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4, 2015

我老闆真屈機

曾聽說過,如果自殺的話,死了下地獄會不斷自殺重演,一次又一次,直到永遠。沒有比這更難受的事了,所以從小到大想都沒有想過要自殺,因為根本不是一個選擇。過去幾個月工作難題很多,過五關斬六將,但仍然感覺停滯不前,就像身處這個自殺地獄。跟老闆哭起來,他花很多唇舌我都聽不入耳,最後我問他,「要怎樣才可以離開這個地獄?」,他半秒極速回答,「當你決定要離開時。」

Sunday, August 09, 2015

disdainful和wistful

電影裡他說,在遇到你之前,我的人生就只剩下兩個感覺,disdainful和wistful。我打震,因為很多的時候,週一到週五,我對生活只有厭惡,工作的瑣事,下班後找吃然後上床睡,累得不成人,藐視的不光是機械人生,更藐視自己。週末睡飽了起來還有十個小時消磨,就有空想想那些未能完成的可能,那些錯過了的光陰。星期天晚上有時還會突然害怕起來,就這樣又白花了兩天自由的日子,還是只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