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The Lovers


在茶開好的時候,她說,我猜妳必定是問事業的了。好深奧的牌局,答案卻又那麼透徹。牌全開完後她笑了出來,好清楚呀。也對,本來答案已在我心裡。其實,我相信我們每人也像那張人頭腦瓜兒載滿花朵的牌子一樣,要的,全在我們裡頭,能否開滿一地一地的花,就得靠我們如何從第一張牌走到最後的一張,像從小河上的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一一解開潛意識的鬱結,水逐漸變得明澄,登上桃花島。我的鬥爭,是鬥爭,自己與自己的鬥爭,經過過百天的洗禮,回來後卻仍然毫無頭緒,但我不會再問怎辦,我會記住牌局最後一張的The Lovers。

When your love is not just a desire for the other, when your love is not only a need, when your love is a sharing, when your love is not that of a beggar but an emperor, when your love is not asking for something in return but is ready only to give - to give for the sheer joy of giving - then add meditation to it and the pure fragrance is released. That is compassion; compassion is the highest phenomenon. - Osho

Tuesday, June 29, 2010

真正的假期


別人問我,住長洲,不是太麻煩嗎?怎會麻煩,每天起來走出露台,入眼簾的是一片海,右邊是薄扶林,中間是青衣,左邊是喜靈洲。天氣熱了,換上泳衣跑落山,不用五分鐘便到杳無人煙的觀音灣,浸在水裡體溫才真正達到洗多少次澡也不會有的清涼境界,在浮台上躺下來,感覺太陽曬熱了浮台慢慢爬上我背脊的溫度。上岸,由我十幾歲睇到我大的士多老闆娘問,要吃點什麼嗎,立即來一客牛肉豬仔包加杯青檸柑桔,再黐食其他人的grilled portobello。乘小輪出海,海風吹來膩膩的,兩天的來回程便讀完一本書,要不,眼睛像快門把這美麗的從前的小漁村記下來,或者在拍打在船身的海浪裡尋找另一個世界。別人問我,我答,我好愛長洲。

長洲貓三只

長洲貓兩只

長洲貓一只

Sunday, June 27, 2010

吉隆坡哥基


最後送上一隻在吉隆坡寵物店遇上的corgi,我家邁邁的bb版,你說多可愛,可惜我家裡的現在嚴重超重,減來減去也減不到。

羅漢果龍眼冰


夏日炎炎街上幾乎每人也手捧住一杯羅漢果龍眼冰,我當然無執輸(不過我覺得自己整味道會好一點,羅漢果三個先拆開,與龍眼乾煲水焗一小時,加冰糖,放涼即成啦)。

亞華葫蘆壺


馬拉之旅最大收穫之一便是被我遇上一個自己種葫蘆曬乾賣壺的裁縫。我呢,讀書時有個教授話自己旅行去夏威夷不知那個細島住了幾個月,學別人土著曬乾葫蘆做雕刻後,我便一直想有個葫蘆壺。但自己種、再親手曬乾刮囊出售的我一直沒有見過,但終於被我遇上亞華(其實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他店子叫亞華我便叫他亞華吧),亞華說他六幾年便開始做裁縫,一直也在旁興趣種葫蘆,後來索性出售。他說,葫蘆壺買回去先浸過夜,然後盛載內裡的水不要放隔夜,不然會臭。亞華談他的葫蘆時好不威風。手工嘢,仲有邊個做吖,這真是個專訪的好題材。

《尋找叻沙的故事》


ju全程馬拉之旅嗌住要食叻沙,又如世上所有事一樣,你越想要一樣東西便越沒有,不知點解一直找不到叻沙食店,為了避免被人怨一世,我的起心肝展開《尋找叻沙的故事》,當知道所有叻沙店也在星期一休息的時候我在那條我見到隻如貓一樣大的老鼠的冷巷內捉住個賣菜阿嬸問到篤,最後終於找到這間。我倆叫了個咖哩叻沙和亞三叻沙,然後我威迫ju在個牌下面強行歡笑拍照留念(竟然找到個跟我一樣討厭被拍的人)。


叻沙expert ju話亞三叻沙太酸(還是太辣?),總之就無我的咖哩叻沙咁好食,然後她便大拄大拄的食我的米粉。


吃光了還大大聲話「咁快無晒嘅」,咁我當然答「大家都知點解囉」,然後有人發悔氣話「咩嗟,咁我還番俾你囉」(大概啦,都是些小朋友爭餅食的說話啦)。


最後埋單一台手袋車埋嚟,構成這幅叻沙手袋圖,把吉隆坡地道風土展現得淋漓盡致。我♡馬拉。

超恐怖顏色特飲


我叫了個紫色,ju勇敢,她叫了個藍色。

入屋除鞋

南香海南雞飯


海南雞飯便吃南香,飲食雜誌話聽說黎明每次到吉隆坡都一定要吃的。但我們吃到那舊走地雞硬得像皮擦,我們問侍應呀姐那白雞會好吃一點嘛,她好有技巧地答,走地雞肉地就實在啲(大概這個意思),白雞肉便會嫩一些囉,唓,咁你又唔早講。不過油飯超好食,與在家裡落罐雞湯出貓煮的當然差天共地。

