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30, 2006

多士brunch

梁生弄的這個士多啤梨多士美輪美奐,我又怎能夠不把它放上來炫耀一下?做法也不難,提子麵包沾蛋汁中火煎香上碟,鋪上士多啤梨及鮮忌廉,最後塗上牛油,楓糖(maple syrup)沾吃。(我們的購自溫哥華,較稀卻香滑,沒有美國的死甜。加拿大的楓樹是否真的靚仔=好味啲?)

Saturday, April 29, 2006

排骨菜飯

上海菜飯做法有兩種;一種是傳統用鍋焗,另一種是用電飯煲,前者較費神及花時,不過效果當然較好。前者做法可以到這裡查看,我選用電飯煲。白菜或青江菜切小粒用雞油炒至半熟(亦可用豬油,不過我家沒有豬肥膏只有雞皮),與洗好的白米加少許鹽及熟油拌勻放入電飯煲,加入雞湯至平日水平(不喜吃爛的少下半格),啪掣。飯熟後用麻油拌勻,再焗十分鐘即成。

排骨用糖、胡椒粉、生粉、老抽,及六必居黃醬(是我從北京偷運回來的,如沒有可用蠔油生抽麵豉醬溝勻代替),最後加生油醃半小時。爆香蒜頭紅蔥,排骨下鑊兜炒至變色,加水至剛掩肉面,放入少許冰糖及蜜糖,用中小火燜至腍,大火收汁即成。

Thursday, April 27, 2006

短褲梵蒂岡

既然我家肥仔是個每個星期日也仆去教堂的虔誠天主教徒,又從來不干涉我各樣異教甚至近乎魔鬼的行為,我也十分尊重他的信仰,與他收看羅蘭姐參訪梵蒂岡的《向世界出發》。

第一集開首當然少不得羅蘭姐為梵蒂岡作的介紹:「每天有超過二十萬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到這裡參觀…」
肥仔立即答口:「每天亦有兩萬人因為著了短褲而入不得門。」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身穿短褲、背心者原來禁止進入教堂內部;如圖紅圈所見,的確有許多人不知情穿違規衣物前去參觀而吃閉門羹。至於為什麼我們二人會這麼清楚這小小的戒條?好明顯是因為有人以身試法,害得我穿得遮手遮腳卻要白受意大利殘酷的夏天,第二日再次探訪才能成功入門,那人還死撐「越難見越係好野呀!」囉!

最無奈的並不是這短褲男,而是其他沒有違規卻也要走回頭路的親友人。

不單止是男人,亦有許多女人中招。

還我春天


看看在去洛杉磯沿途經過滿得要瀉的San Luis Obispo水塘,便知道灣區最近下了幾多雨。三月那個月我們下了整整二十八天雨,四月也是斷斷續續望天打掛。現在五月將到,太陽終於肯長時間逗留,可惜我們今年的春天已經一去不復返。

Wednesday, April 26, 2006

章魚蓮藕湯

小時候每年新年到舅母家吃飯最渴望便是這湯,黑漆漆的惹味非常,偶而我留下半條髮菜在嘴邊,變成這深海異湯中的一隻張牙舞爪的小怪物。

蓮藕切片用刀拍裂,章魚浸軟切塊,豬爭出水十分鐘後全部放進煲裡,下蜜棗三粒、花生少許、兩隻未浸冬菇,亦可加綠豆或黑豆或眉豆(我家有那我就下那),滾起轉小火煲三小時,最後一茶匙鹽調味即成。

Monday, April 24, 2006

Road Trip

從希治閣《驚魂記》女主角的走佬之旅到荷里活B片《四仔旅行團》的情色歷險,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是個愛煞road trip的民族。沿途除了可以欣賞新世界的千城一面,感受人類的渺小;一家人共處一車數(十)小時還可以焗住培養感情,所以風光明媚的週末和小孩學校長假例必見路上一輛二輛載滿一個個小腦袋在後座聚精會神凝視電視屏幕《歷險者多拉》的SUV霸在快線行65MPH。

