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8

wondercon

昨天好友生日,在我淫威下被迫與我同去三藩市鬼佬漫畫節。因為拿動畫公司工作證去不用入場費,所以在場遇上不少同事。然後連我那眼角非常高的好友也完全明晒為什麼我返工可以這樣心散。因為公司真係好多靚仔呀!(大心)

真的,動畫公司裡三十歲以下的十個有八個都係靚仔靚女,真是一間膚淺愛美的公司呀!同我好夾呀!♡_♡

白膠泡

頂,終於有晚有空坐下來可以拿住電視遙控讓腦袋空白一片,就係要趁這個時候搞一鑊粥,倒了半樽白膠漿落地氈。繼上次倒蠟落梳化事件後,又要搵網上曾sir ehow.com教路:原來趁還未乾時立即先用餐刀刮走多餘白膠漿,用水擦濕,再用沾了白醋的毛巾抹呀抹,白膠漿便會起泡(化學作用吧),這個時候便倒些少熱水,再用刀刮走白泡,重複幾次地氈便像新的一樣。

Art Deco

別人去邁阿密South Beach享受陽光與海灘欣賞美女著比堅尼帶住耳機踩滾軸溜冰,我這等悶人去South Beach當然是去看Ocean Drive上著名的二十至三十年代Art Deco建築。上圖為Henry Hohauser 1935年的Colony Hotel,完全展現了Art Deco注重的豎橫對比,下圖為同一建築師1938年的作品Crescent Hotel,用上比較少見的不對稱手法,不過三層facade仍然清晰可見,當然少不得Art Deco被稱為眼眉的建築元素。如對邁阿密Art Deco建築有興趣可以下載以下由邁阿密設計維護會所發的簡易多圖少字PDF檔案讀讀。



同場加映N年前在維也納拍下對Art Deco影響深遠的Vienna Secession大樓(裡頭有Gustav Klimt在牆上直接畫的Beethoven Frieze,記得當年看著比自己還要高大,音樂家馬勒做模特兒的騎士及許多裸女的震撼非常大),你們覺得這兩個風格的建築有相像的地方嘛?

美不勝收

好像很久也沒有發現大自然的美。生活過的太匆忙也沒有閒情去停下來留意,周邊的,山水、人物、花果、翎毛。和這隻饞嘴的天鵝。

海鮮潛水艇三文治

因為新奧爾良海灣的地利優勢,這地區的海鮮新鮮非常(尤其catfish),所以要試傳統特式小吃po-boy潛水艇三文治必定要選叫有蝦有魚有蠔的,不然就白白浪費了這餐我跟梁生排隊排上個多小時的午餐了。這間三文治小店裡頭一家三代堅持即叫即做,婆婆邊細心切菜邊跟客人閒聊,媽媽落單執頭執尾,比我年紀要小的兄妹負責炸東西,看見那可愛紮起馬尾的女孩差點把自己雙手同放炸爐弄得通紅班班我跟梁生不是不心痛的,不過凡事也要付出代價,美食亦然。要是這食店放棄堅持,他們大可一早把炸物做好,兜攬在門外等得煩躁的人龍,不過我們便再無機會吃到此等美味了。

我叫的是半蝦半蠔三文治,麵包烤得剛剛好,蝦蠔咬下去擠出滾熱的肉汁,秘製的醬料或酸或甜舌頭要好一陣子才適應過來這複雜的味道。蝦煙韌彈牙質感配上爽脆生菜絲,外面再加上一層軟綿綿溫熱的麵包,這一定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三文治。

相反比po-boy較傳統的西班牙式海鮮三文治一比便被比下去了,所以誰說變種一定沒有好的,教父二也比教父一好看啦。圖為我去年夏天在馬德里人頭擁擁的著名小吃店El Brillante點的bocadillo de calamares(旁邊是horchata特飲)。乾巴巴的我最後吃掉所有魷魚拿個麵包去餵白鴿。


Domilise's
5240 Annunciation St.
New Orleans, LA 70115

金山風情畫の日與夜

の有朋自遠方來


の究竟我幾時先的起心肝去學用我部相機

櫻花滿開

這個三天長假趁空離開電腦螢幕,出外走走,不過不小心病倒了,唉。

會心微笑

Your fellow sufferer in the office.多謝了。

google calendar

我要我二十多位員工在google calendar上放上他們的時間表好讓我能更方便安排工作,現在才只有一半人已經擠得日曆五顏六色。最好玩還是可以一窺員工們在上怎樣的課,究竟是那個憨人早上八點上Physics for Future Presidents,不就是我那最疼錫的設計師囉。我疼錫得的,當然是因為她靚女啦,呵呵呵。
一係就走,決定唔走的話,便要收口,不要再埋怨,更不要有憎恨,不能夠讓情緒控制自己,遇上不如意的不要再掘強給別人面色,要學會說話的技巧,不一定要少說話多做事,因為原來你話不多人家已經習慣沒有理會你的聲音,需要表達意見的時候就要站出來。不要讓問題往自己身上沾,人家的錯誤過失我勞氣也是徒然,倒不如放手慳番啖氣。人家給我一堆一堆的廢話藉口,由他們吧,我投資的感情要全盤抽起,事不再關己,便不勞心了。

