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暹粒拾穗


越南起飛的飛機延誤了數小時,到柬埔寨暹粒後以為預訂的tuk-tuk司機一定已不耐煩離開,怎料下機卻看見大大個牌寫上我名字,連忙上前向司機鞠躬說十萬個對不起,他笑面耍手。剛下過雨的暹粒空氣像晾乾的衣服,在路上我看到漂亮的彩色氣球,和這個像米勒名畫的畫面。

The Gleaners
Jean-François Millet
1857
Oil on canvas
Musée d'Orsay, Paris

打退心魔1

自從開始我的無業生活之後,最常遇到的問題便是「那你現在究竟在做什麼呢?」,雖然我通常敷衍回答說「無呀、行行企企啦、晌屋企坐」,但其實我是怕講真心話會惹人眼紅,因為我呢,每日睡到自然醒啦,然後食個午飯,便去行海灘!

打退心魔2

又或帶隻一齊狗去啦。

打退心魔3

又或者散步去Ferry Building啦,在岸邊邊飲檸檬水邊與隻狗吹海風。

打退心魔4

然後再去本地土產朱古力王國隊杯熱朱古力shot。

打退心魔5

又穿條新裙子去看百老匯啦。

開幕前與身邊人走路到市府廳外的公園吃熱狗浪漫浪漫吓啦。

打退心魔6

當然唔少得星期天去食雪糕啦。Coi個前pastry chef開的這間時時要排隊的!

打退心魔終極篇

仲有就係時時四圍去看日落囉!

咁,無業的壞處當然數也數不完啦,尤其是我這種工作狂,無業有時真的比死更難受,時時有隻心魔在吵吵鬧鬧說,那你的前途怎辦?太久無業履歷會很難看喎!人家實話你一事無成啦!人人做個位做好幾年便穩穩定定,你呢?整個二月交白卷呀你你點對得住列祖列宗?等等等。因為小鹿隸屬創意行業,身邊不少朋友也是遊牧式自由工作者,以前我會覺得他們的確幾無所事事,成日半夜兩三點在網上畫畫,但現在自己對腳套入別人對鞋,才發現,這樣的生活,時時要與心魔作戰,才最最需求毅力、自發力、行動力、時間管理能力及不屈不撓的意志,這真是個好好的磨練。而各位八掛的親友放心,雖然我暫時並沒有主動求職,但我滿腔大計,為怕小產,其實已小咗幾胎,成功後才跟你們分享。現在我還有場仗要打,與病魔的仗,昨日病倒了。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我的老人周末作文完

老人式享受


雖然渡假屋有兩條獨木舟,但我們碰也沒碰,只是在見到其他人伐的時候熱烈鼓掌,最後我們只是晚晚hot tub好幾次,然後看電視,抱住隻狗,瞓吓晏覺,去超級市場買甜筒吃,行下海灘,作老人式享受。

我真的好驚鬼


我一直有個夢想,希望到寧靜的湖旁邊,躺在地上,晚上看星。那我們晚上把車停在一望無際的路邊,抬頭是上百粒的星,大大小小,身邊人把手提電話拿出來,用觀星軟件,輕輕指出獵戶座說,很久沒有看到它了。然後我說,我好驚有鬼呀(!),快啲返去咯。

I heart my Speedo


重點節目是hot tub,我們準備好香檳呀紅酒呀蠟燭呀,但我身上穿的是一件式黑色speedo囉,那我不停對小鹿道歉,對不起呀我這麼不浪漫穿speedo,然後他那條泳褲褲頭爆開,因為有人肥咗,好多。咁打和啦。

合照


這張是小鹿拍的,我很喜歡,除了有點像俾條大木杉扳過來那part外。

光頭呀邁


我們一致投票贊成扮死的海豹樣子好像呀邁,似唔似光頭呀邁?

