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7, 2007

高文化水平家常對話4

(晚上乘車時一黑衣人在路邊踏單車,只見車輪兩個螢光燈在轉)
梁老太:「係人定係鬼呀?」
 梁生:「(猶豫)‥‥‥‥」
梁老太:「唐人定鬼佬呀?!」

高文化水平家常對話3

梁生:「(買粽,問呀嬸)有無味精架?」
呀嬸:「或多或少都有啲喎!」
梁生:「味精呀!」
呀嬸:「梗有少少味精架喎!」
梁生:「未蒸呀!未煮過嘅粽呀!」

Sunday, March 25, 2007

男主外男主內

趁梁老太去游乾水,梁生在家為我煮了個西式晚餐。前菜有水牛芝士拌紅黃車厘茄配自製蒜蓉包及鮮蝦沙律,主菜是免翁牛扒配紅酒蘑菇汁。墊底的薯蓉是梁生精心炮製把蒜頭放入牛奶煮再撈出,令其有若隱若現蒜香,一定要讚好好味。

有時想,如果我可以好像梁生般屎忽裝飾碟面呀,計清煮食份量呀,或許我可以煮得一手好西菜。好了,一連十篇還清稿債,我將會消失一週去旅行,祝春天快樂。

椰汁芋頭炆雞


連骨雞塊用糖、生抽、麻油、蠔油、生粉及生油醃好。芋頭去皮滾刀切塊,放入燙油轉中小火炸至金黃色隔起待用(怕肥可以用蒸來代替)。紅蔥頭和蒜頭爆香鑊,放入雞塊煎至金香下雞湯三分一杯,芋頭塊回鑊,滾起後倒入罐頭椰醬半杯,中火炆十分鐘,最後大火收汁,糖、鹽調味,灑上蔥花即成。

竹笙卷

這個是農曆新年弄的菜,拖到現在才寫。竹笙用清水浸軟,要經常換水免異味倒回,然後加薑蔥汆水隔起,再放入雞湯煨數分鐘(因為竹笙本身無味)。蝦肉去腸剁碎吸乾水份,放入糖、胡椒粉、麻油、生粉及蛋白,倒入浸軟瑤柱碎,順方向拌勻,再打至成膠,放入冰箱冷藏。芥蘭切條,灼熟待用。竹笙剪開,攤開變成一塊,塗上蝦膠,再放上一條芥蘭捲起。在碟底塗上油,平放竹笙卷,隔水蒸數分鐘至蝦膠變色拿出,淋上蠔油獻即成。

我一口氣弄了廿幾三十條手到痺埋,所以毫無美感可言。

中華公所示


攝於費城唐人街。唔係棄置,係堆積。

加州粉王


仲唔係我?(註:加州個州是這個州)攝於費城。以我所知,費城越南人也非少,難道真的是隔離個州粉香?

美國藝術館

續我忍辱負重到費城的理由,四、費城藝術館。還記得我上個月寫的十公主的輕吻嗎?費城藝術館便有個專屬展館展出Brancusi十八件作品。沒有什麼比剛在教科書幻燈片看完複製品,便立即有機會看實物更令我愉快了。

因為費城藝術館沒有把非當代和當代藝術分成兩所不同的館,所以收藏量集起來極廣,看得我眼花撩亂時時擔心時間不足。藝術館購入了好些名作,許多甚至是藝術家生平中最重大的作品之一,金錢上計算比波士頓美術館強(或許這個比較不妥當,波士頓美術館的日本畫收藏可能已值天價);個人亦比較喜歡這間多於芝加哥美術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當然永遠佔第一位無人能及,華盛頓國立美術館許多年前去過,不過印象非常模糊;這五間便是我心中美國規模收藏最厲害的藝術館,對不起,西岸真是拍馬都追不上,這是我唯一對西岸的投訴。

臭草

因為這邊沒有臭草賣,每次煲綠豆沙也總是欠缺那種味道。今天到梁生親戚家,竟然吃到一流的綠豆沙,原來他們在自己門前種了株臭草。十幾二十年前姐姐在人家門前花園摘了一枝折回家種,發高長大後送了其中一枝折給妹妹,現在輪到我們輾轉摘些回來,看看種不種得下去,看看能否再送他人把它的血脈延續下去。

