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1, 2010

打噴嚏

報個平安先。我現身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一間咖啡廳。到聖彼德堡的火車今晚起程,14小時後到達。立陶宛個譯名真好聽,不知誰起的。他們的多謝讀「a-choo」,就像打噴嚏一樣,比起波蘭話的「鄭繪呀」容易得多,而不久將會要講俄羅斯文的「spa斯boh」就是當年在紐約的俄羅斯朋友仔學回來唯一還記得的。早前訂好的俄羅斯第10屆國際芭蕾舞節的票,因為航班不成行要走陸路下告吹了,看看到達後還能否買其他的來看,祝一切安好。從今天起,我決定每到一間教堂也會跪下來禱告「希望苦難停止,多謝」。也不阿門了,橫豎上面那個怎樣也一定聽得明的。暫時禱告了兩次。

No comments: