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7, 2013

失敗

一年前,我柴娃娃跑去跟不算相熟的朋友們學潛水去,會有多難呢,我認識一個看來膽小柔弱的女生考完牌後常跟老公去外地潛水,她沒有問題我怎會有問題。第二個週末在泳池試潛已覺不妥;趕忙的在池邊把自己一團肉擠入潛水衣,趕忙的學懂背後數十磅的器具如何運作,趕忙的下水練習考試的程序。我根本透不過氣來。

心臟撲通撲通的跳,頭腦開始混亂,耳朵關起來,本來對指導式說話毫無吸收力的我,更加沒有辦法集中繼續下去。錯失一個步驟,下個步驟就追不上,害怕的感覺從腦後散佈全身。勉強通過泳池測試後的下個週末,駛個多小時車去深海完成最後考試。出發前已經感到不行。跟大隊潛到落太平洋水底,看不見太陽冷得要命,比自己高五六倍的海草像鬼魅般要抓我的腿,我開始氣喘。

最後我跟導師說不行了,我不可能冷靜地在水底把潛水面鏡和呼氣管拿掉,終止考試。朋友們都勸我再試試吧只差幾步,但泛泛之交的慰問沒有力量。朋友裡頭做診所工作斯斯文文的女生操控自如,反而看起來少條筋口口聲聲大無畏的我成了無膽匪類。

今天,我一人跑去第一次學駛電單車,跟上述學潛水的過程幾乎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個導師把我踢出班,因為我一次也未試過成功把二百磅的電單車停下來。

我知道這樣列出感想很不羅曼蒂克,但還是想清楚的記下:
﹒我的心,已經很久沒有靜下來。少少的刺激我便像脫韁的馬跑得老遠,氣喘、混亂,最後撞樹
﹒學潛水、學電單車都是對生命事物的一些反應,想帶來點衝擊。但我需要的應該只是好好的靜下來,消化
﹒我在迫自己做不自然的事。真正自然的事會自己unfold,當中不會有要硬著頭皮的感覺
﹒我想像自己想成為的、真正想成為的和真正能夠成為的自己三者間仍有一段距離
﹒我不適合這種坐在班房考過筆試後便跳入火坑式的學習
﹒我耳朵生來主要功能是繞頭髮,不是聽別人說話
﹒我身體協調非常低,這是不運動而年紀漸長產生的問題,可以及需要解決
﹒我根本絕對不是自己所想般大膽。有勇氣和看不清環境的魯莽是兩碼子的事。我是後者
﹒別看輕別人,尤其是那些嬌滴滴的女生,她們比我強多了

Sunday, April 14, 2013

非說不可

一週過了一半,提早下班到電單車店看頭盔,原本定了千多港元budget,最後買了個貴四倍的,只因到了這個年紀,真心喜歡又負擔得起的,無謂妥協。趕去三藩市與友人們吃壽司,以前總愛叫便宜的套餐,五樣東西有三樣想吃已覺值回票價,現在只會單點最愛吃的,買單價錢高一點在所不惜。

或許這就叫長大。還不要臉的自信滿滿寫下來,像暴發戶般巴不得要人知道我現在錢賺多了變挑剔了,下步便要抽陳年古巴雪茄。我問自己,如果我沒有迷失,如果我沒有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如果我知道人生的目標是什麼(絕對不是用賺回來的錢求速度、求飽暖),用雙腿走個萬里路,就算吃泥也覺得滿足吧。

晚飯的話題都圍繞迷失。現在輕輕要踏入成人階段的二十多三十多還有心有力的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路怎樣走。美國經濟也低迷了多年,一大堆人找不到工作勉強做點餐廳、咖啡廳糊口,找到工作但工作每天侵蝕靈魂的已經不敢說什麼,理想是大學時期久遠的回憶。星期一至五,工作五六十小時,平日跟友人晚飯,週末吃點大麻曲奇到公園草地曬太陽,看電影,上森巴班,做瑜珈,用instagram拍拍拍,上酒吧舞廳流點汗,天氣好開個多小時車去遊樹林遊海灘,除了這些,究竟還有什麼?究竟什麼對我們來講很重要?究竟有什麼我們非說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