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2, 2016

網頁上的簡介說,大廚把他太太的家族小農田改裝成這家在法國普羅旺斯的分子料理餐廳。從整面牆的落地玻璃看出去,一片花海,草地也仔細的修成一圈一圈。當第一道甜品上枱的時候,他正要接個從美國打來的業務長途電話。他把電話拿起走出餐廳,剩下她一個人,服務員不知如何是好,問她,甜品要繼續上嗎。她點頭,知道這餐飯完結了,而他,也許永遠也不懂欣賞外面那些花草,縱然明明就在他眼前。

Saturday, October 01, 2016

公司團隊的晚宴聚會選在一間為美國人口味而設的高級越南餐廳。在座的人各點了小杯雞尾酒,晚宴對話離不開工作、美食。她在這種場合儘管努力的投入,心裡還像是有個害怕的小孩,瑟縮在一角,希望眾人快點離她而去。

對坐從越南來的同事對前菜深感滿意,說這家餐廳總算合格。她本來想開口提起自己多年前去何志明市單獨旅遊,在迂迴後街,看見一些主婦,週末在自己家小後園放兩個半個人高的鐵鍋,放幾張矮小枱凳,擺起pho檔,是多麼的新奇。但一想到自己那時候膽子小,只嘗過有店面的餐廳,對這種街上的敬而遠之,便把話吞下肚。

她用叉子把眼前的鱈魚壓下去,一瓣瓣的魚肉整齊變成梯田,中間的肉沒有全熟,細心看帶點透明,的確是高級餐廳的鱈魚。

Wednesday, July 20, 2016

白日夢女

真是的,都什麼年紀了,還躲在被窩裡看漫畫看到凌晨三點鐘,還要是明天要上班的星期二,看講述三個33歲單身女人的作品『東京白日夢女』。

正中我的要害。33歲,也是未婚,感覺也沒啥著落的吊兒郎當樣子。也當過備胎和小三,女人在戀愛上內在的掙扎,也七七八八的感受過,討厭自己、壞女人、迷失、骯髒、歇斯底里、不屑、淌血。雖然我跟女主角們好像有點不一樣,每段感情完結後都努力檢討,至少希望不再犯明顯的錯誤,立志成為更好的情人和朋友。


但讀到這裡,現在還沒什麼危機感的我不禁害怕起來。「年輕的時候毫無畏懼,也不考慮前方等待著的會是什麼,走在不斷向上的軌道之上,只有期待越來越膨脹。總覺得在這之後,在未來,等待我們的一定是美好的事物,因為覺得我們一定會得到幸福。我們自己把期待越升越高,不知天高地厚應是越升越高。啊啊,這樣啊,剩下的肯定只有跌落了啊。」

咦?幸福,不是在自己手裡嗎?美好的事物,未來靠雙手自己建造不成嗎?我會不再毫無畏懼嗎?激動人心的東西會越來越少嗎?過了三十歲,前路就只有走下坡嗎?我不承認,是因為我不知天高地厚嗎?我是在,發白日夢嗎?

(畫風有點熟悉?是出自『海月姬』的東村明子)



Tuesday, July 19, 2016

我在飛機上的時間很多

這是五月份時寫下得。當然現在心境又不太一樣啦。:)

我今年三十四歲。我很幸運。大部份的時間我忘記我有多幸運。但當我靜下來,沒有電視,沒有互聯網的時候,我便有心情去回想過去幾十年的光陰,然後結論永遠只有一個,便是我真的他媽的幸運。每次說自己幸運,我都怕老土,耶穌上身或是心靈雞湯,但我真的他媽的他媽的幸運,一切已經為我準備好了。

我天生是要說故事的。我人生第一段路,迂迴曲折,風大浪大,就是要安排我去狠狠的經歷。我明白了。小時候我討厭自己,窮,單親家庭,性格不討好,最喜歡的明星是郭富城。有次把他英文名字用原子筆寫在掌心中,被老師發現害怕得死,怎料老師只說,你把Aaron拼錯了。青春期掙扎比其他人要多,但也學會再不羨慕別人,慢慢的成為自己,最喜歡讀三毛寫在沙哈拉沙漠出走打造自己生活的故事,其中最喜歡的音樂是陶喆的I'm OK大碟,特別當中的『找自己』,但還是不知道從何開始脫離無窮無盡的抑鬱。廿多歲時努力的感受,嘴裡總說有多愛自己,很努力的追趕錯失了的光陰。說得追,當然還是處處告訴自己所有的不足,雖然已經把父母隔離得遠遠,但恍彿還是聽到他們說我不夠好,要再跑快點,還是沒有自信並沒有完全接受自己。

