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5, 2005

為我量心跳

我決定把這事情寫下來。我媽小時候常帶我去游泳,有次有位自稱教練的人向我媽自我介紹,並建議我跟他學游泳。自此我每星期從油麻地走到灣仔,跟其他同齡小朋友踏上非正式練水之旅。游泳課上了大概年多,有天泳池裡有個陌生的女人把我拉到一邊,神色凝重地說,你知道你的教練在性騷擾你嗎?那年我小六,只知道教練常常摸我胸口為我量心跳。後來我問其中一位泳友你曾否感到異樣,她說沒有。最後我每週逃學到附近公園看別人放遙控船,直到我媽再也不要我去上游泳課為止。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記憶,今天突然記起來,我在想,這事情對我成長影響有多大。害怕與陌生人有身體上的接觸、與女孩子拍拖跟這事情有關嗎?

達利的草蜢

原來,我的問題始終比我知道的多。我有許多的經歷到現在也只能用忘記去暫時處理。可是我的處境又不至差到能夠本死無大礙從零開始,所以我是被淤在裂縫的泥巴。我有十萬隻達利的草蜢在我背上爬行。你不是我你又明白什麼。每人都是另一些人的恩賜,my ass,人生不是你隨手在名人名語錄抽出的引句。雖然我每次聽到人家跟我說,我能走到這裡已證明你好叻好叻我不知應面紅抑或面青,但我知道我是有救的,我只要繼續撐下去。我只是,不想再把從前的忘記,我想把它們一一擺放在地上,衡量對我的影響後好好收入抽屜。到我對某些事情反應有異樣就拿它們出來,噯,就是你,就是你讓我變成今天的我。我不要,滿頭問號對自己所作所為感到不負責任。

父母只是一個開始,這只是個帶我走過許多錯誤的開始。他們對我的影響像水滴在面紙上慢慢化開每日俱增。我與媽近兩年沒見,如果我真的像她,她也應該像我般的想,對方的死是種解脫,死了我會永遠把你藏在心底當神明供拜;但你一日未死,你一日都是我心中的疙瘩。我死了,那剛撥電話給我說正出發到機場令我心頭得到片刻寧靜的他當然會感到悲哀,我爸或許會說,哈,我一早猜到她的下場是這樣;我也不是要去改變世界或是留下些什麼,但太陽明天還是會升起來,我的鄰居還是每天黃昏放狗。你要是我,你也會覺得人生是場咀咒,但你當然不希望成為我。我現在要做的,是走下去,直到它變成他媽的恩賜。

Salvador Dali
Myself at the Age of Ten When I Was the Grasshopper Child
1933

Monday, November 21, 2005

赫爾辛基候機室

這是梁生在芬蘭赫爾辛基機場候機室為我拍下的,簡直將人性的醜陋表露無遺。不單止我素顏面目嚇人,我口裡的芬蘭肉丸未吞好已準備再拿,連大腿上打開的雜誌都是特寫美食的專訪。怪只能怪託梁生幾億飛行里數的鴻福,這是我成世人第一次在候機室候機。赫爾辛基市慷慨地用木材(橡樹及柚木)做機場設計主題,天花及牆壁都是用大大小小的木塊條建成,讓遊客一下機便能吸一口天然木香的空氣。候機室全木的天花十分有北歐風情;客人食用的餐具全是芬蘭名玻璃商iittala出品。自助餐提供芬蘭特色小食,我倆拿得碟子滿滿的,找個對著跑道沒人的角落邊喝唐寧奶茶邊上網,幸福得要死。我這等肥師奶飲飲食食便會覺得幸福,容易滿足得很。

圓山健康石獅

梁生在這兩張在台北同一天拍下的照片差異是否很大?你看他在忠烈祠前手舞足動表情生鬼,在圓山大飯店卻像吃了屎,其實背後背負了個重大慘痛的原因。話說圓山大飯店前有兩隻大石獅,一隻生財一隻保健康,導遊姐姐督促我們要循例摸摸石獅們象徵式求平安。梁生摸完健康獅後卻失足拗柴,我還不知事態嚴重,當晚浸溫泉才看到他那隻腳像多了個紫色的哥爾夫球。可憐的梁生回港後看鐵打師傅看到我們要回美為止。

