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30, 2007

文物出土

今晚我終於的起心干把這個有八年歷史鋪滿塵的wacom板從儲物櫃拿出來。來吧拍檔,我要跟你幹一鋪大茶飯。嗨呀嗨呀嗨!

Tuesday, June 26, 2007

SkinCeuticals

數個月前我幫梁老太找到個售賣非常受香港阿太們歡迎的美國護膚牌子SkinCeuticals的網上商店,可以替她平日用開的產品訂貨。因為比起香港價錢平均便宜三成,梁老太這次過來幫她一眾太極寫字朋友接了數萬港元的單,梁生笑說我們家變成「Company of the Far East」(遠東批發)。

所以我也沾了點油水,得到幾支sample。

Monday, June 25, 2007

醃篤鮮


各位,我沒事啦,昨天還吃了我最愛的醃篤鮮。鹹肉、鮮筍加上百頁,我可以獨自喝光整個砂窩。

愛上畫油畫

完成了多項作業後我終於可以開始畫同學老師眼中較沒有意思的畫種—風景畫。照片是多年前在斯德哥爾摩拍下的,那層次分明的雲配上大對比的屋頂,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顏色練習了。

關於油畫最有趣的莫過於近看一團糟的東西,向後走兩步再看雙眼便會自動填上形態顏色上的缺口,真過癮。

嗯,要去買枝小號的扇形刷。

看着看着突然想起這幅畫,十七世紀荷蘭畫家Jan Vermeer 1660年畫的《View of Delft》。我應該是在荷蘭旅行期間愛上屋簷這回事吧。想必是自己潛意識掛念靠北歐洲的雲朵和屋簷,才會想畫這樣的一幅畫吧。

Saturday, June 23, 2007

食物敏感一年後

罪魁禍首便是這塊新鮮焗香噴噴的果仁莓果美式scone。

我吃了第一口後喉嚨便開始有反應,像被萬枝針戳的刺痛,我便知道我的食物敏感又發作了!梁生立即衝去酒店的商店替我買藥,藥吃過後還未產生作用我便已經難過得去廁所把方才吃過的全數嘔了出來。邊嘔邊便出現昏厥現象,我以為自己便會這樣在酒店廁所裡暈倒,幸好迫自己把黃膽水也嘔光後情形才得到改善。

梁生他們趁我還在廁所便匆匆結帳,把我扶上車,著我多吃一粒藥,便直駛回家。食物敏感第一反應嘔吐過後,我便開始有第二反應,眼腫和全身痕癢。我看着自己雙手漸漸變紅,心中也害怕起來,因為這次比一年前我第一次食物過敏反應來得更快更厲害。梁生說,藥吃過了四十五分鐘如果還沒有消腫便要把我送去急症室,我當時求神拜佛要立即好過來,可惜身體不爭氣,我的紅風疹一直從身體漫延到頸項,於是我們七點多便走了去醫院。

當值護士一看見我便立即帶我入病房,數位護士和一位見習醫生圍住我氹氹轉,眨眼間已經替我打了數枝針和吊鹽水。呀見習醫生幫我打針時似用打樁機撬嘢,痛得我標眼淚,白色床單上還留下一個五元般大的血印。這些程序一年前我也試過,不過醫生話我的肺部和喉嚨腫大呼吸有關難,所以要用喉吸氧氣,當那護士把條膠喉插入我鼻孔裡我便嚇壞了,這樣的事我只在電視裡見過。我後來還開玩笑學大契垂死般跟梁生講話,只是差了頂白色帽囉。插鼻喉兩個多小時後,醫生決定讓我吸另一款氧氣,是電視劇集裡經常出現白車送人到醫院那種蓋住整個鼻和口透明那種。其實我覺得情形有點滑稽,去吃high tea吃到這樣瞓急症室插晒喉。吸完氧氣我又要繼續插鼻喉,插鼻喉插得久了好辛苦,整個鼻和口也一陣酸味。我當時跟梁生講,如果最後幾年要這樣子過其實痛苦得生不如死。最後折騰了數小時我終於可以回家了,感覺非常超現實,方才才淹淹一息,現在離開醫院時紅腫已經全部散去老虎也打死得幾隻。食物敏感絕對是快快來快快有生活危險又快快去快快回家的一種症狀。

還記得早兩個星期梁生才問過我有否記起你食物敏感入醫院的一週年紀念,我還說笑千萬不要再試了,真是好嘅唔靈醜嘅靈。嗯,我要的起心干到診所驗清楚我究竟對什麼食物敏感(我一直以為我只是對菠蘿和芒果有反應),你說會是果仁加浸過防腐劑的生果嗎?

