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1

是有這麼的晚上

是有這麼的晚上,他已經在床上打鼾,家犬走出來看我幹什麼為什麼不快上床,賴在電腦前,重複的聽一首歌,或讀一篇字。一條頭髮掉下來,飄進記憶的池水,從倒影裡我看到過去的自己,十多年前,同樣的姿勢,深夜的氣息沒有隨住四周的環境改變絲毫,仍然的空洞,像燒熱過後放入冰水冷縮的汽球,胸口隱隱的下陷。既然感覺依舊,我不明白過去的年日哪裡去了,我思索我成就了什麼沒有,學習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是有這麼的晚上,我不捨得睡,希望時間能夠就此停下來,永遠永遠,像放進冰箱沒多久剛要凝固的果凍;要不,讓我回去看那時候的自己,作她的伴,渡過寂寞,給她一個吻,在後腦上,告訴她十多年後的深夜不變;要不,讓我可以偷偷任性不去睡,像從前,待到天明,感覺不同時段街外溫度的轉變;要不,讓我現在爬上床,但明早不會賴床錯過早上的會議。

Tuesday, June 28, 2011

場景


又幾年,記唔記得。人物場景不同,果香卻在家裡漂流不散。不要傷悲春秋,明天帶這些櫻桃杏子油桃去朋友家弄果醬。


臨搬家前在舊居附近找到間隱蔽的小三文治店,除了有撚手招牌菜炆五花腩三文治外,還有在其他地方沒有見過的泰國奶茶panna cotta。周末去公園特意回去舊區,買這個有點點茶葉的甜點,餵隻豬食了一啖,看她那個饞嘴樣。

騙人的

在家居雜誌看到很有型的佈局,古董書櫃,前面是一張大書桌,主人坐在桌前,背後有一整牆的書作靠山,好風水,旁邊有一座白色幼幼像Rainaldi的隱形書架作點綴,然後很爆的加一隻紅A膠凳仔。搬入新居後以這個作藍本,霸了個飯廳當書房,丟了用了多年的巨形書桌,換了隻的的骰骰的白色小檯,怎料痛苦隨之而來。

在公司上班第一個星期便有個人體工學醫師(ergonomist)來幫我調交桌子高度,換來張小號的aeron椅子,換個沒有號碼pad的鍵盤,眼睛要平望mon的第一個三分一,度十次終於找到完美的高度,最後還找來個腳托,因為我腳特別短。然後她教我,用電腦時耳朵要放得比膊頭後,便能確保自己沒有寒背或坐姿不正確。慢慢從這些過去的壞習慣學習如何善待身體四肢。

新居這個佈局有型是有型,但我發現原來自己家裡用了好幾年的aeron椅子是大號,根本不適合,新桌子太高,雙手打字時手肘沒有承托,對腳卻吊吊fing,又因為貪靚,什麼黃金三角比例,把個mon放在書桌的右邊,最後用電腦用到周身痛。才驚然發現,原來不只買鞋要對鞋號,身邊的一事一物都要配得好,眼前的冰淇淋能否讓人滿足事少,食完會否肚痛事大。然後我又發現,家居雜誌裡的盆栽永遠不必放在窗邊靠太陽,電子儀器又永遠沒有電線要插牆。

Monday, June 06, 2011

The Dinner Party

在紐約還探望了Judy Chicago的The Dinner Party,與走在我們前面為我們開拓道路的39名女性見了個面握下手談下天。

I lost a world the other day.
Has anybody found?
You ’ll know it by the row of stars
Around its forehead bound.

A rich man might not notice it;
Yet to my frugal eye
Of more esteem than ducats.
Oh, find it, sir, for me!

- Emily Dickinson

Sing For Us


星期六凌晨一班人走上朋友家的天台,帶住一支木結他、一台水煙、一瓶伏特加、車厘子可樂和一打啤酒。有人邊跳moonwalk邊自彈自唱Billie Jean,我們點唱吵鬧不停,直到從愛爾蘭來的德國男生拿起結他,唱起他自己寫的這首歌,整個天台靜下來,屏息。我抬頭才發現,雲霧已經散去,在市中心難得地看到滿天的星。
Sing for Us (demo) by julianmuller

Rdio

我自問全身充滿藝術細胞,隨便找樣artsy的談到上天落地無難度……除了音樂。我大學年代也有努力過,像刨書,找來一大堆別人讚好的,什麼英倫、北歐、冰島,聽到嘔電,不是噫哇鬼叫便是吟吟尋尋聽到我頭痛(你們自己知我在講那些),後來就只有放棄嘛,對外說我不喜歡音樂,只聽古典樂。其實好醜,自己男友明明是個大音樂家,周末不時去俱樂部看友輩演出要塗面瘀膏,因為我像鄉下出城不如笠件薯仔袋。正當我以為我成世都不會有音樂彩虹走進來的時候,Rdio向我公司所有員工提供一年免費會藉,哇然後天使下凡呀。Rdio就像Twitter,你可以follow其他人,但不是跟人家今天去了那裡shopping吃了什麼cake這些自我中心得來其實無甚交流的day-to-day,而是音樂上的喜好。你不但可以找自己喜歡的樂隊,還可以找跟自己喜好相同的朋友,然後從他們找更多喜歡的樂隊。加上iphone app,開車時繼續聽,我立即上癮。然後才發現,我不是不喜歡音樂呀,只是一直找不到對的音樂而已。今天勁loop的有Bombay Bicycle Club和Vampire Weekend。check it out。

Wednesday, June 01, 2011

朝聖朝聖朝聖NOW!


五月頭回東岸探親,趁機充電,去了首都華盛頓的國家畫廊看Judith Leyster自畫像、全美中國國畫收藏最精的Freer Gallery裡看Whistler的孔雀、在紐約當然少不了去MET和Frick Collection探我那些Vermeer,食到飽一飽才回家。一個月也沒有,工作生活又將我渣乾,藝術的滋潤果然不夠愛情厲害,我幾時才可以再去朝聖(配上Munch的Scream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