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05

用 拐 杖 走 路 的 同 學 原 來 是 柔 軟 體 操 教 練 , 復 活 島 原 來 是 女 兒 身 , 馬 同 學 風 光 的 複 式 單 位 原 來 是 僭 建 大 廈 等 事 教 我 更 深 體 會 到 「 所 有 事 情 都 未 必 如 你 表 面 所 看 到 的 」 這 老 掉 牙 的 教 誨 。 然 後 我 發 現 坐 我 身 旁 的 黑 人 未 必 如 她 外 表 般 霸 道 , 是 我 先 表 現 得 像 被 欺 壓 地 小 家 。 要 每 天 醒 來 抹 清 楚 不 要 以 有 色 眼 鏡 看 人 要 花 很 大 的 勁 , 但 每 想 到 我 也 多 麼 渴 望 得 到 他 人 中 立 的 對 待 就 不 由 得 立 刻 以 行 動 來 代 替 空 想 了 。 而 且 , 你 只 能 想 人 家 的 事 , 並 不 能 幫 他 們 想 他 們 自 己 的 事 情 呀 。

Monday, January 24, 2005

忙 裡 偷 閒 之 二 , 估 下 下 面 包 從 未 開 過 既 bagel 有 咩 問 題 :

Tuesday, January 18, 2005

昨 晚 發 了 個 好 可 怕 的 夢 , 是 我 記 憶 中 最 真 實 最 令 我 感 到 害 怕 的 。 夢 的 內 容 大 概 是 我 一 直 不 知 道 我 有 個 家 姐 , 直 到 佢 自 殺 前 留 給 我 一 封 信 或 什 麼 的 叫 我 去 找 她 的 屍 體 。 她 的 屍 體 在 一 家 酒 店 的 天 台 水 缸 裡 , 因 為 我 從 未 見 過 她 的 樣 子 我 甚 至 伸 手 去 拉 她 上 來 看 清 楚 , 身 體 已 經 發 脹 惡 臭 難 擋 , 我 勉 強 的 報 警 。 我 孤 伶 伶 在 等 警 察 到 場 的 時 間 過 得 好 漫 長 好 漫 長 , 刺 骨 的 恐 懼 遍 佈 全 身 。 後 來 在 她 的 遺 物 底 下 還 發 現 她 寫 了 兩 句 叫 我 好 好 生 活 祝 萬 事 安 康 之 類 的 句 子 。 我 覺 得 我 好 像 真 的 有 個 過 身 了 的 家 姐 希 望 藉 住 這 個 夢 向 我 傳 達 一 些 訊 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