臭草一點也不臭,實情是讓人齒甲留香,現在我嗅嗅指頭已又想吃綠豆沙了。

Saturday, March 24, 2007

夏威夷食


從我的遊記不難發現夏威夷(O'ahu)有好多好多的日本人,其實除了正宗的日本菜外,夏威夷還引申發展了自己的混合菜。壽司在檀香山隨處可見,有點像銅鑼灣旺角的魚蛋假燒賣店,最常見的一種叫spam sushi,將午餐肉切成薄薄的一片放在米飯上用紫菜卷起,將日本烹調的細緻完全謀殺了。

夏威夷之旅第五天完

晨早天未光我便催促J起床,因為要排隊看珍珠港。紀念堂門也未開已經有一大堆人在等,我們只能得到第二個時間的籌,好不誇張。參觀前規定要先看過數十分鐘的記錄片,才能乘船出海看那在被打沉的亞利桑納號軍艦上興建的紀念堂,沒來得及買咖啡,我們這等對軍事歷史興趣幾乎達零的少女被悶出個鳥來差點睡着。不過,我和J研究過,這是整個檀香山唯一沒有日本人的地方(當年打人還好意思來人家死了千多人的紀念堂?),真痛快。

午餐吃這個夏威夷特色飯Loco Moco,日本漢堡加兩隻荷包蛋再淋上gravy,配菜是沙律通心粉。

吃飽便去Bishop Museum,這個恐龍展真是暴力得不行,小朋友不嚇到瀨尿才怪,笑死我倆。還看了套像香港太空館的全天域電影,講在夏威夷的白山如何得盡天時地利人和成為全世界最佳的觀星點之一,我學校竟然在那裡有個觀測所。

最後在機場拍下的洗手間牌。

不經不覺,夏威夷之旅原來已經是三個月的事,很多細節已經變得模糊,最深刻的是那裡比女人心情還變幻無常的天氣,原來可以藍天白雲美麗如畫,卻突然下雨,但天色依舊,好像一切從小學回來的常識被完全顛翻,剎那竟然有世界末日之感。

夏威夷遊記正式完畢,mahalo(夏威夷文謝謝)。


我好亂。心煩意亂。社會弱肉強食,人人力爭上遊、乘風破浪、前程萬里,我被由小到大灌輸給我的中國諺語給弄死了。浮沉為什麼定是不好,為什麼做人定要切切實實找個喜愛、找個立場、找個專業、找個工作,然後上上上、前前前?要循序漸進,不能未學行先學走。暑假沒有計劃?來年沒有計劃?人們便給我驚訝的眼光。什麼也好,只要不要給我見到你夏天天天坐在家,梁生說。生活一定一定不是只有讀書然後工作然後老去的模式,我不要向前行,我不要向上爬,打橫就不行嗎?對,我要吃更多好吃的,見更多漂亮的,走更多遠矚的,感更多動人的,但為的絕對不是能找份人工更高的工作、入一間排名更高的學校,然後買更貴的樓、車、手袋、燒光到最後只會變成灰的事物。

我一邊討厭人給我套這套那模式要我努力上進,一邊卻嫌棄閒暇的人。在我忙的時候我尤甚覺得梁老太麻煩,買得一屋也是花草樹木,白天就把它們一列的排在窗邊追太陽,弄一大餐它們最後還不是死給我們看;晚上我趕功課又得要聽她煲電話粥一句沒一句響亮的無聊話,新年期間光是聽她問她老公給了幾錢利是給誰誰誰和誰已經叫我想吊頸,我的頸、她的頸、梁生的頸,誰的頸也好。好亂。

Wednesday, March 21, 2007

烤牛芝士治大比拼

一間店自稱歷史最悠久,另一間自稱做出的三文治最美味;究竟那一間的烤牛肉芝士三文治最好吃呢?現在由為食二人組替你報導。

第一間Pat's開業於1930年,你看它掛的明星照片全已發黃便知道它地位超然啦,連維基介紹費城烤牛芝士治那頁也是用上它的相片呀。

第二間Geno's便不同了,裝修得像架一級方程色跑車般亮麗,明星照片也是選當今最流行的二線姐仔,店面還設了個像krispy kreme的大玻璃窗,把製作過程開放給顧客欣賞。咦?為食二人組發現有可疑,為什麼Geno's放在烤爐上的牛肉片已經一早熟透變色了的?難道他們一早已處理過牛肉,現在拋兩拋只是做個樣給羊鼓們看?

試食完畢後終於有結果了,雖然兩間店賣的三文治價錢一樣,排隊人數亦相約,不過我們二人一致裁定老字號Pat's的烤牛肉比較多汁鮮嫩,麵包又烘得剛剛好,又一次證明新的沒有舊的好。

Tuesday, March 20, 2007

烤牛肉片芝士三文治

續我忍辱負重到費城的理由,三、我終於有機會光顧飲食頻道常介紹那兩間吃Philly cheesesteak的老店。這三文治夾的有像打邊爐肥牛的片牛肉,加上洋蔥及融掉的芝士,雖然是簡單的食材,不過配搭得天衣無縫。芝士有多種之分,可以隨個人喜好選american、provolone或whiz cheese,whiz cheese是卡夫出品的芝士醬,香口味濃。

我們在費城排了很久的隊終於把這聞名的三文治買到手,加入茄汁、辣醬,樣子是不太吸引,不過那牛片以美國人煮食標準來講已是一流,麵包酥軟,襯住一口咬下去咇到一檯也是的芝士醬,好味!

同場加映,不是用melted cheese而是用cheese whiz的cheese fries,樣子像淋上一層壓克力膠的現代雕塑,哇,肥死。

背脊系列三

雕塑家用蠟或黏土完成作品原形後,便可以鑄造化成好幾個銅像,所以較知名的銅像通常也有幾個複製品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藝術館裡。Edgar Degas的《小跳舞者,十四歲》也不例外,像我,便分別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芝加哥美術館和費城藝術館見過。以下這張拍於費城。

法國藝術家Degas對印象派貢獻不少,雖然到晚期被新貴批評不善改進,有違印象派立新破舊的原意。我對他印象最深的並不是他筆下那些著名的芭蕾舞蹈員,而是他過身後人們在他家發現超過一百五十件的雕像。Degas生前早期利用雕像協助畫畫,但到後來他年老日漸喪失視力後,雕塑便變成他的依靠。因為他為人固執,首次展出《小跳舞者,十四歲》被劣評後,便一直沒有再把雕塑作品拿出來分享。他因為雙目變盲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作品是如何的動人心魄,如何把芭蕾舞蹈員的動力和肢體的優雅從平面的粉蠟筆和油畫釋放成活生生的實體。而這些展現他對藝術的愛和堅持的珍寶呀,便被埋藏了好幾十年。

上面的是大都會博物館的Degas專櫃,看着他們令我想起聾了的貝多芬。

背脊系列二

這雕塑,米高安哲奴的《大衛》,便是這個系列的開始,攝於佛羅倫斯藝術繪畫學院(Accademia dell' Arte del Disegno)。三年前的暑假我第一次踏足歐洲,放眼盡是如垃圾之多的藝術品。那時候的藝史功力跟現在差遠了,雖然看了很多很多,明白的真正欣賞的卻幾乎沒有,幸好,傑作的感染力能跨越不同層面的人。我尤記得當時抬頭望向大衛,從天花窗透入來的光把我剎那弄盲了,在再看得見的時候第一樣入眼簾的便是大衛那深鎖眉頭下的大眼睛;明明如斯偉大壯麗的他應該沒有把我這個只到他腳趾頭高的小人兒放入眼內,但他卻緊緊的盯着我。

至於那背面嘛,真叫人有偷窺的感覺。

高文化水平家常對話2

  我:「(在客廳量三圍)哇!點解我個胸細咗架?」
 梁生:「哦,原來條腰粗咗,個胸細咗!」
梁老太:「哦,原來你個胸跌晒落個肚度!」

Saturday, March 17, 2007

背脊系列一

我想做一個網羅立體藝術品(雕像為主)背脊的照片系列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讀書、看幻燈片或看網上圖片我總會好奇藝術品沒有被別人補捉下來的角度,所以每次有機會親身圍住作品走圈我便感覺像探索一個未知的領域。我希望我能把每一個展現創造者力量流動的背脊拍下來成為私人珍藏。

系列第一張—Marcel Duchamp 1917年的Fountain 藝術家認可複製品(原作已失蹤)(複製品仿照Alfred Stieglitz當時為《噴泉》拍下的照片。Stieglitz便是女畫家O'Keeffe的丈夫,他為她拍下許多美得驚人的照片,這我有空再談。)照片拍於費城美術館。

最近有研究指出當時市面根本找不到Duchamp噴泉的型號,證明他對藝術定義開的玩笑—把工業化生產線大量複製的物件「成品」(readymades)放入藝術環境—好有可能是找人特別訂做的。

