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10

繼續流水帳


昨晚找緊機會,Halloween派對回家後快快讀完手頭那本亦舒,可能很久沒有消化中文字,每每讀到漂亮的段落忍不住重讀,這樣一本書竟然拖了兩個星期。凌晨近四時才去睡,過了中午醒過來時hangover得厲害,頭痛、心口痛、腰骨痛、喉嚨痛,真折墮。跑去沙灘旁邊的餐廳,還是趕不及三點前完結的brunch,唯有吃松露通心粉及一客洋蔥湯,濃得要命,受不了,太陽曬到眼裡去,腦袋像走火警叫個不停。餐廳的小公園在舉行Halloween family concert,小孩子起勁地隨住live band跳舞擺動,我們心想,生個出來周末便要為他們賣命。吃飽走到附近的風車,鬱金香季節已過,剩下來的像一片荒涼,再走到海灘,與邁邁跑浪,geochache,然後去吃珍珠奶茶和雞蛋仔,回到家累得翻了,現在才煮些白飯,用韓國紫菜包食便當一餐。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Best of both worlds


我們最愛的date night早在還未搬到這區的時候已經開始,不過當時是開車來,現在可以從家走路去。我們帶住邁邁慢慢走路到熱狗店,我會預先打電話到對面街的手拉麵舖,叫一客水餃湯麵外賣。涼風,晚霞,今晚家家店都還亮著燈,因為留下來看巨人隊的棒球賽,修甲店、洗衣店、會計公司、電腦舖、小型超市、酒吧、餐廳。到達後我要的麵剛剛做好,拿住跑過馬路大模廝樣走入熱狗店,他吃他的有機全齋熱狗,我吃我的qq麵,邁邁在地上搜索麵包碎。Best of both worlds。今晚我試用新買的鏡頭,天太黑根本拍不了什麼,唯有拍霓虹燈箱,參考一下Bruce Nauman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50mm


我那一百塊便宜到騎騎笑的50mm鏡頭終於到家門啦。但我fo來fo去也fo唔到,因為家裡好黑呀,我又較到1600ISO noise出晒來,唔好打我吐我口水呀。我知你想咖。

Monday, October 25, 2010

飯堂道理

從小事做起。這是我從公司飯堂觀察到的做人道理。

解決問題,無論問題如何的小——飯堂放咖啡機的地方在L型檯的角落,左邊是咖啡即沖機,中間是紙杯、杯套及蓋子,右邊是一壺壺已沖好的咖啡,再過一點是糖、奶等。每天早上那角落擠滿要咖啡的人,先要取杯子,拿到咖啡後又要排隊去加糖。後來有天發現咖啡壺被搬到最右邊,要即沖咖啡和壺咖啡的人至少不用排同一條隊,但爭糖的情況仍然出現。

第一次通常不會成功,那就試第二次——再過幾天,整個陣營從頭改過,現在不用再爭糖。

不斷改進——然後又有天,發現飯堂把本來用的不知名咖啡改用我認為三藩市最好飲的Philz Coffee,在Facebook立即讚,發現不少其他同事也即日發現大大表揚。

努力——我們公司飯堂的廚師每人也有自己的書桌,落場的時候總見他們埋頭苦幹地對住手提電腦打呀打,便心想,可能是在想明天的菜單。飯堂每餐也有不同的主題,亦會與其他部門來自稀有國家的同事合作,創作特式菜,讓全公司的人也可以享受一下他們國家的地道美食。今天午餐的甜品有朱古力慕斯杯,一隻用朱古力做的杯,裡頭是慕斯加上薄荷奶油,人人也讚,我便忍不住又想起廚師在書桌的畫面。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悲歡離合總無情


今晚心情糟透了。一個好朋友數周前才回去澳洲,今晚又晴天霹靂地得知一對情侶因為家裡要事要突然回韓國,然後玩得很親的另一個像得跟甄子丹一模一樣的他終於決定去新加坡工作兩年。哎呀,就是他,開玩笑把所有面目可憎刁頑樣衰的亞裔小女孩叫做little Kristie。對啦,等下還應該會下雨,真正點滴到天明。是時候捲在床上讀點書解愁。

vista point


讓我繼續把這種微博精神在博客上承傳下去。一百四十個字。多一粒字我也講唔出。我在回家路上的公路找來一個vista point,可以看到湖,和一層層的山,每次見到我都會藝術史學生上身心中呼喚「這叫diminishing perspective,又名atmospheric perspective」。泊車位幾乎全滿,剛下班的情侶在談心,或者是偷情的情人,有像我一樣傻下傻下漫無目的的,也有坐下來抽支煙的人。經過一日漫長的工作天,可以對住這樣的美景,這樣的日落,抽口薄荷,似乎也不錯。

