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11

Railroad Revival Tour


好了,要趕稿的時候便跑上來偷懶。我想講,上星期四我們去了個感動得要哭的演唱會,就在屋崙港口,旁邊是海灣,對牢整個三藩市skyline,金門橋、Transamerica Pyramid、Coit Tower,遠遠也認得出那熟悉的形狀。我們在草地上鋪上床單,叫David Bowie的比薩批有雞肉、caramelized onion和cream sauce,來一杯士多啤梨lemonade,朋友們都擠到台邊去,我這種亞裔小矮人決定扯白旗,在海灣旁找個空曠位置,隨台上的樂隊都變成豆豉,三隊平日上班聽的folk rock,Edward Sharpe & the Magnetic Zeros、Old Crow Medicine Show還有在電台第一次聽到已經驚為天人的Mumford & Sons。主音說,「看,那日落」,他們有他們在台上唱,大自然在旁邊表她的演,天空一輪輪的顏色,高樓大廈變成一點點燈火,場地單位在四周掛上燈泡一盞盞的亮起,我說,這便是我要的婚禮。前面的一對情侶整晚手牽手跳舞,節拍強勁的時候跳起肯肯舞,其他的男男女女轉圈跳上跳落,都是原始從心的快樂。音樂會主題是火車,三隊樂隊乘坐火車走訪數個城市表演,我們這個第一站場地裡放上一列古董蒸氣火車,旁邊有人指導如何運作,整晚嗚嗚作響,走過一點有一隻兩個人般高的用鐵皮做的大蝸牛,會噴火,我們就像就入了奇異的國度。今晚,又聽他們的音樂,上來記下這麼的一夜。

出海


在新居可以坐這隻小船「出海」,好期待睇吓我們會否翻艇。

我城


要搬新地方,第一件事當然去巡視她的圖書館,有西西的《我城》,加一百分。這個新城市,將會是我城。

我見過兩個美國總統了嘿嘿嘿

Monday, April 04, 2011

自樂


星期天早上市中心一條後巷,這名男子扭開放音機,最大的音量,一人在唱Andrea Bocelli的Con te Partiro。投入得不得了,雙手揮舞像指揮要音符繞住旁邊高樓的樑而上直達天空。縱然難聽得要死,但他有我沒有的,是入無人境界的自樂。

Sunday, April 03, 2011

食蔥聰明

石堆真有心


周五留在家工作,當然溜去海灘,今次晚了點,坐到太陽要下山,打個電話叫男朋友開車來齊齊看日落。

收音機


再一次的天災叫我們終於買了緊急包,三天兩人份的糧水,藥包,再加了兩隻紅十字會的手力太陽能發電多功能電筒收音機。包裹寄到來打開,取起小小一部舊式收音機,愛不釋手,沒有電子自動掃台,沒有連接電腦,沒有podcast,轉動那顆圓形的鈕,原來大氣電波充滿不同聲音,原來人外有人,第一晚已經抱上床邊聽邊入睡,像小時候偷偷聽《天空小說》進夢鄉。

在這個星期天的晚上,面頰因為兩天來不停在太陽下走動,曬得輕微的滾燙,雖然外邊溫度隨住日落降下來,但腦瓜子還是暖暖的。打開收音機,七八十年代的搖滾樂,執拾、洗衣、做飯,就像去了那簡單的年代,大蓬裙上繫條花布圍裙,日常地做日常的事。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