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店關了紙牌人還在


攝於本年初破產的Gottschalks百貨門外。

Port Angeles


晚上8時多到餐廳取走我的晚餐外賣,是客因為《Twilight》一書才加上餐牌的蘑菇意大利雲吞,大門旁邊桌上放有客人簽名簿,都是從遠處特意來看看這個書中人物第一次約會的地方,這是行程裡我唯一感到快樂的一刻。

許是


數年前許下宏願要探訪全美所有國家公園,口才張開,願望便像籠裡門被打開的小鳥,飛走不再回來,上星期因為一個突然的決定,被送到杳無人煙的地方,雨幾乎沒有停過,抓緊機會在離去之前到奧林匹克國家公園拍個照片,而已。在另一個場景,在太陽終於肯爬出來的時候,這許是片美麗的地方。

I can do better


公司要我們自薦十大新聞、十大獨家及十大照片,我才發現原來我在這報館幾乎一年了,連值得驕傲的東西也沒有,就算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到最後也帶著一籮籮生氣、frustrated的回憶,反而在前一家公司,在當時的師傅手下才短短數個月,便出產不少好文章,沒有讀者卻感到欣然、安慰、光榮、值得,這些在現時工作已經太久沒有遇到的情感。新年新希望,也就只能離開了。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wi-fi


心身俱疲,肩上像千斤重的擔子已經負起約兩個星期了吧,自從追尋目標之旅告一段落後,逗留在工作的時間又回復到以往一樣,每天在乘搭情感過山車,驚到震、生氣到頭痛、撐到胃痛、傷心到哭,非人生活回到家對身邊人也沒有一句說話,剛才本來已經做好的工作因為某些人的某些話,讓與男友好好的一頓晚飯,變成我對住電腦螢光幕打呀打,打完出餐廳外面找wi-fi,找到去星巴克,碰上久未見面的朋友與其他人在彈琴唱歌,我竟然因為找不到wi-fi一句hello也沒有便跑到街外繼續找,upload完故仔後開車回到餐廳男友那份晚餐已經吃完,當時感覺真是差到不得了。上星期我回到母校以校友身份談文科主修的前景,在駛去柏克萊前先去郵差的追思會,與其太太擁抱後染得一身香的味道回到車裡我忍不住哭起來,也因為在再之前被地檢處的傳訊總監打電話來罵得一面屁,後來才發現原來我的故仔又被某些人刪改,這些我與學弟學妹們都講了,代表business的校友說到紐約闖的那年哭了兩次,我說,我兩個鐘頭前才剛剛哭完呢。

Wednesday, December 02, 2009

黃黃的白菜

今天再找到郵差的家人,像是電視劇情節,父親今年5月喪生,母親又要白頭人送黑頭人,兒子自閉症,太太工作的公司可能會倒閉,他們家剛好吃晚飯,給孩子大大一碗白飯,餸菜就只有吃剩的蒸雞腿及煮得黃黃的白菜,這一切我看在眼內難過得不得了,難過得不得了。男朋友回家後我抱住他哭起來,定要想辦法協助這家人,定要多動腦筋看如何可以應付聯邦郵政局,定要把這條新聞做好。而我,也要感恩。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蘑菇殺人事件

雖然被人喝止,但戴住冷手套的我還是邊拍邊摸,只要不吃入口便成了,三藩市灣區早個星期才又發生毒菇傷人事件,天黑起來後一隻隻毒菇爬入民房用鎚子襲擊熟睡的小朋友,現場血跡斑斑蠻嚇人,幸好最後沒有致命。





說笑啦,只是三名墨西哥人士登山突然肚餓食壞肚子而已。這些蘑菇拍於奧勒岡州,我最喜歡的第一張有點進宮崎駿幻想世界的味道,當天拍完晚餐我還特意點了個蘑菇,好好吃呀。

人人跳橋去


同行友人堅持要我這樣拍的。原先我說,人家個個做的我偏不要做呀,他說,「那你可以用大光圈慢快門呀,因為沒有人會這樣用囉,但你知道為什麼沒有人這樣用嗎?因為核突囉。」又有點道理。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coldcall

剛剛coldcall一名郵差的家人,晚上10時多,沙啞的聲音在電話筒傳過來,好不容易確定她是死者家人後,小心翼翼問我的問題,每次卻只有一片死寂,直到我「喂」一聲,才換來猶豫一句「我可唔可以唔答」,我只能不停道歉不停繼續問問題,這樣來回好幾次我心已經沉至谷底,臨掛上電話我再道歉,說盡我如何難過的話,但一個突然離世的人,離開了始終是不會再回來的。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才兩個多月