呀邁最開心

呀邁這個周末就最開心啦,可以成晚在木板地樓梯走上走落,第一晚就嘈到小鹿瞓唔着,第二晚就輪到我。

廁所又大,俾佢四圍碌。

求其到《The Birds》


我們的行程是,把車求其開到不知名的地方,累了便停下來找東西吃。第二天求求其其開開吓車,發現山崖對面海灘有好多海豹,我好興奮問身邊人,啲海豹好似死咗喎,係咪死海豹呀快啲過去睇啦,但我們與那邊中間卻隔了個海,怎樣過去呢,好求其地問路下找到這個迷之海灣。叫它迷之海灣是因為有好多海豹攤在個灘扮死,頭頂不下百隻的海鷗上條般兜圈飛來飛去,墨西哥人在野餐,奇怪的人在拾玻璃,然後我找到一隻被吃至見骨的海鷗屍骸。

我轉頭跟身邊人說,「《The Birds》囉!這裡像。」迷之海灣名字叫Bodega Bay,回到三藩市才發現,怪不知得個名咁熟,呀希治閣《The Birds》故事原來真的是發生在Bodega Bay。

沾湯吃


起來手頭有什麼便弄什麼好了,熱前一晚在超市買下的蕃茄湯,在麵包放上塊本用來伴餅乾吃的芝士,有cheddar和monterey jack,放入焗爐慢烤,樣子不算吸引,但麵包底是完美的香脆,沾湯吃,一流。終於有番少少童軍戶外考烹飪章的感覺。

保住那一髮青山


睡房和樓上大廳對牢Russian River,早上起來入眼簾的便是青山綠水,床邊是董橋的《保住那一髮青山》,合適得很,人變得更慵懶。

活力之旅


情人節農曆新年周末北上租了一間渡假屋,就像港人入長洲,不過我們只帶了隻狗,沒有帶袋炭。出發前我非常興奮又話要遊水又話要扒獨木舟,去到才知道中伏,因為,是冬天囉,就算是加州,也是有冬天的,我一時忘了。這個活力之旅最後變成「哇有蜘蛛呀咦好凍呀條河做乜係泥咖走啦不如返去睇電視之植物周末」,我對自己完全是失望的,以前呀,做女童軍自己紮木筏出海、中學是野外定向隊通山迷路的我,現在好多埋怨。

去完海灘後回渡假屋看電視訪問Lady Gaga,連隻狗也悶到瞓着。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小感動的歡愉

在床上讀董橋的《今朝風日好》,比爾茲利漫憶一文說「比爾茲利當年設計的墨綠金花金字封面和書脊裱入封底內頁存照。」我摸摸手中董橋這本設計與上述一個模子的書,閉上眼便能幻想到他講一八九幾年的這本書,會心一笑。在電台聽到Sigur Rós jónsi首張個人大碟的新歌《boy lilikoi》,知道他四月來三藩市。讀亦舒寫的「在廚房渾忘一切,專心把芫茜切成末子,生薑磨碎,跟著老師研究肉類紋理,把食物當藝術」,更加深信烹飪真的能帶來幸福。從家與呀邁走路到Ferry Building看農夫市場的果醬,看到刻在地上的一首詩。在梳化看電影,完場後發現你和呀邁雙雙在旁邊睡著了。你靠在我胸部捲縮起來,我低頭嗅你像嬰兒的頭髮,輕輕掃你的背。

Monday, February 08, 2010

粟米薯仔餅


洋蔥與煙肉切粒小火炒香備用。薯仔兩個一半生磨成細絲,另一半煠熟後做成蓉,放在大碗裡,加入一隻蛋、洋蔥及煙肉粒、灼過的粟米、麵粉約兩茶匙,下鹽及黑椒調味後拌勻,用匙羹把薯仔漿放入熱油用中火炸,待一邊炸至定型後才翻到另一面,兩邊金黃後放在吸油紙上即成。

每日例程

一直好有興趣其他人的電腦例程是怎個樣子,我先在這裡分享我的:1電郵2面書3plurk4開始聽港台《晨早新聞天地》5SF Gate6San Mateo Daily Journal7San Mateo County Times8UC Berkeley Newscenter
9UC Newsroom10Cal State PA11Twitter(從這裡無限伸延)12把有趣的新聞電郵給前採主13Google News14Google Reader15有空便讀《蘋果》名采及《明報》社評筆陣論壇副刊。哇,做乜咁樣就兩個鐘?

