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9, 2007

雪菜肉絲上海粗麵


與家兩街之隔的中國超市經過多月的城市規例折騰,昨天終於正式開幕。我跟梁生這些超市狂當然第一天便走去巡鋪,我見雪櫃上有新鮮的上海粗麵便兩眼發光,以後週末可以在家弄雪菜肉絲上海粗呀!怎料今早(嚴格來講是午)起來梁生已經把所以材料買好,他著我先喝一杯剛煲好的花旗蔘水,我牙還未刷滾熱辣的麵已經送上。真的很好吃呀!

nerd vs geek

公司那常借故靠近的咸濕佬昨天在電梯裡問我週末有什麼節目,我問他是這個週末嗎?他開我玩笑答不是,是四個星期後的那個週末,電梯裡的其他人聽了後忍不住笑起來。對這等答得一個不好便會變成令人頭痛的約會邀請我是十分決絕的,這個週末嗎?我要留在家寫文,兩幅元代的心象風景手軸畫,咸濕佬問又是藝術史嗎?對呀,上個星期我也是給他同樣的答案,要留在家寫十六世紀法國皇權。後來,偶而發現原來台灣實習生上個週末跟各部門的人與及我們部門阿頭去了吃晚飯,是咸濕佬安排的。心裡本來有點氣,台灣實習生其實可以撥個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同去吧,後來想深一層我的門咸濕佬不是沒有敲過,只是我沒有打開罷了,錯失這些所謂實習手段聯誼活動我也怪不得誰。況且,我真的是要寫文,學術成績暫時對我還是最重要的。看看,我校其他的學生如何強勁,我在網上找到本講心印的中文書,碰運氣心態走上柏大圖書館找,有這本藏書不特止,還要在兩個星期前老師剛發文章題目時已經被借出,四處也是猛人,你說不努力努力怎行?昨天梁家傑還來我們的中文圖書館分院的東亞研館開座談會,好想去呀不過要在十萬九前里遠上班呀(梁生話梁家傑當然不會選到他學校啦,你們估下為什麼(梁生的潛台詞是所有香港知名官員來三藩市灣區都首選他學校,只會迫不得已才到我學校呀幾衰))!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給我一個吻

為什麼常常貼相?因為唔駛用腦囉!為什麼這麼回歸祖國種菊花呢?因為這是梁老太仍在這邊時留下的產物囉,第二次開花啦,梁生這個園丁丙都算做得不錯吧。

這個星期忙到傻了,昨天花了個多小時打那大段話,嚴重超出我的玩樂預算。終於等到今天「準備快樂星期四」,晚上歇一會,走上我最愛的懷舊金曲網頁聽歌,除了那些大路白光、周璇甚至張露的《給我一個吻》,還有好些陌生小調,過癮。記得小學五年班,應該是剛看完袁詠儀主演的《新不了情》唱口水歌,在學校哼了兩句「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隔壁的男同學竟然答我「唔可以」。這已經是上世紀十幾年前的事了,不知道現在已經是位中學英文老師的他可記得跟我曾有這一段?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夢幻工場

在夢工場上班已經近兩個星期,工作環境好得無話可說,除了包早餐午餐三五燒烤,無限汽水朱古力糖果雪糕(癡線!),泳池健身房假山及兩部六十寸大電視加所有遊戲機及電影院,對我來講最吸引的莫過於貼滿牆滿地的草圖、海報、模型,天,他們連storyboard也像羅馬對待古物般當垃圾的放在地上一邊,然後隔壁是在養兩隻青蛙的玻璃缸。有些人們在自己的辦公室隔間裡搭了帳篷,又有一些在天花掛滿了墜下來的飾物(有一間佈滿竹樹!),感覺夢幻得不得了,夢幻,夢幻,這便是夢工場吧?像我這樣沒有動畫背景的學生實習開頭只管被這些視覺衝擊衝得頭腦昏了,後來得知跟我同一部門的另一個實習原來是特意拿一個學期假從匹茲堡飛過來的卡內基蜜瓜讀娛樂科技的台灣碩士生,我便開始問自己,究竟想從這個實習中得到什麼。因為這個實習會根據我有興趣的部門為我提供相應的課程,我還未決定好選擇哪個部門,便四處找人談,包括台灣實習生在這裡工作的其他台灣朋友。其中一個屬surfacing部門的女仔跟我說,她上了四年藝專,然後再讀了三年的立體動畫碩士,光是弄那條來夢工場見工的動畫短片已經花了年半時間,而且除了電腦技巧外(天,我連linux也不會用),美感也非常重要,必須能夠界定什麼是好看的,她的潛台詞大概是,憑我對動畫和美術的皮毛,想弄條短片在實習完結後在夢工場找工作?簡直是妄想。

