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7, 2004

漫 天 風 雪 下 , 他 們 在 火 爐 前 面 情 深 對 望 。 這 是 一 個 短 暫 而 激 烈 的 愛 情 。 她 甘 願 為 他 放 棄 工 作 , 飛 六 萬 九 千 里 到 這 了 無 人 煙 的 國 度 。 他 們 整 晚 就 在 地 氈 上 碌 碌 碌 碌 , 髮 端 的 汗 水 可 以 說 明 一 切 。 後 來 女 孩 覺 得 不 妥 , 到 就 近 醫 院 買 了 管 藥 膏 。
四 年 後 , 我 在 廁 所 抽 屜 找 到 這 管 藥 ; 寫 了 這 小 段 情 史 。

Monday, May 24, 2004

很 久 以 前 , 後 山 小 鎮 住 著 農 夫 甲 與 他 妻 子 。 農 夫 甲 有 香 港 腳 , 很 臭 。 有 日 傍 晚 酒 量 少 的 他 喝 醉 酒 , 尿 尿 時 誤 將 香 港 腳 藥 膏 塗 在 他 尿 尿 處 。 第 二 天 早 上 農 夫 甲 好 風 搔 地 耕 田 , 同 事 問 他 為 什 麼 這 樣 快 樂 , 是 不 是 中 六 合 彩 。 他 答 :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真 是 想 不 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