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1

散步去

出竅,睡得五個小時,前一晚呆在電腦前逐粒逐粒字咇出來趕死線,今天回到公司一輪又一輪像打仗的會議,晚上回到從前住的鄰區,去吃意大利三文治,飲從芝加哥來的麥芽啤酒,與朋友談為什麼北卡羅來納州一個殖民地在17世紀突然消失,「當然因為是恐龍襲擊啦,然後牠們全部飛回自己的星球」,回到家又十一點,男朋友滾上床後我坐下來,放隻Glenn Miller黑膠唱片,打開報紙讀。

突然觸動到個心,才發現原來自己暗底嬲到震,在科技公司工作,每天看住新產品面市又面市,舊的被淘汰又淘汰,做乜呢而家,好地地可以散步鳥語花香為什麼走去賽跑?誓要鬥最新最快最勁最閃。但因為飯碗要緊,把這些抗拒情緒壓下去,種種作對表現卻在生活細節上浮上面,我偏要用最舊最慢最渣最掘的東西呀,點吖。早上坐在位子邊吃早餐邊讀報,同事走過來笑,什麼年代了,回到家,人人上網spotifyturntable sync呢sync路時我去amoeba買了幾十張幾手黑膠碟聽到飽。是那些搞到一手都係揭幾頁便要洗手的油墨,是那些不完美卻極有現場氣氛的劈嚦啪嘞雜音,為物質帶來多一層感覺,讓我們腦袋作出大一點的聯想,讓我們生活變得有份量。

小時候物質並不豐盛,長大了養成吝惜手勢,花銀碼大一點的數目心會痛。但亦因為一味只有缺乏,從來沒學懂擁有時要如何打理,其實對金錢沒有概念。不花,便當是最好的儲蓄辦法。現在把自己賣掉給大公司,才知道,金錢,只是財富的其中一環,光陰、健康、好心情,比金錢無價得多。手裡拿住的金錢,是要用後三者及更多換取回來的,那怎辦,唯有用這些錢去嘗試把已經輕輕溜走的、被犧牲掉的買回來。打開我那個個月越來越高嚇死人的信用卡數,就知道已經本末倒置。天天外出德日法西中韓豪吃面不改容,回家又上網買買買,因為放工時總希望可以好好獎勵自己又過度一日。都是多餘的,換了一個櫃門把手,便要把全部都換;買了個畫架回家,又要從新買過所有油畫用具;買了個黑膠唱片機回來,又要花更多的錢去買唱片;想置架古董單車,但又有排修理。這麼多物質,出力要美化日常、要拾回對美的感覺、要扭轉時鐘回到舊時,也不及我那個缺乏的時候般,感到滿足滋潤。

五色令人目盲

連書也沒有時間看,索性在車上聽蔣勳用他那教授聲調,讀《感覺十書》,他提到老子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當頭捧喝,立即想寫點筆記。數十小時後,我已完全忘記他究竟說過什麼,我又究竟想記什麼。完。

雜誌

到書店看新出版的雜誌,先從生活部開始,置了新居後,看得最多便是教人如何把顏色、燈光、小物、傢俱配襯的家居花園雜誌,這些沒有捷徑,只能不停的看不停的鍛鍊眼睛;然後移到烹飪部,最喜歡看America's Test Kitchen的季刊,所有食譜均受過嚴謹測試,一湯匙與一茶匙有天大分別;再來便是縫紉手作部,上個星期跑去上了兩個小時的私人縫紉堂真誇張,為的是因為我不懂如何thread我那部縫紉機,搞好了立即做了兩個大抱枕;電腦部看的是網頁設計的新趨勢,photoshop教學日新月異,這些追都追不來的但求與其他科技人士答得兩嘴;最後到旅遊部,飲飲食食玩玩玩,不知多想跳上車立即駛到無人的峽谷,或是花個fortune去遠處渡個周末。我爸說得對,我最大問題便是沒有集中點,三十歲都就來還未凝聚到什麼,但這個便是我,走進書店花多眼亂貪心得要死不肯放開任何一樣心頭好。男朋友說,有些人,一生做一件事,做到頂峰,亦有些人,一生做好多件事,過得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