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7, 2010

原來芭蕾舞是這樣的


在聖彼得堡的重點節目是去Mariinsky Theatre看芭蕾舞,因為火山滯留,我唯有把原訂下的天鵝湖票退下拿回部份的錢,最後看的是這個,New Generation: Smekalov, Faski, Liang。三個新進編舞師的作品。

自問並不是什麼藝術文化hardcore人士,包埋演唱會呀舞台劇呀一年最多不過看5套演出,但這場芭蕾舞演出,是我成世人,成世人,看過最好的作品。當然在異地、在輝煌的劇院下氣氛上加分,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芭蕾舞可以是這樣的,這樣令人動容的,我以前看過的芭蕾舞可以全部收皮。

在Emil Faski排的Simple Things,Ekaterina Kondaurova solo那段我不斷起雞皮,之後開始眼濕濕,好誇張的。我也不知怎樣在這裡形容了,讀Faski的採訪,他說,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hat art can give is emotion. If we, as choreographers, engage the audience emotionally then I think that we are doing our job.那恭喜他,他完全做到了。

照片最左邊的是在Edwaard Liang排的Flight of Angels裡的Leonid Sarafanov,他的演出又是好得很嚇人,全場我只有擘大個口。還有,我在中場休息的時候閒閒的坐在小茶廳出面,一亞裔男子走過緊盯住我,我覺得他很面熟,腦海一刻閃過他是否就是Edwaard Liang的疑問,但我又立即想,這裡是二樓gallery喎,他來這裡幹什麼。怎料,最後閉幕編舞師走出舞台,真的是他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