Monday, October 18, 2010

開心二波波


下班去蔘茸店買藥材,看門貓兩腳站起來,爬上放在地上的紙箱嗅嗅嗅。還有,回家的路上電台播放Satie的Gymnopédies。

開心一波波


在英國狂吃的雀巢黑加侖子橡皮糖,竟然被我在三藩市市中心那間專賣蘇格蘭土產的小店找到。味道比在雀巢中國生產的黑加侖子橡皮糖好吃多了,與小時候吃的一模一樣。

數雲


人馬座的我現在每天要坐在車子裡至少兩個鐘,就像獨角獸被脫角般不人道,那我唯有看下個天,看下個山,看下個海,見到漂亮的便單手去在手袋剿只手機出來,單手噤開相機,單手拍照,然後再罵前面的司機車怎麼開得這麼衰。左邊的我叫做法國雲,因為就是印象派畫家畫的那種薄薄的;中間的其實是霧,日落時份從南駛上北,不難見到一層層的霧像墨水滴進清水,從山後慢慢攀過山嶺;右邊的,是兩朵重疊的馬蹄蘭。

Sunday, October 17, 2010

chop suey 101

周末總是太短。星期天晚上八時多了,才勉強迫自己動手做家務,否則第二天坐在辦公室便會因為感到浪費了個好周末而沮喪,沮喪兩天後又到星期三,開始後悔前兩天工作生產力不足,後悔兩天後又到星期五,那便不要想這麼多,迎接周末先好好玩,這個便是我的一周循環。

和男朋友有默契,周末盡量爭取一天留在家陪我們的寶貝豬,或帶牠到海灘、到公園,這個周末實在不行,今天早上外出下午回來牠就生氣,我們在梳化叫牠嗨嗨嗨,牠自顧的在我們床上冥想,再叫嗨嗨嗨,牠索性走到床下底躲起來,只能取消晚上的art night留家服役牠。

家裡吸塵機嘔狗毛,拿去修理,不想隨便買部新的浪費地球資源,本來說好五十塊的修理費最後變成七十五塊,是買部新吸塵機一半的價錢。捧回家兩個星期後才試用,還是嘔狗毛,生氣得差點爆血管,走上Yelp給店子留個壞的評價,給它兩星,因為還是要支持本地店舖。後來發現可能只是弄錯了地毯設定,急忙跑去刪除網上那壞評價,邊想吸塵機可能根本從來沒有壞過,邊不小心吸住一對鞋帶,馬達立即出煙,一陣燒蕉的味道。男朋友幫我拔插頭,說,你好好冷靜下來你過去數分鐘起落得像過山車。

數年前買下來的一堆過期菲林終於用光了,在網上找什麼菲林用在Lomo LC-A效果最好,五年前的文章上面提到許多的菲林現在已經停產。有友人說,影菲林實在不是太實際,轉述給爸爸老婆聽,她說,數碼,又怎會比菲林好。但看著一代代的舊物給淘汰,年青一輩很可能不久後只會在Photoshop filter才看到Ektachrome、Agfa等字,我也不能肯對的回一句是。

還有,放到公司免費曬相的三卷菲林不翼而飛,還我相片!另下了單買50mm的prime lens,不用一百塊,跟在用的人提起這鏡頭全都讚不絕口。

NaNoWriMo的創辦人上星期來我們公司開座談會,我碰巧要開會錯過了,同部門以前亦是新聞記者的同事事後走來說她決定要參加,11月整個月要寫一部5萬字的小說。我說不知道能否完成呢,她說部門還有其他人將會辦寫作日一同寫,一同做support group。好,讓我想一想。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紅地毯


以前工作每幾天便要來一次City Hall,也沒有覺得很宏偉,只記得有次市府律師從那雲石梯級走下來時挺胸收腹,看著那種自信才知道原來進得這座近百年歷史的新古典主義式建築工作,應該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採訪過數次在City Hall辦的酒會,像去年三藩市新警察局長上任,還有其他想不起來的,早知道那紅地毯,早知道那靠柱子從地上射上天的燈,早知道營造出來很grand的氣氛。但以前那有空閒欣賞,拍照、做筆記、錄音、錄影,像有八隻手玩雜耍。

這晚舞會終於成為席上賓,衣香鬢影但還是捺不住帶男朋友去跑市參事們的辦公室,又擔心保安人員、侍應要加班不知道薪金怎樣算,真是十萬個捨不得,但還是感謝曾經。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無懼


