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09

raining cats and dogs


朋友家的航空母艦里奧究竟見到什麼這麼緊張?

便是我們那隻在友人波子旁邊痾batbat嚇到我面青的犬女。

木須肉汪汪


那天買了木須肉薄餅,與邁邁公主到金門公園睡草地。汪汪。

放生


周末在街上領了個汽球,便開車到臨海的公園把它放掉。

都是四輪驅動的錯


爆呔,出煙,要換四條,放血中。

Wednesday, July 29, 2009

柯柏文霸王硬上弓


柯柏文霸王硬上弓,撞爆百老匯隧道天花,yeah。

雜項188

一星期中央的這天晚上天氣不太熱,風扇吹來涼意,趁有時間浸個浴,五顏六色的浴粉挑個橙色的叫濁河,心想浴水看起來會像濁河嗎,熱辣辣的跳進去太滾熱了先蹲下來,手拿著這星期的東周刊,讀誰誰誰放棄長俸當教授去,浸得頭頂出汗後便淋個冷水浴,然後邊聽Bob Marley的雷鬼音樂邊打blog,小鹿問你知道我與Bob Marley同天生日嗎,我問那你知道我跟Jimi Hendrix同天生日嘛,他諷刺說兩人很相似呢,都是黑人,我說,還吸很多很多的毒。前天煲的五花茶還在喝,今早汽車縱火狂徒殺到我們這區,就在隔一條街燒了兩輛車,採主第一件事問有無影到相,哇,凌晨兩點喎,清早去的時候ABC電視台在,問我那以後車還要泊在街上嘛,我是看清楚沒有roll機才答的,午餐吃了久違的皮蛋瘦肉粥,那店用半肥瘦咸豬肉,下午茶是腿蛋包,晚餐煮麵,因為這數天臨睡前都在讀歐陽應霽的《香港味道》,專程去買午餐肉加隻荷包蛋,回味無窮。還有,因為我也是用拼音打字,又自命是才女,所以好怕好多錯字,請不要掉我蕃茄。

Thursday, July 23, 2009

倩影


早前到友人家慶生,澳洲美男的照片出來了,可惜穿裙子的我盪鞦韆時他正好在一眾奧迪凌志名車前打籃球(!撞花點算?),沒有替我拍下美麗的記錄,現用我們家的狗狗在槌球欄前的倩影頂替吧。

Wednesday, July 22, 2009

超簡易電飯煲臘腸飯


放工不餓本來要跳過晚餐,近11時肚子卻生氣了,趕緊弄個簡易臘腸飯,平日我會多浸冬菇然後放在冰格留用,不過今天沒有,挑數隻薄花菇,再加便宜碎瑤柱,用熱水浸一陣子也可以。米洗淨後,在電飯煲加入浸冬菇水及雞湯,煮米水的分量要比平常的多,放入切絲冬菇、碎瑤柱及切片的臘腸,加半湯匙煲仔飯甜豉油及少許麻油,啪制煮熟,再加甜豉油及蔥花撈勻,加兩條煠菜心,食得。多了明天帶飯。

Thursday, July 16, 2009

Tuesday, July 14, 2009

豆腐菠菜焗意粉


家裡的小鹿吃素,對我這個廚娘來講當然是晴天霹靂,後來習慣了素菜也可以弄到好吃的,只是限制較多及要多花創意。早前台灣出產素食有問題嚇了我一跳,最高肉含量好像達四成,所以現在唯有全部改用美國貴齋肉。又因為下廚時間不多,現在很多時候只會做semi-homemade的東西,像日本的S&B磚便大派上場,可惜沒有骨湯底的產品不多,如豆奶粟米,沒有其他白汁的濃郁,卻像甜甜玉米湯,平常用脆玉瓜、蘿蔔蓋飯就可以。

