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0

慘白的天空襯著街外汽車濺過水窪的聲音最是迷人。清晨五時突然聽到門鐘趕緊跑去開門,看到的是還未天亮的靜默。睡不了,思念著閣置已久早上上網的特殊情意結。下床用最熟悉最省力的姿勢開機,慢慢看到一個個眼仔,彷然與這片天空同出一線。

Monday, September 04, 2000

我,今天,被不知從那飛來的兩個霓虹廣告牌責親。一個寫著『天意弄人』,另一個寫著『禍不單行』。早上還是好開心地追看我的『四大才子』錄影帶,還認識了一個新四字詞…『上吐下瀉』,天氣酷熱也開大兩個風扇(紙巾受不了冷氣),外面突然傾盤大雨,打著火窩的我固然感覺幸福。臨睡邊吃菠蘿邊看wild wild west這片子,胃無端端劇痛,注意這種痛非一般痛,是由胸下至肚底都抽縮難忍。一來因為m又就來,二來懷疑是那煲火窩,三來菠蘿又玩革命逃離,零晨一時我深明『上吐下瀉』的感覺。攤在床上抽筋+不讓自己嘔,突然口水與鼻水一同流下,想著為什麼我無擘大口口水都可以流出來這麼神奇之際,才發現自己又傷風了!他娘親,我啊,等了一個星期才有時間吃我粒藥性強烈要睡足一天的傷風藥,整整個多月的傷風終於好,不夠兩日天氣由三十下降到七八九,睇怕對落幾個星期我又要繼續玩『邊個鼻窿透到氣』這個無敵小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