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收到

多謝各位的祝福。今年呀爸、呀媽也有來電恭賀,開心得我(實情是我打電話給爸吵醒他說:「嗱,俾個機會你同我講生日快樂!」,而呀媽就是打來胡吹一番訴說個人煩惱後我答她:「今日係你呀女生日呀!」她才記起忙跟我唱生日歌)。又話說我吹蠟燭時因為太幸福沒有想過要什麼生日願望,求其作個「開開心心、快高長大」,那支已被我吹熄的蠟燭竟然數秒後重燃,可能因為它知道我已經無得再長高永遠要「15xcm Life」,給我第二個機會許個較能實現的願望。最後它熄滅了證明收到啦。ps我當然沒有許願快快嫁人,我是個事業型新時代女性,真係唔講唔知。

Sunday, November 19, 2006

白果腐竹上湯浸豆苗

這個是在酒樓飲茶看到的菜式,覺得有趣便在家弄。大豆苗洗淨,用雞油下鑊炒,沿鑊邊下薑汁及少許雞湯辟草青,下鹽調味,盛起。雞湯半杯煮滾後,下白果及片腐竹,再滾起後倒進盛豆苗的碟子裡即成。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碎吟7百7十9

今晚是最後一晚,我能夠享受孤獨的自由。因為梁生的媽將會留在這邊到下年中才走。以後我不能夠再洗完澡後打大赤肋在廳走來走去嬉戲,所以我今晚打算冒着涼的險跑出煙霧迷漫的浴室邊尖叫邊赤身跳隻火辣辣的舞痛快一下。就這樣吧。噢,差點忘記要熱烈恭賀梁生今天考試合格榮成史大機械工程系博士,為我建立了自強不息(做powerpoint做到似荷里活大片)的光輝榜樣,也為讀博士的(零)價值提供了最好的證明(借於香港家政學會賀陳馮富珍廣告),學他呀公話齋要投身社會做個有用人。還有,我忘記了我和梁生的X週年紀念,他個衰人竟然沒有提醒我兼話當晚臨睡前有刻意錫我大啖啲。另,我發現了這個好東西,網友lisi話對抗pms最好是維他命B6,這支綠茶豆奶味道有點像道地奶綠,一支已經有一百巴仙一人每天吸收份量的B6及B12,不用啪丸,不過每支大概要港幣三十多塊,做人不要神經夸夸喪哭喪笑果然有代價。

另另,我跟梁生在家附近的farmers market(我們最近沉迷有機食物)發現了菲律賓人自製咸蛋,買了數隻回家味道不錯。表面的桃紅色只是用來好分辨雞蛋咸蛋,不是蘇丹紅。咸蛋的而且確可以在家自己醃製的,我讀蔡瀾就讀過他寫倪匡居舊金山時自己把鴨蛋放入堆滿鹽的玻璃樽,鹹度可以自己調配。不過梁生以死威脅我我才沒自己試做,梅子醬也一樣,買不到好梅子,要不我可以自己醃製梅醬,蒸排骨。好,我現在要去洗擦掉浴缸的老泥漬洗到它能當鏡照好讓給兩老明天沐浴,不日再見。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11

梁生的父母星期五(17號)便從港來探望,雖然梁生已經安排好節目誓要兩老盡興,但我們二人均還感到壓力。首先,因為感恩節那個星期我們要先到拉斯維加斯新建成那間wynn酒店渡假數天再到洛杉磯探望他在那裡的舅父兼吃感恩節晚餐,我們自家的感恩節晚餐便唯有提前一個星期吃。只有數天準備感到好吃力,其實到唐人市場訂一隻現成火雞才38塊9毛9,還有叉燒炒飯或炒麵送,但我們希望能打造個傳統感恩節不要炒飯要有green bean casserole的晚餐與兩老分享,梁生還鄭重其事訂了個南瓜批。還有感恩節後,我的生日,那天我們好像要去吃魚翅(其實是我提議),不過年頭他爸已在溫哥華請我們吃過鮑魚魚翅,我又不好意思要他再請,但我真的希望在生日那天能夠擺圍檯吃用金鍍的食具吃一梳梳的魚翅呀。我生日禮物其實最想要一盅佛跳牆。

