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06

西雅圖星巴克

梁生用超低每人兩人五萬飛行里數換取兩張總統日假期到溫哥華的機票,我們去年成不了團,今年交叉手指希望大吃大喝之旅能順利起行。臨睡在床上我們已開始談論三月的春節假期好去處,因為媽的老公回來了,我那紐約親善扮孝順之行也要取消。我打趣說不如到西雅圖,去均這城市的所有星巴克,試均星巴克提供的所有飲品,然後出本書叫《勇闖星巴克發源地》。他在旁好呀好,說如果我們回來後又痾又嘔兼手震不停,還可以出套記錄片叫《Double Shot Me》。你話,這條橋幾好,可惜我不喜喝咖啡,要不然我可能會成為下一位靚女大作家,他就成為新一代鬼才大導演。

Monday, January 30, 2006

劍蘭死了

這數星期屋苑外牆裝修,每早八時正一車又一車的墨西哥工人像螞蟻分工每三五人負責一組屋,拿鎚子這裡敲那裡敲,準時五點正又停工。門外種著花草的泥地全給鏟起來,家裡窗也沒打開怕灰塵走進屋,煲湯的時候霞氣在窗子上爬,暖得買回家的劍蘭兩天便全開,還未見狗年便死了。

我媽跟她老外老公又走回一起,大年初一我決絕地說,不要把聽筒給他,我不要與他說一句話,匆匆客套過也就掛上電話。媽也懶得理我,她是那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媽,她許久也未主動打電話給我。我也是那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女,我很久沒試缺錢,所以也沒找她。就算換過新地顫,衣服床舖洗乾淨,穿著全新內衣褲,我住的地方也只有死光了的劍蘭,沒有新年。

死了的劍蘭繼續放在大門當眼處,梁生忍不住央我修剪一下。死了的花如何剪也不能回魂,我索性把花蕾一顆顆摘下來。他回來看見了還逗我笑,說劍蘭現在光脫脫,隨即拿高自己上衣露出大肚腩。顧念我感受,快樂與否,現在只有他一人。明天他到德國十一天,我想,也許這次他走了我不會打回原型成廢人,也許屬狗的我今年廿四歲會照顧自己,會自己駕車逛街買物,會焗蛋糕,會跑倉鼠機流下汗,會每天摺床洗碗丟垃圾。

Tuesday, January 24, 2006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又是一道隨心的菜,材料烹調方法因人而異,味道亦大不同。我喜小辣小甜的,豆瓣醬下少一點,並加點糖帶出辣味。豬肉至今我仍偏好自己即場剁碎,機器攪出來的差遠了。豬肉有少少肥的更加味美,最完美是咬下去裡頭的汁會標出來那種,怕肥用瘦肉也成…這道菜如何做,你話事。

先爆蒜頭,我還會下紅蔥頭,下醃好的豬肉碎快炒。轉中火爆豆瓣醬,加茶匙紹酒,倒入豆腐。豆腐處理非常重要,千萬不要切得太細,切好後先隔水,要不然出來會變得水汪汪。因為豆腐要煮得嫩,在鑊時間必不能太久,所以我會先放入微波爐叮它兩分鐘,好讓它下鑊時已經熱辣辣。兜炒豬肉豆腐,下老抽借色,最後埋蠔油獻,獻可以濃點,因為豆腐還會繼續出水,落調味、蔥花及少量麻油令其更香,即成。

Monday, January 23, 2006

腳蹬內聯陞

舊北京有這樣的順口溜:「頭戴盛錫福,身穿瑞蚨祥,腳蹬內聯升,腰纏四大恆」。到達北京的時候,我就知道非去買一對內聯陞的鞋不可。內聯陞鞋店是家百年老店,以專為皇親國戚﹑內外大臣做朝靴起家,開業於咸豐三年,足足有一百四十年歷史。我買的是對全人手縫製的緞面繡花鞋,價錢也只是一百六十元人民幣。