你問,既然要做到這樣,對自己對報紙也無要求,留下來幹什麼。其實我真的是想走沒錯,可能是因為覺得沒有面子吧,中途放棄者是最失敗。

我最疼錫的設計師話許久也沒有見過我笑,白頭髮也越來越多。真的要留下來的話,便停吧,停止再埋怨。停止再憎恨。

地通拿

到了一級方程式賽道之地,佛羅里達州的地通拿(Daytona),我們去了跑沙灘。心情興奮,因為終於從美洲左邊的太平洋駛到右邊的大西洋,才短短數天之隔,眼前已經變成另一個洋,感覺好不可思議。我們叫這個「做大案」,要耐心有計謀地圍剿一大群海鷗在同一區才做到這種效果,不容易耶,當天還有個剛學好走路沒多久的小女孩和我們搶生意呢。

派利是

去梁生遠房親戚家拜年,第一次聽到有人問梁生,什麼時候輪到他派利是。以前也有跟梁生討論這個還是敏感的題目,彼此也有共識是未來可行的事,不過現在從別人口中聽起來,我是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的。就跟這個人?幾年後一同派利是?我想我還是不行吧,我心裡始終是一個孩子。

咑咑啲咑

農曆新年快樂!大年初一三藩市校區所有學校均放假一天,不過我學校不屬於此區。@_@ All I want for New Year is 攤坐梳化蓋住毛氈剝瓜子看「咑咑啲咑 咑… 咑 咑啲咑 咑… 咑啲咑啲 咑啲咑啲 咑啲咑 hey」新年電視廣告。

拜拜PMS

心情終於穩定過來。因為studio時間較普通藝術課少,所以這學期選讀了戲劇服裝設計。對於對華衣抵抗力屬滿分的我來講,這個選擇在我踏入教室,見十個有八個是戲劇院學生講說話如在舞台上演戲的時候已經知道是大錯誤大錯誤二零零八。加上講師是個典型尖酸英國人,同學仔又當我是深山大野人,有一陣子是蠻沮喪的(要知道,我這等dork,除了讀書無其他事做得好,是那種被老師話兩句便要生要屎的不折不扣草莓族)。昨天拿了這個畫了三分鐘的草圖給講師過目,她竟然話我的畫有Edwardian氣質十分成功云云,叫做執番身彩。

另,今天收到消息我報紙設計得了州際獎,月尾去領獎,叫做拿多塊牌好讓報館掛在牆上,無失禮街坊啦。而且收到總編兩蚊利是,與各同事經歷超級星期二感情昇華,請人那裡又七七八八,終於請了那個早前招募會見過面超有氣質我一見嗒糖的藝術主科女生做插畫(睇樣請人的無良雇主),牛皮燈籠助手被我狠罵完一輪後好像有所啟發,週六迎新又請來了動畫公司一位曾在我們報紙做插畫的動畫師跟我們部門講話。上啦,上啦,軌道呀!梁生今晚做團年飯,有白切新鮮黃毛雞,蒸加州鱸魚,炆冬菇生菜及燒肉,我十指不沾陽春水,早走放工回來便有飯吃,正。

If it makes me feel better

早上一點多,剛勉強趕完功課,學校作業只在熱身期,實難想像中後段日子如何應付。動畫公司今天是自假期後第一次回去,同事仍然好,仍然熱心幫忙,那裡對於現在的我來講,是一片靜土。可惜我能抽出工作的時間太短,投入才沒多久便放工。身邊人均催促我快弄好portfolio好去找後路,我卻把精力投注在錯誤的地方上。近來好像交上惡運,每件事情均要做它三五四次才完成得了,時間便是這樣兜兜轉轉磋跎耗光。想做的做不來,不想做的卻佔了我大部份時間,每天八個小時以上在報館,服侍那班少爺少奶,電郵打不停,會又開不停,八個蓋子掩十個煲,做全天候保母,兩個最強插畫師先後盲眼和患阿蒙尼亞,還要有個連在InDesign弄table都不懂教她什麼也教極唔識的倒米助手。我要哭哭過,大哭哭過,淚光哭過,要鬧人鬧過,家裡的肥仔鬧過,報館裡的有用人鬧過,現在只要想起報紙兩個字已經頭痛,聽見我助手把聲就想跳樓,見到佢個人就想推佢落街,然後總編還講風涼話話其實你當初可以不要任何助手,對,是不是我那些執頭執尾執人屎的工作全部你來做?咦,其實他說得對,我連執屎也不敢叫我的助手做,什麼也是我,弄得全身也是屎。明天是超級星期二,喂,去年他們零晨兩點才出選舉結果,最後設計部要早上四點才完成,我最後一班火車回家是十二點九,好啦,我明天瞓berkeley囉,然後唯有跟動畫公司那裡說我週三還是回不了去,那些等住我去完成用來找工的動畫件就永世都做不完,為了就是教些白癡弄table。現在越想越激心,不如開始畫幅matte painting放入portfolio算了,才醒起我那伴了我八年多的tablet筆因為我帶回報館幫插畫填色竟然在我那一塵不染的設計部桌子上弄丟了,真是X你XXXXXXX。

照片是昨晚十一點多回到家,梁生為我做的湯碗蘿蔔糕,你看蘿蔔絲便知道足料,是肥仔他親手磨的,超好食,有茶樓水準的。哎唷哎唷,我現在全世界唯一makes sense支持我整個人運作的便是梁生了,真係要唱首《至少還有你》。「直到感覺你的髮線 有了白雪的痕跡」,我們兩個其實現在也已經白髮班班,不用等到天荒地老。

燶牛腩

相由心生,我現在的面相,眼耳口鼻毑埋一堆,十足下圖的牛腩,燶晒。真係,行路打倒褪,煮牛腩也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