梁生星期四考完試後等畢業就樂悠悠啦,而我卻要在兩老來臨前趕好大部份的功課,好讓能抽出時間一同享受無價歡樂家庭時光。當然,還要執屋,還有執樣。我沒理由用我這副表面上是太用功讀書實際上是邊玩邊憂心自我催眠好用功兩眼圈像國寶暗粒滿面的尊容嚇壞兩老,所以我要堅持晚晚做mask做到他們抵達為止。真是的,連打個電話給我媽也嫌三嫌四,現在為外家人東奔西跑,沒法子啦,生出來的女像撥出去的水。其實我媽睬我都傻,她人現在跟她老公在位居加勒比海北部西印度群島的中間地帶的波多黎各天天嘆pina colada啦(pina colada真的是發明於puerto rico的呀)。

賽翁得米

週末想說的特別多。話說週五本來是假期,連同我星期四的例假我理應可以連享四天吃喝玩睡拉的無憂日子。老師卻臨時要我們週五回校砌畫板,當我死死氣乘了五十分鐘火車回到學校那天竟然一個人也沒有,連木工場也重門深鎖,教師助理姍姍來遲我也沒好氣拋下一句「see you monday」便出下城購物去。

黃天不負有心人,剛巧碰上也不知是什麼日子的大特價,以比半價還低的價錢買下一條褲、一件褸及三件上衣(我終於擁有人生的第一件paul & joe了)(還發現Victor & Rolf跟H&M合作推出了好些平民價的漂亮衣服,可惜沒有合心水),逛到梁生下班駕車到下城接我,然後直接駛到音樂廳附近,竟然找到位泊車。到餐廳吃晚飯又不用等位,吃畢埋單時間剛剛好開場前三十分鐘,過馬路走到音樂廳半價買了兩張student rush門票,雙雙攜手入場看當晚的爵士樂演出。看到intermission梁生不但一次也沒有打嗑睡,還對我說「幾好聽喎」。

然後我開始感到害怕,幹麼突然人生這麼美滿這麼幸運?是否有坑渠等着我踩?一定有!一定有!散場我們決定不去吃甜品,趕快回家好了,在高速公路碰上數分鐘前車禍引起的大塞車,不過梁生運用他的GPS(及機警才智)轉個彎便已上了另一條暢通無阻的公路。後來梁生發現他在餐廳前所未有地遺下了信用卡,急急要打上客戶服務部報失。不過在我心裡,這一連串的幸運與不幸,扣下來還是正多過負,所以,我下個星期鐵定會黑過墨豆。對,再這樣打blog不做功課屆時必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蕃茄炒牛肉

牛肉逆紋切片,下糖、生抽、生粉拌勻,再斟量逐少加入清水,最後下少許生油,放入冰箱醃三十分鐘後,下鑊走油至六成熟盛起待用。蕃茄兩個洗淨頭尾界十字放入滾水灼兩三分鐘,拿出去皮,切片去籽。蔥段爆香鑊,下蕃茄炒至軟身,將茄汁半湯匙、喼汁數滴、糖半湯匙拌勻一小碗水倒入,牛肉回鑊,埋生抽加生粉水獻即成。

