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6, 2006

天真的盧梭

盧梭(Henri Rousseau)這個沒有經過專業美術訓練的週日畫家,就像我們時常取笑的週日司機,週末用屎到死的一手車四處撞低可憐的松鼠一樣。取笑他變成在畫家圈子裡理所當然的事。

話說有天高更跟他開玩笑說:「政府想委託你製作壁畫,不如你到藝術館問一問。」傻瓜盧梭真的走去藝術館,最後當然是落得瘀爆的下場。

又話說畢加索替他舉辦了個派對,跟盧梭說他便是主角,還給他一頂王冠,著他坐上預設的寶座上。原來畢加索把寶座放置在蠟燭的下面,當盧梭坐上去時,上面的蠟便一滴一滴滴下來。傻瓜盧梭並不知道這是個惡作劇,見他的「朋友」為他慶祝這麼高興,情願繼續忍痛被蠟滴也不離開寶座。

Myself, Portrait-Landscape
1890
Oil on canvas
National Gallery, Prague
The Sleeping Gypsy
1897
Oil on canvas
MOMA, New York

不過儘管盧梭常受人譏諷,他依然故我用他單純的天性去看這世界,一筆一筆畫他被評為未開化的;後期被超現實主義畫家視為靈感泉源的;至今叫藝史家無所歸納的;展現宏大想像力的作品。試想想,被那麼多知名畫家包圍,盧梭沒有模仿當時得令的畫風,仍然對自己的風格一點也沒有動搖,多麼難能可貴。就是這種勇氣、自信及包容,被總括為「天真」,令今天的我們認識到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