午餐吃了粥今晚想吃味重的便弄了這個豆腐菠菜焗意粉,意粉隨盒上指示煮軟,最後一分鐘下菠菜,隔水後放入抹上牛油的焗盤,豆腐撲上粟粉煎脆,擺在意粉上,蒜頭爆香炒蘑菇,加入鮮奶及豆奶粟米磚(當然亦可以自己推白汁,我也推了少少加稠度),鹽及胡椒調味,淋上意粉,加上芝士及麵包糠,350度焗10分鐘再broil 3分鐘便成。(我在自己那邊加了火腿絲,要不煙肉碎也好,忘記拍照所以放上來只有這個翻亂樣,本來美美的,信我)(聽說豆腐菠菜不能同吃,不過少少應該無所謂吧)

Sunday, July 12, 2009

舊時綠卡


胡垣坤指,他的一輩生長在不合法的恐懼陰霾下,因為大部分人的父母也非法來美,或違反一些法規,華人只能閉起嘴艱苦工作,像他的父親胡顯常。

「紙上祖父」蔡有志


今年已83歲的胡垣坤看著「紙上祖父」蔡有志的照片,進入沉思說:「從來未見過這個人。」現在兒孫滿堂的胡指,不會把證件上的姓氏改回胡了,因為1950年代,移民局仍然抓得緊,把非法移民遣返回國,那時候為了避免引人注目,非要等待到其父親過世後,才能夠把姓氏改過來。但後來胡垣坤而用蔡姓一名,繼續用上蔡姓,他的孩子孫兒也用上蔡姓,紙上的這個姓氏,將會世世代代相傳下去。

※胡垣坤在1969年與另一位以故著名歷史學家麥禮謙在三藩市州立大學授教,全國首個美國華裔歷史的大學課程,是該校開發全美第一個族裔研究系的基石。他專門研究建築,我告訴他我在大學時便寫過一篇三藩市華埠建築的家課,他問那我有否讀過他的研究,我只能滴汗。

84歲的Frank Quan


那天我新春灣區行大運,跑得成身汗,加州公園護林員說,來,讓我替Frank及你拍張合照。本來我是好型襯衫加大大單車袋的,怎知被個海風吹成這樣囉。

跨越族裔的浪漫愛情故事


1925年出生的關文是第三代華僑,祖父關洪國(譯音)(Quan Hung Quock)於1837年從廣東移民到三藩市,先在都板街開設雜貨店出售衣褲鞋襪,根據關的口述,因為祖父企業家好遊盪的性格,又遷徙到華人蝦寮開店,組成家庭,關文的父親及舅父(Henry與George)在蝦寮出生。

關文說,也不知道父親與舅父二人如何踏入捕蝦的行業,可能因為從小在蝦村長大身邊都是蝦民,所以便理所當然入行。一天,兩個騎在馬上從三藩市來郊遊的年青少女,巧遇這對蝦民兄弟,互相一見鐘情,便結合組織家庭,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關歸里恩


讀畢聖拉斐高中的關文在二次大戰時加入海軍,回到華人蝦寮不久後,父親便於1951年去世,關文說,父親當時才50歲左右,離去得早,身為長子的他,便把蝦寮撐下來。關協助母親,帶著兩個弟弟及一個妹妹,在蝦村經營小吃店,除了好評如潮的鮮蝦、蝦乾外,還出售小吃飲料,供應遊客。

直到60年代初關歸里恩亦去世後,關文便繼承了整個蝦寮生意。當被問到為什麼不學弟妹出外闖,試試其他行業,捕蝦能手關文說:「從小便在這個蝦寮海灘跑來跑去,放學回來又要清洗數十隻舢板,生活是要繼續下去的。」關文至今也未娶妻,隻身一人獨守蝦寮。

華人蝦寮



在短短6年間於1875年,三藩市海灣的捕蝦營盤已有26家,而數目亦逐漸在加州各地從北至塔梅勒斯灣(Tomales Bay)到南至蒙特利灣(Monterey Bay)擴散開去。

其中一家便是離東灣麥林縣聖拉斐(San Rafael )市三英哩,位於聖巴勃羅灣(San Pablo Bay)西南邊的「華人蝦寮」,根據1880年的人口普查,蝦寮當時有419個男人、20個年青男子及11個女子聚居,有學校教師、理髮師、醫生、兩個園丁、及3個雜貨店,是個小小自給自足的華人社區。

