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09

Ching Lee Laundry


跟百年洗衣店東主余植庭做專訪,從20年代他爸爸的工人打翻油燈,後園起火燒死了運貨的馬,到華人因為被歧視只能買二手機器,到現在女兒放棄當牙醫接手生意,嗯,我希望我可以把這個故事寫好一點。

新年好


新年好,年初一差點爆呔,年初二俾人扑玻璃。

新年快樂


攝於三藩市動物園牛年慶祝活動。

Saturday, January 17, 2009

看美男子是賞心樂事,像周一晚教委會新派位系統會議的記者,一頭捲曲的金髮,在沉悶的討論中是吃進眼裡的糖果;像周四台上的民權律師,身穿剪裁合身的西裝,翩翩的講述無證移民遇到的不公;像今晚咖啡室的合夥老闆,就是他看我在眼內的第一刻。欣賞美女講求細心的技巧,美男子原始地不花半點精神,真好。我九點喝了杯咖啡,所以現在四點多還在打字,希望明天還可以起來去爬山。
我是遲鈍的,只能怪自己一直把精力都放在否定上頭去,否定自己、否定別人,像審批員,手執一隻「denied」的印章,印呀印,喂,什麼風景,什麼寶物,都因為太專注去拒絕而錯過了,還以為自己在審批員的崗位上盡忠職守。我現在,只希望自己時刻都記得,我每天都向自己一直希望成為的人又踏近一步,真的,走對的了,放膽去享受吧,不要再否定,難得身邊的人有耐性,讓我慢慢學會更加愛自己。有一晚,到朋友的畫展去,場地有些本地小樂隊在拆天地表演,我從來只從電影中看過這種地下搖滾演出,原來看似遙遠的只要伸手便觸到,那晚我架一副眼鏡沒有打扮,卻竟然還有我認為長得很好看的人在看我,一直把自己看輕的,似乎只有我自己一個。
常以為一直走的路也不如人平順,卻原來在許多地方上我仍然像溫室的小花,尤其是在愛情吧,幸運到不能,所以也從來沒有學懂珍惜,直至現在,真真正正的失去過,眼淚像血般流過,雖然連焦也還未結,不過倒是在某些日子裡,可以看到更大的影像,逐少逐少地領悟,感覺像剛出生的啤啤,哦,原來係咁,像讀明周,林志玲說第一次失戀,好幾年後仍然念掛,哦,原來,刻骨銘心的,以年做單位一點也不過分,分開了後,念掛起的原來並不是別人叫我應該留戀的那些,分開了後,才知道當初為什麼愛他。
始終是長大了,從前還未能察覺到自己的情緒起伏,當賀爾蒙發作,便肆意宣洩在身旁最親密的人上,現在反而看到個形態,旁邊的人也會提點,原來你的一時之快,傷害到他人,當然在鬧情緒的時候想要人盲目地縱,不過原來這樣,自己永遠也發現不到問題,永遠也改過不來,那種能夠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的關係,便是這個意思,學習是一種醒覺,而醒覺會讓自己看到不足,而不足又帶來疼痛,所以學習,對我來講,有如一次又一次的挫折,這樣,便解釋到他人不像我所期望的時候,我為什麼生氣,都是生自己氣。

Friday, January 09, 2009

歷史

本來想在海嘯來臨前的平靜天便上來寫寫我對市府政界的感想,不過昨晚還是收工收得晚,回到家做做柔軟體操便又是睡覺時間,今日事後在報館寫了三篇,現在已筋疲力盡手指也提不起來,不過腦還是轉個不停,所以上來寫一點點,沒有編輯作最後防線可能我又寫白字又英文轉中文了。

其實前日打開紀事報已經知不妥,華人選上市參事會主席的可能性真的很大,另外兩分華文報都有寫預測,我卻因為經驗不足給走漏了。昨晚本來是想在這裡寫一下,政客如何的厲害,你問他十條問題,他條條都有答你,不過又原來什麼料也沒有給你,哈佛大學法律系的果然是不同凡響,同事指他今次當選全因蜀中無大將,我卻認為他們個個精甩尾,尤其是先進派那黨人,走的每一步也經精挑細選。

早兩天我找市長及估值官拍揮春照,他們二人均笑意盈盈立即合作,卻先要確保他們扣好西裝鈕,反觀其他初入政場打滾的新手,成舊雲飄吓飄吓,走到最後不知道背脊被插幾多刀,有些說話充滿漏洞,連我這等新人也忍不住要多著墨加多兩下。別人都說,愈小的政圈便愈醜陋,其實並不代表大至全國的水平便是君子之交,只是沒有做得這樣低層次而已。

對於華人在金山百多年歷史終於選出第一名華裔市參事會主席,我是蠻感動的,曾經有一刻還想哭。估值官說,我們華人從連上哪所學校也因為種族歧視被限制,到現在終於吐氣揚眉,是一條漫長的路,不過我們也只能在今天慶祝,明天便要動手工作。

對,那數十名在他辦公室等他出來恭賀他當選的老人家,是真心認為華人出頭了的,他逐個跟他們握手,卻對鏡頭敏感得緊要,只是一場戲吧,我怕。市長很快便要準備競選州長,屆時主席便會全市的阿頭,權力呀又有誰抵受得了。我好像從來也對政界不感興趣,今次上來寫這些,是不是很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