大前題是,我真的想在動畫行業發展嗎?後來我想清楚,我著迷的未必是夢工場動畫本身,而是那種開放創作的工作環境,至少我明白過來我要的不是最大收益是會員費和入場費天天在計算的藝術館,我希望我能夠在實質落手落腳做的地方工作,而什麼是落手落腳做?太多了,煮飯也可以是其中一樣。誰知道煮飯能不能夠把我帶到更遠的地方?與夢工場的一切要看機緣,機會我一定會抓緊,剩下來的便要看緣份了。不過我並不會氣餒,四年藝專嗎?我要讀的話在紐約的時候一早已經讀了,我深信我堅持要讀傳統四年大學讀人文社會科學我學到的一定為我及將來打了一個穩紮的基礎。美感嗎?我一直在讀的藝史也不是胡混的,這麼多年來我在藝史部工作見過過萬的幻燈片,走遍西歐美國到過近百間的藝術館看過數不清的作品,在全美藝史排名第三的柏大有頂尖的教授教導我們如何運用雙眼的同時運用腦袋,我理應對自己的美感有信心。夢工場聘請我也是看上這一點吧,至少見工時對方問我維梅爾藝術館在哪裡我答得出是海牙,他們一跟我提及下年的動畫新片全部視覺創作也是根據一幅畫的時候我立即答得出是哪個畫家和哪一幅畫。夢工場動畫裡大部份員工不是美術系便是電腦工程系,我跟他們不一樣不是很好嗎?做人最重要之一是同時知道自己缺乏的去努力補救外,也同時清楚自己的優勢。嗯,打了這麼一大段,好明顯我這次動了真氣。不過講還講,我在堂皇話語後仍然是那副懶骨頭,現在在夢工場有空看看下年上的《功夫熊貓》的片段抱住肚忍笑,下載熊貓草圖當電腦牆紙已經滿足了一整天。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屁股‥畢彼德個

寫文四事:


誰知道中學走漏河馬的《Iliad》和《Odyssey》它們有天會追住咬我屁股。

我當然會把我的痛苦漫延到身邊的人,即是用淫威威迫梁生幫我proofread我那又講《Iliad》又講《Odyssey》的文囉。


我:「睇完新聞,幫我睇文?」
梁:「(扮聽唔到)」
我:「同你玩個charade。」
梁:「‥」
我:「第一個字(跑步姿勢)。」
梁:「走。」
我:「第二個字(揮手)。」
梁:「唔。」
我:「第三個字(剝低條褲)。」
梁:「(開始故意白撞)」
我:「甩呀!」
梁:「我又同你玩一個,第一個字(跑步姿勢)。」
我:「走。」
梁:「第三個字(剝低條褲)。」
我:「甩。」
梁:「第二個字(豎起兩隻姆指)(然後開始爆笑逃跑)。」


我:「你睇完我篇文後覺得應該有個咩title呀?」
梁:「The king and the woman, the king and I.」
(如果改文那個是周星馳的話我一定會用囉)


當大廳的打印機在列印的時候,我房間的企燈便會電力不夠閃吓閃吓,好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感覺。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太陽花成長日記三


不記得從哪裡讀過一個網路感人小故事說一位男生為了奪取心儀女生的芳心,悉心栽種了一朵玫瑰好向她示愛。我家的梁生沒有這般情操,卻也在太陽花快要開的時候說過要把第一朵花送給我。與其說這是梁生一心一意每天添水施肥的愛的禮物,我覺得它比較像梁生畢業論文序言裡我的名字,事情是他為自己而做的,只是最後身邊的人有份分豬肉叨叨光罷了。看來我們二人也不是浪漫的好材料。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咸瘦肉粥