一直沒有機會把這個放上來,9月初海灣大橋切割工程的照片,叫電視台的人幫我拍的,在那裡認識了個完全是我類型的美聯社攝影師,格仔厚恤,一頭過耳卷髮,時戴時除下的眼鏡,加對粗靴,哇。自那時起,我頭髮長了許多,海灣大橋新彎位發生了首宗亡命交通意外,天氣轉涼沒掛頸巾會冷得騰騰震,家裡的狗又肥了,我剪了大概十多次指甲,飲了數十杯咖啡,而心態,亦大有不同。唯一一樣的,是那個在我腦海裡的美聯社攝影師。(後補:還要是揸掃把佬的,即刻加100分,不知道他看到我的掃把佬會否有相同感覺。)

玲玲

扯得很緊,神經,不能放鬆,要為想要的而努力,也即管嘗試,盡做,反正留這麼多力下來不能帶到棺材去,早上爬起來便開始,下班繼續,好累,腦袋變得像綿花,跟採主說,你這個星期對我好一點,他果然對我好了一點,跟新朋友說主意,分享相同的夢想,演繹卻大不同,雖然話要努力努力,但今晚還是到朋友家吃比薩批玩狗,哎呀,我的前途交託給玲玲,玲玲,你也要對我好一點。

至少還有吳哥窟



其實我還有去吳哥窟的,對感受衝擊非常大的一次旅程隨住日常的瑣碎已被慢慢磨滅,怎辦怎辦。天未光起來趕往吳哥路上黑漆漆的感覺,還在,手心碰上冷冰冰因為夏雨潮濕的石壁的感覺,還在。還好。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09

鐵娘子


跟了呀美國第三把交椅才兩天,現在放工回來成個人散晒,像俾人打完一身再推落山一樣,採訪普洛西體力挑戰大除了因為有大堆攝記在面前晃呀晃入你鏡外,你邊要在她表情好時跟其他人一齊喢喢喢喢拍照,邊抄她講乜再即場消化以防萬一呀大人心情好take questions,還要在事後與十幾台電視台攝機及幾十人以上的暴民打交迫入人群,拍那些親民握手相,完事後成身的神經血管簡直要爆炸般。但想深層,普洛西其實辛苦過我100倍,試想去到哪裡也俾人圍、俾人問問題、俾人要求乜乜乜、俾人鬧,今日她在活動上說來到三藩市好高興可以見一下女兒,見一下8個月大的外孫女,但三藩市明明是她的家。你看bb額頭上的唇膏印,但她不能陪自己的孫女大,看她學揸匙羹學說話學走路,犧牲多大,全面健改案在眾院過關又怎樣,一樣俾人話臨時通過修正讓保險公司限制墮胎,俾人話沒有撇除移民五年候期,俾右仔霍士新聞話贏了battle輸了war,究竟到最後失去了什麼。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白膠叉

看美國電視劇常見主角們一人手拿一盒中國餐外賣,在客廳嘻嘻哈哈的。以前在紐約家裡沒飯開我總到附近的唐餐館買個乾炒牛河,盛在四方白與紅的膠紙盒裡,來到三藩市人大了學會挑,嫌唐餐館不好吃,改掉外賣的習慣,現在人又再大了學會一點隨意,不管中餐西餐泰餐越餐,會餵飽的就是好餐,卻再沒有見過紅白盒子。自稱是環保之都的此地換上可回收物料還不夠還要是biodegradable,連食具也換上用玉米粉製的後我反而懷念那些便宜得會吃損舌頭的白膠叉。

寫於等外賣的周二晚上。

Sunday, November 01, 2009

pho湯底




我不知道是什麼呀,在網上也查不到呀,快點搵個越南人答我呀,湯底除了話係咩咩骨煲廿個小時之外還有什麼呢?第一個有香茅、肉丸,顏色紅卜卜但食落又唔辣的(Pho Le),第二個有大量芽菜及蕃茄,還有豆腐卜,第三煲是在民宅區後巷遇到的,那天是周日上午,不少街坊才剛起來,便走到那些在自己家裡門口搭起的小店,也就只有兩張摺檯加上膠凳仔,煮了一日的湯放在鐵桶裡保溫。呀,花款真的多不勝數。pho呀pho呀‥‥

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氣味1


在香港遇上了不少久違的氣味,洗濯好的衣服趁中午太陽掛上前在陽台晾起,不消一會便乾,套上身盡是這一清二楚的剛柔並濟的太陽味道,嗅一嗅,嗯,這是中秋前夏天的太陽。

香港japjapjap之紅白大賽


為什麼是越南?

