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8, 2010

黑白講

而星期天,便好好unwind。快快淋個浴,架住眼鏡,便去飲茶,是加籍友人臨去星洲前最後一次的點心,都是老顧主,兩籠蝦餃、兩籠蝦角、四籠奶黃包,其實舊人走了新人頂上,找來波蘭新朋友,比舊的要高要帥。但這個月來每次與要走的他說再見,我也會深深的來個擁抱,因為如果天大地闊教曉我什麼,便是人與人之間的緣薄。興致勃勃講明年到澳洲時不如一聚,不知怎樣講起澳洲與紐西蘭的距離,無聊說笑如果把自己掛在zipline滑過去要多少個小時,雙手被繩索刮得只剩白骨哈哈哈。一年的終結,總有依依的心情,但也不忘細細欣賞四周的風景。想列個表,把張愛玲筆下的顏色全記下來。白花花(的頭髮)、綠油油(的眼睛)、黑黝黝(從背心露出的雙臂)、藍湛湛(的海洋之心)、黑漆漆(的房間)、紅通通(的臉蛋)、黃澄澄(的平價聖誕燈)、紅彤彤(的裙子)、綠瑩瑩(的開光玉獅子)、金燦燦(的金豬)、灰溜溜(的卵石)、青幽幽(的山谷)、紫盈盈(的絲帶)、綠茵茵(的平原)、黑壓壓(的人頭)、粉撲撲(的我)。

Happy Birthday Julie Ann

十多塊重大投資買了串聖誕燈飾,與賣一兩塊的果然不同,泛著白光,沒有那像油脂的黃澄澄。掛在趟門窗子旁邊,就明白為什麼美國人整個十二月像吃了豬油膏,那種凝聚的節日氣氛,那種你很幸福快樂的依露申,原來都來自這些人造溫暖。今年感恩節在家裡擺派對,光是執拾洗衣已花了兩天,三束花,白色牡丹最漂亮,洗碗碟機在客人來臨前兩小時罷工,一地水。最後找不到合心的table runner沒要緊,每人拿住紙碟在大電視前看功夫熊貓的節日special。我最討厭火雞,幸虧韓裔友人弄了兩碟pork belly,配一大碟我清炒的蒜蓉蘆筍和cantharellus。隔一天生日倒數時正在街上吃晚餐,走過對面街的餅店買了件黑森林,竟然找到附近就有一隻叫「Happy Birthday Julie Ann」的geocache,背後還有個小故事,兩個友人第一次見面就在這家餅店,為了慶祝Julie Ann生日,就藏了隻cache在附近,提示是weekly on Wednesdays。我大叫,今年生日願望就是要找到這隻cache,動動腦筋就想到了,在路旁一排免費週報鐵皮箱裡找到。十多分鐘願望便成真,也就沒有其他要實現的願望,告訴爸的老婆,她說我終於長大了,我問她,見證了我十三年的成長,怎樣?她答,其實也好好玩呀。真的,就是要這樣繼續玩落去。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不可含怒到日落


每早上公路前要走條不長不短的市區路,途經學校,有校巴停站,有學生過馬路,有家長亂泊車,然後便是一個共有六個交叉點的路口,加上一遇上便要額外多等五分鐘的輕軌火車。這個越野障礙賽每天也考驗我的耐性,有時倒楣前面遇著個開SUV的中年呀嬸堵住行車線,一口氣錯過幾盞交通燈,我便氣得撼個頭落呔盤。今早正要爆發的時候,看到路邊有個女人在和隻可愛得要命的chow chow散步,牠腳特別的短,當時想,是不是混了一點我們邁邁的種。等紅綠燈時看那四隻小腳支撐肥肥的身體擺呀擺,得到可愛動物的神奇滋潤力量,心情好過一點,上班去。

下班走回頭路,又因為前面輛車錯過了兩盞燈,向路邊一瞄,竟然被我再遇上早上同一隻狗,而我竟然又是心口肚子一堆戾氣。

幾天前,男友招我出露台齊看日落,沒有曖昧的粉紫,只有幾乎像螢光的艷橘,太平洋一點點的地平線和松樹的剪影。這些影像加起來叫我想起聖經的「生氣卻不要犯罪;含怒不可到日落」。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fire king


十歲大少少的時候ebay剛剛掘起,我最喜歡上去找古董玩具相機。就是那時候認識fire king,40年代至70年代美國製的家用餐具,不同顏色的,乳白玻璃、玉、藍礦,杯底有fire king字樣。十多年過去也就自然把這些忘記得一乾二淨,直到男友與我開始重看Joss Whedon的經典殭屍電視劇,其中一個來自英國的老師角色手裡永遠拿住一隻fire king杯子。