Ritz-Carlton High Tea

昨天下午跟梁家三人到半月灣的Ritz-Carlton吃預先訂好的high tea。我們去到嚇了一跳,因為侍應生把我們領到一間起了火爐的圖書館,小小房間裡只有一圍桌。不過幸好只有我們一檯,就算失禮人前也沒有人知道嘛。從侍應生口中我們得知原來high tea必定要在這間小型圖書館裡享用(我八掛翻過書架,全部也是百年老書),午餐和晚餐又有另外兩間特定的房間。

梁老太眼利,坐下便立即翻起茶杯底,是wedgewood沒錯。我點了Ritz-Carlton的special blend茶(blue sapphire),梁老太點了頂級達吉嶺(margaret's hope estate)。

鹹點做得一般啦,現時我吃過最好吃的青瓜三明治仍然是在倫敦。

只勉強吃了個一口咬下便香軟得塌下來的雲呢拿蛋白杏仁餅乾(macaroon)後,甜點我便已經無福消受了。為什麼?下回分解。

間歇噴泉

在納帕谷酒鄉旅館吃過飽後我們便出發到梁生選的一個間歇噴泉觀光。

這個間歇噴泉每二十分鐘左右便會噴一次,雖然噴出來的不是什麼洪水猛獸,離宏偉奇觀差九萬條街遠,不過一聽身旁那位肥大美國女士跟她友人講她上次在黃石公園等了數小時也等不到什麼來,我便感到十分慶幸。

畫花生漫畫的舒爾茲先生曾到這裡觀光,還畫了一幅史路比看噴泉的漫畫。

同場加映隔壁農場裡的美洲無峰駝(llama),外型古怪,有齊羊、駱駝和長頸鹿特徵的一種動物,管理員叫我不要靠得太近,牠們吃過東西後會向人吐口水。

落地開花

在此奉上梁生與我畢業合照一張,地點取於梁生研究室外頭的一張木製野餐檯,他話因為常坐在那裡跟我講電話喎。梁生週一要投身社會啦,他以後也再不能夠辦公時間在家走來走去或陪我一同走堂去吃港式早餐了,嗚嗚。

豈料就在此有如第一次送阿仔返幼稚園的驕傲又不忍心的時刻,梁生親手栽種的爛草竟然出花,梁兩老立即鬼殺咁嘈話這是好兆頭呀,迎接你順順利利開工呀(下刪幾百萬字)!這株爛草話說是梁老太還在這裡住時有次吃完木瓜把種子放入盤栽上泥土種出來的,真是唔講唔知原來木瓜可以種出花。

還有梁園丁悉心照顧多月的蕃茄終於長大成人,好快就可以醫梁園丁女友個肚喇。

實習生


我早前穿高跟鞋穿到雙腳潰爛的謎底現在可以解開:因為我終於實現我那穿高跟鞋襯鉛筆裙在藝術館涼冷氣工作的夢想了。這個暑假我在三藩市四大藝術館之一的de Young Museum做實習生(看看我在年前寫關係這個藝術館文章)。我的工作是一腳踢執拾一個將會在十月陳列兩天的畫展背後的煩瑣手尾,範疇離不開打電話、打字和影印。雖然實際工作不及表面風光,不過這好可能是我人世間唯一一次在藝術館工作的機會(在書店裡義務收銀的不算啦),所以我仍然十分珍惜。而且,我發現在辦公室裡除了那些要出勤講解的docent外根本甚少人穿高跟鞋,所以我也已經改穿平低鞋了。

畢業大龍鳳

原來我十年前自移民後也未再嘗過一圍人擺酒,在梁生畢業大龍鳳當晚看着桌上整齊擺着一副仿鍍金匙羹加三包印有酒樓名字的牙簽心裡不知有多感動。

不知道是否因為碗仔翅吃得太多,我竟然用狼吞虎嚥生粉獻魚膠的手法吃這梳佛跳牆湯底魚翅,真暴殄天物。

又魚翅又鮑魚,滿足晒。

不過最好吃的是頭盤這個生吃象拔蚌,口感有點像豬軟骨,鮮甜得無法形容。

睡床與早餐

在納帕谷酒鄉喝過酒吃過飯後我們一行四人便駛車到當晚下榻的旅館去。五星級酒店故然是奢華,不過到小鄉小鎮旅行,要享受當地風情及細緻的服務,便要到那種一整座才得那好幾間房間的B&B(Bed and Breakfast)。我們選了米芝蓮推介的一間向小河的旅館,梁老太甫才進房已經怪叫,「那門子的小河呀,明明是條屎渠啦」。其實,日落時分那迷彩的天空襯托對岸點點星火,河水柔柔地反映着倒影,如何看也是美得不勝收。

