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店關了紙牌人還在


攝於本年初破產的Gottschalks百貨門外。

Port Angeles


晚上8時多到餐廳取走我的晚餐外賣,是客因為《Twilight》一書才加上餐牌的蘑菇意大利雲吞,大門旁邊桌上放有客人簽名簿,都是從遠處特意來看看這個書中人物第一次約會的地方,這是行程裡我唯一感到快樂的一刻。

許是


數年前許下宏願要探訪全美所有國家公園,口才張開,願望便像籠裡門被打開的小鳥,飛走不再回來,上星期因為一個突然的決定,被送到杳無人煙的地方,雨幾乎沒有停過,抓緊機會在離去之前到奧林匹克國家公園拍個照片,而已。在另一個場景,在太陽終於肯爬出來的時候,這許是片美麗的地方。

I can do better


公司要我們自薦十大新聞、十大獨家及十大照片,我才發現原來我在這報館幾乎一年了,連值得驕傲的東西也沒有,就算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到最後也帶著一籮籮生氣、frustrated的回憶,反而在前一家公司,在當時的師傅手下才短短數個月,便出產不少好文章,沒有讀者卻感到欣然、安慰、光榮、值得,這些在現時工作已經太久沒有遇到的情感。新年新希望,也就只能離開了。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wi-fi


心身俱疲,肩上像千斤重的擔子已經負起約兩個星期了吧,自從追尋目標之旅告一段落後,逗留在工作的時間又回復到以往一樣,每天在乘搭情感過山車,驚到震、生氣到頭痛、撐到胃痛、傷心到哭,非人生活回到家對身邊人也沒有一句說話,剛才本來已經做好的工作因為某些人的某些話,讓與男友好好的一頓晚飯,變成我對住電腦螢光幕打呀打,打完出餐廳外面找wi-fi,找到去星巴克,碰上久未見面的朋友與其他人在彈琴唱歌,我竟然因為找不到wi-fi一句hello也沒有便跑到街外繼續找,upload完故仔後開車回到餐廳男友那份晚餐已經吃完,當時感覺真是差到不得了。上星期我回到母校以校友身份談文科主修的前景,在駛去柏克萊前先去郵差的追思會,與其太太擁抱後染得一身香的味道回到車裡我忍不住哭起來,也因為在再之前被地檢處的傳訊總監打電話來罵得一面屁,後來才發現原來我的故仔又被某些人刪改,這些我與學弟學妹們都講了,代表business的校友說到紐約闖的那年哭了兩次,我說,我兩個鐘頭前才剛剛哭完呢。

Wednesday, December 02, 2009

黃黃的白菜

今天再找到郵差的家人,像是電視劇情節,父親今年5月喪生,母親又要白頭人送黑頭人,兒子自閉症,太太工作的公司可能會倒閉,他們家剛好吃晚飯,給孩子大大一碗白飯,餸菜就只有吃剩的蒸雞腿及煮得黃黃的白菜,這一切我看在眼內難過得不得了,難過得不得了。男朋友回家後我抱住他哭起來,定要想辦法協助這家人,定要多動腦筋看如何可以應付聯邦郵政局,定要把這條新聞做好。而我,也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