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9, 2010

有用

每次當我跟小鹿說,「我真無用」,他便十萬個認真說,「不,你很有用,對於我來講,對於邁邁來講,你是我們整個世界,你給我們帶來快樂,帶來意義,你很有用」,然後他要「錫錫、攬攬」,他唯一懂的一些廣東話。

Sunday, August 15, 2010

追溯

星期六的晚上,在齋菜菜館吃過琵琶豆腐後在家附近遛狗,太陽走剩條尾巴,我環迴看一眼這條小路,左邊是我們的大廈,十多層樓窗戶有明有暗,簾子有開有合,右邊是兩間獨立屋,有男子在露台上講電話,另一間屋的車房打開來,原來屋主新添了張乒乓球桌,有人在進行比賽。路上常有單車手駛過,有摩托車手在等人,有情侶手牽手散步。

小時候在香港的家,晚飯時候總會聽到上下左右鄰居的電視,無線台的廣播,邊嗅隔離屋那婆婆的火水爐味道,和飯香。這麼多年,這些零碎的感官記憶仍是深刻,曾以為永遠也追溯不回來那友鄰的感覺,今晚在這像剎從社會科課本撕下來的一頁的街坊縮影,一一領回來。


再晚一點與友人唱k,多年沒有進出k場的我發現新大陸,原來這邊已全線換上iPad當點歌系統,原來我們已經慢慢從酒廊拿住本厚身快勞夾查看歌曲數目,到拿住搖控找個梳化最舒服的位置點歌,走到現在。

你問我,我當然話快勞夾有快勞夾的好,就像凌晨兩點多我開車回家時收聽的NPR電台節目,評論員講述Kindle2的種種,主持一句,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沒有一種感覺比在床裡讀自己那本已殘舊不堪的《傲慢與偏見》,嗅那膠水那書香,更好。我點頭同意,因為我自己家裡也有本殘舊不堪的《傲慢與偏見》。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炒米粉


炒米粉處理程序與炒公仔麵相約,千萬不要煮,三個米粉,有時間的話用冷水浸半小時至軟,要不,用熱水焗五分鐘,過冷河,隔水用廚紙略抹乾,用油撈一撈待用。蛋兩隻打均,下已燒紅的油鑊,兜炒約三十秒盛起。蝦米數粒(或冬菇)帶來香味,先浸軟,下鑊炒香,加入火腿絲、蔥絲、椰菜絲略炒,加入米粉,用筷子和鑊鏟兜炒至乾身,下蛋碎,以三茶匙老抽、生抽及少許鹽、糖調味即成。

Saturday, August 07, 2010

野餐


雖然我這個表妹有強迫症,不過我還是好迎合從港來的遊客其中一個最大願望——在草地打滾╱擺普士拍照╱野餐。我帶了表姐去納帕酒谷,果然有血緣關係,二人不但同樣不好酒,而且也是超市狂,我當然不錯過機會與她去迷死架仔們的Dean & Deluca。在那裡買了豬肉包意大利腸、蟹餅、Bouchon的麵包(如果不想排Bouchon正店那條黐線隊,去這間超市買是個好方法)、羊奶芝士、Parmigiano-Reggiano、Montgomery's cheddar、配黃金覆盆子果醬,再來支用當地葡萄做的汽水。陽光充沛,吹來涼風,水池濺出水花,寶寶年代已一起開始打交的我們享受了個好下午。


然後第二天繼續野餐,帶隻狗到公園,在附近那間連續7年上Zagat的地中海餐廳買了兩盒午餐,找塊大草地吃雞羊牛串燒。吃飽去行花園。

做東

十三年沒有見面的表姐從香港過來玩,我做東陪了她三日,來一個三藩市雞精遊。由我們的唐人埠那滯留在七十年代的王家衛小餐室,到意大利區的Vesuvio酒吧那壁畫與彩花玻璃,到旁邊與巴黎那間是姊妹的City Lights,到兩區交界「Language of the Birds」。

北上尋歡後又南下追太陽,人家不知道誰是羅丹也還是威迫她去史大藝館與雕塑逐個拍照。

四劃

一﹑今日識了個新朋友,大美女,拿到ee(電子工程)碩士後入intel做了數年,買了一間三層屋。剛毅然辭職,說:「過去十年花在錯誤的地方上,一直在做自己討厭的事,坐在辦公室裡,每天對住電腦,連與同事說話也被老闆責怪『Don't laugh』。那時候讀畢學士已經話永遠不會再讀ee,怎料找不到工又走去讀碩士,現在真的受不了,要停下來想想究竟要什麼。」當被問到間屋怎辦時她答:「只是一間屋,大不了放盤,橫豎我想去旅行,不需要一間大屋。」我覺得蕩氣迴腸,才剛埋怨早知我當初讀科有用的科目,至少找工作容易薪金又理想,原來真是甲之熊掌。