房間滲透着一份巴拿馬情懷,深深淺淺的黃被鋪,床頭小櫃還體貼的擺放着兩張爵士樂專輯,我二話不說便放起Doris Day的《Bewitched》,躺在床閉上眼睛跟着歌詞唱「Bewitched, bothered, and bewildered am I…」。咦,床上還放着一個薰衣草的小包,瀰漫一股誘人著魔的氣息。

梁生一句說話把我從陶醉中拉了出來,「喂,快點填好你的早餐紙,明早他們會把早餐送到房裡來呀!」哇,在旅館房間裡吃早餐,我只在《風月俏佳人》裡看過咋!點好後我便抱住期待的心情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眼屎也沒來得及抹乾淨,早餐已經送到。沒有什麼比睡得一晚好覺,起來便把甜點蛋糕麵包往口裡擠令人更滿足了!我點的丹麥甜糕餅(danish)又鬆又軟,甜度調得剛剛好;鹹的蛋餅(quiche)做得同樣出色。早餐的糕點全是旅館隔壁的小麵包店提供,全是新鮮烤焗出來的,熱辣辣的食物沒有不可口的道理。

美國歷史保護組織一共選了全國一百二十八間被評為有歷史意義的酒店,而這間Napa River Inn便是我這麼大個人第二次住的Historic Hotels of America。第一次住的是位於密西根一個小島上的Island House Hotel。兩間同樣帶給我老式夢幻的感覺。

Friday, June 22, 2007

法式指甲


驟眼看像french nail,實情是我邊替畫布掃白色壓克力,邊吃bagel w/cream cheese,混合得來白色的指甲邊。自知非常不衛生,忍不住想起有人話梵高躁狂症是因為他作畫時「不覺意」吃了很多油漆下肚所致(像我吃得滿手cream cheese還貪得意拍照留念其實又有幾不覺意呢?)。平日我的指甲可是像軍人的平頭呀,最近忙得回到家恨不得倒頭就睡才疏忽了,看來以後要勤點剪。

Saturday, June 16, 2007

天堂與地獄

自週四喝了那在平常人眼中才一丁點兒的酒,我的腸胃到今天還是不適,吃什麼進肚也同樣有嘔吐的感覺。明天梁生畢業禮後他的家人將為他擺一圍酒,全是傳統的菜式,正中這個每逢大時大節要吃鮑魚的我的下懷。

本來今晚我們四人一同去梁家的遠房親戚家裡燒烤,他們弄的烤意大利青瓜和portobello是最好吃的呀!但我這個吃什麼作嘔什麼的樣子要是再吃下去,難保明天會把鮑參翅肚一併嘔出來,所以梁家仝人出動,唯得我留在家,吃粥。梁生臨出門吩咐,要是我饞嘴想偷東西吃,便看看明天的餐牌。嗚嗚。

胃呀胃,你忠心於我廿幾年,我竟然因為一時貪念害得你苦了,請你千萬要原諒我,明天振作起來讓我們一同上場殺敵吧。

星島美食guide


哈哈哈,上了灣區星島日報每週出版的《美食guide》雜誌裡的讀者創意廚房(梁老太一讀到立即說:「呢個好有創意咩?!」)。是我主動投的稿,理由?一經刊登便獲贈我家附近酒樓的美金五十塊代用卷呀!那天一看見這廣告便眼睛發光,也就隨意找個以前寫下的食譜,修改成比較清楚的步驟,一擊即中呀!不過代用卷還未收到,要打個電郵提醒他們嗎?

我思想明明是少女


今早換衣服準備外出,看見床尾梁生幫我摺好的衣服,有點醒覺。原來梁生一直對我說的竟然是真的,我穿在身上的顏色真的只限四種,不是黑白灰,便是啡調。弊傢伙,怎麼我不知不覺穿得像個過了中年在辦公室上班的女人呀?

