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蛋白面膜


廚房有用剩的蛋白不要浪費,做個蛋白面膜。蛋白面膜可能是世上最易做的面膜,只要噠上面就可以。如果你嫌無挑戰性,你可以加兩滴檸檬汁或蘆薈或蜜糖打勻,才噠上面及塗頸部。蛋白面膜要注意的是,一收緊便要立即用清水洗掉,敷完面部明顯光亮了。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1

紅燒獅子頭


弄肉餅吃剩的免治豬肉拿來做紅燒獅子頭。獅子頭其實工序不算多,尤其是我已經放棄自己手剁豬肉。曾經聽過最好吃的獅子頭肥肉要多,最後燉好肉丸裡頭那些脂肪已經溶掉,變成一個個洞,看起來更像獅子頭,所以買肉時就挑比較肥的。

免治豬肉放在大碗中,下已經揸散的豆腐一小片(就是這個秘密材料提供那種鬆化的口感)、切碎粒的馬蹄(家裡沒有馬蹄,改用同樣有少少嚼勁的洋蔥粒)、一隻蛋(肉少的話便下少一點蛋白)、蔥粒、調味:酒、鹽、糖、麻油、胡椒粉、生粉及生抽各少許,順時針拌勻,加少少雞湯,打至起膠後再噠肉餅兩噠,放入冰箱雪半小時。拿出後捏成球狀後放入滾油炸至金黃。

我只會用半煎炸的方式煮,找個小一點的鑊,下數湯匙油,大火煎到一邊香脆後轉小火,慢慢煎所有面,最後大火煎至金黃。缺點是肉丸呈異型六角,但省油又較健康。

肉丸炸好後放在廚房紙上吸油。倒少少餘下的油在砂鍋爆一片薑,下大塊切的紹菜,炒兩下後加入雞湯(或水加蠔油),放入浸軟的冬菇及肉丸,加一湯匙生抽,上蓋小火燉它十五至三十分鐘,最後加放紹菜,滾起後落鹽調味,埋玻璃芡收汁即成。

中村藤吉本店

綠茶早已成功打進北美大城市的市場,正在戒掉咖啡的愛飲,找美式汽水代替品的愛飲。所以我在友人面前,從我的京阪奈之旅提起得最多的,便是宇治的抹茶。那裡的抹茶店數目就如香港的七十一,眼花撩亂下我求其走入間其貌不揚的茶店中村藤吉本店,但原來裡頭別有洞天,除了前門的外舖,中間種有株百年古樹的花園,入面還有間餐廳,而且還有waiting list。當各食客邊說日文邊一副好冧個樣,我知道我撞對了地方。

沒有叫他們竹筒裝抹茶雪糕、紅豆泥、白玉團子的招牌冰品,因為先前喝了杯好苦的抹茶不甘心,誓要試飲加糖加奶的抹茶怎個味道,只有叫這個套餐才有(其實是我不好紅豆和白玉,冬天吃雪糕又有點那個啦)。


套餐來到的時候旁邊兩名日籍男生的餐亦正好送到,我們三人先拍照,把食物放進口裡,然後同時發出像味王的震驚呼聲。那奶油,溶在口裡,配一口抹茶戚風蛋糕,微微的回甘,哇~~~~~~~(手放在面頰大力搖頭)。那杯奶綠,好飲到傻咗,差不多喝光的時候就想哭。