地上執到寶

我一直希望能夠抱住玩樂心態寫地上執到寶,希望你們讀時能夠像口裡含片薄荷朱古力,不過我發現這並非想像般容易。因為我已由暑假郊遊狀態歸位回學生身份,對住一桌子的家課,整天囉囉嗦嗦。每每唯有放我攝影功課上來,盲的都看見是平庸作品,何況我不是盲的,說我不汗顏是假。要不就放我平日炒作糊口的菜式,讓千里的人都誤以為我真的廚藝到家,我煎焦了的難道放上來給你們看不成?但我清楚知道的一點是,我的心路歷程實在不應該再地攤般放在網上給人胡亂踐踏,我希望只說好笑的好玩的,真正做到「把悲傷留給自己」。我也知道寫下這些將來是成長的見證,十六歲我寫的現在也留著有空翻出來讀笑個飽,不過我認為我是時候切實地有所行動,用我雙手(不是靠把口或鍵盤)去雕造最適合自己的生活環境。我也不是不怕人家來見我又吃又玩像沒內涵以為我是空心腦人,但這畢竟是虛擬世界,在現實生活贏得身邊人支持愛護才是認真。我想過像報紙副刊貼張風景照片加些無厘頭的小詩舒情文,談些無關痛癢的事,但又像太不近人情,所以我決定把我倆的旅行軼事小段小段的寫出來,直到這學期完結我又真正拿起我隻新秀麗再跑為止。這大概是紀念我現在一生中最好運氣的時光的最好辦法吧。

我們仨

我終於在圖書館找來一本「我們仨」,昨晚睡前讀了我們仨失散了的部份。讀著就忘記了楊絳開首叮囑讀者這只是個夢,眼淚滾滾流下來,流得我累了沉沉睡去。半夜卻被從遠方打來報平安的電話吵醒,模糊間我夢見自己在相隔萬里的思念中徘徊。我也知道用我笨拙的中文寫片語去描述這故事對我的衝擊會很困難,我只是對那一步一步送走最親愛的人感受到切膚之痛,又或許是因為我從未感受過一家三個人緊緊相愛的難離。我希望我能體驗這樣深切的愛,但要人愛我,我先要去愛。愛,是尊重、是依賴、是相互相承,把別人的快樂看成己任的緊密的關係;愛跨越時光空間,是煎熬亦是支撐,由迷宮變成羅盤,至少這是我從對情愛已有所領悟的楊絳書本中所感到的。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三張相片說一個故事

今天下午到羅丹室外銅像館寫筆記做藝術史功課,一併完成攝影班「三張相片說一個故事」這入門攝影必做的習作。拍本來已很漂亮的藝術品是最容易的了。

看來好像不太連貫?我大概會把第三張剪掉換上大門接待處做第二張。我毫無想像力的故事:到藝術館做功課。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05

粟米肉粒飯

這碟頭飯做法非常容易,雖然自己在家煮跟在街外吃的同樣無益,不過如果碰巧不想外出吃飯便可試試弄這個。瘦肉切條切粒隨意,用豉油豆粉糖鹽略醃炒香盛起待用。罐頭粟米蓉、半罐雞湯、少許牛奶煮滾後加入撕成細絲的金華火腿及四份一杯已飛水的雪藏白粟米(如沒有可以不下),小火煮約十分鐘,瘦肉回鑊。下麻油、胡椒粉、生抽少許,生粉水埋薄芡即成。