1因為我喜歡吃pho。
2工作需要(quote我對採主說的同一番話):這裡這麼多越南華僑,下次有事發生事主是越華裔我可以大打親民牌自稱去過越南呀你們國家好靚呀攞料,而且我認為越裔黑幫非常有潛質,不久勢力將擴大搞風搞雨這是一項很好的投資。

unwind

哇‥‥‥轉眼又星期五喇好開心呀!有目標原來時間是過得很快的。我們公司正正對住三藩市海灣,公路另一旁是個小淡水湖,入這間公司前經過也會感嘆一下哇好靚呀,大概數年前發現湖後面山丘一間小屋每到晚上便會開著一個大大心型霓虹燈,不過要從北向南駛才看得見,今晚,放工在公路上向北駛的我,故意把頭扭轉,看一下那個大心心,然後嘻一聲笑出來,嗯,以後放工也要扭一下個頭。我記得,在來這公司面試時戰戰兢兢,路上駛過小湖,湖上又鴨又鵝,我當時心想如果請我就好了,可以天天駛過這裡看風景,怎料才工作數個月我便掙扎要辭職,今晚我跟旁邊的wire editor講,我從香港回來後學會如何make the best out of這份工作,他說我早跟你講過啦,我答但人家跟我講與自己真係叮一聲明又是兩回事嘛。學會適應新的工作模式後,每到星期五便好開心,本來今晚想浸個浴的,但最後與小鹿留在家吃芝加哥式比薩批,在梳化看電影,還是留待明天早上,好好的unwind,然後晚上到萬聖節主題酒吧玩個夠。現在還不捨得睡,上床要先讀多點書。

孩子和動物


這隻B在胡志明市的Ben Thanh Market可是很受歡迎的,他從這個手裡一直傳呀傳,陪這個逗笑一回又陪那個吃一餐早餐pho,傳足好幾個人。越南的小朋友和貓貓狗狗是很可愛的,我認為,從孩子和動物可以看到一個國家善良與否,必須要是很純真的國家才可以出產這麼多快樂無邪的孩子,這麼多充滿好奇心卻又悠閒的小動物吧?

膠凳仔

自己在零research的情況下突然孤獨星球,越南之旅在各方面也是跌跌撞撞回來的,幸運地碰上不少美食,可惜因為語言障礙的關係,很多本來在口邊一問便會得到答案的問題,至今仍然懸空,例如這種是什麼蜆?這個湯底是什麼?湯裡頭浮吓浮吓的又是什麼?這些一舊舊粉團又是什麼?一個個問號,繞過路上的膠凳仔、摺檯,隨風飄去。



食店真是隨街都有,最令人垂涎三尺的莫過於用炭火燒的烤豬扒飯,這是我在美國越南餐館最喜歡點的菜之一,香脆豬扒配上惹味酸汁,嗯‥可惜當晚見到路上的炭爐時我已食過三餐,唯有嘆一句相逢恨晚。

你眼看我眼


越南不少人以捕魚為生,漁民在艇上漆上一對眼驅邪是當地傳統,煞是好看。

勁多海鮮呀!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水路


參加了一天大飛團遊湄公河,團友當中有參加了兩、三、四天的,到達湄公河轉乘小飛,繼續開往柬埔寨終點站,大部分德國人團友中,有一名跟我一樣突兀獨遊的以色列男子,他手持Sigma 18-200鏡頭,比我剛買的要長,也就攀談起來,知道我也會從空路到柬埔寨本來要相約可惜最後發現時間不對,在小島吃過飯後,踏過單車散過步後也就只能說再見。

Monday, October 26, 2009

嘆水


乘船從胡志明市經過Mỹ Tho到湄公河,看到這隻在炎炎夏日嘆水的水牛。

highlight


這是每天的highlight。

Sunday, October 25, 2009

乖乖啦寶貝

周日起來先浸個粉紅色像糖果的浴,多加些海鹽流多些汗,穿上uniqlo舒服得會嘿嘿笑的白色hoodie加短褲,走路到唐人街,路上邊與他溫習英文生字,與4個大男孩集合後在茶樓叫了四籠奶黃包,挺住肚皮再灌下珍珠奶茶說再見,獨自到圖書館借書,把十多本書放在爸爸送給我的雲南大袋裡,慢步走回家,踩最喜歡的枯黃秋葉‥昨天寫到這裡停下來,要多飄逸有多飄逸的周日呀,再見啦,現在已經是星期一,星期二明天便來了,shit,乖啦乖啦明天要乖乖上班,收音機現在在播Fats Waller的金銀花蜜糖玫瑰,乖乖啦寶貝明天上班,繼續催眠自己,讀閒書啦我去不問世事啦兩個小時拜拜。

