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9, 2006

五更腸旺

雖然我甚少寫食評,不過因為今天兼職導遊賺了個免費晚餐回來,又吃過一直只聞梯響鼎鼎大名的五更腸旺,便湊熱鬧參腳寫一下。五更腸旺這味四川菜聽說是因為早上宰了豬和鴨才能取出豬腸及做鴨紅而得其名。豬腸及鴨紅飛水辟腥後豬腸要先煮至入味腍滑;清湯及豆瓣醬做的汁料要恰到好處,最後加入雪裡紅鴨紅豆腐等淋上紅油。我們吃的這個大腸做得非常好,可惜那不知是豬紅還是鴨紅質感比較差,扣了點分,不過整體上仍然不錯,我最喜歡出外吃我在家必定弄不到的菜式。

心情大好

╱這數天四處告訴別人我明天去洛杉磯malibu遠足,請體諒我失禮,因為我已經被困在家裡讀書七七四十九日,帶我去隔離條街間麥當勞我也會作出同樣興奮的反應。
╱今天我與除我以外,另一位女拔萃琴棋書畫樣樣皆精天才兒童的最佳人板的中學同學及其來探親的媽咪到史丹福一日遊,我以我生鬼有趣的敘述技巧講解學校背景再次贏得全場掌聲。我眼也不眨流暢地從那個爛鬼教堂講到羅丹雕像,看來短短時日我藝史功力已大進,離穿上鉛筆裙腳踏高跟鞋在藝術館裡涼冷氣吹水的日子不遠矣。
╱明天我會把我這兩年足足十二本的教科書一口氣賣出,目標籌到二百蚊,作為籌劃中墨西哥Cancun之旅的旅費。不過因為我腰圍大過胸圍著不下比堅尼對瑪雅歷史文化藝術感到濃厚興趣,所以去到水清沙幼的Cancun我會集中火力探究Chichen-Itza的瑪雅古蹟。我更神奇地找到個傻人肯上賊船和我一起去(梁生要返暑期工努力賺錢擔起成頭家分身乏術),成團介時便能證明我沒有梁生也能展翅飛翔(不過一個月後仍然見我無聲無氣請不要問我發展如何)。
╱繼冬冬的呀娣後我多了個嬲記改的花名:呀寶。雖然本人好喜歡,因為寶寶聲好像變得真的好有寶,不過其實是唔多make sense的。因為我這個網誌的名字其實是指我執到梁生就像執到寶,所以梁生才是呀寶,我最多只能叫「執到」。

詩 - 椰子

有隻猴子,
吱吱叫地,
爬到我頸後,
抓住我頭顱,
搖了兩搖,
沒有咯咯聲,
表示熟透了,
便啪一聲把它拿下來,
又啪一聲用鎚子敲開,
哇,
裡頭的椰肉又甜又香;

最啱用來作,
椰子雞湯,
椰子炆雞,
椰子奶露。
哇。

-完-(鞠躬)(請拍手)

Sunday, June 25, 2006

雲吞的身份危機


「究竟我是否一隻雲吞?為什麼人人也說我像隻餃子?為什麼我每次出外也被誤認為是雞肉餃?為什麼我肚皮裡滿是韭菜?難道我原來是隻韭菜餃?那為什麼母親生我出來外表像隻雲吞?」

禮拜六,無節目,我與梁生在家把三份雞肉,一份豬肉剁碎,用糖、鹽、胡椒粉、麻油及少許生抽醃好,與已浸發剁碎冬菇粒、韭菜粒(餃子原料是用香芹)、蔥碎,加隻蛋撈好,用雲吞皮(家裡沒有餃子皮唯有用雲吞皮濫竽充數)沾蛋汁糊口包好,最後還把剩餘下來的蛋汁煎成蛋皮切絲點綴扮上海雲吞。正一掛雲吞,賣餃子。