其實我已經許久沒吃過港式正宗粟米肉粒飯,所以樣子如何都不大記得,唯有自創,不過味道是不錯的。

樂極生悲豬四趾

是這樣的,我與梁生吃飯時間喜歡追看刑事偵緝檔案,七月起至今斷斷續續終於看到第二輯的結局部分。可能是警匪情節看得多的原故,我們偶而瘋起來還會扮西部牛仔拔槍玩兵捉賊。昨晚我洗完澡走出廳,預先躲起的梁生突如其來向我開(手指)槍,我不甘示弱,神勇女幹探上身起飛腳打算踢跌他的(手指)槍。豈料梁生沒有避開,我一腳就踢中他強而有力的手腕,即時中招。今天起來右腳第四隻腳趾趾甲下面瘀紅得像血,腫不在講,痛得連走路也要一柺一柺,回來看左腳腳底因為受力過重起了個水泡。梁生在旁邊強調腳趾還能動即是沒有斷骨,邊說風涼話什麼樂極生悲,又不想想是誰先拔槍,還替我改個花名叫豬四趾。

Tuesday, November 15, 2005

我的動物灌木叢

這個星期功課緊得很,所以更要在這裡胡吹一番苦中作樂。上星期我把一卷來歷不明的菲林沖洗出來發覺是多年前我扮浪漫拍天拍地拍花草的作品,把其中一幅像是草叢什麼的放大來看,左看右看都搞不清是什麼,回來覺得擱著浪費便隨意把它剪成一隻大笨象。小時候維園常見那些動物灌木叢,有隻走失了跑來我的電腦屏幕,伴我今夜努力工作。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Daily Detective

我那個教學方式略嫌幼稚的美術史老師這個星期跟我們玩個叫「Daily Detective」的遊戲:每天給我們一個關於某藝術家的提示,本週完結前猜中他╱她是誰便得到額外分數。第一天的提示是:「他的生日(冥壽)是在剛過去的星期六(11/12)」,我這憨人當然回家立刻用google逐個打入我認為有機會的藝術家名稱,對此科我自認記憶能力特佳,這樣查一查我大概永遠會記得馬蒂斯出生在一年的最後一天、Toulouse-Lautrec跟我表姐、Camille Claudel跟我媽同日生日等冷知識,這才知道我老師的苦心。

這遊戲的答案是,我想我老師選他的原因是因為在三藩市灣區這藝術文化沙漠竟然擁有除了巴黎那藝術館外全世界最大的銅像收藏(於史丹福大學),實在非常難得,希望我們學生有空去戶外展覽館看看月光打落反射表面多而感情化的作品吧。
PS.莫奈今天生日喎,好興奮,為了慶祝我決定獎勵自己打機數小時。

豉油王炒麵

蛋麵餅煮熟過冷河,剪至手指長度方便翻炒,待用。芽菜先拖水,與蔥段及切絲洋蔥炒香,盛起。油滾後放麵落鑊,下老抽(加色)、生抽、蠔油、糖、鹽少許及麻油,倒回上述材料用筷子及鑊鏟快手兜炒即成。

今天的加了瘦肉絲,瘦肉切絲只要記謹與切牛肉相反要沿紋切,先炒好盛起臨尾才倒進炒麵便可。配碗明火白粥美味到不能(白粥╱味粥)。

Friday, November 11, 2005

福娃貝貝

零八北京奧運倒數一千日的今天,大會公佈五隻名叫福娃的吉祥物。由奧運五色組成魚、熊貓、奧運聖火、藏羚羊及京燕造型,名字拼出「北京歡迎你」的福娃稟承吉祥物一貫的幸運歡樂形象。紅粉臉蛋加上深黑線眼睛讓人一眼便認出是中國的娃娃,四肢短小彷似套上了玩具熊貓的裝束,像煞了外國人心中在四合院捉迷藏的活潑中國小朋友。圖片轉自BBC新聞網

其實把中國地大物博豐富資源揉合來創作吉祥物不難,用面譜及傳統圖案陳規自己看得外人歡喜自己又樂得清閑。畢竟這是第一屆在中國舉辦的奧運,又有什麼比國寶熊貓與奧運聖火玩摔跤更親和更叫世界各地的人多多接近這個仍然存在許多謬誤的國家呢?


