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09

畫蛇添足

  採主:「喂,點解用龜甲呀?」
我問翻譯:「龜甲唔係好過龜殼咩,龜殼好口語喎。」
  翻譯:「其實你係咪諗緊甲骨文呀?」
   我:「‥我想pro啲嘛。」
  翻譯:「‥甲骨文咩年代用咖?」
  採主:「咪甲骨文嗰個年代囉。」

Tuesday, March 24, 2009

北岸

新居位於市中心,除了從窗望出去看得見三藩市地標Transamerica大廈、一閃一閃的海灣大橋及連接住的金銀島外,還有在山上攀附的小樓房中豎立的Coit Tower。夜裡就只有這座塔在發亮,我們常在床上邊握住手邊嘆息,吃進眼裡的糖果呀。不過關於新居我最喜歡的,還是街道上繁雜的聲音,在美國住久了,聽過很多不同的寧靜,卻很少可以享受喧鬧,周末在附近酒吧喝醉了的人怪叫,早兩天零晨下起雨來有人邊大喊邊跑,清晨巴士泊站的煞車聲,這些通通是充滿生命力的聲音,都叫做作的我感覺很蘇豪,哈。

Monday, March 23, 2009

關於多做一點點

今早他說,「你繼續睡,我出門了」,然後逕自去丟垃圾,我掙扎起來立即換褲子蓋上外套,跑出門送他到車房。在路上我要他拖我手,他的右手在找車匙,卻堅持先遞出左手把我捉住,然後我想,如果我當初貪睡躲懶,沒有多做一點點,也便看不到他為我多做的這一點點。

昨天上班一口氣跑了幾個地方,因為路不熟花了很多冤枉時間生氣了,晚上回到家便看到他買來送我的導航系統,心花怒放卻又擔心他花太多錢,然後我想,較早他沒有現金我才把我的全給他自己只留下一點過橋費,其實,二人都在所不惜地努力多做一點點。

今天跑法庭新聞,又敵不過惰性,明明在法庭可以申請拍照,我卻因為是審前會議以為無料到,寧願讀多幾頁閒書,怎料疑犯卻突然認罪,變成頭條,變成沒有相的頭條。其後我追問其辯護律師細節,本來想問他對此峰迴路轉女大盜案有什麼意見,後來我想,既然已經判罪,問來好像有點蠢,所以作罷,然後回到辦公室寫才發現,辯護律師的感想就像飯後果,現在我篇千字文就差咁啲嘢囉。你說,如果我當初可以多做一點點。嗯,以後一視同仁,凡事出120%力。

不過我揸相機,跑得快。


屋崙殺警案四名警員殉職,州長阿諾令下半旗致哀,並專程從華府飛抵屋崙,與市長會面,十分鐘咁大吧,仲唔肯回答記者提問。

記者手記


我們報紙要每個星期寫記者手記,陳腔程度已到達了有人在路邊影朵花,然後來句「花兒朵朵,春天來了」。以下這個是我本周手記,「主流大台罔顧本人15xcm的生活,好無風度」。

Thursday, March 12, 2009

州大遊行政府削減教育經費


明天是黑色星期五,亦同樣是粉紅星期五,因為灣區各縣校區無錢俾老師,唯有在明天大派解雇信(pink slip)。

日式蛋包炒麵


在日本超市買了超簡便新鮮yaki-soba,冷河也不用過,熱油鑊,加數湯匙水,放入麵炒鬆,加附送的醬油便成,冰箱碰巧有蔬菜也可以任意下,那天家有椰菜、洋蔥、蘑菇,先炒香盛起然後炒麵再回鑊,覺得有點寡,上網發現這個,做個蛋皮,蛋打散,加少許鹽、生粉水及牛奶,等凝固後便放入炒麵,包起就食得。

Wednesday, March 11, 2009

放假日記

今天休假,早上跟他吃早餐,然後逕自回家讀報,11點新聞播完後便洗衣服,把兩件上衣浸在面盆裡漂白,然後整個下午邊打電玩邊看友人介紹的芥菜日劇,4點肚子餓便走路到唐人街,卻又貪心買了很多乾貨,吃了碗牛腩雲吞河,茶餐廳店員打開報紙揭到我昨日寫的,大叫,加9.3%呀!吃飽後到圖書館又貪心借出很多書,報應,走回家的路突然變得好長,卻遇上漂亮的黃昏,上百間兩層式房子沿住斜坡排山倒海的,隱隱掩住太陽的銀光,球場有人在打波,叫我想起曾經在九龍塘住上的一個暑假,青蔥校園加上啪啪的打波聲,哎呀,怎麼沒有相機跟你們分享這個畫面,回到家放下石頭終於下決心到樓下的尖入會,教練哥哥問你想如何練身,我說我只想減壓,回來後和他分了個瑞士卷頂肚,然後做晚飯,三餸白飯卻沒有湯,飯後搣了個橙食,好甜。

