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來臨

下了兩個星期綿綿不斷的雨,四肢像忘了發條開始生鏽的老機器,差點兒要不行了,春夏的氣息卻終於來訪,電台上的主持人大聲宣佈今天的天氣大大晴,下班把車窗調到最底,讓那完美的溫度,混合雨後獨有的清風,慢慢滲進身體、髮絲、毛孔,多長的陰天,就是等這一刻來臨。到朋友家吃過晚飯,走陌生的路,舊式霓虹燈與玻璃窗搭建出來的雪糕店,門外擠滿人,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夏天終於要爆發的那一天,都一樣。回到家帶狗散步去,星夜、明月,濃郁的花香,民居道路兩旁開滿一地,水仙、馬蹄蘭、茶花,吸入兩瓣肺的清新。走過印度餐廳、日本餐廳和fusion餐廳,輕輕的廚房味道,把我帶回人間,多長的陰天,就是等這一刻來臨。

Thursday, March 03, 2011

微小小說—餃子

今晚放工順路去了間久未光顧的超級市場補倉,走過雪藏冰櫃見到有餃子,我一度的親密戰友。強烈歸屬感正要驅使我伸手掃兩包時,突然想起曾經有個想約我出去食飯但被我話我要留在家吃餃子拒絕的男人對我說,「食餃子令人覺得好可憐囉」,立即縮手無癮走開。後來到收銀處結算時,幫我入袋的墨西哥哥哥竟然送了包餃子給我,應該是超級市場買滿幾多送什麼的促銷活動。我也沒有問個究竟,內心細細聲同樓上講,「駛唔駛真係要乜有乜呀?咁多謝晒先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