埃靈頓方少芬


位於沙加緬度縣三角州地區的小鎮埃靈頓(Isleton),雖然名氣不及鄰近的樂居鎮(Locke)大,不過仍然展示過去華人留下的不少足跡,更吸引到年輕華裔考古學家到來考察,望把這段被遺忘的先人歷史重現。

在加大洛杉磯分校修讀考古學博士生方少芬在烈日下,蹲在埃靈頓鎮秉公堂舊址旁邊的空地,埋頭工作。方表示,1926年大火後,這塊空地變成兒童遊樂場,後來再演變成中文學校,她向記者展示剛出土被燒過的一些玻璃,並解釋道,從這些看來像廢物的小物中,學者比起文獻更能清楚了解當時華人生活,例如一排出土的鈕釦可以用在衣裳上,不過亦可以是華人賭博的籌碼。

高祖父早於1850年代來美的方少芬抱表示,在美國考古學的華人學者數目少,專門研究美籍華裔歷史考古的就更加少,所以她抱住考證華人在美歷史的決心入行,在這個炎炎夏日,帶同正在放暑假的外甥女一同「掏垃圾」,把沙加緬度縣三角州華人歷史延續下去。

※以上是節錄,方少芬今年才26歲,我忍不住說,我跟你年齡一樣大,不過看,你做的工作多麼有意義,後來我又覺得這樣說不對呢,我何嘗不是正用文字把歷史寫下來。

沙加緬度三角洲


近月都在忙這個,排華法專題,專程開車到沙加緬度三角洲,走了數個小鎮,與不少的人說話,分享很多故事,跟你們分享一下,本來是應該額外在這裡多寫一點感受什麼的,可惜太累唯有把工作寫下的放上來獻醜了。

馬總統


忘記把這個記下來,有點醉了的他,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是他要上廁所。還有台灣電視台的主播個個也長得好高呢。


然後在校園看到在一片草原上這小抹的白黃花。

屍花


三藩市州大剛建成的溫室展出剛要開的屍花,聽說惡臭像死屍,可惜屍花怕醜遲遲未肯見人,溫室主任唯有先用其他臭花頂替滿足來者對惡臭的期待。

抱抱,親鼻鼻


家裡隻豬平日便是這樣睡覺的,每次見到也忍不住撲過去跟她抱抱,親鼻鼻。手術後肚仔的毛終於慢慢開始長回來。

woodsy

昨日開車上Sonoma,到朋友爸媽的家燒烤,就在深山裡頭,鄰居送來自己種有機的脆玉瓜和黃瓜,別人的狗在追鄰壁農場的牛,我們到達的時候其他人已在游泳池爬上來,女孩子們髮端性感的滴住水,都穿著背心裙,光著腿在草地玩槌球,槌球棒五顏六色,耀眼非常。廚房旁邊有個鋪上寶藍色磁磚的書架,滿滿的全是食書,當然少不了白底紅字的《Joy of Cooking》,不知是什麼年份的,走廊掛住屋主友人送的藝作,一個白色三呎乘三呎掃上白漆的木盒,裡面裝上數十個發條音樂盒,走過的人也忍不住上發條,叮叮叮叮音樂歡送走到廁所的客人,廁所嘛,有大大的單方落地玻璃,在浴缸浸泡時候可以看到外面的森林,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廁所呢,站著的企浴上頭有天窗,可以看星星,馬桶水缸是神奇的水族箱,屋主的心思在每個角落,像抹手毛巾掛住的木佛手,我說,哇,這間屋好癡線,從澳洲來的美男子說,嗯,我嫌太woodsy一點,然後就一人跑去拍日落。

Saturday, July 04, 2009

假如我成為一尾海豚


男友個blog的post是邁邁面向海灣,標題是「邁邁對大海沉思:假如我成為一尾海豚」。

做狗好過做人啦


國慶假期要我上班,便叫男友帶家裡隻狗來我公司找我吃午飯,都話做狗好過做人啦。

國慶好慶


平日球賽大塞車還嫌不夠嗎,今晚還放煙花喎你阿媽,成條街停頓,明天家裡出面情況只會更嚴重,記得上年封街,屋企也無得返。

見一鑊就想打佢一鑊


看他身後的人就知也有同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