對鳳庵茶道

很隨便的去看宇治,事後發現居然誤打誤撞跟隨了官方的宇治茶路線

先去世界遺產平等院及鳳凰堂看那叫人明白什麼叫舉頭三尺有神明的巨型鍍金阿彌陀如來像,然後走到宇治川畔市營的對鳳庵體驗一下茶道。

兩位穿和服的婆婆安排我在和式大廳等,廳中間有個窿,裡頭有個壺在燒開水。先送來一碟栗子菓子。主理的婆婆做了堆看來無意義的動作,例如對摺再對摺調手巾仔(帛紗)、抹杯邊等,才落手造正宗宇治茶。因為她們好看得起我沒有讓我坐立禮席,我全程要跪坐,到這個時候除了雙腳痛楚,對眼前的茶道儀式已幾乎失去知覺,完全違背了茶道當中叫人陶養心身的禪學。婆婆突然好起勁地用茶筅出盡奶水之力,但仍然保持儀態快速攪拌茶粉,面前遞來杯香濃的抹茶,上面是一層薄薄的小泡。


因為不知道怎樣賞茶,索性當飲紅酒,先搖下個杯,呷一口,給兩個婆婆來個好震撼的眼神,然後一大啖,媽的,好苦,先前吃的菓子不是說能減輕苦澀味嗎。但我最後還是腳痛住一口氣把它喝光。

湯葉丼

抵達宇治數小時我又聆聽到自己個肚,見到間餐廳門口有張拍得好吸引的照片,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湯葉丼,還是走進去叫了客來吃。吃完,便學識什麼是湯葉丼,還有便是以後都不會再吃湯葉丼。

其實那些新鮮腐皮味道很好,只是用醬油略煮加個芡再淋上飯面吃有點太寡了。最好便是中間加塊牛扒啦。

宇治detour

京都旅宿來自廣島的女生奇怪我為什麼會挑去宇治detour一天,我說只是隨便去看看呀。

宇治是有名的優質抹茶産地,亦是紫式部的長篇小說《源氏物語》的主要舞台,空氣中的歷史味道在踏出火車站已經聞得到(其實是所有東西看起來也是舊舊的)。因為沒有必遊景點、必試美食的枷鎖,下火車後我就聆聽自己啦,聽到個肚打鼓,便在門外有一大缸鰻魚的外賣店叫了客鰻魚飯,再在賣雞蛋和雞的店點了兩串炸物,跑到宇治橋聽住流水淙淙,對住呀紫式部個石像一個人撐起檯腳來。看當地人溜他們的柴犬。

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六必居


記得嘛,那時候在北京遇上六必居驚為天人,把他們的黃醬偷偷運回美國,用它煮出來的排骨,就是有種無論如何用其他醬料也混不出來的味道層次。那包黃醬最後好像沒有用完便要棄掉了,後來我們分手後,我的冰箱還是備了樽磨豉醬,味道當然不一樣,而且,我也許久沒有弄排骨了。

今天我在這邊的超市看到六必居的干黃醬,原來我們再不用偷運什麼,事物隨住年月已經變得簡單容易得多,但我最後也沒有把那包干黃醬買下來。

梅菜蒸肉餅


知不知道梅菜為什麼叫梅菜呢?並不是因為它看起來霉霉爛爛,而是因為它起源於梅州!梅菜乾是客家人的傳統名菜,我到梅州時當然買了幾包帶回美試試啦。我將會用這些梅菜做好幾個菜,頭炮怎少得了經典的梅菜蒸肉餅。

百度告訴我,梅菜有三種:菜芯、菜片和粗葉,味道清甜爽脆。其中菜芯以芯嫩、色黃、味香爲上品。我買回來的便是甜菜芯,做肉餅最緊要不要弄錯用了咸梅菜。梅菜先用清水浸三十分鐘,揸乾備用。免治豬肉下少許糖、鹽、生抽、胡椒粉、生粉及酒用手順時針拌勻,逐少加入浸冬菇的水,打至起膠後,加入生油及少許麻油,倒入切碎的梅菜及浸軟了的冬菇,放在碟上大火蒸10分鐘,灑上蔥花即成。

雜菌扒玉子豆腐


個多兩個月沒有入廚房,餓自己的菜餓得緊要,在腦海盤算怎樣把想吃的全部加起來。湯實在沒有時間煮,不如弄個粟米湯,但這樣便不能煮最愛的粟米玉子豆腐,那不如做個雜菌扒,但其他三道菜也沒綠葉,不如加些荷蘭豆,最後的完成品便是這個雜菌扒玉子豆腐。

