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11

潛水教練一頭金髮,就如所有滑水熱點的男男女女,被太陽洗禮得多近乎泛白的髮絲粗魯地亂飛,綠色的眼珠狡猾頑皮,加對酒渦,遠遠望去已經知道是個危險人物。等待我們在草地上穿上潛水衣時,他開始講起自己帶住兩萬元美金,出走了一年半,最後在泰國教潛水直到身無分文,打電話給母親叫她出錢買張單程機票回家去。現在?再儲錢,明年搬家去洪都拉斯,因為那邊水清沙幼。潛水完畢齊去吃tacos,喝啤酒,一籮籮的故事從他口裡說出,像peter pan帶wendy,像snowman帶那小男孩,帶我飛往夢想的國度。忍不住妖自己那些小兒科出走,問自己,什麼時候可以轟轟烈烈精彩去。

學習101

‧原來在海底嘔吐的話,會引來魚群爭相吃你的嘔吐物。

‧原來death cab for cutie已經組隊了14年。

‧原來日落區有家韓國酒吧兩點才關門。

‧原來覆盆子酒bokbunja ju溝capico是人間美味。

‧原來三藩市灣區不少人玩拉丁rock。

感覺101

星期四晚上十時多公路上飛機特別多,看起來像巨大的螢火蟲。總會想起中秋節的孔明燈。

去看朋友肚皮舞表演,走錯路,到了一所社區中心,七點天已黑,一堆小朋友大人卻在泳池嬉戲。突然間湧上心頭的感覺是,原來世界有好多好多的人,都同時過著不同的生活。我放工,你游水,他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