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6, 2018

初心

也不記得自己三月時留了這麼一段,說要起動去做自己的事。轉眼又三個月,我那小小的飲食生意,也開了個頭。2018年,我決定是達成自己心願的一年,把恨做了很久的事,通通幹掉。我很起勁地去做,然後很快,新的問題便來了。原來因為做人不是一個checklist,不是逐個逐個剔除,就圓滿。我很多年前就想有自己的生意,希望搞飲食,以前很多藉口不起行,現在起行,發現原來不繼續搞下去的藉口,更多。

我這個食療小生意,終於弄好牌照,每個星期到中央廚房工作(早兩天還切了半個手指頭,止了個幾鐘頭血,血才勉強停下來,現在是少了一隻手指打字,哈哈),包裝,送貨,拉客人,做市調,做外展,賣廣告,繼續研發新產品,找供應商,找合作夥伴。每天攪盡腦汁,擺個心出去,有人支持,但亦不時遭踐踏,像被一家狗眼看人低的coworking space說我們的東西不夠好,但我們的產品在另一家店銷情不錯,算打個和,當然要努力集中在發生了的好事上。

最怕是原來別人不喜歡,不需要你的產品,所以我參考很多市面其他的公司,飲食業,尤其是健康飲食CPG類的,很多輝煌斷言和虛假資訊,對準人性貪心,懶惰,我越看越灰心。究竟我要如何包裝,如何說這個故事,要妥協什麼,堅持什麼,想做這件事的初心,每天被考驗。然後發現,我一開始,其實最大是為了玩,貪過癮,覺得好好聽,才走上這條路,這樣遇上挫折當然想放棄,因為麻煩接踵而來,不好玩了。所以我要重整,加把勁把心神培養得足夠強大,放鬆,不忘繼續玩,但勿忘那希望做點好事,給多些人帶來滿足的初心。Checklist剔除了,但繼續行落去。

Saturday, March 31, 2018

是時候了


是這樣的,我去年十一月辭了我那做了七年的工。七年,幾乎不能想像我有這樣的能耐去幹一件事幹足七年(其實是沒有的,我七年轉了三個崗位)。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我是前世做了好事,今世才有機會,在對的時間對的地方,與這家公司遇上了。或許比我更早的人會說,我進去的時候已經沒有剛開始的好,但對我來說,我一生人再也不會遇到這樣magical的時光。當你身邊四周都是滿懷跟你一樣理想的人,大家有心有力,去相信,去實驗,去失敗,去爬起來再嘗試,去撞牆,去學懂;當人人智商爆燈(情商例外)、戰鬥力超強、同時又超級care,成長升呢特別快;當一家公司沒有自己,只有共同的理想,相信mission,讓你盡情的發揮;當一份工,變成你人生的動力,帶給你實踐機會、成就感、人生意義、朋友、戰友,你知道,這是,絕對的,可一不可再。

那為什麼要走呢?其實兩年多前已經做到精盡人亡,完全的burnout,放慢腳步下來也沒有好轉。但我就像明知這個男人不能終老,仍然死心不息,這麼多年的感情。看看出面其他的男人(看其他公司的CEO),個個奇形怪狀,要不老土鈍死,要不無遠見,要不就像個生意佬;看其他公司做的東西,要不無聊得要死,要不就是mission不對辦;就算到後期公司變大了步伐變慢了,我仍然基本上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外面有這麼大自主性嗎?我做慣推個feature出街幾百萬人立即見到的,我能做只有幾千人用的東西,而獲得同樣的滿足感嗎?如果出去發現原來還是覺得你最好,要吃回頭草,好丟架的。有這麼多恐懼,走也走得不灑脫,所以我2017後半年精心安排,讓自己在工作以外更深度地發展興趣,慢慢的抽離,當最後一次說要走時(之前鑊鑊話要走都被勸改變主意,一點定力也沒有),我終於能夠堅決地告訴我們的VP,我要出去做自己的事,是時候了。