Sunday, March 08, 2009

自製簡易比薩批


家裡有焗爐的話其實可以很輕易地自家做比薩批,只要用源自中東的口袋pita包,用微波爐叮一分鐘,在上面塗上意大利粉醬,再加不同的芝士,灑上黑椒、鹽及羅勒等調味料,放入425度焗爐8分鐘至皮脆便成,而且可以任意下toppings,像我的,用了罐頭蕃茄醬,加上新鮮蕃茄、解凍後揸乾的雪藏菠菜、蘑菇、水牛芝士(mozzarella)及四色芝士,快手15分鐘便有得食。還有另外一款較健康的希臘口味,在pita包上均勻塗上橄欖油,免去蕃茄醬只下新鮮蕃茄粒及菠菜,然後下feta芝士及調味,焗約5分鐘。

有朋友願意為你插這麼多支蠟燭


人到了這個年紀,吹蠟燭變得好epic呀。生日快樂呀你。

學習2

我是非常非常幸運的。舊公司倒閉後,人在香港的爸說,要不便回來吧,家裡的門永遠為你而開,後來才知道他們甚至為我看中一張書桌,幸好物主怎樣也不肯賣才不成事。在這裡的他說,你不工作不要緊,要不我每月儲少點錢,還常緊張問我錢足夠嗎。連媽也說,如想搞點小生意的,我可以打本呀。

當知道自己在眾多公司削減預算下,仍然能僥倖繼續留在此行工作後,我致電給前報社的總編老闆。除了感謝他一直的栽培,還告訴他我害怕,因為我知道新報社看到我的所謂表現,全是因為這位當初再忙也用紅筆親自改我的故仔、一步一步寫埋所有問題要我去問指導我的恩師。他回答說,你得咖喇。我說,你臨走前勸告我說話慢一點、小聲一點,及平日細心一點,你說的我都有記住,我唔會影衰你同╴╴╴報的。

Wednesday, March 04, 2009

學習1


他說每人一生總會遇上這樣的經驗,你所認知的一切,在毫無準備下剎那塌下來,然後你才知道,那時候的位置是如何的珍貴,你責怪自己,現在已經太遲了,本來可以再盡力一點。

我最後一天寫的是市參事會分析、康樂事務局收費及市長財政預算案,採主話,哇,你今日寫啲嘢好悶喎,我說,不要緊啦,心想,下一天才寫得好一點吧,怎料便成為絕響。集團約兩周前突然宣布,把我之前工作的美西分報報館關閉,而我亦因此順勢加入加州兩位數百分點的失業大軍。

金融海嘯經濟衰退什麼的寫了這麼多,到最後骨牌般倒到身上,才再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我因此許下承諾,不能再讓自己遇上窘局卻雙手無力,站起過來後我要努力進修,想做的便要去做別要等,生活應該要經營得更妥善,還有,周一起在另一間報館工作,每天寫故仔要像是最後一天般盡力地寫。

Tuesday, March 03, 2009

餐蛋飯


現在我都只吃這個,餐蛋飯,呵呵呵。梅林真的不行,以後還是不要慳,買鬼佬牌spam好過。

朱朱力


我情人節首次自製朱古力,我的粉絲們應該很清楚我是西餅白癡,雖然最後廚房安然無恙(食具還是浸到月尾才洗),不過成品就只有僅僅合格囉。我弄的是花生餡和truffle,本來還很細心地逐舊沾上朱古力,到最後當然求其算數,所以出現照片中的怪胎,兼且完全無裝飾,就咁擺在碟上,不過還是很受歡迎囉。今次是絕響的啦,買即食朱古力容易又平好多呀。

Monday, March 02, 2009

回到家,抱住他哭起來,我說,現在你便是我留在這裡的唯一原因了,他說他知道,他只希望這個原因足夠叫我繼續留下來。

這是在六年前的流星雨夜拍下的


這晚我的心被挖了個洞,因為在這裡最好的朋友回港了,駕車到機場的時候雨沒有下得很大,淅瀝瀝的卻能聽得一清二楚。我想起,以前我還不懂開車的時候,你載我四處去,上山看流星,下海到LA,你那100咪時速手車,叫我好驚。在這裡七年了,你經歷過我三個男朋友,看住我從低到高從高到低,從我們親密一起食新年大鮑魚,到疏遠得連彼此生日也沒有慶祝,你在袋子掛上我臨走送你的永遠朋友熊,我心痛了,為什麼你在的時候我不能更好好珍惜你。你走了後,這裡幾乎再沒有事物讓我留戀,你走了後,鍾無豔的我可以向誰訴苦,你走了後,我突然醒起自己沒有朋友我可以找誰「重新做人」,你記得嘛,以前跟梁生吵架鬧離家出走沒有車,也是你載我走的。你的離去對我像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我那黃金的青春,終於被揮霍得一乾二淨,以後沒有人再能像你般抵得諗,我迫住要獨個兒長大。我知道你回港後一定會好好生活,而我慶幸,最後能聽到你講一句:「你手車而家都好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