玉子豆腐切塊沾薄薄一層生粉,放入熱油中火炸煎香兩面,盛起放在廚房紙上吸油。荷蘭豆搣去上下蒂後,放入加有少許鹽及油的熱水汆水一分鐘,隔水後用冷水喉水沖(才脆身),待用。蒜泥及一片薑下鑊爆香,倒入洗淨的雜菌,炒至金黃後,玉子豆腐及荷蘭豆回鑊,加少許鹽調味,最後打個蠔油芡即成。

creation

前兩天因為男朋友一句「誰還有在看你的網誌?」,跑去看這裡的訪客記錄。每天仍然有人來看,全因食譜。聖誕假期訪客更多,焗青口、意粉等的做法不少人想知道。

說這些,是因為我希望自己開始正視,逐漸離開廚房的這兩年間所失去的。

我曾經好愛好愛煮。每天煮,兩、三餸,加個湯。每天也用雙手,從無到有,好像施法術一樣,變出讓人吃得快樂的一碟碟菜。很多人過了畢生消耗消耗,卻從來未用雙手去創造,下廚,每次也是一種creation。

踏入廚房,腦袋便集中起來,又像神遊,又像練功。下廚,是極度私人的活動,與食材練玉女心經,它們有時又像卡通片一個個彈出來跟你說話,次序要做好,份量則隨心,然後手拖手,變魔法。

從廚房捧住菜走出來,卻原來可以為除了你以外的人帶來快樂。兩口子坐下來,白米飯香,有魚有肉有菜有湯,均衡飲食,打造溫馨生活。或填飽一大班人的肚子,五花八門的味蕾去體現你的creation。

別人以前問我最愛什麼,我輕易而舉便答煮。對我,煮不是滿足吃慾,箍住枕邊人的心,而是我的身份。我曾自稱美少女廚神,一點也不臉紅。因為有樣全心全意去做的事,很光榮。

數個星期前收到中學同學的網上短訊,說找食譜又找到我的網誌去,什麼時候出山。我覺得不應該再給自己藉口,工作忙、男朋友吃齋、無心情…去令自己離以上所講的越來越遠。

Monday, December 26, 2011

清酒煮蜆


新鮮蜆約廿隻,買回來後用清水加點鹽浸一小時,讓蜆透不到氣便吐沙,然後洗淨瀝乾。兩湯匙牛油下鑊,略爆蒜泥,下半杯平價日本清酒、半杯雞湯及少許水,滾後下四分一杯味醂,倒入蜆,上蓋(水多一點沒要緊,因為粉絲吸水)。一兩分鐘後開蓋,放入已預先浸軟的台灣冬粉(龍口或韓式粉絲亦可,我喜歡較粗的冬粉有咬勁),下少少鹽及胡椒粉調味,用筷子攪拌,這個時候蜆應該已全部開蓋(蓋打不開的要丟掉),上碟,灑上蔥花即成。

Friday, December 23, 2011

三及第湯,或是我從小叫大的枸杞豬潤湯


當媽告訴我要搬去中國時我生氣得語塞。走上Google Maps查梅州在哪裡。一個女人,過了中年,跑到不認識的地方。我生氣,或多或少有點像古時的人責怪別家的婦人如何不守婦道,不安於室。我以為我媽應該靜靜的過埋下半世,唔好搞咁多事。但後來才發覺,我媽至少還有二十年。

這次我到梅州看我媽,發現她女人仔一個,清潔,紅光滿面,健步如飛。別人跟她說的客家話,她或者只聽懂六七成,但也不害羞的大聲以客家話回應,如果發現自己講錯了,矯正,再講一遍。梅州算得上是大城市,她就算沒有摸清全部的路,最基本的街市、超市、銀行、車站等至少用雙腳走得到。抵步才沒幾個月,已經添置了個小地方,冬天雙腳冷我問可要替她買張地毯,她答,「我不要這麼多belongings。」