蘋果雞蛋沙律


今天東西吃得太多晚上便做簡單晚飯,煎了薯餅後才醒起沒有applesauce,便在平凡的蛋沙律裡頭加入蘋果粒,吃起來酸酸甜甜平衡味道。雞蛋數隻煮熟去殼冷藏後切粒備用,少許洋蔥切粒後灼熟,與雞蛋拌勻後,加入比例為一比三的奇妙醬及日式(kewpie)沙律醬,加入鹽及黑椒調味,然後最重要是加少許芥辣(mustard)及咖哩粉或paprika辣粉,否則味道會很寡,最後加入切粒蘋果,拌勻放入冰箱雪一陣至冰凍即成。

Sunday, February 07, 2010

分享的歡愉

到越南餐廳叫咸檸梳打,韓籍加拿大男生和多倫多出生的印尼華僑表現好奇,順手抓起用來吃pho的膠匙便往我杯裡舀,嘗了一口二人說,好怪呢,你面口更變成一枚酸梅,說「你還是喝我的泰式奶茶好了」,我回敬一句「你懂什麼,沒有咸怎吃到甜」。在網上看到有人寫Chet Baker,我問聽Radiohead與Mazzy Star的你知道誰是Chet嘛,你竟然搖頭,我連忙播《My Funny Valentine》大碟,你說vocal好,我說,要vocal好嘛那就要聽Sarah Vaughan,立即播我那轉得爛的《At Mister Kelly's》。看PBS的Antiques Roadshow,有人拿來Andrew Wyeth的水彩畫,現場專家評估價值達45萬元,你哇一聲,我答,Andrew Wyeth喎,有沒有看過《Christina's World》,就在紐約MoMA之嘛,如沒有記錯就正正在樓梯走廊旁邊,在紐約出生去藝術館如吃生菜的你說,「呀對,的確是看過的」。

專注的人最美—Swan Oyster Depot


這幾天在街上、在網上遇上很多專注在他們所做的事的人,發現他們散發旁人看起來像金光的一層晶瑩,便在構思一個名為《專注的人最美》系列。

1912年開店的Swan Oyster Depot打開大門已近一個世紀,34年後來自西西里島的漁民Sal Sancimino頂下小店後,便一直由家族裡各大小男丁充當雇員。Sal膝下有六個兒子一個女兒,當這傳統意大利家庭唯一的女兒家走進法律世界的同時,她的兄弟自小學會開生蠔。六十多年隨隨走過,時光卻停留在這只有20張高凳的小店,現在輪到Sal的孫兒拾起魚刀,一大條三文魚,先切走魚鰓,再慢慢把第一層的魚肉片去,第二層的才送到客人手中。店子六個男丁,店後面六個鈎平排掛住各人的衛衣、三藩市巨人隊的棒球帽,牆上一張褪了色的啤酒女郎海報,平日與來自長島的Blue Point、加州的Kumamoto蠔為伴,下班後這六個頂一頭榛啡色柔軟濃密頭髮的Sancimino,不知道生活又是如何。

靈感


星期五晚上與家裡小鹿和呀邁走路到北岸區Columbus街覓食,飯後走到不遠的Cafe Trieste點芝士餅和摩卡咖啡,圍在我們附近的是一個個穿黑皮褸在抽煙兇神惡殺的男人,我打個短訊給小鹿問,是真的意大利人嗎?他回說是,我再問,是黑手黨嗎?他回說有可能,我再說,怪不知得當年哥普拉就是在這間小咖啡店寫下《神父》劇本啦,靈感囉。靈感是,店裡有人正彈奏即興的鋼琴,外面大門坐著個紅白橫間衛衣的男人在彈結他,一大堆的意大利街坊在抽煙、喝濃濃的espresso,在玩dominos,然後講殺人計劃!

food porn



星期六的下午廿多分鐘花在Swan Oyster Depot外排隊,來兩個大頭out-fo food porn給你們看。海膽好甜美,雖然友人話食到梳打粉水味,果然是專業食家,我們還吃了多種生蠔。我回到家就強姦小鹿咯,呵呵呵。

Friday, February 05, 2010

(37.79, -122.42)-(37.80, -122.41)-3


呀邁去間美容院裡有隻好有性格的貓,這張照片正好拍下牠衰衰的表情。

(37.79, -122.42)-(37.80, -122.41)-2


在西雅圖機場過保安檢查的時候,檢查人員根據聯邦設定指示,查看各人駕駛執照,再提問一些相關的問題,他問我的是,「Powell街,那非常接近cable car總站吧,會否時時聽到響鈴聲?」哇,為什麼問題這麼難,聽唔多喎,海獅叫就聽到,但我這樣答你會否認為我是假的,當我是恐怖分子掉我入監倉。最後我答,其實不,還隔數個街口,不過周末人的確很多很麻煩,特別在排隊買starbucks時。