Saturday, June 24, 2006

榨菜肉絲湯米


這是梁生邊看阿根廷對墨西哥邊給我弄的午餐。瘦肉切絲用糖、生粉、生抽、胡椒粉醃過後走油盛起。榨菜用清水略浸去鹹味,下鑊炒香後加入瘦肉炒至熟透。米粉依包裝指示煮好後過冷河,放入微波爐叮熱(因為過冷河後米粉涼了就算倒入熱湯也不夠熱),上湯煮滾倒入米粉,加上榨菜肉絲及蔥絲,沾少許豆瓣醬同吃。

蒸魚腸

小時候除了週末偶而上就近菜館叫兩碟老少咸宜小菜生炒骨黑椒牛柳一家人吃,我對中菜的其餘認識只在媽弄的家常便飯中學到。初中移民來美後我的飲食字典裡更慘不忍睹變成只有罐頭湯及粉狀溝奶煮的即食薯蓉(證明我是幾經努力才有現在一代師奶的美譽)。所以當我數年前讀亦舒發現一味叫蒸魚腸被捧為世間美食入口即化時我便一直耿耿於懷,我非但未曾吃過,甚至連聽都未聽過。去年聖誕回港,終有幸跟梁生及其兩老同到屯門食神韜韜的酒家《大榮華》試這味菜。我腦袋一直想像入口即化四字,怎料突然有啖又鞋又腥的東西走入來,那刺鼻的胡椒粉也沒有幫助。大榮華其餘菜式全都在水準之上,只不過這味我期待已久的蒸魚腸原來不是我杯茶。雞蛋本來已經有騷味,加入魚腸腥上加腥,是魚腸用鹽及生粉清洗得不夠徹底嗎?而且時間控制要準確蒸蛋滑嫩之餘魚腸要熟至變色,明顯此蛋已老了。

另一味我以前從來未聽說過的是蝦子柚皮,年前與梁生一家在鏞記吃過後念念不忘。我常嚷要在家裡試煮,卻一直懶,那在農曆新年買下的柚子還在廚房收縮得像老人家的嘴臉,幽幽地看著我。

堆積如山


平日工作我喜歡聽余宜發的《一切從音樂開始》,今日幻燈片多到竟然破例聽得完整個節目。

Monday, June 19, 2006

薯仔炆雞

這必入圍三大住家菜的受歡迎菜式原來我從來未寫過:雞腿連皮斬件用糖、胡椒粉、麻油、生粉及生抽醃十分鐘,乾蔥蒜頭數粒爆香鑊下切方塊洋蔥及雞塊炒至金黃盛起轉入瓦煲,下水至半掩雞塊,下蠔油一湯匙、老抽半湯匙及冰糖一小粒,滾起轉中小火。薯仔去皮滾刀切塊(偏小能減短烹調時間),用餘下雞油煎至金黃,喜吃多重口感者可在此時再下蘑菇及另一輪洋蔥,同放入煲,炆至薯仔起邊,大火收汁或打玻璃獻,糖鹽調味,下蔥白段即成。

大豆芽豆腐滾湯

瘦肉切片用糖鹽略醃,大豆芽洗淨去根,硬豆腐先用清水浸十分鐘去豆青味、切大塊。少油下薑一片爆鑊,下瘦肉炒至變色,再下大豆芽兜炒。加水滾開後放入豆腐,中火滾四十五分鐘下鹽調味即成。