高文化水平家常對話

梁老太:「今日我行完街返屋企,隻耳突然間「盟」咗,咁我諗起啲人話盟耳單腳跳下就無事,點知跳咗幾下之後我竟然放咗幾個屁。」
 梁生:「你一定係有好大舊耳屎啦!」
  我:「我知喇,你啲耳屎塞住你耳窿,咁你跳咗幾下之後,啲氣咪要搵第二個窿出囉。」
梁老太:「無呀,後來我好似你哋上次泵屎咁用手掌泵下就無事喇。」

Thursday, March 15, 2007

微軟IQ題

梁老太今日聽收音機訪問一位前微軟員工,爆料話原來投考微軟要答中一條指定IQ問題方才得到面試機會(不過自IQ題洩漏出去後微軟便停止再使用)。IQ問題如下:A屋有三個燈掣,B屋有連住三個燈掣的三盞燈,如何從A屋到B屋只走一趟(不能再走回A屋)便分得清哪盞燈連線哪個掣?(答案非常直接,絕對沒有花巧把戲。)

僅及100IQ的我的答案:三個燈掣每條電線掃上不同的顏色,一直由A屋掃到B屋便能分辨了。-_-

好down呀,我呢世都無得入微軟做。

Monday, March 12, 2007

唐人街4

我正在學習如何從每件事上都看出優點,就算我禁不住凡事要批評一番,也要在臨尾加句好的讚美。經過這次費城之旅,我得着有四:一、終於確實數年前曾經到過費城,還記得從前那個爛鬼鐘外頭只有個爛鬼膠屋,九一一後現在漂亮紮實多了,二、我的「唐人街牌匾系列」又多一收藏‥(續)

前後兩邊也只有「費城華埠」四字,沒有一貫禮義廉恥公為天下等華人最愛充滿教育警惕的四字詞。

費城文化人

趁上個週末比較空閒,便陪同梁生母子二人到費城走走,順道探望梁老太的舊朋友。對這種外交式老人旅行我當然不懷任何期望,我忍辱負重的理由有二:一、唔抵得梁老太可以獨霸梁生數天我要一人留在家吽臭,二(亦是最主要的)、探訪費城那收藏許多珍品的藝術館。短短的兩天半旅程,除了第一晚落機趕緊到潮人地區南街吃法國煎餅,走馬看花地經車窗欣賞費城建築物上著名的壁畫和馬賽克玻璃鏡外,其餘時間根本感受不到什麼「旅行的意義」。第二天因為梁老太朋友介紹,我們花了整天逛出口商店,晚上去唐人街排一間盡是鬼佬客的燒臘餐廳,見店門前貼滿citysearch「最佳中菜」的貼紙已經心知不妙,全世界也知道美國人是最不懂吃的文族。第三天再出唐人街飲茶,吃過擺入口即溶成粉的蒸腸粉後,我堅決拋下兩老加梁生,獨自去藝術館,讓他們自己去看那個爛鬼鐘