我寫這篇主要的原因並不是去愛國地介紹這五隻非常得我歡心的吉祥物,而是因為其中一隻跟梁生同名。梁生昨天還在試數年前造下的西裝褲緊得氣也透不過來,你看他那大肚腩如何去做代表水上運動的貝貝(beibei)所參加的跳水水球什麼的,笑死我了。不過驟眼貝貝都好像有個小肚腩呢。「貝貝頭部紋飾使用了中國新石器時代的魚紋圖案」新華網解讀說,寫得很詳盡有興趣不妨看看。
相關網頁: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吉祥物

深宵對話之欲望增高

前提.電視在播時裝表演騷,我學模特兒用貓步走來走去
梁:「(唱出)欲望jungle,jungle jungle」
我:「(音調與電視音樂出奇地相似)吓,乜原來係呢首黎架?」
梁:「唔係呀,我叫你去增高先﹒﹒﹒」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05

反話


┌─┬─┬─┐
│Ⅰ│Ⅱ│Ⅲ│
└─┴─┴─┘
Ⅰ.(梁生攝於佛羅里達甘迺迪太空中心)車,火箭之嘛,我八年前都去過啦,嗰舊爛鬼太空人雪糕我八年前都食過啦,真係out。
Ⅱ.(梁生送我的手信,樂高半牛半鹿一隻及酒店鎖匙卡套乙個)吓,乜去到佛羅里達都係行下Disney Downtown行下Lego Shop咋?咁駛鬼去咁遠咩,L.A.都有啦。
Ⅲ.(Lego Shop香港景色模型)超,好巴閉咩,我用鼻屎夠可以砌到個維港出黎咯。

Monday, November 07, 2005

愁雨

今天我的左邊膊隱隱作痛,初時還以為牢對書本太久,在我準備就寢時雨嘩啦嘩啦下出了,該死,原來是風濕。它那灰黑的臉也掛了整天,好應該襯天光前爽快地下個夠,要不然明天起來仍然像要塌下來的樣子難受死我。雨天獨個兒睡還真需要勇氣,冷冰冰的腳放在那裡都得不到溫暖,我索性先坐下來聽一聽林憶蓮。孤獨的滋味複雜過怪味雞。口裡含一世的波板糖當然會含得味覺發麻,但女人呀,又不能太苦地過活,在找到個人與己生活時仍然要懂得自處。我希望明天醒來時,雨會停。讓我明晨能再次開始,如新生的女子。

Saturday, November 05, 2005

四月物語

導演安排在電影開首的鏡頭讓觀眾從主人翁的角度看出去,令人投入角色得特別快;松隆子在書店輕輕觸碰每一本書像在掃撫我的心挑起了我的某些回憶。電影用軟鏡製造夢幻效果去展現松隆子女性矜持羞澀的同時,亦透過劇情發展把她藏在柔弱外表裡的決心告訴我們,其間還加入了許多引人思考新開始所帶出的各樣可能性的插曲。情節或許驟看散慢不夠具體,但光禿禿開始為自己打造幸福未來從來都不是電影化的明確;用各件微細事物去在六十分鐘內訴出當中轉變的重要份量便是此片叫人看得如沐春風的原因吧。四月的故事,主人翁就是在這陌生的環境去釣捕自己的未來。

Friday, November 04, 2005

Miffy Delftware

梁生今年生日浪漫的我送了他一隻碟。話說十七世紀中國陶瓷器皿由荷蘭東印度公司引入廣泛流行於歐洲,可惜因為中國內戰影響了出口(我中史已全數交回老師,所以並不知道是何等的戰爭),荷蘭人便乘機出產自己的陶瓷暫充市場。荷蘭陶瓷主要在名叫Delft的城市生產,所以被稱為delftware。現在出產delftware的工場只剩下Royal Delft一家。在阿姆斯特丹現代藝術館店看見這碟前我已知它的歷史,見盒子裡不僅附有出世紙,而且價錢非常合理便二話不說買了下來。這隻把兩樣荷蘭特產:delftware跟家傳戶曉的兒童卡通人物Miffy兔,放在一起的碟,真是個不可多得的雙重紀念品。當然,收到它做生日禮物的梁生沒有顯得同樣興奮,不過回來後還是把它掛在廚房牆上。