新峰肉骨茶


當然不少得新峰肉骨茶,不過吃不到胡椒豬肚湯。味道沒有想像中濃,不知道是否為了遷就遊客還是什麼的。我倆邊吃邊舉行明星牆競猜遊戲,哇,嗰個是否陳豪?原來係黎諾懿。

燒雞翼,我樓下有得食


樓下的人燒雞翼,樓上的人獨自撐頭神傷,不知是否因為雞翼味太濃。

華文報


的士大佬話吉隆坡約有一半是華人,當地有好多華文報,其中一份叫《勁報》,真勁!我說,咦,我可以過來這邊做報紙喎,然後ju妖我。

Madam Kwan's


立即走去試Suria KLCC入面間Madam Kwan's的椰漿飯,哇,飯香、雞肉一拆即溶。好想隊多個,不過我個肚要留來食下餐。

新人


次次去旅行不知是否因為我去的地方也老土到爆,所以必定碰上新人在拍婚紗照,不過今次新人很大方,齊齊向我擺鋪屎,yeah!


連他們的伴娘也企定定給我影,這些傳統的馬拉結婚服還真漂亮。

文藝少女


等我扮下陳綺貞文藝少女先。

伊斯蘭天花


有人被迫去了伊斯蘭藝術館,連的士大佬也不懂路怎樣走。這些是藝術館不同的天花。

西洋菜燉豬骨


在吉隆坡第一餐我們是在唐人街找來間好噏耷的大排檔,我兩個半唐蕃怕英文講得太勁人家聽不懂顫抖抖的站在那裡,他們卻一開口便說廣東話,食乜呀?


那邊燉湯很受歡迎,不過材料卻很平民,有薯仔蕃茄燉、蓮藕燉,最後我們選了個西洋菜燉豬骨,大熱天時飲熱湯正正正。


我們zoom埋去睇睇,睇一下個碗,在香港可能要去德如才見到咯。埋單時老闆說「X溝X」,我們聽極也不明白,後來才知道,「溝」便是Ringgit(RM)。

浮羅japjapjap


我對這樣用一個個透明袋裝住麵,再額外有湯的外賣是好驚為天人的,聰明得來又好ghetto。ju說,不過泰國都大把啦,咁我點知嗟,n世無去過泰國。


ju和我想了很久,這究竟是什麼,好多人買,又好像好好吃。後來我們終於買了,是炸魚餅條,煙煙韌韌好好吃的,如果我們有讀一下我專誠去借的馬來西亞旅遊書,便會知道這其實叫keropok lekor,是馬拉出名美食。我們當然不少得另買來一大袋新鮮炸蝦片吃,不過好掛住炸子雞。


夜市好多小童幫手,這個便幫忙把炸雞紮好放入膠袋。然後我在街上食炸雞時不小心濺到成身雞油,回到酒店才知道,給ju笑了很久。


還有這個馬拉版打邊爐式車仔麵。

好好笑


ju話三台車顏色好好笑喎。

nemo呀!dory呀!


重點節目是餵鯊魚,ju話見到有人餵雞肉給那幾條已經養到好像狗一樣的鯊魚,差點牠們便曉跳出來sit同俾hand hand。然後我們出走岸邊去深海那邊snorkle去,是另一片天地,水清得藍得像寶石,太陽曬下來便閃閃生輝,我們看到數把像炸彈的海膽、一大堆的nemo及好些nemo個friend藍黃色的dory,還有些說不出漂亮五顏六色的魚,帶我們snorkle的人在海底拿了條雞泡魚給我們看,又讓我們摸摸核核突突的海蔘。可惜我沒有被人鑿出血買個海底相機,要不然便可以把這些都拍下來,其實,我沒有覺得可惜的,因為數年前去墨西哥拍那些海底照還未沖曬,我用眼睛把這些記下來了。我還記得,當時想,這麼漂亮的魚,怎能夠吃,不過人們不吃的理由,是因為不好吃吧,我以後也不要吃魚了不如。嗯,有這樣閃過幾乎要變成素食者的欲望。

回教國家


馬來西亞是回教國家,我們問,那那些包到實一實的回教徒女士要怎樣游水呢?答案就係咁。

好環保呀


我們偷渡去第二個島時坐的大飛椅由飛機椅改裝,ju大叫:「好環保呀!」

Saturday, June 26, 2010

鳥語花香


在這個鳥語花香的地方煲煙人都浪漫啲,偷拍都寫意啲。酒店門口還有個水龍頭給我們先洗腳才入房,但我們好像幾日後才見到。

t-storm


這便是我們的酒店,有個泳池員每天在掃落葉,可以幻想一下自己是比華利山闊太,有個私人泳池肌肉男情人。酒店座落在島的西南邊,可以看日落。但我們到達多天都t-storm,好嘢!

凸凸


我們倆也是執條底褲便起行的人,零research求其就地取材選餐廳,見到呀侍應哥哥在個載滿冰塊的鐵兜拿出幾條魷魚出來,蒼蠅飛來飛去,我們是一齊黑面的。


然後我話,死啦,我們兩個都無complement each other,例如我甩漏呀但你就是謹慎型,要一凹一凸才去到旅行喎,妳卻一句,唓,就係要這樣才好玩嘛。然後那幾條魷魚好味到傻。

玩貓


然後見到小朋友在玩貓。我也繼續說,動物和小朋友可愛的地方,人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買拖鞋


去到浮羅交怡ju第一件事是去買拖鞋,而我,繼續著死那對當年在夏威夷買的穩陣黑色havai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