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3, 2011

冇漏

還有一個星期便回香港去。飛機要降落時那些藍水綠山,機場大樓那股消過毒的冷氣味,乘機鐵經過青衣密密麻麻的住宅,這些景象都觸發我記憶裡「家」的抽屜。但事實上,香港已不再是我肉身的家,每次回去,總感到,甩漏、趕忙、迷失。今年,是否可以準備得好一點?不如當自己去異地旅行,在openrice找來餐廳排行榜,在timable找來好去處,再寫個list:趕尾水食大閘蟹、食鵝頸街市根記齋、生日食鮑參翅肚、做針清加facial、去天光墟、睇鐵打、配星鑽con、買離子導入機、申請內地銀行戶口、上個工聯會堂(港式茶餐廳奶茶調製!!),仲有冇漏?排得行程滿點,便不會再像隻孤魂野鬼。

dream big

一鼓作興死衝爛衝時,根本看不清自己原來已跑了多久多遠。不止一次,在偶爾的周末的和暖下午,從手上在忙的事中抬頭,向四周轉望一個圈,才發現,多年前立下的目標,已經達到。一開始的時候,是媽媽希望我入一間好小學,然後這卑微的目標漸漸隨住年紀,演變成更大的名利欲望。我不記得自己小時候幻想長大成人後的生活如何,但應該和我今天看到男朋友抱住隻狗在家裡熟睡的樣子差無幾。既然一路以來都心想事成,要什麼突然便發現已經有什麼,我要更加dream big,期待自己下一個發現。

預埋我

使勁的工作,使勁的玩樂。縱然挫折陰雲不散,但情緒就如潮漲潮退,始終能苦裡作樂。慢慢讓自己接受,可能這便是最好,四成苦,六成樂,已經賺了一成。既然未修成道行保持一顆平常心,也便算了,縱容自己大起大落,狠狠的生氣,狠狠的揮汗,狠狠地展出七情六慾。豁出去,玩,玩個夠。遇到人便胡扯,扯破喉嚨唱歌,事無大小笑哈哈,做隻職場社交花蝴蝶,飯局飲酒唱k落club跳鋼管舞羽毛球潛水踩單車,唔該預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