週末午餐我們偶而會吃粥加碟炒米粉,清清腸胃之餘又可以拿住隻碗做梳化薯仔近兩個小時之多不亦樂乎。我最拿手做腐竹瑤柱粥,不過今天吃的是梁生拿手的冬菇咸瘦肉粥。瘦肉要在前一晚用很多的鹽醃漬放回冰箱,第二天用清水沖洗,先出水。米洗淨後用鹽及油醃最少三十分鐘,米對水的分量為一比十六,水滾開後放入米、瘦肉及乾冬菇兩粒。轉中小火煲兩小時,最後撈起瘦肉撕成細絲放回煲中,下鹽及胡椒粉調味即成(照片乃係碗底)。

相關食譜:白粥╱味粥皮蛋瘦肉粥

太陽花成長日記二


今天下雨,我們家的太陽花卻摩拳擦掌要開了。從花蕊一跳已經跳到出花,真不知道是哪門子的成長日記,下一幅恐怕是插在花瓶裡的吧。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苦瓜炒蛋


苦瓜打直切半,挖走籽切條,用鹽醃約三十分鐘,倒走苦瓜出的水後便沒有那麼苦。苦瓜放入加了油的水中灼至水番滾撈起隔水待用。三隻蛋加鹽、胡椒粉和麻油打勻,下蔥粒和少許生粉水。我剛好有吃剩的叉燒,切小粒與乾蔥一同下鑊爆香同放入蛋汁(這步驟可以隨意省去)。苦瓜下紅鑊略炒,倒入蛋汁,待周邊定型後才開始炒,大概八成熟便可上碟,不然餘溫會令蛋變老。

XO菜遠雞球


死唔死,菜遠雞球也貼,我向各位食譜捧場客保證,我有空之時必會整一餐大龍鳳上來。雞肉切塊用糖、酒、胡椒粉、麻油、生抽及生粉醃十五分鐘,蒜頭乾蔥下鑊爆香,下雞炒至金黃約七成熟盛起待用。白菜切段,用炒雞餘下的油炒至半熟,沿鑊邊下雞湯及攢酒,雞塊回鑊,下XO醬兜炒,埋生抽獻即成。

師奶逛超╱街市一


巴黎著名百貨公司Le Bon Marche旗下的食品雜貨店,La Grande Epicerie,有超過二百五十種的芝士供顧客選購。不得不提的是,在巴黎要跑藝術館沒有時間金錢坐下來好好吃一頓,他們的delices a emporter(帶走小吃)是不錯的選擇。

38 rue de Sevres, Paris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洋蔥湯


梁生花得最多時間的反而是這個菜前洋蔥湯。白洋蔥切絲後放入牛油鑊用小火煎約三十分鐘至變透明再轉啡黃色(caramelize),然後放入兩茶匙麵粉攪拌,倒入白酒、牛上湯及百里香(thyme),滾開後轉中小火煮約三十分鐘,下鹽及黑椒調味,倒入湯碗。法國麵包切小塊塗上牛油烤成多士,放在湯上,灑上一層厚芝士(我們當然沒有特意去買gruyère,用普通swiss也好了),放入焗爐高火烤十分鐘便成。

這兩隻湯碗是我和梁生好幾年前在美國中部的廚房用具特賣店購下帶回來這邊的,真夠誇張。梁生今晚表現非常好,我唯有退下去洗碗啦。

烤帶子

遲了放班梁生提議不如買塊牛扒在家煎當晚餐好了,附近有機超市賣的美國安格斯牛肉眼扒好吃得不得了,用紅酒(酸性有助軟化肉質)、黑椒和橄欖油略醃輕煎兩面便可上碟,牛味濃,肉汁甜,有嚼勁卻滑口。難得我肯讓個廚房出來,梁生這個屎忽人又怎會心息於塊小小牛扒,所以他特意買了幾粒鮮大帶子,做烤帶子(seared scallop)。

煙肉要先灼過,放涼後包住帶子,用牙籤固定好便可以下鑊煎,灑上鹽及黑椒後再煎另一邊即成。裡頭還是保持生的(隱約還看見牙籤),帶子香甜軟糯,配味較霸道的煙肉剛剛好。

上圖我相機焦點放了在煙肉上,新相機自動對焦功能一般,以後還是用手動較好。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菜脯蛋