男友前陣子問我生日有什麼想要嗎,我想了又想,就答,要一套fire king。十多年後,買數十年的入門級古董,ebay仍然是最佳地方。今晚我們預先把這份生日禮物拆開,打算在感恩節用來招待朋友,除了倒入茶後半透明晶瑩的茶杯外,男友在書店找來本fire king收藏書,還額外買了兩隻電視劇裡的型號,看著他大呻「c handle市面好難找呀」,我便知道今個生日感恩節周末,定要過得滿足快樂。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叮moment

原來語塞又是因為有出無入,天天上班出出出,入呢?平日讀書的時候就只剩蹲馬桶的幾分鐘,臨睡前那幾分鐘,電台收聽新聞、上網scan標題,時時在Facebook,但這些都是過目即忘的無意義動作,短短的四分鐘segment講中國一農民搖身一變變成寵物食品銷售員,聽完也不知道得著什麼。別人餵我的資訊找不到地方容納,我是要電燈泡叮一聲那種才算數。

那我要怎樣做才可以來個出入收資平衡呢?唯有從日常小事中找找叮moment。

看警匪電視劇,女主角小時候父母在聖誕前突然失蹤,自此她每逢過節便孓然一身,這集被迫與同事在實驗室過節,還是遠遠把自己隔離,同事們利用有限資源各自做聖誕禮物給大家,唯獨是這個女主角,孤零零。我把電視停下來,對身邊人說,原來,只有你自己才能把自己隔離。我聯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也搬出一副受害人模樣,怨天尤人,認為自己永遠得不到快樂,別人也不會明白自己,真是立下心腸與自己過不去。

堵車,如常,我最討厭那些明知行車線會兩條變一條,卻仍然走會消失那一條線,打尖那些老好排隊的司機的人,所以我必然不會讓他們切入我的行車線,但要這樣做必須要緊貼前一架車,讓打尖司機無位入。那天我與前面的車距離只有一寸,因為堵車走走停停,急煞好幾次後,自己竟然開始暈車浪。所以,黑心,是有惡報的。司機打尖,並不代表我可以去「懲罰」他們。

大事不能懶惰,小事更加不能懶惰。除了因為惰性會慢慢把你像在滑梯一樣拉到最底外,別人看你都是從小事看起。這是我從老闆眼神中學習到的。

你expect的,通常都會有出乎意料的結果;但你好想要的,通常都會成真,例如我以為今朝7點出門口一定交通暢順,但當然最後遲到,但另一些我好想要的發夢都夢見的,現在又走來敲我門。你說神奇不神奇?

還有些想分享的我忘記了,果然年紀大機能開始衰退。所以說腦部運動非常重要,我要好快快手從打麻雀、玩數獨、玩填字遊戲、打迷宮電動等中揀個做我腦筋急轉彎。

Tuesday, November 09, 2010

卻道天涼好個秋

上個星期天開始我們的鐘走慢一小時,平日五時多下班可以看到那鬼斧神工天天不同的晚霞,被黑漆漆代替,看到就心噏。不過還好現在可以細看月亮,她本來圓圓的形態清晰可見,然後再加上一層柔光,新月、滿月,像額外套上的晚裝。還有,便是山頭遠處一閃一亮的燈光,是民宅、是電纜、是太平洋上的貨船,帶我幻想到十萬里外,原來我不是身在車子裡,原來我在其中一隻正要去流浪的船,或是一隻飛往無人島的客機。

Sunday, November 07, 2010

爲賦新詞強說愁

季節轉換天氣無常每早起來頭便會隱隱的痛,要上班的日子不容頭痛放肆,打醒十二分精神出門去,周末人一放鬆,卻被頭痛征服。星期天,被替朋友看兩星期的狗的吠聲吵醒,外面下起綿綿的雨,這樣的一天,閃進腦袋的聯想詞有黃色雨衣、金魚、倫敦、火鍋、窩在床裡、看書。起來後喝橙汁,重讀一些自己年多兩年前寫的,讚嘆一下原來曾經寫得這麼好(笑),敏感小朋友如我,問,為什麼現在只剩下語塞。是要衝擊嗎。是要像萬箭穿心嗎。生活越來越不值一晒,面對鏡子裡的自己,相對無言。像一顆在海邊的石子,浪打過來,默默承受,漸漸被磨得光亮。難怪我們在書本上讀到的文學、藝術名家,都是折騰一生,從血淚間走出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