Bouchon

《米芝蓮:三藩市灣區加酒鄉》整本指南只有一間餐廳拿到它著名的三顆星,而這間餐廳在灣區無人不曉—曉得在那麼吃飯至少要排三個月的隊。所以我們一行四人在沒有辦法之下,在遊過酒鄉後選了在同一個大廚主理的另一間較低檔次的法國小飯館Bouchon吃晚飯(早一個星期訂位訂到五時三十分算非常幸運了,因為是星期四呀)。

沾麵包吃的蒜泥果然聞不虛傳嘛。

梁生點了moules frites(青口配薯條),我差點沒喊出來「這是比利時菜呀!」,不過見他吃那些緬因州來隻隻多汁飽滿的青口吃得那麼滿足,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了。

這是我點的北極嘉魚(char),我幾乎完全吃不出那所謂「mustard sauce」的內容是什麼,芥末在這有深度得緊要的汁料裡只是很少部份吧。

梁老生叫的short rib好吃得要命,那牛肉放入口幾乎要溶,不過牛肉又怎樣溶呢,這真是個天大的學問。我沒有拍下兩老的菜,平日欄截流晒口水拿住筷子╱刀叉的梁生得多,實在不忍心這樣對待兩老囉。我的飯後甜品是pot de crème,那如豆腐花般滑卻比它沉實濃郁的奶凍好吃得我打冷震。如果我自己可以做出這樣的甜品,我想我會天天弄一盤(十二個pot那種盤)吃。

BOUCHON
6534 Washington St.
Yountville, CA 94599
707-944-8037

納帕谷酒鄉

週末去什麼地方好呢?加起來才只有兩三天,遠程的地方我們去不了,也就選了到離三藩市只有兩小時車程的納帕谷酒鄉,過一晚世上所有酒鄉也標榜的品酒美食悠哉生活。我們依從剛買回來的米芝蓮指南訂了酒店和餐廳的位子便出發去了。

九月至十一月才是葡萄收成的日子,我們參觀酒莊那天青澀的葡萄離成熟的紫藍色還差得遠。收成那時候一地的豐滿圓潤必定叫人喉嚨發麻吧,不過介時的酒店餐廳現在已經全被訂滿了。

巨型的釀酒桶,從英國來的漂亮講解員解釋他們酒莊從不鏽鋼轉回用橡樹的釀酒桶,因為橡樹木材有無數細小的氣孔可以提供適量的氧氣給葡萄。還有兩點必須在這裡記下來,要不然參觀團的錢便白花了:cab的葡萄葉長得跟楓葉十分的像,以後遇上便會認得。還有,酒莊旁邊種滿的玫瑰並不是單單為了漂亮,原來因為玫瑰十分敏感,泥土有什麼問題例如害蟲等早於葡萄樹受傷害前的幾個星期玫瑰便已經有反應了。

巨型釀酒桶一年只有四十天在運作,其餘的日子葡萄酒便會收藏在這些特製的木桶裡。

參觀的尾聲便是我惡夢的開始。我們一團每人獲試三種酒,因為梁生不喝酒,我便硬着頭皮連他的也喝光了。對於平日最喜歡喝汽水和益力多的我,這數杯酒對我的胃有嚴重的創傷。如何的創傷?下回分解。

Thursday, June 14, 2007

焗釀蕃茄

梁生向我推介一種混合糙米:集長糙米、黑大麥和大菜蘿蔔種子於一身,不但飯香,吃起來還有不同的咬勁,過癮得很。一湯匙牛油放入鑊溶掉後倒入洋蔥粒和生的混合糙米,略煮,加入兩杯半雞湯,滾起後轉至小火煮三十五分鐘,熄火後再焗十分鐘便成。光吃糙米味道已經十分好,喜歡多點新意的可以把一個大蕃茄切走頂部,把內裡的肉全挖出(茄肉切粒與飯同煮便不致浪費),在蕃茄內灑上鹽和胡椒粉及在外掃上橄欖油,再把煮熟的糙米放入內,灑上麵包糠和芝士,放入焗爐中火焗二十分鐘至蕃茄軟身即成。效果出來酸酸甜甜,蕃茄配上糙米的質感特別,小孩子必定會喜歡。

你們看我管它什麼西菜洋菜,仍舊是一隻蒸肉餅鐵兜走天涯,便知道我的氣質只配合做師奶小菜囉。

黃雀


梁家膠遊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Monday, June 11, 2007

Saturday, June 09, 2007

救援物資3


香港機場買雜誌半價,兩老便買了一大堆過來。久違了的東方新地more呀!我邊讀有什麼好介紹邊查看自己的資源,剛巧梁生今早吸完塵,把我的化妝護膚小車前後掉轉,從前躲在後排的產品重見天日。哇,這支laura mercier我想我有兩年沒有用過、我完全忘記了自己擁有jurlique的rose silk dust、benetint好像只用過一次,鋪滿塵,怎辦?要全部丟掉嗎?

