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0

慘白的天空襯著街外汽車濺過水窪的聲音最是迷人。清晨五時突然聽到門鐘趕緊跑去開門,看到的是還未天亮的靜默。睡不了,思念著閣置已久早上上網的特殊情意結。下床用最熟悉最省力的姿勢開機,慢慢看到一個個眼仔,彷然與這片天空同出一線。

Monday, September 04, 2000

我,今天,被不知從那飛來的兩個霓虹廣告牌責親。一個寫著『天意弄人』,另一個寫著『禍不單行』。早上還是好開心地追看我的『四大才子』錄影帶,還認識了一個新四字詞…『上吐下瀉』,天氣酷熱也開大兩個風扇(紙巾受不了冷氣),外面突然傾盤大雨,打著火窩的我固然感覺幸福。臨睡邊吃菠蘿邊看wild wild west這片子,胃無端端劇痛,注意這種痛非一般痛,是由胸下至肚底都抽縮難忍。一來因為m又就來,二來懷疑是那煲火窩,三來菠蘿又玩革命逃離,零晨一時我深明『上吐下瀉』的感覺。攤在床上抽筋+不讓自己嘔,突然口水與鼻水一同流下,想著為什麼我無擘大口口水都可以流出來這麼神奇之際,才發現自己又傷風了!他娘親,我啊,等了一個星期才有時間吃我粒藥性強烈要睡足一天的傷風藥,整整個多月的傷風終於好,不夠兩日天氣由三十下降到七八九,睇怕對落幾個星期我又要繼續玩『邊個鼻窿透到氣』這個無敵小玩意。

Tuesday, July 18, 2000

64mb的utada『first love』MTV換來停不了的左心房絞痛。某種心情某種鐘愛某種渴望某種氣氛原來永遠跟隨著音樂走動。對自己嘛..只可以冷冷恥笑一聲。可能有某某種,是不應該亦不會讓你忘記的。少女憧境嘔心瀝血的愛情我付出過一次,只會是一次。

Sunday, July 16, 2000

困自己在家裡。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出外變成一個無意義的動作,但如果所有沒有存在價值的事情都不做的話我想我可以關掉機械了。

Friday, April 28, 2000

回頭看一段沒有前身的記憶,一本維持不足一年的幼稚園學生手冊。看著相中的我,忍不住嘆了一聲,長得真的和我爸爸一模一樣。可能他對數字很不敏感吧?錯誤不只是十五與十四,連這本手冊的年齡也填錯了;也有可能是因為當時的我不夠年齡入學才這樣做吧~眼光掃下出生年月日那欄,原來他連我的出生年份也一拼填錯。有人用走珠筆在1983的3字上深刻的蓋上一個2。再看看冊中的『重量高度檢查表』,三個月時間我長高了四厘米卻輕了一千克。媽媽的眼淚可能沒有流錯。一切盡在可能中。

ps.十二年後在他床頭看到的是這張出現在手冊的相片,倔倔的,眼光不集中,一張與他非常相像,我的相片。

Wednesday, April 12, 2000

今天,是個非常有記念價值的一天。今天是我和我媽咪移民到美國的第三周年。4月12日,一個痛苦惡夢的開始。但這一年比前兩年有所不同,因為我已經正式適應了這地方,我學會公平地對待不同的地點。

今早在巴士上目睹最無品的行為。對面坐著一個抱著女兒的母親和一架摺疊手推車,母親準備下車時手推車不小心碰撞到隔鄰的中國女人。母親立刻說對不起,那個女人不單沒有反應,還露出一個厭惡樣邊抹著她那個我不見被弄髒的手袋。我看著,什麼也做不到,只能夠在母親望向我時報以一個燦爛的笑容,母親回我善良的一笑。這是我至少能做的事。母親下車時碰到坐在車門邊的黑人女人,黑女人大聲叫﹕『excuse you,stupid!』然後一個男生不小心踏到黑人女人的腳趾,其實巴士是十分擠的,腳趾的碰撞不能被免。男生說對不起然後尷尬笑了起來,黑人女人問﹕『有什麼好笑!?』男生再道歉時黑人女人便開始吵鬧,男生﹕『我已經道歉,你還想怎樣?』粗口戰便這樣發生。

Thursday, March 09, 2000

昨天 自殺的念頭竟然閃過心頭
我想對上那次是小學的時候吧?

眼淚沒有流出來 只是在眼梱裡不停打轉
還沒有被吞進眼球時新的眼淚已再次充斥
一連數次反覆這些動作 便停了下來
『如果我不用再走下去會多好...』

很辛苦...哈..我想以我的身份說這句話很幼稚吧?
輪到我辛苦嘛? 我只是自討苦吃不懂感激....
我也不想自己這麼不體諒其他天人事物
我真的很辛苦....

曾經聽說過
做人原動力大部份來自渴望知道事情結果的好奇心
但我實在不想知道這件事最終會走到那
因為無論怎樣 我 或者她也會被傷害

我不明白 既然是被置在不同的思想空間
那為什麼要安排我們成為母女 擁有這麼親蜜既關系?

我亦無需可憐自己些什麼
平日 我盡量去做我的正常十七歲
我真的不認為我與其他人有什麼差別
但..我崩潰了....

Thursday, January 13, 2000

雪藏燒烤材料包

眼光要放闊些 理想要抬高一點
但沒有你的生命怎可能是藍天綠野?

夢想嘛
是可以將與你一起的時間化成固體
是可以放進口回味萬千次星星迴轉

一個數百尺只有木和布的緻巧空間
有你與我比木和布更加自然的感覺
像雲梯地提升對方到未知的新境界
是個製造交換內心原動力的小工坊

像是超級市場的雪藏燒烤材料包包
嘩~一包有齊雞翼香腸豬扒棉花糖!
盡是你會需要你會包函你會鐘愛的
是嘛?

Wednesday, January 12, 2000

does it ever occur to any of you that..
我只係一個女仔...我都好需要人愛架?
我好普通..好普通...
我都想..有個人..掃我頭髮..叫我一聲傻豬..然後我會笑得好甜..
我都想..晌冬天..有一對手..緊緊甘捉住我..怕我會冷親..
我都想..有o個對眼..日日望住我..覺得得到左我好幸福
我都想..有o個個笑容..快樂因為有顆希望我快樂既心

Saturday, January 01, 2000

那英 『一萬一千公里』

想你想到花兒飛 愛你愛到無所謂
路一走就累 雨一碰就碎 只有你依然完美
一萬一千公里之外 我對你的愛 變的稀薄 卻放不下來
千山萬水離不離開 你一樣的存在 只是天黑的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