(37.79, -122.42)-(37.80, -122.41)-1


正要出門帶呀邁去公園然後去美容院扮靚靚時,才發現掉失了車房的鎖匙卡,找了好個半小時一無所獲,便師奶地走到網上求支失物籤,觀音話孫策以璽借哀兵,即是已失之物,無法尋找,該斷念者,咁我當然信觀音,所以就在沒有車開的情況下走路去美容院,放低呀邁後施施然走路回家,看到美麗的景物,拍下照片,到書店看雜誌打書釘,買個日本菜午餐回家吃。嗯,美麗的星期五。

Captain Dan's PB&J


Cliff House Sutro's吃brunch,小鹿在甜品的餐牌上看到他的蘇眉———PB&J(花生醬加果醬)雙眼發光,正想像我呀媽當年罵我為什麼去自助餐第一件事會拿個牛角包一樣,狠狠地話他一輪誰會咁豬蠢吃花生醬三明治的時候,送上來的卻是異常精緻的一個甜點,包住花生醬內餡的朱古力小半球放在pound cake上面,中間夾數塊焦糖香蕉,旁邊是raspberry coulis,好可愛,不過小鹿個樣仲可愛。

食齋人的痛苦


那天經過銅鑼灣街市,家裡的小鹿看到那肉檔門前的豬仔牌,忍不住叫了聲:「哎呀,poor babe」還有經過魚檔,他又說,咁那些魚透不到氣,攤在籃上翻來翻去好可憐呀!

Thursday, February 04, 2010

用自己方法


這是我辭職的導火線。那天坐在公園長椅,一貫以玩鬧的口氣brief採主,問他的意見,他說,換著是我也會棘手,我說,好吧,那我用自己的方法試試看。

兩道菜

近日在整理另一個網誌,把食譜全搬過那邊,方便只對食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更容易瀏覽。偶而發現一份在與上一任男友分手前沒多久寫下的食譜,當中寫到他突然興起想吃楊協成新加坡風味咖哩醬,為什麼這麼彆扭要特定吃這樣的東西呢,答案原來或可以在5年前的另一篇食譜找到。那時候他要到美國密西根州做三個月的暑假工,我便隨他去那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公司提供的宿舍沒有電飯煲,坎飯就只能用原始的方法,不知從哪裡弄來一罐外貌華僑得不得了的楊協成咖哩醬,做了一道咖哩雞飯。回頭再看一次兩道菜,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模樣,兩個人,原來也已是完全不一樣的人。

黑椒雞球炒烏冬


這個是我常到餐館吃的菜,其實在家裡自己做也很容易,而且不會像街外的吃到最後一底油。烏冬煮至五成熟即撈起過冷河,備用。雞肉切柳用鹽、糖、麻油、生粉及豉油醃好,用乾蔥爆香鑊把雞柳炒至8成熟盛起。洋蔥、青椒切絲,與銀芽同下鑊炒(我偏食怕青椒辣所有用雞湯燴了一陣子),雞柳回鑊,倒入烏冬,加入由李錦記煲仔甜豉油(老抽也可以,為了加顏色,再加點糖)、冷麵日式醬油(其實生抽也可以),加入鹽、黑胡椒及蔥花炒勻即成。(我大懵,忘記落黑椒,後來補番)

Tuesday, February 02, 2010

瑤柱蛋白炒飯


還有昨晚吃剩的白飯便做這個當午餐。乾瑤柱浸軟後加少許糖蒸約半小時,拆散備用。兩個蛋白加入少許雞湯及麻油,打數下起泡前即停下,下鑊中小火炒至8成熟盛起。爆香薑蓉、瑤柱及切薄片的芥蘭芯,倒入隔夜飯炒,最後蛋白回鑊,鹽及胡椒粉調味,灑上蔥花即成。

剩下來的蛋黃,加入原味乳酪及蜜糖做面膜(家裡沒有乳酪我改用麵粉),敷個5分鐘洗掉便成。蛋黃面膜比起蛋白面膜變化少得多,可惜每次剩下來的卻是蛋黃,可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