大豆芽清熱解毒,此湯有助利水及去濕。

Thursday, June 15, 2006

五餅好多魚

冬冬昨天談車牌框架,叫我忍不住談我想談已久的auto emblem。Ichthys是羅馬帝國時期基督教徒避受追殺用的秘密標誌,象徵耶穌五餅二魚的故事。現在許多信徒為表達自己的信仰,在車身貼上這個魚型鉻牌。近來駕車較頻密的我,發現原來市面有另一款改裝鉻牌,多了兩隻腳,代表達爾文主義,所有生物也是進化而成的,換言之要推翻五餅二魚的天方夜談。經常被那些危言聳聽什麼你不信神要下地獄的bumper sticker弄得很不爽的我,當時看到拍爛手掌覺得創意非常。怎料早兩個星期讓我看見一個更加令人捧腹大笑的,魚上面沒有耶穌,沒有達爾文,卻有大大隻字寫著「壽司」,好一個用食物來扭轉宗教火藥味甚重的鉻牌戰爭。後來在網上發現這個諷刺改編存在已久(更多款式能在這裡找到),原來還有米高安哲羅西斯汀禮拜堂《Creation of Man》改裝的飛天意粉怪物版本,不過宗教意識仍然甚重(原作者設計此圖為抗議智慧設計論)。所以我還是最喜愛最中立的壽司,美食永遠能化解紛爭。

告解

終於有時間靜下來想想這數月匆匆發生的一切,我想我是有必要寫下現在的感受,寫下來或許會較容易入睡,不用再靠抗過敏藥物。我嫲嫲已失蹤兩個多月,我身在遠方未能感受到這件事對我爸那邊的影響,我自己倒沒有希望,其實一收到消息時我已知道大概永遠找不著回來,大哭了數天又矛盾地感到安慰,離開是好,我們永遠會念掛。與梁生父母相處那邊,我整體上是愉快的,剎那間要近距離接觸一個完整家庭的運作初時令我感到困身,原來子女對父母也有責任,是一生一世的牽連,我以前不懂是因為我媽有事才找我,我跟我爸聯繫也只靠他老婆做傳聲筒。就算年尾梁生的媽真的要過來長住,我想我是接受得到的。我常感到慶幸,梁生一家不需要梁生經濟支持已減免了很多因金錢而生的問題。

這數月間對我生命有最大改變的,莫過於八月尾要轉校的事宜。我一直在這裡避重就輕不提,其實我心中怕得要死。我知道有好些從前女拔萃的同學在讀我的網誌,我不想被人看輕。五月收到柏克萊及UCLA也收我的消息,是高興沒錯,但隨之而來是更大的擔憂,跟我以前想像會好高興在這裡炫耀是兩碼子的事。因為我今年已經廿四歲,我08年才畢業,足足比同年的人遲了四年,計計,原來我用了八年讀我的大學。漫漫長路,將來發生什麼事誰知道,這是我這數年獨個闖學得最深刻的一句話。上週四去了柏克萊的迎新營,從早上七點都晚上七點,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我怕我不夠聰明不夠叻,我怕我的學識太淺,我怕我讀不來。週五早上做了法文presentation,晚上就發生過敏事件,怎能夠說跟壓力無關?這數天也睡得不好,我真的好怕。還有兩個多星期才大考,暑假開始後還要忙著搬屋,要找個剛好在柏克萊及史丹福中間的地點,我與梁生現在一點頭緒也沒有。梁生十月便畢業,究竟繼續留在史丹福做postdoc還是出來做事,出來做事會留在灣區嗎?未來的事漆黑一片,我在這裡不再借借掩掩,向你們告解,我害怕,卻希望勇敢。

Hiroshige
Distant View of Kinryusan from Azume Bridge
from the Series A Hundred Famous Views of Edo 1856

Saturday, June 10, 2006

食物過敏

數天前才剛收看鏗鏘集《一觸即發》講及兒童食物過敏,怎料數天後從來什麼也放入口的我竟然中招。話說昨天我放工回家已四點,又忙著學校事宜,梁生父母在美的時候我吃得很多增了磅,便索性藉口不吃午餐,等梁生晚上回來一同外出吃飯。八點吃了碟菠蘿雞炒飯,內裡含腰果,吃至一半左右喉嚨開始有刺痛感覺便停吃。然後便感到嘔心,在回程途中終於忍不住在梁生車上嘔吐。回家再嘔兩次,繼而痾兩次,我們以為因為我整天沒吃過東西才會不適。洗過澡後眼睛開始感到痕癢,捽了幾下,變成這樣。

