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9, 2016

書的偶遇3

在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買了張臨摹豐子愷的畫,純粹因為那個題,讓我噗一聲笑了出來。後來在西安,天正要黑,從城牆走下來看到間小咖啡廳,入內點了個紅棗奶茶,隨手拿了本叫《護生畫集》的書讀起來,就看到我買的畫。原來豐子愷當年跟大師約定每十年出一次叫人愛護一切生物的畫集。看來隨意的,到最後都能連起來成為一些情節。

書的偶遇2

我在北京租住的四合院房東來自建築師世家。在一牆的書海中我看到一份博士論文,題為《中國古代市井圖像的時空特征-歷代《清明上河圖》》比較研究。這正是我大學主修藝史第四年論文的題目。拿下來仔細閲讀summary,慨嘆原來時光又偷偷走了這麼多,也慨嘆我當年有閒情耐心寫這樣的然並卵。╮(╯3╰)╭

書的偶遇1

都說你把心交出來,宇宙總會找個機會回報。這幾個月我老是碰上值得記下來,與書本的偶遇。 完結這次學麵之旅,在北京的最後一天,我當然趁機到書店鑽。怎料跑了三間書店不是已經倒閉便是休息,最後走到第四間,第一本坐下來讀的是胡適《人生有何意義》。他說人生,人與動物最大的分別在於能夠運用雙手做事。我瞄一下我放在書上的右手,因為蘭州零下十八度冷水揉麵數十小時爆烈紅腫,感受特別深,胡適顯靈跟我說話呀呀呀。

生活的白痴

山西有一黑一白,問我是什麼,白當然是麵條,黑,是醋?不是,原來是煤。在山西北部接近內蒙古的山頭,很多大貨車,貨櫃都用布包起來,我問司機運的是什麼,他答是煤。籃天豎起一棟棟的是發電廠。我說,我都不知道我平日用的電從哪裡來。他說,你從來未見過煤吧,我問BBQ燒烤的算不算,他說,不是,那是木碳。

一定要慢慢來

我是那種什麼東西差不多快要用完便會慢下來不捨得用光的吝嗇鬼。所以家裡常有好幾年也用不光的雜物、面霜、墨水筆、調味料。但真正不捨得不捨得,婉惜到像輕輕撫摸小貓咪幼毛的,成世人可能只有幾次。最近遇上一個漫畫家叫九井諒子。不得了,她的作品,對上一次有這種感覺--這樣的佳品,現在全部享用了,我餘下的幾十年怎辦呢,一定要慢慢來--是岩井俊二的電影了。你們快去看看,《龍的學校在山上》、《龍可愛的七個孩子》、《抽屜裡的生態箱》,當然還有最近大流行的《迷宮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