與爸及一眾朋友在拉薩爬上色拉寺的後山,其中一名旅友特別膽小,爸一手拉住她跑落山,害她差錯腳跌倒擦損手。我當時生氣極了,說爸就是喜歡強人所難,也不會體諒人,爸卻說:「我現在贈你兩個字:無懼。」我當然沒立即聽明白過來,心想這麼土,什麼無懼不無懼,又不是八十年代無線電視劇。

現在開始了工作,回顧過去七個月的無業期,可以做得更好的是,應該放少些時間去擔心,多些時間去集中做本來目標要做的事。但我始終害怕,害怕前途茫茫,害怕人言,害怕自己的不足,最後想做的沒有做成,才明白,要發生的事情,始終會發生;工作,始終會來;未來的事,也會逐頁逐頁自然unfold。白擔心了,被恐懼got the better of me。

好友最近回港for good,追求他的音樂事業,打電話來說,不行了,這樣下去,沒有收入,一事無成,好怕好怕。別人說他的音樂計劃早有前人做過,注定失敗;世叔伯說他要面對現實,不然餓撚死。我就開口罵,你去告訴他們,前人做過不成功不代表我不會成功,成功背後先有千千萬萬次的失敗,就算我最後失敗,至少也試過,總好過你站在這裡什麼也沒做過;你去告訴他們,就是因為我現在有餓唔撚死的privilege,我不用像你們當初為兩餐賣身,做幾十年做到你們現在這個樣子,駝背眼套跌到落下巴,所以我才更加要去闖去試。

我向朋友說了在拉薩色拉寺後山的故事,我想他也沒有立即聽明白過來。他大概會做我數個月前做過的,在家嫌自己頹廢,出街怕太陽又怕洗錢,給自己十個借口去擱置想做的事,最後糊裡糊塗就加入人潮大軍,但不要緊,如果現在不成,克服不了恐懼,或許還未是時候,下次再與恐懼面對面時,便有足夠經驗望住它的眼,說一聲「無懼」。

公司裡貼有一張海報,問「What if you're not afraid?」,掛上支筆讓人寫要克服的,我看到有什麼「跟她說話」、「高空跳傘」,明天,我會回去寫上「live life」。

粉絲專頁


工作需要幫家裡的邁邁開了個Facebook粉絲專頁,各位朋友愛她的話就給她一個「Like」啦。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加番少少正能量先

但其實我無事的。我從來就是怨言多,行動少。我亦比誰都清楚,我的人生仍然是個滿滿的一百分。沒有一樣已經發生了的事,我希望它沒有發生過。每滴眼淚、每滴汗、每個大笑、每次肚痛,都是我的。過去的年年月月,未來的每秒每刻,全都是我的。都是我的,所以我所有都愛。

人生便秘

語塞又語塞,才一個月沒多幾天,上班、下班、堵車、吃飯、悶出鳥來,簡直是人生便秘。回到家不是又埋頭對住電腦,便是坐在梳化抱住隻狗看電視,電腦放在大腿上想打隻字,卻只得空白又空白。昨晚忍不住,提早落場,要求與男朋友對談,在床上我緊緊抱住他,就像小孩子不知力度輕重擁抱的時候有時肉緊得顫抖地,抱得牙關嗝咯嗝咯,深深的吸氣,然後深深的吐,吐出那叫打工仔人生磨滅意志的烏氣。每早起來照鏡,好怕看到自己愁眉苦臉,但其實情緒像打了懵仔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愁有苦,唔理啦總之要看到個鬼打精神朝氣勃勃的人。早前回香港不少人跟我說我看起來也不像真實年紀,爸爸的老婆解畫說,因為你不用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嘛,哦,才知道原來這是保持青春的秘訣,所以現在特別介懷,會否把從樣子賺回來的兩三年一下子送出去。剛開工的日子,每天早上駛過那美如畫的山水總會驚嘆,現在只會生氣前面的司機開車像白癡。人總是得到的時候嫌棄,失去的時候才知衰,碰到一鼻子灰的我唯有同自己講話,能夠知衰便可以知道自己最愛的是什麼囉。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收工後要happy hour把時間填得滿滿的,又為什麼身邊同時有兩個人拿住Mark II加70-200mm的鏡頭去拍飛機,原來當工作只是工作時,便要另外去找尋滿足,投放大量金錢去買個興趣回來,陶冶性情。因為要不是這樣,像狗在電燈柱撒尿第二天回去嗅下自己陣除,在萬人裡分分鐘連自己也認不出自己來。好吧,也讓我急急腳找些興趣插支旗來登陸,好讓在下一批掉進人生便秘火坑的可憐蟲前,掛上專家模樣的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