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生菜鯪魚肉湯

這個簡單易做住家生菜魚肉湯,沒有在外街邊檔吃的味精和過量胡椒粉。魚膠買回來後,加入半隻蛋白、鹽、麻油及少量生粉,再放入已浸軟剁碎的冬菇粒,順時針打至再次起膠。用鐵湯匙逐少將魚肉撇下一窩滾水,浮起後撈出用冷水浸泡一會好讓魚肉更有咬勁。另把上湯煮滾,放入魚肉中小火滾半小時,臨吃才下生菜(千萬別上煲蓋,否則生菜變黃又失去口感),最後下鹽調味即成。

假期更新

梁生責罵我身為學生只要做好本份努力溫習,考試過後便放假睡餐飽,又不用為生計費周章,不應該小小考試也埋怨得像牙痛一樣。回頭想想,其實他講得好有道理,上個星期我背畫名日期背得發脾氣,他便拿起衣腳露出肚皮說他是名畫《La Boy mit Groß Tummy》氹我歡喜;溫習德語又有他在旁砌樂高陪伴,溫習讀書本來就是件美事。

考試告一段落現在要說的當然是玩:Ⅰ.因為家事聖誕假期要留在這邊。Ⅱ.因為不能去紐約探望阿媽要她孤獨過節感到內疚,所以變成我換了機票請她來。Ⅲ.十天好了,再多我受不了會釀成家庭慘劇。Ⅳ.梁生說我們四人面對面過節沒意思,所以出錢出力推了我及我媽參加了四天三夜拉斯維加斯加大峽谷巴士團(無錯,又去!!)。Ⅴ.內疚沒有了卻感覺對自己唔住,假期竟然要對住兩個阿媽,我是隻沒有腳的小鳥,所以自行買了機票在媽走後梁生開學後去夏威夷五天四夜。Ⅵ.有幸找到位知心好友同行,何為知心?請讀以下對白,我:「我去夏威夷要睇嗰啲咩嫁喎。」,她:「土人吖嘛!」,咿…還不計成本肯陪我任性貴價看火山,真係抵錫。

好,講完。現在去浸海蔘,媽抵達那晚我大排宴席。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民間智慧


那天我們一行四人在洛杉磯某唐人超市購買零食飲料充電準備上路駛到拉斯維加斯去;梁老太在生果蔬菜部看見長出了芽的小芋頭,一個箭步衝過去要買下幾隻回家種,幸好後來她的寶貝兒子上前說你這樣帶到沙漠乜鬼都死啦才阻止她下來。從拉斯維加斯回到洛杉磯,呀寶貝兒子當然第一時間車梁老太重臨那間超市買下這幾隻小芋頭。所以別小看它們,它們可是乘飛機來到我們家的。梁老太安放它們在礦泉水膠樽裡,又時時置它們在火爐前面取暖,兩三星期過去,綠葉又真的乖乖長出來。其實梁老太做這一切也無非因為我們曾經告訴她我們想買一株大葉植物放在家,呀蘇民峰話大葉植物能消災解困嘛。所以我想,這師奶雖然被寵壞得有時叫我眼紅,但她勝在心地善良(不像我嘴巴壞心腸更壞),才能像現在這樣有老公有仔錫享清福。而且我有不少東西能在她身上學習,除了園藝,我還想學寫字及學縫紉。我有次跟她說不如你教我寫毛筆字啦,她回答我說咁你教我畫畫啦。噢,原來拒絕人的技巧也要向她好好學習。

Sunday, December 10, 2006

隨機照片-唐人街3


這個「公為天下」牌匾攝於芝加哥唐人街,是我們去年暑假midwest之旅的其中一個旅遊點。其實每當我探訪美國大城市,我也會盡量到當地唐人街一遊;一來離家久了想吃唐餐,二來比起許多堆砌出來的景點,唐人街更能反映當地歷史,亦給自己一個機會見證中國人部份的發奮史(其實中國人真的經過很多才能在今天的美國社會有一值位)。

至於最大及歷史最久遠的三藩市及紐約唐人街照片欠奉。雖然家住三藩市,卻從沒有機會替我們的「公為天下」牌匾真正拍照;紐約住了多年說來慚愧,只知道那裡有個孔子像,卻不知道她有沒有一個象徵性的牌匾,我隱約記得在不常去的另一邊好像有塊。