我,從來對鞋子沒要求,穿爛一對converse,就買一對新的(仍舊是converse),多年不變。直至我遇到這對內聯陞鞋,這對令人屏息的工藝品,叫我在家拿出來摸完又摸、穿完又穿,手指在那沒有塗漿糊的軟邊來回滑行,穿在腳上走起來舒服得叫每次穿新鞋也要帘膠布的我狂呼過癮。我才知道,幾十萬女人,天天為鞋子要生要死是為什麼,我突然明白在SATC裡邊的四個女人原來不是傻的。不過,我無本錢參加這幾十萬女人,染上跟嗜賭大同小異的惡習,我最多,也只能每天追看「飲飲食食穿穿戴戴聽聽看看一網打盡」。(難得zz開到口叫人宣傳,雖然我這裡只有數隻小貓,也算盡了我這個骨子裡其實是貪慕虛榮怪小粉絲的支持)。
資料來源:中華文化訊息網

Thursday, January 19, 2006

蛤蜊蒸蛋

「上海菜中,最好吃也是最家常的,有蛤蜊蒸蛋這道菜。可惜當今的滬菜館都不供應,已沒有大師傅懂得怎樣蒸,就快失傳。」—《蔡瀾食典》

多得我那自稱老上海的阿爸,我們在上海時到過一家專做家庭菜叫蘭心的餐廳用膳。地方淺窄烏燈黑火沒有影響客人的雅興,除了醬鴨、鯧魚等馳名菜式,我們還點了一客蛤蜊蒸蛋。我記得其他的菜吃得七七八八,那熱騰騰的蒸蛋千呼萬喚才出來,樣子比相片中的要美得多(環境太黑照得不好)。蛤蜊的鮮湯流到嫩蛋中,那滋味實在難以形容,只知那匙蛋在口中火辣辣地彈跳欲罷不能。是那種吃下去會忍不住傻笑、一生難忘的菜式。

如何做出完美蒸水蛋

蒸水蛋易學難精,我這裡有些貼士,包保蒸出來的水蛋又嫩又滑像吃豆腐。蛋與水的比例非常重要,是1比1又1/3。將水倒進打開了的半隻蛋殼,三隻蛋倒七次半,如此類推。盡可能用雞湯,用清水的話切忌用水喉水,因為會起氣泡,要用就用冷開水。在碟上包上保鮮紙才下鍋,用中火(切忌用大火),上鍋蓋要留一點空隙好讓出氣,普通鐵碟大小蒸十二分鐘即成。要試蒸蛋熟了否,輕輕傾側碟子,沒有蛋汁流出就代表完全熟了。除了一般的粉絲、蝦米、瑤柱等材料,像我般懶的在煮好了的蛋面灑上半匙蝦子及蔥碎也好好味呀。

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蒜茸清蒸聖子


「青口、聖子等都要牛油來砲製,用一個大的深底鍋,放牛油進去,再下蒜茸和西洋芫茜碎爆香,這時把貝類加入,撒鹽,最後淋上白酒(千萬別用加州劣貨),蓋住鍋蓋,雙手把整個鍋拿來在火上翻動,搞至貝殼打開,即成。」—《蔡瀾食典》

那天在長洲東海,因為剛抵港不久,怕吃豉椒炒聖子過分熱氣,叫了一客蒜茸清蒸。沒有酒香╱豉椒,聖子熱的時候還好,涼了就吃得一口腥。所以,下次吃聖子必要是爆炒。不過在這裡提供貼士一道:蒜茸千萬別用大火爆(中火轉微金色即可),爆焦了連帶食物都有陣焦味,不好吃。

Monday, January 16, 2006

新春揮毫

趁著馬丁路得甘假期,我們到離家一小時車程的Santa Cruz遊樂。先到位於紅木森林中一個叫神秘點的小小地方。踏在內裡的人會在異常地心吸力下傾斜;在水平地面上高的人會變矮,矮的人會變高(例子可在這裡查看)。