梁生令我快快上床休息,我還嘻皮笑臉話自己似林憶蓮,大唱「灰色,ha ha ha,ha ha ha呀」。沒多久身體開始痕癢,上身出風疹,上床睡覺根本睡不熟,直到零晨三時感到眼睛痛癢難擋,架起眼鏡竟然與雙眼頂撞便心知不妙,起來照鏡驚見這樣。

不再像林憶蓮,卻有點像羅茲威爾外星人。我怕我再不看醫生拖到早上會睜不開眼,便拍醒梁生跟我到急症室,那時我們才肯定我是對某食物出現過敏反應。到醫院打了五支針,吊血清半小時,弄至五時多才回家。現在眼睛還未能回到林憶蓮水平,醫生說要數天才會消腫。我平日煮西芹炒雞也會下數顆腰果,咕嚕肉也必下菠蘿,所以實在想不通為什麼突然會食物過敏,數天後我會到專科再做測試。我最怕以後吃東西要有所顧忌,人生樂趣大大減少。

Tuesday, June 06, 2006

猴頭菇響螺湯

雪藏響螺兩隻用鹽及生粉洗刷沖乾淨後,與響螺乾(如沒有雪藏響螺可全用螺乾代替)數粒用薑先出水。淮山、杞子、圓肉、玉竹各少許,蜜棗三粒加少許陳皮及一片薑,洗淨後與已出水十分鐘的豬展,已用水浸透的猴頭菇及響螺同放煲中,水滾起後轉小火煲三小時。吃時響螺肉可拿出切片沾生抽吃。

響螺主要療效去濕、滋補和加強體力,特別適合在夏日疲勞飲用調補。–FoodNo1

Friday, June 02, 2006

再談牛腩

雖然已在這裡寫過炆牛腩,但一來因為今餐是弄給梁兩老吃的,特別花心思,二來是因為自己功力也進步了不少,有新技巧跟大家分享,所以再寫一次。坑腩整件先加蔥及薑飛水十五分鐘,拿起洗淨切成小塊用老抽及紹酒醃十分鐘。薑拍裂,蒜頭乾蔥切粒,下鑊爆香,再倒入用柱侯醬一湯匙、南乳一塊、四份一匙五香粉及酒一湯匙拌勻的醬一同爆香,下牛腩塊,兜炒至汁勻。下水至牛腩面,加入冰糖一塊、生抽一湯匙、花椒八角及陳皮少許,同放入瓦煲小火煮至腍。最後五分鐘大火收汁,或打蠔油獻,隨意加入生菜或已用清水煮軟的白蘿蔔即可。

梁老太話合格喎,呵呵。部份技巧來自廚神之家

探險靈感充了電

話說因為我已很久沒到異國旅行(這半年到過的西雅圖溫哥華洛杉磯紐約波士頓香港北京全都屬自己地方講我聽得懂的語言實在感受不到在陌生地方探險的興奮),加上天氣熱心癢癢,便天天埋怨梁生,說要去秘魯影鱷魚。他知道要定時應付我這些無理(聊)要求,鬼馬地用白字寫上「秘魯」二字貼在牆上,接著躺在地上扮鱷魚讓我拍照。昨天在睡房床邊發現這個,巴西國旗加薛凱琪的照片,他話要同我去巴西睇長頸鹿。我懷疑,秘魯其實無鱷魚,巴西其實無長頸鹿,不過偶爾幻想一下,像替日常刻板的生活打入興奮劑。其實我深知今年暑假著實不能抽空出國,我的微小心願只是希望在漫天星斗的黑夜裡躺在一望無際的草地上好好感受大自然,希望有有心人看見此文不再嫌棄話草地多蛇蟲鼠蟻,跟我去吧。

感覺捱不下去,便到這裡看看,世界好大,好多人,好美好,未去看清楚前,不能怨,不能死,請努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