隨機照片-唐人街2


這個是波士頓唐人街,是我到過的唐人街中規模最小的了。不過她的海鮮酒家有美金九塊九龍蝦兩食,好抵(但請注意,「波士頓龍蝦」其實全部是從緬因州來的)。

隨機照片-唐人街1

去過羅省多次也未曾到過她的原祖唐人街。今次因為梁家一家要懷緬n年前從香港送梁生過來這邊讀書的淒慘情境,所以特地到此一遊。「哇…十n年前邊度係咁嫁…」「嘩…呢間嘢仲未執呀?」等聲彼起此落之時,我只是覺得這果然是世界電影工場洛杉磯的唐人街—掛滿霓虹燈十足十做戲咁,有隻女鬼飄埋落嚟就perfect喇。

Saturday, December 09, 2006

隨機照片1

攝於洛杉磯pueblo的一個檔攤。

左邊是正常版墨西哥裔每次見面必叫「hola!」的美國大受歡迎卡通人物Dora,右邊那個用得太多SKII變咗米高積遜版日本妹。

同場加映我最愛,從墨西哥買回來的這隻Patrick。墨西哥小朋友是否十分喜歡這種吹氣膠公仔呢?

Friday, December 08, 2006

廚房事記

雖然我常在網上開玩笑自居美少女廚神粉絲無數,其實我在煮食方面也受過梁生不少冷嘲熱諷,例如:「如果我要煮,實可以煮得好食過你啦!」及「你比起我呀媽差幾皮啦!」等等。不過經過過去一個星期「梁家親子活動廚房樂」,遇過「生雞翼,我鍾意食」及今天新鮮滾熱辣「十二碗水煲成三碗水多多陳皮少少西洋菜苦過弟弟浮蟲湯」(請謹記西洋菜湯避免苦澀要水滾開後才下菜)等事件後,我感覺到梁家上下二人已開始意興闌珊打算永久退出廚壇擁我回廚神寶座。今天吃過飯後我「分工合作」洗碗時,我向梁生說他呀媽根本唔識煮飯何來我會差她幾皮後,他反口話當初他所說的其實是湊大他的外婆,所以我也快快口築個靚台階給梁生落說「其實我洗碗咁毑西,真係唔應該負責洗碗囉,我覺得我都係適合煮飯」,梁生瞪眼回答「你知就好啦」!其實這不是一場比賽,沒有你勝我負的一回事,我迫到你認你同你呀媽煮得沒有我好不會有人頒個金牌給我,而且梁老太養尊處優好食好住多年忘記了如何煮飯也理所當然,你平日看我一小時不夠弄三個小菜像好簡單,卻沒有想過你每次在我旁見熱油從鑊裡彈出來走也走唔切那些油是切切實實停在我手腕上的。我眼緊廚房的一切也無非想把一件事情用心做好,讓你我吃得好一點,讓自己覺得自己還有別的用處罷了。╱╱╱╱各位等我食譜等到頸長的粉絲們,現在離我東山再起的日子不遠了。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發達啦

今天與梁老太去逛街逛到樂高店,想起梁生早前看中一副樂高波音飛機,我便決定買下來送給他。梁老太卻說另一副法拉利(F1一比八)比較好看;與其二選一,我們最後決定兩副也買下來(我還買了我最愛的頑皮小海綿的磁石)。最鍾意飛機和車車的梁生發達啦!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06火雞節

差點忘記貼上梁生的大作—我們感恩節晚餐的火雞。為火雞取名是我們每年的傳統,大去年那隻叫Jerry the Bird,簡稱JB;去年那隻叫Jerry the Bird Jr.,簡稱JBJ。今年碰巧我在讀些中世紀歷史文獻,見有好些皇帝喜歡在名字後加個the good╱the bad稱號好趣怪,例如法國的Philippe le Bon和Charles le Mauvais,便隨口叫今年的火雞做John the Bad。好處是以後也不用再花神取名,因為可以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永永遠遠延續下去。


stuffing吸收了雞肉汁後連袋拿出,取而代之把在farmers market買的有機紅蘿蔔塞進火雞胸口裡,再填滿西芹再烤。紅蘿蔔還連着一大串青翠的菜頭,像煞小時候看Looney Toons Bugs Bunny那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