雞蛋是廚房百搭好朋友,家裡不夠餸總能用蛋擠多一碟伴飯的。菜脯先用清水浸約半小時,不然鹹得要死,瀝乾切粒,如喜歡可以先把它炒香。三隻蛋,加鹽、麻油及胡椒粉打勻,我還會加入少許雞湯及生粉水(下雞湯感覺沒有比全蛋滯;下生粉水蛋餅就算沒有煎得久也不會水汪汪),下菜脯及一條蔥花,倒入已燒熱的鑊,大火煎約一分鐘周邊定型的時候便可以轉小火翻去另一邊煎多約一分鐘便成。技巧其實跟煎魚一樣,未定型前千萬不要手多碰它,熟能生巧,蛋餅最理想效果是外面鬆脆,裡頭嫩滑,有少少蛋汁未凝固就最正!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焗釀茄子

好衰呀我,貼這個上來純粹為了引你們呀,呵呵呵(下圖為未焗前)。

今天我返夜,俾個機會梁生做新好男人在家弄晚餐再湊我放學。他週末的時候在家附近的farmer's market買了幾隻像玩具的肥西洋茄子,拿來挖空釀入加了意大利腸和青椒粒的混合糙米(食譜在這裡),鋪上我們平日夾三明治用的provolone(南意大利芝士)放入焗爐,十分鐘,開飯!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Casa Mingo

在西班牙要吃的除了他們世界聞名—甚至已經演變成一種新食種—的tapas之外,還要試試比較冷門的地道小食,北西的Asturias菜餚便是其中一樣。到馬德里前已經見過不少人推薦一間離市中心較遠的小客棧酒吧式的餐廳—Casa Mingo,聽說那裡的Asturias著名自製蘋果酒做得好,燒雞和chorizo(西班牙臘腸)也是非試不可,價錢大眾化,饞嘴的我當然特意去試試。

店裡全木的裝潢感覺原始又親切,侍應一貫西班牙式粗魯地問我要什麼,我點了支蘋果酒,侍應作手勢話酒好大支,你一個人喝不完,我答送來吧沒問題,然後我點了一隻燒雞,侍應作手勢話雞好大隻,你一個人吃不完,我答送來吧送來吧沒問題。他也便愛理不理落單走開了,後來我想了想,人一世物一世,叫埋條西班牙臘腸啦,再加個麵包,好!

然後全部食物送來了,引來附近幾檯人的目光及微笑,鄰座的兩位女士也只是吃一隻雞,我一個小女人卻叫得全桌是食物。我唯有面懵懵問另一檯四個在吃沙律的壯男可否跟我分半隻雞,最靚仔的那個用北歐口音英語回答說他們已經點了婉拒,然後他竟然跟我講日文(!)。看來只有戰略性地才能吃得完這一餐,我停止吃那舊掟死狗麵包和西班牙臘腸(鬼佬臘腸又怎能夠跟我們的中國臘腸比?),趁我還餓餓地狼吞虎嚥式地把燒雞多肉的地方一一吃掉,不用乾淨骨都吮埋,作個狀不要浪費食物便算了。雞燒得多汁嫩滑,鮮味濃郁,不過最好吃的還是吮手指上的肥油。

吃飽了抱住大肚皮,才慢慢喝我那支75cl的蘋果酒,喝得頭昏腦脹的時候對面桌的亞洲人問我是什麼人,他們有點失望我是中國人後(似乎是韓國人)卻邀請我分吃他們三人也吃不下的菜,哇,我瞇住眼耍手擰頭,再食我嘔都似。

Paseo de la Florida 34, Madrid, Spain

冬瓜炆排骨


排骨用糖、酒、胡椒粉、麻油、老抽、生抽、生粉醃四十五分鐘。蒜蓉及薑片起鑊爆香,下排骨及磨豉醬炒至金黃後,加入清水(因為冬瓜會出水,所以這裡可以放少點水,不用過面)、老抽、柱侯醬及小粒冰糖,滾起後轉小火炆約一小時。冬瓜去皮切粒,可先炒香,放入煲與排骨同煮至軟身,大火收汁即成。