至於我,我最愛光著腳子把雙腿擱在車頭板上,讓體溫在玻璃窗留下一個個腳印形的霞氣;我愛數不同州份的車牌;也愛洗車頭窗上的死飛蟲。我愛road trip因為它每次也把我和梁生的距離拉近,我們試過在灑過雨後的路上遇見由頭頂伸延到公路末端消失點的大彩虹,又試過通頂駕車要輪流互唱經典九十年代初廣東歌以除睡意。雖然今次由矽谷駛到LA是短程依私執,不過還是十分高興,特在這裡記下。

卡露、卡樂B、童星點心麵、粟一燒、蝦條、魷魚絲…

當然唔少得這樣的一幅天堂恩典之光照。

靚女有乜著數

靚女有乜著數?咪就係紅燈轉右有行人要過馬路也可以不理差點撞死人,那個差點被撞死的人還笑笑口(暈晒大浪)跟靚女做手勢示意佢要過馬路囉。

俾著係我差點撞死人,我見的唯一手勢肯定是中指囉。

Friday, April 21, 2006

美少女廚神

數月前看無線的零六年節目巡禮已聽聞這個節目,當時還跟梁生說笑,我執下個樣都有可能入選做「美少女廚神」,好彩的話贏個雪櫃回來也不錯云云。四月今天再看到有關的消息,對我來說非常驚人,因為原來我下年已再沒有資格做少女。

Thursday, April 20, 2006

瑞士雞翼

我必須承認雞翼是多項肉類中最簡易處理又表面上有多樣變化(換個汁便換了個口味)的材料,不過自從收到那唬人的電郵說,雞翼含有大量荷爾蒙,對人類特別女性身體有害後,無論是真是假,我也盡量避免吃雞翼。難得等到有雞翼吃,我又覺得我最愛的香煎蜜糖雞翼太平凡,誓要弄瑞士雞翼或可樂雞翼等才覺耍夠花臣。不過弄這些也非常容易,只是整煲的汁料用完了倒入玻璃瓶放進冰箱,放滿一年半載又必逃不過要進垃圾桶的命運好像太浪費,所以兜兜轉轉最後更是覺得少吃為妙。

雞翼用麻油、糖、生粉、老抽、生抽及胡椒粉略醃。煲滾水下薑蔥,放入雞翼飛水三分鐘,取出可用蘇絲黃法用冰水浸令其收縮,雞皮脆口,嫌麻煩如我(那來那麼多冰?),用冷水略浸至變涼亦可。李錦記瑞士汁溝老抽、生抽、冰糖、紹酒及八角(不兩溝的話要用光全枝老抽,我窮苦學生負擔不起)(我還下了兩粒次等瑤柱),試味略甜便可,放入雞翼大火煮至汁滾,熄火焗二十分鐘便成。

這裡有得看德如版《入廚得食》講瑞士雞翼的舊片段。看model主持飲食節目越多,便越掛念德如。不過model也有model好,我與梁生常常邊看邊取笑「嗱嗱嗱!你看這裡一到她要放食物入口便剪掉了,根本就無食到啦!」

粟米魚塊

石斑或龍利肉切方塊,用麻油、酒、少量胡椒粉及吉士粉略醃後,將魚塊沾上蛋液,再沾生粉,炸至金黃取出。罐頭粟米蓉加少許上湯煮滾,用鹽、糖、生抽調味,大火打入蛋一隻,倒入魚塊拌勻上碟即成。家中梁生最喜歡吃此菜,因為像煞新鮮蛋撻甜香味的吉士粉叫他想起小時候外婆廚房的味道。

路燈


 
 
 
 
 
 
 
 
 
 
 
 
 
 
Balla, Giacomo
Street Light
1909
Oil on canvas
MOMA, NY
「6來到戶外時,天色依舊漆黑一片,街上只有幾只昏暗的路燈,濛濛細雨從淺青色的燈光裡瀟瀟飄落,彷彿是很多螢火蟲在傾瀉下來。」

–余華《世事如煙》

Wednesday, April 19, 2006

帶飯

我最近終於一嚐忙的滋味。不再感覺自己像在跑步比賽裡人人跑到汗流浹背我卻鳥語花香地散步,列祖列宗定為我感到無限驕傲,哈利路亞!

