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1, 2013

我不知道妳如何,但從來沒有人教我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美麗。小學時長輩們說我太瘦要吃多點,初中別人嫌我乳房太大,搬到美國後增個二十磅,我開始嫌自己的麒麟臂、虎背熊腰,從此沒有穿過背心,漂亮的裙子穿上總要加件冷衫,最愛孕婦大衣,習慣遮遮掩掩,別說到沙灘穿比堅尼,連穿個短裙也害羞,一遮便十多年。

其實好大件事呀,每天拖這個肉身出去遊行、見人,但妳竟然不知道要去愛這副身軀,而她又多麼值得妳的愛。除了路人皆見的臉蛋,其實對下頸項的線條、鎖骨、膊頭頂的一抹反光、乳房,哇乳房,多麼鬼斧神工的創作物、胃腩、肚皮,一直下去到腳趾,每件「架生」都美麗,都是妳為什麼這麼美麗的原因。

現在我慢慢喜歡我凸出來的胃腩,提醒自己本來就是有曲線的女人;我喜歡我的乳房,一個decade有多前的男朋友曾取笑她們大得向下垂,現在想起只得個笑字;喜歡我自己,從內到外。

Sunday, March 03, 2013

簡單,容易


對住五花八門的蟹網,我問漁具店老闆娘那款最適合新手,她笑住答,什麼新手,捕蟹誰都會,隨便選一個掉進海就成啦。我在腦裡質疑,生活中真的還有這麼簡單容易的事嗎?

我們帶住蟹網、一盒魷魚當蟹餌和大膠桶,開車駛過海灘、懸崖,最後找到個平靜無人的港口,綁好蟹網丟下海。我打定輸數,正興高采烈談當晚可以去哪裡吃海鮮大餐,朋友突然動手把蟹網拉起,原來有隻海獅正游過來要偷食。才十分鐘不到,蟹網裡已經有三隻饞嘴蟹中了陷阱。

我們最後把最大兩隻一雌一雄的蟹帶回家,等水燒開的時候看youtube,學怎樣煮蟹,原來要下很多海鹽讓開水鹽量跟海水同約才能確保蟹味不流失,再下一點白醋,蟹殼變得軟身較易食用。

沾蒜頭牛油吃完蟹發覺兩隻根本不夠飽,跑到對面街超級市場再買點吃的,有什麼比麵包、芝士和酒更好,朋友問要吃哪種芝士,我邊說隨便吧這種小事不要煩我邊抱住朱古力parfait吃吃笑。回到他家終於吃飽,躺着聽他放的indie rock黑膠唱片,抬頭望住天花,兩個人也沒有說話。原來還是有的,簡單,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