Sunday, October 15, 2017

TWA機票



家裡亂得一團糟,星期天終於有空收拾,把散得一天一地的書放置在不同的書架上。有紀念價值的舊書,放在睡房裏;較有實用性的,放在餐桌旁。去年前在三藩市圖書館年度舊書攤,買回來一本依達,一本侶倫。懷念一番,在網上重讀鄧小宇七十年代在號外寫下的這篇,說他走遍香港,想買這些絕了版的書。『結果﹐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加上丘世文熱心幫忙﹐東湊西拼﹐才找到其中一部分﹐就是在名字後面印滿星的那幾本﹐全部都是破破爛爛的舊書﹐有一本中間還奇跡地夾了張兩毫子的車票﹐可以說是對溜走的光陰作了一次最好的見證。 』我微笑,因為我那本裡頭也剛好夾了張票,但不是兩毫子的車票,而是一張飛到三藩市的TWA機票。可惜沒有名字,真想知道是什麼的人,必定是一號人物。

Saturday, July 08, 2017

十年

想跟你分享這個神奇的故事。記得九十年代末千禧初嗎,那時候還未有博客,很多人卻已急不及待打造網頁,把自己的一生上載。那個時候,我寫很多,也讀很多。第一次接觸台灣這個時代崛起的文青,我特別受其中一個的文字深深吸引,她叫小8,第一個網站叫《帶狀記憶》,第二個網站叫《我親愛的黨》。她就是酷,書讀很多,文字用得精確,那個時候誰不做作呢,但她做作得最自然。當她出版手造書,我第一時間買下來,從台北公館寄出的小書,那個牛皮信封,手寫的美國地址,過去十年,我搬家了八次,都珍重地留下來。

後來在Google搜索她好幾次,所有她用過的化名都像被故意毀屍滅跡。今天星期六,我在網上查看不同印刷書的資料,世界各地仍然有不少熱衷的人自家出版,把要說的話,放在一本小書裡,業界最重大的活動之一是Offprint與Tate Modern每年合展的Offprint London。讀著讀著想起小8,又再搜索她一次,不果,卻靈機一觸,在flickr找來她的英文姓名,便終於找到了。原來她已經蜚聲國際,用英文名字(其實就把小8翻成英文Shauba)闖出名堂。她把書寄到我手上沒多久便跑到倫敦讀MFA,然後創辦了一家出版社。她仍然在不停生產漂亮的書刊,今年五月也參加了Offprint London。


Hoppípolla

心動去冰島原來已經有十年,因為他們那套驚人的紀錄片《Heima》。那天那地那聲音。柏克萊希臘劇場泊車位永遠不夠,遠遠的把車停下,慢慢的走上山坡花了半個小時,那聲音,卻已先在耳鼓裏徘徊,打從心裡。

Sunday, February 26, 2017

手動意粉機

我喜歡看一個日本手作人叫『peaceful cuisine』的youtube頻道,他一系列把聲音放大,沒有伴樂,專注於他親手做菜的錄像,尤其是他手作意粉的一集,用手動意粉機,一下一下篤篤篤的聲音,壓出麵來,更叫我對用雙手神往。我家裡有一部全自動製麵機,亦有kitchenaid廚師機好幾個包括壓麵和出條的意粉配件,但那天在小木屋,有意大利朋友指導,一下一下的轉,麵團多次壓平後出條那種滿足,提醒我時時回歸手造的重要。

滑雪假期

有兩個晚上在小木屋這麼多時間促膝談心,當然要準備好各式的飲料。除了啤酒、紅酒,還有自製mulled wine,八角、肉桂、橙、蘋果酒; 然後是hot toddy,一陣蜜糖就是潤喉;臨睡再加一杯加了波本威士忌的熱可可,火爐的火燒得正旺,身子因為酒精暖和起來,這才是真正的滑雪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