑的火雞感恩節特別版朱古力,朱古力早已下肚消化痾出填海,但火雞仍然頑強生存至今。

this is how much shit we have

少女夢想屋


讀女友轉來的星座運程說,人馬座搬家搬得最頻密,數數,來三藩市至今10年,共搬了9次。新近的一次可謂搬得最順心,除了環境比前一個地方顯著改善,有5個大儲物室,廚房終於再次有pantry,再次可以貪特價豉油打孖買,罐頭雞湯買一打,租金還平了一大截。我亦終於的起心干,新家大廳現在擺設是我心儀已久的「梳化後面是書櫃」樣式,雖然行去攞書要跳草裙舞般才過到;我更加付諸行動,把工作區的牆掃上淺屎蛋綠色,了結多年的「少女夢想屋」心願。後話,把曾經當寶自己寫頭條的報紙用來墊地感覺真是筆墨難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