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2, 2016

網頁上的簡介說,大廚把他太太的家族小農田改裝成這家在法國普羅旺斯的分子料理餐廳。從整面牆的落地玻璃看出去,一片花海,草地也仔細的修成一圈一圈。當第一道甜品上枱的時候,他正要接個從美國打來的業務長途電話。他把電話拿起走出餐廳,剩下她一個人,服務員不知如何是好,問她,甜品要繼續上嗎。她點頭,知道這餐飯完結了,而他,也許永遠也不懂欣賞外面那些花草,縱然明明就在他眼前。

Saturday, October 01, 2016

公司團隊的晚宴聚會選在一間為美國人口味而設的高級越南餐廳。在座的人各點了小杯雞尾酒,晚宴對話離不開工作、美食。她在這種場合儘管努力的投入,心裡還像是有個害怕的小孩,瑟縮在一角,希望眾人快點離她而去。

對坐從越南來的同事對前菜深感滿意,說這家餐廳總算合格。她本來想開口提起自己多年前去何志明市單獨旅遊,在迂迴後街,看見一些主婦,週末在自己家小後園放兩個半個人高的鐵鍋,放幾張矮小枱凳,擺起pho檔,是多麼的新奇。但一想到自己那時候膽子小,只嘗過有店面的餐廳,對這種街上的敬而遠之,便把話吞下肚。

她用叉子把眼前的鱈魚壓下去,一瓣瓣的魚肉整齊變成梯田,中間的肉沒有全熟,細心看帶點透明,的確是高級餐廳的鱈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