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8, 2010

100分的布拉格天


在捷克短短四天轉眼便過去,布拉格美則未矣,但因為實在太多不公的把戲,餐廳亂收錢,找換店騙遊客,路上又多拖狗拖老鼠的乞丐及拉客推銷的人,在心中分數始終高不起來。但在臨離去前,卻讓我遇上100分的一天(相機半天不到電池便用光,有美中不足的,才是100分)。

早上起來,藍天終於不吝惜,上鐘樓看個360度的全景,那些橙色的屋頂,深深淺淺七形八狀,嘴裡忍不住怪叫「癡線」「怎麼可以」「好嬲呀」等為美國醜到喊的千城一面感到忿忿不平。

然後走路到猶太區,在卡夫卡其中一間舊居喝了杯冰咖啡加雪糕,到旁邊的卡夫卡協會的圖書館看了陣書(又忍不住買書),再乘電車過河,到國藝館19世紀至今分館。收藏是我最愛那種,小而精,一個下午剛好逛完,像孩子吃冰淇淋般滿足,除了我最愛之一的盧梭自畫像,還有不少是意外驚喜,例如自到訪維也納後幾乎再沒遇過的Gustav Klimt。在藝館吃過蒜頭湯(又在藝店買了書唉)後,乘電車回到原來的東邊,沿住Vltava河往北走,觀看水上電單車比賽,走過Frank GehryDancing House,有人放狗,推嬰兒車,玩滾軸花式鞋,吃糖,喝啤酒。

在Strelecky Ostrov島我停下來呆在岸邊,看情侶在接吻,小朋友在戲水,人們在彈結他吹笛子、在划艇、在進行彈波子的比賽,旁邊還有三個金獎杯。又走回西邊,巧遇以前紐約時報推介過超過百年歷史的咖啡店,喝了個雞湯及炸豬扒,然後在Charles大橋看日落。所有的樓房打上橙光,美輪美奐,然後摸了一下John of Nepomuk像下跌下來的神父,許了個沒有願望的願,心中寧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