然後我們駛到海邊的遊樂場,換些金幣玩小時在歡樂天地常見的碌波上窿、碌波落坑、射波入窿等。日落的時候二人分一條粟狗走出海灘,小心翼翼不要踏在別人在沙地上用樹枝畫的傑作上。隨手拾起一碌粗木,大家也被在北京那些用清水在地上寫毛筆字的老伯影響,當下揮毫,樂不思蜀,只是黃昏已到要快步回家吃飯。

超簡易紅蘿蔔粟米湯

此湯水清熱化滯,生津止喝。材料便宜又容易購買,煮法亦異常簡單。手掌大豬展一份出水後,連同去皮(滾刀)切塊的紅蘿蔔及啪開兩段的粟米各數條用大半煲水煲滾,加南北杏少許、蜜棗三粒,轉小火煲三小時,最後加鹽調味即可。

Thursday, January 12, 2006

昆明湖結冰


北京之旅最令我傷心可惜的,莫過於以下這一幕。在一個冬日明朗的早晨,我們去遊頤和園,其他遊人紛紛在結了冰的昆明湖上行走。太陽反射在湖面那陣柔柔的光為這美麗畫面添了顏色,在上面走著的人卻提醒我這並不是風景畫的一角。冷空氣吸進肺部,喚醒了我身體每一處地方,告訴我,衝下去和他們一起走!結果,因為梁生以安全理由一口拒絕我,而我又不能在兩老面前胡來,被迫眼白白離開。

Wednesday, January 11, 2006

真假螺片

話說我在港用巨款(港幣九十八元正)拆資購買一本名為《海味乾貨大全》的百科型書籍。內裡記載,在海味舖售賣的袋裝乾鮑魚片只是一些螺頭切片,並不是鮑魚。我讀到的那一剎簡直晴天霹靂,冷靜下來便用師奶心理安慰自己,人家買的是螺片,可能我買的是真鮑片呢。怎料在超級市場看到雞毑咁大隻寫著ingredient: sea snail,原來,原來,是真的。原來我飲了四年「鮑魚」雞湯入面沒有鮑魚,原來所有喝過我煲的「鮑魚」雞湯的親朋戚友都是木嘴。最戇居的是,我家裡一直存貨螺片鮑片各一包,上身自娛落兩粒杞子下螺片以為在煲螺湯,落隻雞下鮑片以為在煲鮑湯,點知原來是同一樣東西,那間海味舖這樣無公德心出齊兩款同料唔同名的螺片來欺騙我這等無知的婦孺呀?

你信我啦!

是這樣的,我口頭蟬是「你知唔知呀?」及「你信我啦!」,我像一直希望把一些信息傳開去給身邊的人,不過,沒有幾多人是在聆聽我想說的。甚至我自己,由我口走出來的話也沒有經我大腦,就這樣,飄散在空氣中,像光,inverse square law of light,每尺減滅四份三,由我這邊廳傳到他那邊的飯廳,也就沒有多少語音還聽得到。我想,音頻必也有個專業用詞去形容這溝通障礙,可惜我不懂。我有許多大大少少的事情也不懂,昨天我還以為地球只有五大洲。我一直希望自己標點符號能用得比較適當,但關於標點的書賣得很貴,最後還是沒有買下來,看來我是有點看輕這幾「點」。現在唯有繼續用不斷的逗號絮絮地說。說著,就忘記了當初為什麼要寫這篇,其實我心情還不錯,開學理所當然會有點不如意的,但也沒什麼大不了。但這篇為什麼寫出來好像快樂不起來,我也說不準。你看我,做了好漢也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最後的風火台我獨自爬上,因為我在長洲爬山回家訓練有素,遠超在港好食好住又有阿姐洗衫洗碗的梁生及梁二老。是有點寂寞沒錯,不過我由細到大一直也是有點孤癖寂寞,還好。你知唔知呀?我還是快樂的,你信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