漸漸覺得我煮的菜式像小時候玩紙摺遊戲「東南西北」,材料來來去去只得那幾種,就這樣你配我我配你苟且偷生。我想我不久將來便可以跟「東南西北」一樣—摺埋。

回家路上

這個冬天不回港,早幾天睡前讀蔡瀾,有兩篇談到長洲,便念掛;因為媽賣了在油麻地的老家,現在我在香港唯一的落腳地方就只剩下她。想起長洲,便會想起回家的路:下船走過碼頭那一盞盞燈泡伴着火水氣味的小食檔,走過剛要打烊食客們聚集門前寒暄的小餐館,便到東灣沙灘旁邊的石路,那像黑洞擁有神秘力量的大海和對岸大嶼山的燈火盡入眼簾。看到這樣的景色誰能忍住不深深吸一口晚上的涼風?繼續走走過華威酒店便要上長長的斜坡,早幾年我晚上獨自在長洲走總是怕撞鬼,不怕撞鬼便怕蟑螂,但現在,我只怕沒有機會再像這樣的走。

早上醒來出門,大步跑下斜坡趕船,頭頂草帽的老伯卻一副悠然自得推木頭車上坡。離開沙灘範圍轉入大街,小餐館的伙計正在把摺凳拿出,士多老闆趁小食檔還未出現吹起一個膠水池內裡放入數條金魚,收街坊小朋友幾塊讓他們撈個飽。除了回家的路,還有日落時分在浮台捉蜻蜓、與爸及友人們在岸邊吃魚頭煲等的回憶,長洲真是個好地方,希望她永遠也有個位置留給我。

絲瓜炒肉片


絲瓜又名勝瓜,夏天當造,現在要吃的話我會刮去囊才不會苦。瘦肉切片用糖、生抽、生粉、胡椒粉醃十五分鐘後下鑊泡油至七成熟盛起。絲瓜批去起角的皮洗淨切塊。用薑爆鑊,下切塊洋蔥炒香,再下絲瓜及已預先浸軟剪成小塊的雲耳,沿鑊邊下少量雞湯,瘦肉回鑊兜炒,下鹽調味,埋蠔油獻即成。

一瓜兩味:同場加映簡易絲瓜滾湯。

用薑爆鑊,批皮絲瓜與瘦肉同炒香,下硬豆腐磚,倒入清水(可加少許雞湯),大火滾十五分鐘,下鹽調味即成。鯪魚漿代替瘦肉便成絲瓜魚滑湯,同樣好吃。

Sunday, November 05, 2006

清補涼瘦肉湯


近日天氣變得乾燥,喉嚨痕癢疼痛,心中不期然掛念這湯起來,溫熱的大口飲下,就像乾巴巴起裂痕的土地久旱逢甘霖一樣。此湯清熱滋潤,卻又不寒涼,四季合用。薏米、百合、蓮子、淮山、茨實、玉竹及元肉洗淨後,與已預先浸軟刮囊陳皮少許及一塊已出水洗淨的豬展同放入煲,水滾起後轉小火煲三小時即成。超市有售的清補涼湯包便宜方便,可以省去不少時間;光是沙蔘、玉竹兩個材料煲瘦肉也是不錯的選擇。

pas un chapeau

我三月到紐約探我媽順道跟她遊波士頓時在波士頓美術館看過Rogier van der Weyden的St. Luke,數天前我讀Dürer的信件筆記發現原來他在1520年曾花兩塊荷蘭舊輔幣看過當時還在布魯塞爾的這幅祭壇畫;這件相差百多年後再五百多年穿州過省的事教我對比我們認知的世界更強大的一股力量多了一點想法。舉個例,萬聖節前夕那天我坐火車回家時有個頭戴海盜帽塗上黑眼線扮《決戰魔盜王》裡Johnny Depp的青年,剛好坐在Edward Scissorhands的DVD廣告海報前面。然後我想,這個青年人跟Jack Sparrow跟Edward跟Johnny Depp是如何被連在一起,我們各自擔任的角色走到盡頭本來就是一樣。地球上六十五億人再加上幾千萬億的物件所謂互動着,其實我們可能全是同一個東西。某人畫了一幅畫,你去看我去看,怎料原來我就是你的畫,他就是你。我們看似不同,卻原來全活在小王子那頂帽子下,我跟那頭大笨象本來就是同一個東西。這個宇宙便是那頂帽,我們全都是那頂帽下似有形卻無形的一團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