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9, 2000

昨天 自殺的念頭竟然閃過心頭
我想對上那次是小學的時候吧?

眼淚沒有流出來 只是在眼梱裡不停打轉
還沒有被吞進眼球時新的眼淚已再次充斥
一連數次反覆這些動作 便停了下來
『如果我不用再走下去會多好...』

很辛苦...哈..我想以我的身份說這句話很幼稚吧?
輪到我辛苦嘛? 我只是自討苦吃不懂感激....
我也不想自己這麼不體諒其他天人事物
我真的很辛苦....

曾經聽說過
做人原動力大部份來自渴望知道事情結果的好奇心
但我實在不想知道這件事最終會走到那
因為無論怎樣 我 或者她也會被傷害

我不明白 既然是被置在不同的思想空間
那為什麼要安排我們成為母女 擁有這麼親蜜既關系?

我亦無需可憐自己些什麼
平日 我盡量去做我的正常十七歲
我真的不認為我與其他人有什麼差別
但..我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