太陽花成長日記一


梁生話近幾個星期下午天氣熱,所以他的一盤太陽花比預期生得快,這株好像快要開花了。

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白灼韭菜花


每年八、九月是韭菜花旺季,可惜真正好吃的今年我們暫時只吃過一次,還不是照片中的這個。靚的韭菜花簡單地切走老的尾段,放入已加油和鹽的滾水,輕輕灼熟便是最好,蠔油也不用沾,韭菜花本來已經集甜、鹹於一身,草香感覺田園,配合爽脆質感,吃到花的部份還有陣刺辣,像山葵,真妙。

愛你是茄子

我早前貼上來的魚香茄子(下)與這張用新相機拍下的(上)一比之下顯得有點病態,像極個見了鬼嚇得青白無色的壞書生。


佳能的相機一貫偏黃,不過偏黃有偏黃的好,營造了一種溫暖的家的感覺。這部新相機拍照顏色明顯真實了,我最喜歡的是深度帶出的立體感。當然,要拍出令人流口水的照片最重要還是拍照者對食物的愛,我對自己煮的菜的愛。茄子先煎得微焦香氣撲鼻;柳梅是我親手剁碎的,自己就力既保留肉汁卻不會打碎所有纖維失去煙韌度,紅蔥蒜頭爆鑊,下肉碎炒沒幾下便在鑊邊攢酒,液體令肉黏起來,這時候便可以下豆瓣醬‥這一切我從照片也看得出來,這不是愛是什麼?

再談維梅爾


這個是應朋友要求貼上來的,我人生第二幅油畫創作,用黑白橙藍四色抄襲維梅爾的《Lacemaker》。早前我在巴黎羅浮宮終於看到這畫的真身,尺寸竟然比我的劣作細小三倍之多,頓然覺得自己畫後頸暗位的不足又理所當然,因為原來連維梅爾也不是掌握得很好。可能羅浮宮護畫的玻璃太厚,天花光線不夠柔和,人又固然之多,我與這畫交流不來,就此跳出了我最愛維梅爾畫作之一的行列。被歸入是維梅爾的作品全世界只有三十五幅,要看好的維梅爾,要不就去收藏最多(五大幅)的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要不就去我認為收藏最漂亮的荷蘭國立博物館。除了要看齊梵高的十二幅向日葵,探訪維梅爾三十五幅畫作也是我的心願(拉斯維加斯永利竟然擁有一幅)。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從栽種悟道理

梁生栽種的蕃茄結第二輪的果,可是果子數量雖多,顏色也擠得豔紅,卻沒有一顆長得大。四處訊問之下才得知,原來果子要長得大,每株枝只能留一顆果,其他的要忍心剪下來,要不營養不夠支持,最後只會全部一併死掉。

再見益力多豆


你們記得這個嘛?從年頭種下的益力多豆,自上個月出盡奶水開了一朵花後,便一天比一天消瘦憔悴,現在終於走到凋謝的盡頭。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周君新玩具

哇哈哈哈哈哈,終於買了!不過我極度低B,忘記買記憶卡,現在有機無卡唯有得個望字。

梁生因為我寫的上一篇大發脾氣,我承認我的確有點混淆視聽,錢其實已經一早留起給我,只是我遲遲不能決定究竟要買佳能好還是藝康好。最後的起心干做資料搜集,發現這部佳能10萬像素連隻鏡頭才七百一十塊美金,遠比我預算的少,平平地用來做我這個初學者的試煉平台最好不過。即場申請亞瑪遜.com的信用卡,拿多額外三十塊退款,再加上每消費一塊三積分換來一張二十五塊書卷,好抵呀!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梁生新玩具

梁生的新玩具—Sennheiser無線耳筒。我一直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買隻無線耳筒在家用,不過現在看見他洗碗、痾屎、在房間打電腦均可以在大廳電視機沒有開着的情況下悠然自得地「聽」電視,我便有點眼紅。

離開學校無止境的象牙塔出來建設社會果然洗錢是會豪啲的,不如買少隻玩具買隻相機給我啦善長人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