過去多年的有色雲霧像散開來,我重新望住面前的媽,原來她勇敢、強大;原來她完全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搬去梅州;原來她真如我男朋友早前告訴我一樣,正在做夢想年紀大了後想做的事。

她說,走在街上,可以想像她爸爸小時候在梅州成長的片段。她在哀悼,哀悼父親的離去。她說,客家話七歲後便再沒有講過聽過,現在要慢慢重新學習。她在尋根,尋找一些屬於自己但迷失多時的事。她說,家裡只要一張床、一套桌椅、一個電視及一部電腦便足夠。她在放下,放下人生裡多餘的人物,靜靜與自己共處。

我本來很害怕上梅州看我媽,怕看了些什麼叫自己難過。回來後我是難過,但不是因為她實現了我自己當初齷齪的猜度,而是我後來發覺,二十年其實好短。

Thursday, December 08, 2011

長洲之歌風風

恐怖片
是你
在窗罅攝進來

的鬼嚎

長洲之歌風

露台出面的將軍澳
燈光看起來閃呀閃

原來是大松樹在狂風下搖曳上演的手影戲

給我搭過的的士叔叔們

Calling周一晚微雨在旺角朗豪坊接客,何文田愛民村落客的的士叔叔。雖然臨落車你見我一抽二能個樣懵懵哋,已經提醒我睇清楚有無漏嘢,但我還是把手機遺留在你的的士上。你後來有否聽到我在商台《馬路的事》招魂?如果你聽到,你或者已經知道你之後接的那個無良乘客已經順手牽走我的電話。對不起了枉費你細心的苦心。

Calling周四凌晨三時五十分在灣仔Neway接客,中環離島碼頭落客的的士叔叔。當你言之鑿鑿話最受歡迎K歌是彭家麗的《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然後又說什麼至少現在時下年青人沒有唱潮州歌的時候,我以為你是癡線的,「我上了變態殺手的車晚節不保喇」的念頭一閃而過。但當你續話我聽,想在中環租間房仔來瞓覺,因為開車時常常會嗑眼瞓,但每個月千多元開支實在有點大時,我發現你只是傻的。我唔想你有天拉埋個無辜乘客上天堂,有啲錢係唔慳得㗎。

Calling周四在碼頭接客,海洋公園落客的的士叔叔。雖然我見到你睇住我先跑上的士靜雞雞話你聽要去海洋公園,不要讓後來上車的媽咪知道時,你有邈我嘴;但當你見到我媽抵步時好大聲哇哇聲地問這裡是否海洋公園時,係咪好開心先?嗱,回家surprise吓你的媽咪啦,要不老婆也可以。

長洲之歌歌

葉子在地上飛
我跳起
以為是曱甴

風吹樹影婆娑
我跳起
以為是隻大如狗的貓

長洲之歌


總會知道我幾時就來返到屋企

Thursday, December 01, 2011

分明

回到香港身體很容易起變化。打個邊爐第二早起身喉嚨痛、食個蛇羹便頭痛、牛肉吃多了立即作病。不止是吃的,晚上被蓋得不夠多翌日多鼻涕、頭髮濕滴滴跑落山又頭暈、沒有頸巾箍住條頸又咳。因為香港一切都是鮮明的。

食材新鮮,什麼燥寒滋陰立即現眼報運行在身體裡,薯仔國的食料雪它個七七四十九日,志在飽肚不痕不癢,食龍肉也無料到。香港天氣四季分明,熱到噴火冬得刺骨,身體髮膚隨住大自然交替轉變不能莫視。

在這裡的人,其實天地環境促使更要內外敏感,同自己時時交通,發展靈性學懂尊重萬物循環,不可能像在美國的人糊塗過渡。但為什麼事實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