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搬家

為了他的大電視和人肉暖爐,再加上自己經濟拮据,我今天將會正式搬進他新家。昨晚睡得不好,原來沒有表現過的憂慮終於被引發出來,原來試過多年的同居生活還是會怕,尤其是現在人大了。這麼多的人在生命裡出現,又離開,那些會待久些,那些會狠狠的讓自己傷心,除了盡力的經營外,不是雙手能夠控制得了的吧。現在待在舊居執拾,盡是跟以前那個他的事物,不知道,一直不願意回來這個連汗毛也沒留過的地方,是因為這樣嗎,心裡仍然在流淚,近一年了傷口只能慢慢的慢慢的癒合。我也會問,這樣的狀況,適合搬進另一個人的家嗎,然後我又想清楚,原來事物不能想得太清楚,原來心裡可以有很多的人,原來大電視和人肉暖爐本來就是很好的理由。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同行

還有,早個星期遇見那個我認為靚仔到應該去當明星的記者,今早見到他那個剛起身look,差好遠,原來整唔整頭真係咁大分別,嗯,不知別人想起我,會否是我那早上assignment必定頭髮濕漉漉個樣。還有,今日終於第一次跟那個wire service寫手say hello,每次有他在我都覺得好安全,呵呵呵,不過我目標當然是次次料都多過佢啦。還有,今日有人讚我百年老店專題寫得好呀,不過唔係自己報紙的人囉,唔緊要,我照受。不過我對條題有點失望,「聖馬刁百年華人洗衣店 保祖業出招抗蕭條」哎,個故仔邊係講呢樣嘢。

實的的

其實我好希望能在這裡寫更多,只是每天在辦公室已經寫數千字,回到家個腦都實晒,只能做些簡單家務,行行企企等夠鐘上床睡覺,還要氹自己,放鬆啦放鬆啦,幾乎晚晚發夢見到市府班人,同自己講,不如周末去跑步啦,但我又懶,不用上班時時間都不知走到哪裡去,好大壓力,連友報替採主也跟我說:「我漏了市長搞婚外情單新聞時也沒去跳金門橋啦。」係啦,放鬆啦,漏新聞真係唔駛死,做好本份盡了力便成了。今晚我在家弄擔擔麵時,市參事主席打電話來,我說:「喂,我個留言琴日咖喇,咁不如我問你我男友好想我問你呢個啦,你選舉時標榜公共交通又揚住踩單車,點解你農曆新年遊行時要坐開蓬車,唔坐單車呢?」然後他笑答,哈哈哈他無咁諗過喎。從這事我學到的,是以後留人家言,記住記住留日期及死線時間。係喎,紀事報早兩日也寫錯市參事主席畢業於史丹福啦,從錯誤中慢慢學習啦。

Wednesday, February 04, 2009

打牌


周日在三藩市華埠拍下這張對比照,市中心的高樓加上地標大廈Transamerica,配上華埠遍地的百年建築。原來除了人性味濃的晾曬衣物外,看清楚有群華裔市民在樓蔭底下打牌耍樂。

如果我拍照技術好一點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