我的紀念品是回憶

去年暑假得貴人梁生相助,才第一次鄉下出城到歐洲旅遊去。甫抵步我即像參加了十八天豪華購物歐洲團的闊婆,也不理得是否會被人當羊牯,在各工藝品店裡血拼得天昏地暗。僥倖我生性眼緊孤寒,買到一個地步開始肉痛停手,才不至破產而回。但一年多後的今天,還是後悔當初買了這麼多像瑞士海迪個阿爺平日在山林中無所事事拿把刀批下批下批出來的手製木雕工藝品。擺放在家鋪塵甚為可惜,但除了吸塵它們又好像沒有其他用途。不知道是否因為身體始終留的是香港人血,吃過異地美食飽覽他鄉風景都是不足夠的,硬要攬著人家郵筒街牌╱在飛機火車公車遊船上拍照(總之要有個嘜頭),及當然不少得買滿一行李箱大大隻印有巴黎鐵塔、荷蘭風車、英國旗等的各式紀念品,才證明得了我是真的去過這些地方似的。經歷過才看得清這裡頭的荒謬,所以今夏再征歐洲時我想通了;老套點講句,照片拍在我眼裡,我的紀念品是回憶。這個原本是蠟燭台的風車,在商業洗禮後放不下蠟燭,沒有冷熱空氣的流動它便動不起來。後來我們把它放在接近天花風扇的位置,它便隨著微風逕自前前後後的轉;昨晚看到才感沒有辜負那遠在德國或瑞士海迪個阿爺。

Wednesday, November 02, 2005

Edith Head

派拉蒙電影公司在02年為希治閣電影「捉賊記」推出新版DVD;除了常見的trailer及製作特輯,這碟還附加了一小段講述為片中Grace Kelly設計華麗晚裝的一代戲服設計大師Edith Head的片段。看著她一幀幀照片,不禁令我想起「超人特工隊」裡的超人服設計師Edna Mode,越看越像,簡直是一模一樣,碰巧二人又叫E,難道這又是Pixar的小把戲?Edith Head從來都是一副專業時代女性的模樣,身上永遠只有黑白灰三色。藍片眼鏡在三十年代流行於片場,因為帶了它們便能看出現實顏色反映在黑白菲林上的模樣;不過聽說Edith是因為不想讓他人看穿她眼睛而帶的,在那年代當女強人真是一點也不容易。

枕邊對話之scholar

前提﹒梁生老細要他去日本前先理髮
梁:「其實滿面鬍鬚頭髮又亂先型架嘛,我呢啲,scholar嚟架!」
梁:「﹙隔了一會)我問你一條問題丫?我隻船叫咩名?」
我:「(神智不清)scholar船?」
梁:「scholarship呀!」
我:「...瞓喇。」

Tuesday, November 01, 2005

德國咸豬手

今年梁生生日碰巧我們身在法蘭克福,他的同事介紹了一間附近的傳統德國餐廳。七點未到踏進門放眼已滿是本地人,又煙又酒吵得不亦樂乎。我們除了咸豬手還叫了客小牛配house special七香料特製醬汁。這醬樣子有點像basil加橄欖油的pesto,味道是以清香的涼口薄荷為主,有淡化油膩感的作用,配合肉味濃的小牛剛剛好。侍應送上咸豬手的時候,鄰檯的食客忍不住笑我們這兩個遊客,不過這咸豬手是我吃過最最好吃的,老套點我也不介意了。咸豬手肥脂分佈得好,咬一口香脆豬皮,內裡滾熱的肉汁與油脂全流出來,肉身是意想不到的滑嫩,幾乎不用嘴嚼就可以吞下去。這個時候再吃兩口滿是澱粉質的香煎馬鈴薯粒,天堂簡直就在我口腔裡嘛。你看我笑得滿足到不得了,現在想起也很想再吃呢。

窗邊一角

那天他斟好果汁坐上書桌,準備為我的攝影功課做模特兒。這張試拍的,表情姿勢十分自然我最喜歡。他右邊身體及面部我做了三十巴仙dodge,效果並不明顯;身體以外的地方則做了一百巴仙的burn,嘗試營造中間光亮突出的效果。題外話,掛在鏡子上的熊貓公仔是表姐多年前親手編織送我的,多年沒見不知她生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