繼昨日午餐翻叮數日前的西洋菜湯自隊全盒,隊到整個下午肚痾痾到坐唔定後,

今晚晚餐是會令人食到生無可戀的飯盒。不要以為那幾舊西蘭花懶靚是裝飾,只是碰巧昨晚吃紅酒牛煲加西蘭花炒雞柳罷了。

Friday, April 14, 2006

儘管跑吧


Ryder, Albert Pinkham
The Race Track (Death on a Pale Horse)
c. 1896
Oil on canvas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Thursday, April 13, 2006

Boogie Woogie

自從讀過荷蘭藝術家蒙德里安如何逃離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衝擊,移至紐約發展,被其五光十色深深吸引,繼而放棄一貫黑線風格,創作生前最後一幅畫作,Broadway Boogie Woogie,以示他對新世界的種種,特別是爵士樂的情感;我便想,如果能邊聽著boogie-woogie邊欣賞這畫作或許更能體驗當時的創作環境。

Mondrian, Piet
Broadway Boogie Woogie
1942-1943
Oil on canvas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上個星期我終於有幸在人山人海如市集的MOMA拿著iPod一人獨佔全幅畫作四分鐘,可惜心情沒有預期中激動。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boogie-woogie是鋼琴獨奏的爵士風格,與較早期的ragtime有所不同的是b含高度improvisation,與蒙德里安將傳統藝術拆簡成顏色與線條幾乎科學性的approach格格一入,而且那些被喻為是紐約摩天樓的顏色格子,我如何看也似乎聽見小號那像起火的嘶叫聲。不過是那風格的爵士也好,每幻想臨離開人世前終於拋下大戰的陰影,逾七旬跟著拍子跳舞的蒙德里安,我便感到莫名的欣喜。

Wednesday, April 12, 2006

波士頓自助遊

我在紐約的那個星期,與媽坐單程也要四個多小時的旅遊巴士到波士頓自助遊兩天。到達的時候已差不多下午四點,我原打算在附近的下城逛逛街便回酒店好好睡一覺,我媽卻堅持要徒步走畢全條波士頓旅遊協會提供的「自由足跡」路徑,歷時三小時。冒雨沿途看什麼全美第一個公園,第一間公立學校;在終點那個不知名的紀念塔前面我終於忍不住粗氣地:「開心啦你╱睇到個爛鬼塔啦╱仲想點吖你」呼喝我媽,至今回想仍感內疚,希望我死後不用下十八層地獄。食完下圖的龍蝦,到昆西市場食意式雪糕,食食下又不知為什麼炒大鑊,最後還弄到各自回酒店。第二天我媽嚷著要跟輛哈佛貨車拍照,在滿是哈佛一流學生的街道上我這個不孝女因為怕尷尬斷然拒絕她的小小心願﹐然後還拋下她老人家獨自去波士頓藝術館看高更。回到紐約後,我多晚在無網上無電視的情況下面壁思過,發現自己行為人神共憤;所以打後數天扮豪狂碌卡請媽吃飯又送禮,以挽回我那已叉入地獄的半隻腳;現在正式破產,還要給梁生罵我做人不居安思危、不懂理財、毫無錢銀觀念。

波士頓有好多帶眼鏡的靚仔,看來我真要俾心機讀,去考哈佛,隔離間騎樓底大學。到時識到個四眼靚仔哈佛生,仲駛鬼要屋企呢個(渣好多的)史丹福肥仔咩,理得佢話唔話我無錢銀觀念啦。哼。

Sunday, April 09, 2006

攞命


左邊是早上六時三十分在長島出曼克頓的火車站拍下的日出照,右邊是下午六時四十分在回長島的火車上拍下的日落照,不知情的還以為我是名上班族在趕車。這個星期,沒有誇大,我每天平均有四個小時以上在坐車,而且只有兩天是在曼克頓渡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