我今年三十四歲。我坐在飛機上,因為無聊,但又因為暈機浪不能看電視電影,在小電視屏幕找來飛機提供的華語金曲,「百聽不厭的懷舊華語經典」中有郭富城,有陶喆,還有林子祥。上次因為工作回港,坐在我旁邊的便是林子祥,從我幾歲女聽他每一個晚上,到他現在離我只有一條飛機跑道,是需要多麼的moment,人生的moment。

我又忘記我有多幸運了。都安排好了吧。所有要經歷的,沒有差一分一毫,都是要成全我的。這不是耶穌上身或是心靈雞湯,是折服。我天生是要說故事的。這些經歷讓我多看百態,多走世界,是要把我的同理心養大,訓練我風大浪大也不怕,知道迂迴曲折才令故事引人入勝。我的一生,已經準備好。大學畢業後打第一份工,原來已經是love of my life,我離開只是要去磨刀罷了。

ah lam

2015年其實有個亮點,一直未有機會在這裡寫下來,直到今晚。我很喜歡看在深夜電視播放,一家叫Time Life公司所出一系列老歌唱片的廣告,主持人七情上面努力推銷這些帶給很多人無數回憶的老歌,今晚在他們的YouTube頻道慢慢煲。Power of Love是這家公司的代表之作,150首70至90年代的老歌,精選當中幾乎我每首都懂哼幾句。我以為都是小時候聽媽媽卡式帶時學會的,直到Starship的Nothing's Gonna Stop Us Now,我興奮對家裡的人說,這首歌,我知道!但就是想不起來為什麼,雙手卻自動在search bar打入『神奇兩女俠』五個字,然後林子祥的聲音響起,冷雨撲向我,點點紛飛,千噸高溫波濤,由你湧起。呀,原來是80年代香港電影音樂的養育滋潤,讓三十年後的我,有點情懷。

好了,說了這麼一大段,去年的亮點究竟是什麼呢?八月的時候,又要因為工作飛印度,我總會選國泰,暫停香港。在三藩市的機場lounge已經看到一身運動服的林子祥,在商務艙安定下來後,發現坐在旁邊的正是他。心裡當然尖叫,空姐purser也過去打聲招呼,歡迎林先生。我想他應該想要些私隱吧,便正眼也不看他一下,但還是偷偷在飛機電視上找來懷舊金曲playlist嘗試找他的歌。只有一首『愛到發燒』,也夠了,聽著小時候穿尿片已經會跟著跳舞的歌,身邊坐著就是ah lam,你說激動不激動。

今晚,就好好地聽飽他的歌。

Sunday, July 03, 2016

月亮河

他睡午覺,我從電視老電影頻道,找來蒂凡尼的早餐,首幕在紐約五大道,月亮河這首歌徐徐響起。  超過十年前的事了,故人把我帶到紐約卡耐基大堂,聽紀念為蒂凡尼的早餐作電影配樂的 Henry Mancini的音樂會。當樂團奏起月亮河這首歌時,我那興奮至今未忘。對於這位故人,只剩下零碎的片段,都仍然是美好的。我都忘了跟他分手時我默默在另一個blog心碎的繼續寫,今天重讀八年前寫的,像一個世紀前的事。那時候獨居,開始畢業後第一份正當工作,與下一個他剛開始走在一起,『再見了。要跟曾經這麼美好的事情說再見,原來需要這麼大的勇氣,原來可以這麼痛。』也曾寫下這些叫現在的我還忍不住落淚的句子。

Sunday, June 19, 2016

書的偶遇3

在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買了張臨摹豐子愷的畫,純粹因為那個題,讓我噗一聲笑了出來。後來在西安,天正要黑,從城牆走下來看到間小咖啡廳,入內點了個紅棗奶茶,隨手拿了本叫《護生畫集》的書讀起來,就看到我買的畫。原來豐子愷當年跟大師約定每十年出一次叫人愛護一切生物的畫集。看來隨意的,到最後都能連起來成為一些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