救援物資2


我們叮囑梁老太在機場替我們買兩件美心的紙包蛋糕過來。蛋糕雖然坐了十數小時飛機,仍然好吃得不得了。蛋香濃,蛋糕酥軟,面頭還有點焦,像煞焦糖燉蛋,甘甘甜甜。配杯奶茶,好幸福呀(梁兩老坐飛機小吃竟然有燒鵝麵,恨死我喇!)。

救援物資1

我和梁生倆像什麼?像足流放海外的悲情人士,住搭棚、臥草蓆、食樹皮,等待梁兩老從港帶來的救援物資。除了我叫梁老太替我帶來一大袋幾十條的親戚恩物及梁生要的幾米書外,我們還像黃蟲般把兩老搜掠一番,下圖agnes b替國泰做的男女飛機袋便是戰利品之一。

三藩市灣區米芝蓮


我終於買了米芝蓮為三藩市灣區出的第一本指南。雖然零八那本十月便出版,不過梁生父母來美我當然想盡地主之義靠這本指南帶他們四處去搵食啦。米芝蓮影響之大從我們平日常去的一間點心茶樓可見一斑,它上了米芝蓮後突然多了一批鬼佬客,排隊輪候時間突增了五成,該煨。

畢業袍


梁生試畢業袍。一次租金竟然要一百美元,梁生說:「咁貴,遲啲教書真係要買番套(教授每年也要出席畢業禮)。」我聽到後有點高興,因為我始終比較喜歡學術的他,要他在什麼顧問、研究公司上班總好像違背他的信念性格似的。梁生畢業,他父母今天從香港到三藩市,我會在網上消失一陣子啦。

Wednesday, June 06, 2007

谷歌街景查看工具


對不起,我真是覺得好恐怖。一個人在街上走也會無端端上鏡被谷歌放上網。上圖是我每天上學臨入大學範圍前經過的星巴克,我放大看過店舖門前的大鐘,時間是正午。幸好,除了外圍大街和正門外,柏大全面封鎖谷歌地圖街景查看工具。史大卻好像因為大街較多,差不多一半範圍被暴露了,梁生如果在學校遊盪撩鼻屎,好可能會上鏡,好恐怖呀!現在暫時只有美國數個大城市:三藩市灣區—上至柏克萊下至矽谷、洛杉磯地帶、紐約、丹佛等等提供街景查看這個工具,我實在不能想像遲陣子整個世界也在被監視狀態之下會是怎樣的一回事。不過在上演1984前,我相信谷歌必定已經被人告到甩褲。

Tuesday, June 05, 2007

排骨炆白蘿蔔

除了時間和火候控制,這個菜其實跟炆牛腩沒有大分別,不過既然拍了照也就貼上來。排骨用糖、生抽、生粉、胡椒粉、麻油、蠔油、生油及水醃好。一份黃醬和一份柱候醬拌勻,與蒜頭、蔥白一同下鑊爆香,再下排骨炒熟,轉入小煲加水至剛蓋到排骨面。下蠔油、生抽及冰糖一小粒,中小火炆一小時,不時攪拌。白蘿蔔去皮後放入滾水煮至半腍,撈起,倒入排骨煲,同煮半小時至入味。下鹽、糖調味,灑上蔥花即成。

每次炆白蘿蔔我也喜歡弄個煠生菜,因為兩者配搭在一起很有餐館小菜風味。

水牛芝士車厘茄


這個是健康夏天小吃,蕃茄酸甜開胃,吃多了也不怕。切半小紅黃車厘茄、水牛芝士波、橄欖油及意大利混合香草(迷迭香、洋芫茜等)拌勻,用小瓶盛好放入冰箱,下班放學回家便可以吃兩粒。

豉椒蒸排骨河粉


兩口子飯菜吃得不多,晚飯做這個小菜再加個蠔油煠芥蘭便已經足夠了。排骨是普通的蒸排骨,切好用糖、生抽、生粉、胡椒粉、麻油、蠔油、生油及水醃好,放在生河粉上。蒜蓉、紅椒(或豆瓣醬)、拍扁豆豉下鑊爆香,淋上排骨拌勻。視河粉份量,中火蒸十五分鐘左右,下蔥花即成。河粉吸光了排骨的肉汁,滋味無比(這是舊照片,現在我弄的排骨下了蠔油(亦可加老抽),樣子再不會光脫脫像褪了色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