二﹑與前採主照常傾電話講心事。我對他說:「我知你同我一樣,成世人最憎就係蠢人。」他問:「你又知。」我話:「我以前蠢少少即刻俾你鬧啦。你係嗰種身邊唔能夠有蠢人嘅人。」他說:「所以我無朋友囉。」我話:「哈哈哈哈哈大家咁話。」

三﹑我們的寵物美容師有晚收舖經過一雜區,突然有個亞裔女孩子手中拿住棉被一袋二袋,問她怎樣搭巴士,美容師好心話不如載她一程,以為她是什麼離家出走少女,怎料在車上傾傾下才知道她剛從RISD畢業,Google聘請了她做設計師,公司派人在機場接過她後卻胡亂把她放在街上,她不想花錢搭的士。我們的寵物美容師說:「我話,所有嘢,全部整定架!」

四﹑以下是我的智慧女神,爸爸老婆電郵寫給我的,跟你們在這裡分享:「超老土都要講﹕做人做事最重要係專一,〝專〞佢十零年你就係專家啦!你一早就明白賣/唔賣靈魂比魔鬼嘅分別,我可以好肯定同你講,你唔賣,到最後勝利果個一定係你自己。年紀輕有迷失係正常,不過唔可以長期迷失。每個轉折位都係一個關口,要用智用力先有結果,無免費午餐嘅,如果你試過,睇真D你用另一個形式比番咗啦﹗問下自己最鍾意係嘜,真係可以不顧後果、死而後已,一D都無猶疑,咁就做清兵合埋眼衝啦!」

Monday, August 02, 2010

再玩flickr


最近沉迷玩這個(http://www.flickr.com/photos/kristie/),帳戶在他們開辦沒多久已申請,但因為吝惜沒有買升級戶口,一直未有好好上傳照片。青藏之旅的照片要給旅友們看是最好的花錢藉口,短短一個星期便已上傳千張,看來會影響我平日的拍照習慣(我平日的拍照習慣便是不拍照)。上面這個是我一直想要弄的葡萄牙瓷磚馬賽克,攝於三年前的里斯本。

瑞士汁肥牛金菇烏冬


星期六在家舉行7食派對,開了白酒、煮越南滴漏咖啡、在透明的茶壺沖了用白毫銀針與千日紅做的工藝茶,看那茶球慢慢綻開成朵花,有咖哩魚蛋、瑞士雞翼、可樂雞翼、煎釀三寶、金菇牛肉卷,友人帶來手做的macaroon和綿花糖。晚上十時男朋友出外看爛片,我留在家才知道肚子餓,剛才只顧住煮哪有什麼吃下肚,便把剩下來的物資,做了這個瑞士汁肥牛金菇烏冬。

三分鐘,肥牛用沙茶醬略醃,下鑊與切尾金菇及青蔥數條炒香,然後把已預先煮了分半鐘後過冷河的烏冬落鑊,下瑞士汁兜炒,鹽調味,上碟。

Sunday, August 01, 2010

麵豉白汁烏冬


胡亂煮系列,那天我想吃白汁意粉,但又想煮麵豉湯,便想,不知可否把兩樣溝起來,上網查一查,見有日式餐廳提供,便煮來試試看。烏冬先煮分半鐘,盛起過冷河。家裡有什麼便用什麼,我煎香了些豆腐和豆卜先盛起(白汁最好便是用海鮮:蟹柳、帶子),煮開alfredo汁(牛油、cream cheese、奶、巴馬臣芝士),加入兩湯匙麵豉,再放入數塊浸軟海苔和椎茸,鹽及黑胡椒粉調味,豆腐等材料回鑊淋上烏冬,灑上日本麵包糠,放入焗爐高溫焗約二十分鐘即成。吃落與一般白汁焗意粉沒有兩樣。

榨菜雞柳米粉


這是我最愛的午餐之一。雞柳用生粉、生抽及糖略醃、蒜頭下鑊爆香,下雞柳炒至金黃先盛起。榨菜下鑊,與雞柳兜均,倒入已煮好的米粉,淋上熱雞湯,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