呃鬼佬那間燒臘店飯後送籤語餅(fortune cookie),籤語話我是文化人,駛鬼你講咩,見我一身飄逸氣質白恤衫,著麻質卡其褲也不皺起就知啦。

Friday, March 09, 2007

肺癆歌

請邊播放影片邊讀我以下這篇(多謝網友眼人熱心提供)。

原來墊檯那份報紙是再上個星期天的,我錯怪好人,我當時還衰到立即黑面旋風式走入房閉關。其實這首像七十二家房客裡頭窮編劇生肺癆必播的音樂應該送予梁老太,可憐她孤身一人來美,平日要找個人搭嘴也沒有,屈到口臭要借我口膠日日嚼。生個仔出來大大件卻只懂麻木孝順,實情粗心大意罔顧未來兩婆媳之間微妙關係,更加莫講話會識做製造機會偶爾獨享親子天倫之樂或男女朋友之歡。三人日日朝見口晚見面篤口篤鼻—不下一次我比平日遲兩小時出門口可以睡久一點梁老太竟然晨早撞門而入叫我起身,晚晚又關切地問我和梁生:「點解仲唔瞓?╱好去瞓嗱!╱聽日唔駛返學呀??」,仲唔瞓諗來諗去都只有一個原因嗟,因為未做晒啲嘢囉,好似你咁得閒咩!而我都唔好得幾多,平日就像條頂心杉狗口長不出象牙,梁老太永遠在我二人放學回來已經準備好晚飯兼有老火湯,但我每次吃的時候還是一副食神上身嫌棄嘴臉,吃完還拍拍屁股扮家課忙推得就推唔洗碗,平日她的兒子執慣我手尾唔代表呀身嬌肉貴對手用來畫水墨畫寫大字的梁老太要倒轉頭做我們的馬姐—總之,這樣屈屈下遲早發生家庭倫常悲劇斬開梁生兩件一人一半。可是,當我多讀上一篇幾趟,又覺得自己不應該為吃睡拉這麼小的事發梁老太嘮叨,原來自己是膚淺生活的奴隸只懂眼緊吃睡拉。我只講了吃和睡的紛爭,唔爭在講埋拉,抗拒核突嘢的讀者請就此停下。話說梁老太未來前我家的馬桶一向操作正常,她來了後廁紙用多了不止五成,可能用量過盛,馬桶變得經常沖不走我的廁紙。梁老太話我摺得廁紙太細,應該學她那樣(浪費地球資源地)搣多幾張廁紙,揸埋一舊抹,這樣子就沖得走。我當然沒有跟她說的那樣做,不過次次沖不走我舊廁紙帶給我不少困擾,可能我應該識做啲,大事化小,其實點梁生去買支「通廁得」回來通通便行了,何必要藏在心裡日日埋怨「你的浪費資源搞到我沖唔走啲廁紙」令一粒塵變成一條刺呢?

Thursday, March 08, 2007

相見好

情緒反覆,這個星期兩度在火車上忍不住哭起來。又是一個直到週四也沒有機會讀上個星期天明報的繁忙星期,今天折騰到差不多晚上十時回家,吃了大半碗梁生煮的粥後才發現用來墊檯的便是我那還未讀的報紙,我昨天千叮萬囑要給我留起的,現在油漬班班。我已經記不得起上一次我能一個人孤獨的靜下來不幹什麼是什麼時候,我要求不是多,只望我不想說話的時候不要我說話,我不想笑的時候不用笑罷。案頭上的電影光碟堆積起來,有我非常渴望找個週末下午一人觀賞的,我卻發現我現在每個週末也要走遍大小超級市場,晚上不是要上餐館排餐懵便是要在家放港產電影VCD。每天下課回到家門,我腦子便要進入一個寒暄模式,想着一堆我可以說的話去娛人娛己。漸漸我發現,我連家門也不想踏入了。因為那個我睡吃拉的地方已經不是一個我可以從容生活的地方了。我想上餐館那天要在家吃,想在家吃時便要擠餐館,我連能平靜我心情的下廚也被無聲地阻止了。我現在要哭也要等到在火車上。

Sunday, March 04, 2007

收音機和水樽

有天在家吃晚飯,電視播放一段政府資助提供有關地震知訊的廣告短片,呼籲市民索取地震防禦設施中文小冊子之餘,還要記謹隨時準備收音機以便地震發生時收聽新聞消息。梁家兩仔毑立即討論家裡的收音機除了插電還可以用乾電,要快快找天買兩粒大電回來云云。聽了後我忍不住插嘴,(我們飲用食水用蒸餾水機,定期有人送水來,可是梁老太在的這幾個月我們竟然沒有加水,往往在差不多飲光所有存貨時才有人送新的水樽來)如果地震撞着像數天前家裡蒸餾水剛好全飲完時,你得部收音機,接收到新聞話「三藩市大地震全部水管震裂,全城缺水供應」,但是屋企一滴水都無,有鬼用咩!梁老太話咁現在訂多樽水囉,我話幾個月前叫你們訂又唔訂,現在你都就嚟走啦,訂乜鬼吖!(完全不知尊重長輩為何物呀我我呢個衰女包)(為什麼梁老太如斯緊張地震?因為呀蘇師傅話三藩市今年震硬喎。唓,農曆新年打後已經震了兩次啦,震得越多越好呀,讓呀地發洩多一點,才不會一次過來個暴走呀。)

超人特工隊

幾百個《超人特工隊》裡的柏小衝,腦袋揭開用來裝刨冰。試猜猜照片拍於哪個場合?

答案:迪士尼冰上嘉年華—超人特工隊版。我拿了個免費閃燈超人膠手圈,那手圈有神奇力量能解開壞人超勁先生的雷射防罩,幫忙超人特工們從他手上拯救米奇和米妮,讓全世界最愉快的地方—迪士尼樂園恢復和平。

最精彩當然是那兩隻老鼠被壞人捉走那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