Friday, October 23, 2009

腎上腺素

昨天是腎上腺素工作天,先連牛市是什麼也不知道的情況下完成兩篇垃圾經濟分析文章,中午坐警車,由一名副隊長帶領走上巴士捉霸王車搭客,拍了不少拒捕人士趴地照片,下午回到報館,發現聯邦緝毒署起訴18個華裔,種植大麻年收入近1億元,哇,大案,怎料25年前9歲華裔女童姦殺案有進展,立即要撒手大麻,趕去案發現場,偷入私人公寓地庫,晚上回到報館,收風三藩市警察局大執位,4個分局局長被燉冬菇,然後那個在巴士上與人扭打的youtube片台山婦女主角,我當初如何找也找不到她,話想事件淡化,自己走去上電視(!)話情緒受到困擾,終於寫晒回到家吃了個微波爐韭菜餃,今天早上起來感覺像被人打完一身。

Monday, October 19, 2009

Sunday, October 18, 2009

三十分鐘

其實每天只要三十分鐘的時間,收拾,挑一個封塵的角落,那個並不是被遺忘,而是刻意被疏忽的角落,抹乾淨,或是把一直未能成功回家的雜物,放好,或是把洗臉盆水前印班班的鏡抹得閃亮,或是丟垃圾清理廚櫃,或是煲個簡單的羅漢果茶或龍眼茶,只要三十分鐘,心情便變得踏實,時間變得好像很好用,不要再搬出藉口了。

越南第一碗pho


好好食呀!我♥pho。

中央郵局時光倒流漿糊

完全過不了馬路


燒魷魚


小時候與媽上戲院前總會先買林林總總的小吃,冬天的炒栗子、粟米,還有用炭火燒得香香的魷魚。那天下午在胡志明市跑得累了,在街上買一片燒魷魚,配上鮮榨蔗汁,回旅宿涼冷氣,看公仔箱裡的明星演唱聽不明白的歌,多自在。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希望可以每天做的

1與媽通電話
2電郵爸爸及他老婆
3在網上與遠方朋友對話
4溫習
5做小家務
6與他手牽手
7讀閒書

Sunday, October 11, 2009

繼續上路


人字拖刮腳,腳趾公下面行到出血,買了藥水膠布便繼續上路。

人字拖


在香港只有一天能夠整整一日留在長洲的家,穿上人字拖在島上四處走,午飯吃了蝦子炆米,走到西灣坐卜卜仔回到碼頭,天正要黑,乘客也只有我一個。晚上趁爸爸不在港,與他老婆撐檯腳去,吃俄羅斯炒意粉。

同款多色


最喜歡一款衣服買多種顏色。

里斯本的天空


都說里斯本與香港舊區天空相似。

新舊對照


回到香港吃得最多的是粥,及第粥、牛肉粥、蠔仔粥、皮蛋瘦肉粥‥

肉騰騰


背著叮噹書包才幾歲大的哥哥在妹妹面前就像巨人,放學後拖著她的手一同回家,後來發現妹妹拖鞋劇劇劇劇的走得慢,可能趕不及回家看電視,索性用手把她推快點,兩兄妹肉騰騰的愛現在已很少見,希望他們能夠永遠相愛。

曬太陽


軟趴趴的魚在閒日的下午躺在熟悉的紅色消防栓,曬太陽。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印象


安全起見我預先安排的士從越南胡志明市機場接我到旅宿,從爸爸那裡借來的黑色大背囊放到車尾箱後的士便開動,沿途立即見識越南聞名的橫衝直撞瘋狂摩托車,後來下起大雨,不少人在路邊停下來穿上雨衣,亦有摩托車後座乘客表演特技,替自己及司機套上有兩個孔的特製雨衣,對困在美國已經兩年的我帶來不少衝擊,拿出相機透過玻璃窗拍照,迎面便來了一輛四人同騎的摩托車,三姊弟穿上校服應是剛下課吧,我怕我對他們舉鏡頭嚇怕他們,沒有機心的孩子們卻展開燦爛的笑容,還向我揮手,這便是我對越南的第一個印象。

Thursday, September 03, 2009

Skyline College全校封鎖近一小時


19歲學生蕭威文案發時正在第7大樓上化學課,他透露說,有人敲班房門把消息轉告教授,教授立即鎖上門,面色凝重。

疏散3,000人中其中三個小男孩終於可以回校把汽車開走,臨踏入封鎖範圍前還向鏡頭講拜拜。

Wednesday, September 02, 2009

Thionyl


加州公路巡警警長奧其夫說,巡警早在上周四離是次地點100碼發現6樽化學物,檢驗後得知是亞硫醯氯(Thionyl Chloride)。101公路旁邊,我哋zoom近再睇真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